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王藏文集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王藏:《詩想錄》(節選)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08日 来稿)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詩想錄》(節選)
   
    300
   
    古代太多絕世情詩,成為中國文化瑰寶。今人難再寫,難再續。此情已逝,情早逝!
   
    301
   
    對生絕望的傅雷在“命運交響曲”中,在《貝多芬傳》譯者序中寫道:“惟有真實的苦難,才能驅除浪漫底克的幻想的苦難;惟有看到克服苦難的壯烈的悲劇,才能幫助我們擔受殘酷的命運;惟有抱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精神,才能挽救一個萎靡而自私的民族:這是我十五年前初次讀到本書時所得的教訓。不經過戰鬥的捨棄是虛偽的,不經劫難磨煉的超脫是輕佻的,逃避現實的明哲是卑怯的;中庸,苟且,小智小慧,是我們的致命傷:這是我十五年來與日俱增的信念。而這一切都由於貝多芬的啟示。”我每次聽讀貝多芬都會自然想起這些話,他與中國古往今來征戰沙場和笑傲江湖的英雄俠義傳統是相通的,而與書齋滾爬的白臉文弱書生是絕緣的。直到民國時期還能看到很多將士和學人有此胸襟,尤其是面對納粹主義和軍國主義時,他們義無反顧的精神言行。而在49後和89後,我很難在普遍萎靡而輕高的言論和行為中看到這維繫正義的強制力和自由的能量,且其中很多人反而將其視為“仇敵”,不分時代背景和真實處境為了迎合印度的一種自我假想或消解後的“普適價值”。如果地球人都按這夥碰瓷型知識人的顯得乖巧討好的思維套路,那地球人不用實際行動反納粹了,也不用反恐了,美國也取消公民合法擁有槍支的立法算了,西方所有民主國家都取消所有軍備武裝算了,只要嘴上都講“和平”,對著獨裁者的槍砲和屠刀唱小曲閉上眼睛天下都太平而高枕無憂了。二戰時期的“抗日言行”是“文革思維”嗎?當今的“反恐戰爭”是“文革思維”嗎?爾等在陰暗指責光亮言行的時候幼兒大腦裏的不是變種“共產主義烏托邦思維”還能是什麼?得了,我乾脆承認你生活在象牙塔、火星或外太空。
   
    302
   
    詩歌文學藝術是非實用哲學,破壞即建設,破壞什麼=建設什麼,破壞到什麼程度=建設到什麼程度。尤其極權語境,所謂多元化進程只是對權錢聯體的對物質需求的多元化手段,物質生存理性抗拒、否定精神及精神多元化,單面/被捆綁人生、社會的一元邏各斯自始至終以“真理性”、“統一性”不斷造成人的主體與活力的崩潰。人本自由精神回到解放人本能動性,反理性對感性和創造力的扼殺,反對人類僵化在理性中喪失智慧能量。詩性即人性,解構主義者對現成知識及其價值禁錮不斷進行空值處理,對抗非人的動物性本體,以徹底決裂而不脫離現實批判的超驗超現實有效回到最本真的內心世界的最高現實性的本體世界,在不斷創造和顛覆的輪回解構中讓自由體驗、人類進步成為可能,真正為世界的規則、道德進行立法,在遠方邊緣的終極價值追問中為不斷進行的當下時空提供世俗建構的參照或引領。
   
    309
   
    我的詩寫和人生,是介入現實的,更是面對未來的。因此我在意現實的是,文藝的力量對於苦難的見證和減輕,若能有幸交往到幾個真性情的不以物喜悲且有血性擔當而超脫酒肉的朋友——如武俠小說中為江湖道義上馬揮灑沙場的情義。我不在意現實的是,那些虛弱偽善的道貌岸然與嬉皮玩世,這與庸俗僵屍並無走樣,及與此相關的一切喧囂。暗夜絕壁上,我擁有歷史復活的絕世身影作伴,目前的漫天星辰,和沙漠戈壁遼遠的風,雪原上空殷紅的落日。明日的大地,我那從履帶下、鐵手中掙扎而起的滿身血污的詩與歌,會在未來的墓碑與有緣人的手上,奏響再也壓迫封鎖不住的裸舞,隨著更遠的長風飄蕩。2009.6.5
   
    310
   
   
    “真實世界和虛無世界”“二元對立”的理性——“理念”,或“絕對觀念”,或“唯一真理”——是延續到當代的暴君中的暴君,人的自主本能在其履帶之下只能是工具、傳聲筒、替代品。民主社會亦然,極權社會尤甚。生命自由本能的內在強力意志的萎靡導致蒼白花瓶和僵屍世界的批量複製,這是諸神不斷被理性屠殺後的可憐境地。如此從“上”到“下”的主動和被動牽繩異化,“人”可以換作“樣品”,可以失去姓名,可以不要個體特徵、創造和追求,可以不需要夢幻和想像——而在詩性藝術衝動中,這一切必成最大敵人,比死亡之神更可憎——而接近或幻化為酒神和太陽神的癲狂和瘋智,就是對一元精神和物質理性的主動蔑視和自動抗擊。此種破立,正是人之為人,人類世界不停止行進的根本動之力。於此突圍超世和現世的禁錮阻礙,歸真和拓樸,主客體同一,人神合一,真正民主,向望並享樂自由。精神的侏儒,只能以一生的木偶肖象不斷匍匐重複他人話語抵達奴才定義。
   
    311
   
    言行主體的重新自我確定很重要,這是公民意識覺醒的標誌,而不是極權和權力話語的附庸。以重構去解構,和以解構為重構,都是重要的。其實,解構本義包括構,當下,強調不破不立比強調不立不破更貼地,現實實用且超越實用,一直去中心化,接近創造和自由。
   
    312
   
    一種弱力人格和極權機會主義整體戕害下的知識圈,小資情調和小農意識成為體制內“外”的共有肖像。內在舔菊,“外”在擼管,共同混世。內夾扁腦袋爬職稱,而“外”則以“民間”抹粉撅著屁股往內擠。後宮之怨無非如此:沒被入時不民主,冷落之愁和棄婦之怨真是纏綿悱惻妖嬈婉轉;被入就民主,給點蠅頭小利或共浴寵倖就以為不是屁民而是角色了——以為從偏房升為主房,三奶成為二奶了。就好像腰裏揣個大哥大就成所謂“城裏人”了,會幾個文雅詞句抽個雪茄就不是小市民而是“貴族”了。49後大量中國型知識份子的醜惡大抵如此,要靠其軟骨媚俗的附庸醜態“啟蒙”或“改變”什麼,也真是傷天害理的想法、奢望豬玀上樹的自嘲罷了。而對於當代詩歌語境,頌聖與宣傳垃圾言語自不值提,小資情調和小農意識也是很多只能靠分行文字混世的寫作者走不出的怪病。其“詩”中充斥著的類似“美酒+咖啡”式的物象,那些矯揉造作的看似自得其樂實則空虛無聊的表達。其感覺的呆滯與情緒的乏味,其拖沓、臃腫卻瘦弱的塑料語詞顯現的,就算喝酒給人感覺也只是舔下嘴皮,就算喝咖啡也是假手把握,一副泰國人妖的媚俗狀,讓人感覺不到鮮活的生命氣息——反而化美酒為白水,化咖啡為地溝油。走不出囚禁生命的“書房”、“辦公室”、“咖啡廳”,走不向廣闊大地、社會、荒野,不問真切的歲月的痕跡,不能對於生命悲劇現狀有體悟,不管民間活生生的痛苦悲愁——逃離進文本翻譯詩的臨摹與“偽日常”的無病呻吟。毛文革語境是鐵板,而如今鄧文革在鐵板之下呈現大量散沙。散沙自以為脫離鐵板,其語言本色在自我玩弄的封閉中同樣不能展現“生命個性”,不過是失去自我後另類的囈語中的鐵板而已,終歸於極權大語境的殭屍模樣。
   
    313
   
    在廣場之前的大體曖昧中,過多的道德營造並不能有益於罪惡的減輕——況且中國型知識份子的“道德”長期以來是律外不律內,律他不律己的,我所看到的道德大棒揮來揮去大多是肥形而上形象去形而下現實慘痛的;況且與罪惡和苦難相關的關鍵詞是“法律審判”和“社會正義制衡”。這並不是說道德感不重要,而是說“道德自律”好過“道德他律”,道不道德關鍵看實際言行是利他還是只利己,為民說話還是為官說話。底層苦民需要的是回到生存利益和現實真相的考量——基於歷史教訓和血的警示:放棄夢幻、期待和乞求,回到民間貼地構建和言行主體,寄望自身煤火的自燃燃他,互助合作。淪陷區的關鍵思維要點是:區分敵我,聯民反對。剩下的要事就是怎麼反抗問題:不斷擴大輿論和行動抗爭場,從生存利益衝突中找好各種突破口。
   
    314
   
    南方報業雷磊、範承剛、鄺海炎、潘小粥、西門不暗、蕭銳、周至美、秦軒、易小荷(轉發並贊同潘小粥表態)、蘇少鑫、張哲(已離職)、石扉客(已離職)、林珊珊、戴志勇、羅小敷、吳小叉、黃波1973、何光偉、陳磊等數十名人員公開聲明自身態度,不同意南方報業在此事件中的官方證詞。對他們值得尊重的行動我表示肯定,但對有人又急切跳出來販賣“體制內健康力量”的炒作表示再次不屑。企圖將輿論引向對體制的跪望只能是癡人說夢擾亂視聽。沒有民間多年的血淚澆灌培育的抗爭場和輿論場撐腰,體制內的各種角色是無力拿飯碗甚至身家性命與施食者博弈的。空間的打開,吸引或占導向的歷來是民間基於各種困境的先行出擊與不合作,當年小崗村的血手印及往後的海內外無數爭鬥突破才促成極權的衰敗(不是主動讓步)。不為民間站檯而為官方送贊,違背知識份子批判職責或天命,也是當下極權延續一大緣由。從居廟堂之高到處江湖之遠,這是抵達絕望後的真正希望所在。
   
    315
   
    何謂“藝術土鱉”?1、“土鱉”不是“精英”的對面,更傾向於“偽精英”涵義,症狀多為以“民間”為包子或粉飾期靠近“官方主流”的極權怪胎,處於左右為難上下不討好的窘境。2、沒有獨立的人格,追求自由的天賦,卻好以“獨立自由”字面意思標榜、充滿買彩票式利益投機,“藝術”不過是其在無力其他投注後的“光鮮”買賣選擇。3、“精神的破落戶”以“精神貴族”自擼,虛弱卻裝強大,沒有持之以恆吃苦耐孤獨的求知求進心態,多為“幹一票”式的馬戲雜耍,且極力巴望他人的廉價掌聲或噓聲,若有些許,就打腫臉充胖子的“頤養天年”了。4、“小農意識”與“小資情調”的變態媾合,在民眾前耍小資,“你看我多不一樣”;背著官方撒野當著官方撒嬌耍小農,“你看我也沒什麼不乖不就是玩藝術嘛”。5、嫉賢妒能,腰裏揣個諾基亞生怕有人有摩托羅拉,手中有個三星生怕別人拿出蘋果,只有在山中無老虎的小圈子充個毛驢霸王,矮子裏自我拔高自負自欺以享點卑微的虛榮。6、尤其見不得反叛或比自身反叛的,“你看我戰戰兢兢多年才博得一點與官方主流稍有不同的賣點,怎麼你一出現竟他媽連主流也徹底不屑還不把其當賣點竟比我牛叉,氣煞我也”,殊不知這世界比井口大多了,有很多鷹是在藍天的,而不是鳥在井口打轉以為比雞牛逼就閉眼意淫為雄鷹展翅了。7、此類怪胎於是拿著雞毛當令箭,“給我把那不識時務的鷹給射下來,竟然處處搶我風頭”,“有他就沒我出人頭地一天,你們看,他不就是芝麻大一點嘛”,殊不知,這世界太多的鷹老早就飛得很高,有的你的勢利眼根本看不到,你削尖腦袋也玩不進某些層面和空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