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王藏文集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独立中文笔会 >> 自由写作网刊 >> 正文
   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
   
   作者:王藏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25/2014 8:47:23 PM
   

   编者按:
   
   一首诗代表着一个诗人的诞生。或许王藏的新锐先锋姿态在诗圈里早有所闻,但直到这首《没有墓碑的墓誌铭》撞入眼帘,“王藏是谁?”才成为编者不能不去探知的一件事。一首充满感官冲击力的诗。没有写在碑上,但足见碑的体积、份量和质感。令人震撼的形式感。字词挥洒如泼墨,不吝堆砌但都得尽其用。淋漓尽致的情绪渲泄,令你在碑前想要跪下。
   
   无以复加,唯愿加一朵白花,在墓誌铭无以附着的碑上,谨此献给又一个周年,不断重复的忌日。
   
   
   《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

   
   
   王藏

   
   
   没有墓碑的墓地,我扛着墓志铭在此裸行

   
   ——题记

   
   
   【献给这块土地上不安的灵魂,以及我们未来的孩子们】

   
    1
   
    时间的骨头断裂在履带内,尖叫遥不可及
    情绪自焚,肉体落地为冰,组装零件之夜
    虚词退让,形容词惨败,动词横行的时刻
    鲜血从头开始,拒绝抒情的抒情打倒抒情
    言语一直显得残酷,只有喘息才是光鲜的
    只有喧嚣才是胜利者,黄连真绑架了哑巴
    事件构不成事件,如同新闻从来不是新闻
    死活进化成一种游戏,每种面具都是配角
    屁股确实丰满,吻腚的油唇硝烟中的旗帜
    统统被武装到牙齿,正是收割的大好光景
    愤怒显得牛头不对马嘴,羞耻心那么可耻
    开始从来不是结束,结束从来不会是开始
    活死人仍在吃喝拉撒,棺材仍在吹拉弹唱
    猫头鹰在阳痿中受精,卵巢已被殭尸掐毙
   
    2
   
    尘世的情歌都成哀歌所有的歌唱皆成叙事
    问题是故事不再有故事地震死者皆无姓名
    没有回家的概念,这就是你有去无回之地
    食品加工厂天天冒烟军队的脚步时时轰响
    真相是抽象的,如同现实一直是超现实的
    恐惧再也没有杀伤力,纸老虎都成坦克状
    长期跳动的只是钢铁,千疮百孔已无所谓
    地沟油就是这里的血液,乳汁是三聚氰胺
    怪胎在日夜裸奔,多彩的非人间没有黑白
    这也无关死亡,也没有死亡之说,都活着
    这也无关活着,冤魂的疼痛进入不了空虚
    唯一享受是非死非活,绝望深处一无所获
    烈火与玫瑰不会化为一体,磷火也不牢固
    尊严是奢谈的,看看能否躲过下一轮暗杀
   
    3
   
    真的没事,死去还会活来,活来仅是死去
    没有什么复杂可言,也没有什么简单之说
    夸父只是传说,失去姓氏才是触手可及的
    今天不过又是与死者同生与生者同死罢了
    人质互为绑匪,黑幕互为牢狱,白夜正红
    火焰是冷水,不能锻造酒杯,晨露在碎裂
    一排流水线,火腿肠贴满商标,顺流直下
    痛也是伪劣的,一个伤口是一家精神病院
    但不是地狱,此处没有鬼魅只有唯物主义
    还有猴子的屁股,它尾巴消失后就是人类
    女性装上男性割掉的阳具,再去相互操练
    这就是爱啊,海烂石枯天地不惊鬼神不泣
    卫生间和超市一样宽广,顾客如老板进出
    虱子总是很多的,多得狮子也学得像虱子
   
    4
   
    星光不再有平仄押韵,观念早成意识形态
    耳朵正强奸着鼻孔,而眼睛正惩罚着舌头
    刀片的作用就是割断脖颈,一切无声无息
    空气也是刀片之一种,免疫力已久炼成精
    头颅飘来飘去,在国足的脚下登不上台面
    文字肢解成巡逻队,剔除自身残余的杂质
    骷髅是永恒的,杀毒软件是永恒的,苍蝇
    爬满李白和杜甫,怎么也吸不出唐朝的血
    而城墙上的蜘蛛,却戴上马克思的络腮胡
    咀嚼着列宁的梅毒不停鸟语,这是只毛贼
    编织着地罗天网,高压线下鹰群倒地不起
    蛆虫长出翅膀腐败复发臭,臭中偶有尸香
    世界一直停留在午夜,群岛汇成一座孤岛
    梦魇也计划生育,计划外的诞生也名梦魇
   
    5
   
    这不是荒原不是恶之花不是嚎叫而是墓园
    墓园是舶来品,群尸在此处杂交生根发芽
    这是一棵能与天地斗争的铁树,分秒开花
    果实能把土壤成片饿死暗疮一挤就出黄脓
    生活有滋有味,什么都显得不匮乏且臃肿
    铃铛叮当叮当,赶尸者如今提防着抢尸者
    煞气冲天但习以为常,天象久未异常变幻
    判贡虫尸畜,虚实贼微正,五邪复加五邪
    五浊恶世化身五浊盛世,从韶山阴沟升土
    腰间的草绳从湘西出发,直奔天安门广场
    腊肉是赶不走的,赶尸者被赶尸者牵引着
    赶不走的腊肉却可以是赶尸者的食物信念
    上路咯,上路咯,道士的招魂幡迎风飘扬
    阴阳不调的山路通往来回打转的金光大道
   
    6
   
    风将骨头穿针引线,为了集体化宏大叙事
    没有瞳孔能选择观望蜡烛也不能脱离其中
    人世间再没有残酷之事,时间能照暗伤口
    杀机重重,弹孔构建的是宠幸不是大屠杀
    屠杀终究成种象形,一种关于铁板的语法
    鲜血滴出刀锋,记忆被解剖中选择着遗忘
    任何荆棘都可用来亵渎,崩溃躲地下发生
    时代还没有打嗝还谈不上倾覆,大厦挺立
    以蔑世的眼光,以穿大裤衩的姿势,国徽
    比砖头还硬,比墙壁更亮,血光比血刺眼
    辉煌的数字生活,压倒一切还原一切考证
    现在进行时统统都是过去式,一般将来时
    耍不出花招,会沦陷的提前已沦陷,现在
    把握不住呻吟,不因遍地的陷阱炸破鼓膜
   
    7
   
    这是绝对的,超乎纯粹,掘墓是唯一乐事
    唯一动作,唯一身影,相互掘墓相互揭示
    炎帝墓,仓颉墓,孔子墓,老子的讲经台
    舜帝墓,王羲之墓,王阳明墓,演聊斋的
    蒲松龄认定鬼很多情,自己尸体被红卫兵
    捣毁不知能否超越其想象力,属于草原的
    成吉思汗墓园随之与垃圾共舞,只有更甚
    大刀砍向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主席像
    比雪山寺庙还高,经书在燃烧,民意沸腾
    千手观音像被剥皮,善男信女被强制还俗
    一切准备妥当,屠宰场和焚尸炉闪亮登场
    肉体终于归于肉体,骨灰也终于归于骨灰
    墓地与房产竞相涨价,活不起就是死不起
    死无葬身之处正是魂归故里之处,这里比
    天堂像天堂无审判无地狱墓碑是多余累赘
   
    8
   
    无眼,无耳,无鼻,无舌,无身,亦无意
    无色,无声,无香,无味,无触,亦无法
    这真与智慧和解脱无关,纯肉打造的皮囊
    和枪口一般是具体的,无数枪口对准皮囊
    无数皮囊手持枪把分不清是枪口打造皮囊
    还是皮囊自塑成枪把,抑或它们本为一体
    皮囊向自己开枪,枪口不过是皮囊的屁眼
    会倒下的,倒下的会站起来再接着倒下去
    换个视角倒下的一直是站着的,会站起的
    像语言的游戏,像不是游戏的视野,那就
    将现实的游戏和游戏的现实进行到谷底吧
    还能摔得更重吗,还有比痛更麻木的活吗
    还有比活更受罪的死吗,死活活死两个词
    而已,上坡路下坡路不过是进坟底出坟头
   
    9
   
    空地看不到夜的黑,粘液消化坟堆和墓碑
    日夜是平而无形的,生殖器上挤满着花蕾
    春天是最大的广场,冬日的活尸你来我往
    琴键地雷煮熟晚秋,夏夜足够奔跑狼和狈
    语言不会成庇护所,却可以解构虚伪悲伤
    死婴躺满粪土之城,火葬场只顾焚烧黑煤
    医院擅长整容避孕,处女膜是不断翻新的
    梦一开始只是梦遗,月经的浪潮挺举傀儡
    血渍从来不是隐喻,嗜血之床挣扎着淫欲
    扫黄者闻着鸡的屁,整风者边手淫边爆菊
    裤裆里住满党卫军,而脑袋中盛产克格勃
    葵花宝典修炼人妖,一滴精液是犯罪证据
    大便可做成臭豆腐,福尔马林比饮料好喝
    罂粟炖着一锅肉汤,再加点苏丹红孔雀绿
   
    10
   
    这是一场肉的盛宴,众生先让自己成肉馅
    吃碗里的想锅里的,吃里扒外的掌控争辩
    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一半是肉另一半是肉
    天外有天肉上有肉,天朝肉中是天上人间
    银河是宇宙射击场,要的就是流星雨效果
    启明星是颗扫把星,魔幻永远把现实强奸
    疯狂是密封起来的,发酵着的不仅是尸油
    无需借用塑料词汇,预言会自动就地搁浅
    强奸注定是个笔误,如独裁拥有各种解读
    正当防卫可成谋杀,要获救赎得领会残酷
    空气正吮吸着万物,空心葵花籽忙于干瘪
    焚尸工骚动如哑巴,他忙着推尸体进火炉
    火炉其实也是油锅,熟透的形状命名小吃
    小吃摊总是火爆的,啤酒瓶堆粘满呕吐物
   
    11
   
    癞蛤蟆练着蛤蟆功,黑天鹅意淫着天鹅绒
    眼镜蛇戴着近视镜,狗熊们正围剿着英雄
    鸡群给黄鼠狼拜年,老虎则想与猎人谋皮
    龙王庙冲走了大水,水打竹篮总是一场空
    遍地断了腿的螃蟹,打开棺材高喊着捉贼
    狐狸熊猫同时出没,蜗牛背负起整个严冬
    杀只猴头给鸭看看,卸完蠢驴再杀块磨子
    一锅汤搅坏老鼠屎,太子党狸猫一起丰胸
    解放可转化为锁链,一不小心就爬到山巅
    体内肿瘤还未消解,岩石就从山底往回舔
    白猫黑猫不是好猫,摸着石头过不了红河
    斧头帮戴上三块表,陌生的丧钟鸣响今天
    剩下的是科学和梦,红旗仍想插满全世界
    末日抵达不了此地,此时乌托邦有桃花源
   
    12
   
    一九八四一九八九,动物庄园有的是猎狗
    情象意转换着句法,熟悉的是陌生的阴谋
    一场墓碑体的战争,退到诗句中展开暴动
    诗如尸皮只是伪装,此时此地无诗意可走
    走动的是肉的履带,还有漫长乏味的磷火
    重复的断裂的骨灰,重复自焚着艰涩解剖
    暧昧也能时常得胜,避孕套远比阴道魅惑
    空虚无聊生逢其时,乌有之乡张合着大口
    墓园也安排有城管,防止着意料外的暴乱
    词语不断自我阉割,为配合机器内的电钻
    喉咙比针眼还细致,吃多少灰烬也是饿的
    伤口复合复又裂开,泥犁入顶足出在轮换
    一日得死活多少次,蜘蛛网将枯树们动荡
    火棒穿过两只耳朵,逼雷霆形成一类习惯
   
    13
   
    乌鸦唱着喜鹊的歌,交响乐被小夜曲痛喝
    进行曲进行不下去,赋格曲安魂了狂想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