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博訊:王藏:简谈公仇私仇皆报并抗议对胡佳曾金燕女儿的威胁]
王藏文集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境况(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临时居所(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寡母李毫美与失学女儿吴文燕被强拆后只能在废墟上鸣冤控诉(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后随之抗议标语被强行烧毁(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受伤躺在床上(图)
·人权捍卫者王藏、吴玉琴、莫建刚、廖双元与残疾人李毫美(中)在强拆废墟上(图)
●《诗想录》
·《诗想录》(1-15)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朝圣的足迹(雪域藏地之旅)
·顶礼至尊空行母门措上师
·门措上师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丹增嘉措活佛
·丹增嘉措活佛略传
·顶礼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
·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简传
·顶礼大恩上师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
·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简介
·我忘不了去山顶挂经幡的小路上/黄颜色的小花星星点点
·与师兄们一起/挂完经幡/我抬头一望/多么美的天空
·它的眼神告诉我,这天已等很久
·太阳,化为一条/金色的河流/在尘世宁静流淌/我那颗渴望自由的心灵/沐浴其中
○○○○○○○○○○○○○○○○○○
·对王藏的批评节录(一)(2007年前)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川歌:中国当代年轻诗人素描
·川歌:谁是中国真正的杰出诗人?
·诗友诗歌中的小王子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厌恶呼吸》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生命程序》的解读
·张嘉谚/杨春光对小王子作品《向日葵》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跳舞》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用爪子抓破光线》的解读
·杨春光:能否打好或打起现代文化战争,这是决定中国在本世纪能否提早进入世界主流文明民主社会的关键!
·杨春光:海外与本土民运相结合突破网络言论自由禁区的最新之路
·杨春光:重谈诗歌干涉政治与反对犬儒主义写作
·张嘉谚:中国网络反极权的"个体先锋"诗歌写作
·张嘉谚:中国低诗潮(06年1月定稿版)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上)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中)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下)
·老象给黄土、小王子的信
·张嘉谚:谈谈我的网络写作
·张嘉谚:谈谈"个体先锋写作"
·陈仲义:近5年网络诗坛诗象观察
·陈仲义:除了中产阶级"下午茶",还有什么?!
·《对张嘉谚的一次特别访谈》
·张嘉谚:"诗性正治"论
·虎 嘯:民運的沉思
·张嘉谚:诗人的骨头
·丁友星:现代文化战争终于打响了
·廖双元:夜读《小王子文集》赞独创精神
·吴若海:游图云关中山堂赠小王子(外一首)
·网友送给小王子的两首诗
·无聊人:向死而生----给小王子
·楚狂:王者的狂与伤————献给我的精神兄弟小王子
·看一则网络红卫兵对小王子的攻击——这类爱国愤青的激情有增无减啊
·一网友对《厌恶呼吸》的解读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黄河清:口占寄小王子
·齐白石嫡传弟子慷慨赠送我的书法作品:苦难慈悲
·九曲澄:读王藏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廖双元大哥廖复元生日晚宴上。2009年最后一天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评奖委员会:关于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第二号通告
·石雨哲对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的提名
·雨花:提名中国自由文化奖获奖名单
·秋水白衣提名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获奖名单
·小王子获二零零八《自由圣火》写作奖
·让血有浓度,让泪有光泽【“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訊:王藏:简谈公仇私仇皆报并抗议对胡佳曾金燕女儿的威胁

   王藏:简谈公仇私仇皆报并抗议对胡佳曾金燕女儿的威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28日 来稿)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作者:王藏


   
   (@zengjinyan :國家機器系統攻擊辱罵騷擾我,竟然發展到對我六歲的女兒發出性威脅的程度,難道他們不知道我今日所有的成長和成就,要“歸功於”他們打不倒我嗎?我沒有崩潰,我會越來越強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公仇私仇一個不落,不要以為你戴著面具就可以逃過一劫。)
   
    @wang_zang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公仇私仇一個不落。”是這樣的。我認為這才是我們應有的立場、態度和常識。一種“繁複”的貌似“學理化”搶佔“道德高度”的“寬容”與“和解”是與最基本的法理和社會正義制衡問題相背離的。制度非空殼,亦非罪惡者的避風港和罪惡推卸地。
   
    @wang_zang :簡單回顧戰爭史、民主革命史,會發現一個時代悲劇中的悲劇不僅是惡人過度囂張好人過度沉默與妥協,還有潛在的面對罪惡的“道德化解說”內化為“人質言論”的玄奧晦澀,外化為行動對於“正義強制力”、“正當防衛權”、“起義抗暴權”的冷場或對天賦人權行使者的不必要的內部討伐。
   
    @wang_zang :言論接上:大局或策略性問題基於人性,不用他者反复指點每個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抗爭者自動/自然會考量。當然,若作為政治家或“嚴肅知識分子”或有組織團隊的身份者來說,強調其考量無可厚非,也自有當下與未來大方向意義。但對於具體行使天賦人權者不應指責應回到人權基點討論才是真正理性的。
   
    @wang_zang :然而,一種因對於“個人尊嚴”的強調,會以“自由主義”回到個體的權利與尊嚴的最基礎基點的堅決的行使和捍衛上,一種因民間生存實境與廣場意志驅使,再者因極權主義毫無底線的死逼,歷史進程中知識人頭腦中的“大局”會讓位於現實抗爭的不受預料或判斷的大局,以突發事件引起並持續進入廣場語境。
   
    @wang_zang :“民主陣痛”歷來存在並無法迴避,一種過分的“動亂論”或“崩潰論”的強調往往不是減輕陣痛反而是加劇,很多時候被動地會成為極權大語境內的同構維穩之用。現實血訓是:陣痛自極權政體建立一刻起無所不在地幾何數爆增,任何一次抗爭過程中的陣痛都遠遠低於安於或不安於現狀過程中的陣痛。
   
    @wang_zang :而現實乏力之處在於,現實操作一種是遠遠落後於言說敘事與言說理論,在極權主義變種語境內往往會將一種清晰的言論表述外化為“言論抒情”——這也正是言論無助與超前之兩面彰顯。還有一種是現實行動遠遠超越知識人語境中的理論和操作。無論如何,變革言論接地氣並與民間抗爭場相融,才有更多價值。
   
    @wang_zang :極權體制禁錮下,人類素質普遍呈現為不佳甚至低劣,無論哪一個國度。而極權崩潰後,優良人性與傳統自會不斷展現。制度之惡為首惡,極權對於人性的毀滅曠古絕今,罪惡程度遠甚於優良制度下人性先天或後天自帶之惡的造就。人性批判大於制度批判自五四至今實無大益於人性和制度的好轉。
   
    @wang_zang :“啟蒙”於今若停留單向生髮,仍走不出魯迅怪圈,將人性普遍性局限並放大為“國民性”,有意無意迎合了極權的延續與改造之需。以此解讀,或可認為民主制建構之前全人類皆素質低劣,所有共產國家民眾皆素質低劣,特別蘇聯還延續了比目前中國還長的時間。啟蒙是雙向的。制度批判大於素質批判才有出路。
   
    @wang_zang :正邪善惡必有基本的評判標尺,否則人類無法延續至今,對體制大惡的現實無助及體制化驅使行惡並不能以“人性的混沌”混淆基本的評判且精神分裂式或“迫害妄想症”式懷疑他者的堅決抗爭也是一種“文革迫害”。兩次世界大戰抗擊法西斯和抗日絕不是文革思維,當今美國反恐戰爭也不是文革思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014/0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