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博訊:王藏:再《別海內博客書》]
王藏文集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生日悼亡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訊:王藏:再《別海內博客書》

   王藏:再《別海內博客書》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再《別海內博客書》

   
   兩月前,俺在《藝術國際》專欄(被稱國內最先鋒包容藝術網)被徹底封殺,片甲不留。據說,這次不是區國保是國安委官員直接去總編辦公室當面要其刪要求不留一毫痕跡。同時,轉世微博被禁言至今。又一撥封殺進行中。不久前參與編劇及意外出演的某電影聽說俺戲份被刪。俺被斷水斷電斷網驅趕,拖兒帶女辛苦搬家多次後終被驅逐出宋莊半年以來,國保多次告誡宋莊一些藝術家朋友不許和俺往來。回想八年前,俺創辦《中國話語權力》論壇坎坷運行兩年後終被封殺,隨後新浪網易騰訊天涯等各大門戶網一併將俺博客封殺,俺憤而轉向海外發表作品。曾公開發一紙“別海內博客”書,現將其重貼分享。
   
    2014年2月
   

《別海內博客》

   
    /王藏
   
    昔日某政壇詩友當面好心告誡餘曰:中國之監控技術實乃世界頂尖,國家投入之人力物力財力不可估量。
   
    海內外無數受難群體良知人士深有感觸,中國網路封鎖面之廣封鎖手段之冷酷前不見古人。國產殺毒軟體該殺之毒不殺或殺不盡,不該殺之事實真相普世價值卻對其萬分敏感,一一阻止,層層過濾。國內之搜索引擎,與民主人權相關網頁大都處搜索疆外,能顯現之頁面,大小豆腐塊經作者本人網管廝兒篡改折騰,不痛不癢,媚力四射,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之狗屁爾爾,陰溝水家常話——網路如此,其餘何堪!
   
   
    有人揚言,文藝復興從博客始!此話首聽激動,其次舒服,後者竟黯然。難道不是一片博客交加熱鬧紛揚之象?君不見明星小丑跳腳來,博客論壇天天開。君不見政要耳目勤上線,唾沫口水樂開懷。
   
    閒話休說,進入正題。他者甚繁,先言自身。
   
    小王子者,一受害人也。曾攜一批熱血詩友,創中國話語權力,為反抗權力話語,爭取話語權力。承蒙春光嘉諺老梟川歌,茉莉友星檳郎銀波諸多好漢巾幗大力支持,百家爭鳴,審醜解構,詩性正治。期人立而凡事舉,話語革命而文學興,以此連鎖反應,螺旋上升,力挽狂瀾於水深火熱之中,享民族繁榮,建心靈家園。然事多艱辛,國安多有操勞,封壇數次,殺雞儆猴。志不可奪,可惜重要資料珍貴討論毀之一旦。三番五次,越挫越勇。坦克監牢,奈我者何?
   
    政府終究無恥,死皮賴臉,豪無愧色,見一封一,逢祖殺祖。念天地有良心,而小人無恥心矣!無獨有偶,自由詩人小王子文集博客隨之遭殃,無一倖免。或密碼不配,或無此用戶,或網頁不復存在。隨之大量重名博客異軍突起,多遊戲者,無聊者,忽悠者,獨少寫詩者,獨立者,自由者。新浪不容,天涯不容,網易不容,樂趣園不容,顏如玉不容……前日於凱迪重開,嘗試發文,不出一時辰,即遭同果。
   
    而今曉知,海內雖博客萬千,確屬一路貨色。掛先鋒包容深厚廣闊之雜亂羊頭,賣獨裁專制狹隘腐臭之單一狗肉。此語放之共黨餵養之一切媒體話筒皆准,放之幫兇收購之一切文人騷客亦准。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防民主自由,甚於防地火海嘯。君不見,暴徒劣政皆塵土,豈虛言哉?!
   
    氤氳懵懂之際,苦難歎息之餘,海外民主論壇凝聚草根,自由聖火點燃蒼穹,博訊,北京之春,大紀元,新唐人,看中國,黃花崗,民主中國,中國人權,希望之聲,參與,議報,新世紀等,各雄嘯傲神州,馳騁荒原。昔有佳句:“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所言極是。天不亡華夏也!
   
    吾善養吾浩然之氣,獨與天地精神相往來。網路何其大,博客一小角,不足掛齒。
   
    明朝共產幻滅,公民沸騰,且看王者歸來,鮮花鋪路。今之告別,權當忍辱,閉關修煉。況餘尚年輕,不急大成。
   
    略表數言,一示抗議,二示不屑。再需告之,邪終不勝正,何苦肆意掙扎。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半年監視居住間,餘曾逃往藏地,為雪域高原風景洗禮,高僧大德感化,求道之心愈堅。當不斷聞思修行,積點滴功德回向苦海蒼生。
   
   
   
    玉文丁亥暮冬於黔
    《自由聖火》首發
    發表時間:2/1/2008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014/0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