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参与:高智晟将于2014年8月7号出狱(图)]
王藏文集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参与:高智晟将于2014年8月7号出狱(图)

高智晟将于2014年8月7号出狱(图)
   
   [日期:2014-02-17] 来源:参与 作者: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参与:高智晟将于2014年8月7号出狱(图)

   (参与2014年2月17日讯)据中国公民维权联盟消息: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在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后。将于2014年8月7号出狱。‏

   
   据维基百科记载:
   
   高智晟(1966年4月20日-),陕西人。中国律师,过去多年他替弱势群体维权打官司。北京第一中级法院2007年2月22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高智晟律师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曾处理多宗民众维权案件,多次控告地方政府,並多次上書中国政府高层,要求改變對法輪功等群體的非法處理手段。高智晟育有一女一子,4月17日[何时?]出生。
   
   高智晟曾多次被中国官方机构或组织以黑社会手段骚扰、迫害。[1][2]2005年11月,高智晟成为基督徒[3]。2009年2月4日起,高智晟与外界失去联系[4],2010年4月重新回到北京,并接受美联社采访。[5] 后再度与外界失去联系。
   
   
   
   目录
   
   1 維權經歷
   2 被捕判罪
   3 近況
   4 相關聲音
   5 获奖
   6 家庭
   7 著作
   8 参见
   9 参考文献
   10 外部链接
   
   
   
   維權經歷
   
   從2003年起,高智晟積極參加陕北石油事件的維權活動。
   
   高智晟分别在2004年12月31日[6]、2005年10月18日[7]、2005年12月13日[8] 三次上书中国当局,陈述了法轮功人士合法权利没有得到保障、相关处罚没有依据程序、被剥夺司法求助的现况,并要求有关当局改变這一現況。
   
   高智晟所在的高智晟律師事務所于2005年被中國当局勒令停业一年,在這段時間前後,中國當局派遣人員對其進行跟蹤、限制人身自由。
   
   2006年高智晟就太石村事件及汕尾事件等,发起维权接力绝食。
   
   蘇家屯事件曝光后,高智晟公开表示要参与调查苏家屯事件的真相。
   
   被捕判罪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於山東其姐家中被中国當局人員秘密拘捕[9]。至9月21日,中国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將高正式拘捕。被捕後,高的家属人身受到當局的嚴密控制,阻斷了與外界的正常通訊,甚至對高的妻子實施毆打[10]。
   
   12月12日,高智晟一案在没有通知其家人、其辩护律师没有到庭的情况下,于当天上午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国外电台报道称受高智晟的亲属委托的莫少平律师认为法院的做法有数处违法[11]:
   
   法院曾告知莫少平律师,高智晟拒绝任何人为他辩护,却在庭审时给他指定了两名辩护律师。
   高智晟被捕后,中國當局一直拒绝其律师或家人会见当事人,因而非法剥夺了高智晟在侦察阶段获得律师帮助的权利。
   
   
   
   高智晟一案引起了国际上的广泛关注。2006年12月14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称,已注意到有关高志晟家人及律师未被允许出席庭讯的报道,正进一步了解情况。[12]12月21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高智晟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來源請求]。
   
   近況
   
   2009年2月4日,高智晟在陝西的家中被警察帶走[13] 後,下落不明,引起国际社会关注[14]。
   2009年2月9日,網上流傳出《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高智晟律師自述遭綁架經歷》[15] 一文。文章署名高智晟,自稱遭受秘密警察的電擊、竹簽捅生殖器等各種酷刑。引起美國、法國、德國等各國媒體關注。[16][17][18]后获得高智晟妻子耿和证实,确是高本人所写。[19]
   2009年7月,美国得州基督教团体对华援助协会收集了10万人的签名,要求中国释放高智晟。[20]
   2010年1月14日,高智晟哥哥高智义接受美联社电话采访时说,把高智晟抓走的警察声称高智晟已于2009年9月份失踪。原话称其“迷了路,走丢了”。[21]
   2010年1月2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在例行记者会上答复有关高智晟行踪的问题时说,“中国有关司法机关已就这个案子作出了判决,应该说这个人按照中国的法律在他应该在的地方,至于说他具体在做什么就不是我能掌握的信息,你可向有关部门提问。” [22]
   2010年2月4日,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及多位香港维权人士要求北京当局交代高智晟下落。[23]
   2010年2月12日,中国驻美使馆告诉中美对话基金会执行理事John Kamm,高智晟律师“在乌鲁木齐工作”,并与他的家人保持联系。但高智晟家属称,高智晟的妻子仍然没有与他取得联系。[24][25]
   联合国反酷刑调查人员诺沃克(Manfred Nowak)相信,高智晟遭到了酷刑虐待。2010年3月16日,中国外长杨洁篪否认。[26][27]
   2010年3月28日,高智晟通过电话与太太及亲友取得联系,表示半年前已获释放,目前身处山西五台山,前一段时间的沉寂是因为他希望能够静下心来,因此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28][29]
   2010年4月7日,高智晟现身北京并接受了美联社的采访。在采访中高智晟表示[30]“我没有能力坚持下去。一方面是我过去的经历,也正是这些经历深深地伤害了我的亲人。经过深思熟虑我最终做出的这个决定是为了寻求平静和安宁。”
   2010年4月8日,高智晟已回到北京。在與來訪的朋友楊子立的交談中表示:“只要他不再寫文章,他們答應給他一定自由。”當時他門外没有人看著。高智晟告訴楊子立:他第一次被绑架跟替楊子立申诉有关,他们不让他插手楊子立的申诉。(來源:楊子立本人陳述)
   2011年12月16日,根据新华社报道,高智晟的缓刑被法院撤销,高智晟将服刑3年。[31]
   2012年3月24日,高智晟的大哥、岳父等家人,終於在新疆沙雅監獄見到高智晟,這是家人與他失去聯繫近兩年後再次見面。[32]
   相關聲音
   
   據胡佳的敘述,从2006年8月15日被秘密暴力綁架起至12月22日被審判止,他总共被关押时间是129天。其中被拷住双手的时间是600小时;被固定在特制的铁椅上的时间是590多小时;被左右双向强光灯照射的时间为590多小时。129天里,被强制盘腿坐在地板上反思罪过的时间是800小时左右;被强制擦铺板的次数为385次。这些都是他们交由同监室的犯人来强制执行的。[33]
   
   同时高透露,从2006年2月起,由中央政法委指令成立了一个由公检法、安全等部门组成的专案组,每个星期一召开一次例会,每次例会都由中央政法委主持,汇总有涉高智晟案件的国内外情报以及最新所谓的 “敌情动态”,发布最新指示。说这个专案组并不因为高智晟的判刑就停止运作,还将长期运作下去,要尽一切资源和手段遏制高智晟一家,说决不允许高智晟的问题成为一个长期的问题。[34]
   
   获奖
   
   2007年5月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授予高智晟“勇敢提倡者奖”。2010年8月,美国律师协会又授予他国际维权律师奖(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Lawyer Award)。[35]
   
   家庭
   
   高智晟於1990年與耿和結婚。兩人育有一子一女。2009年1月9日,耿和在友人協助下,帶著16歲的女兒及5歲的兒子,從雲南偷渡到泰國,在3月12日抵達美國,取得難民身份並尋求政治庇護。[36][37]
   
   著作
   
   A China More Just: My Fight as a Rights Lawyer in the World's Largest Communist State ISBN 1-932674-36-5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参见
   
   郭飞雄
   2006年中國維權絕食接力事件
   蘇家屯事件
   胡佳
   中國持不同政見者名單
   
   参考文献
   
   ^ 视频采访:高智晟谈2006年被绑架及狱中遭受折磨的情况
   ^ 高智晟被虐 美國務院關注
   ^ http://www.epochtimes.com/gb/5/11/23/n1130434.htm
   ^ 傳聞高智晟律師迷路失蹤,強烈要求中國政府交代,2010年1月10日
   ^ 高智晟美聯社訪談 各界評說
   ^ 高智晟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
   ^ 高智晟致胡錦涛主席、温家寳總理的公開信
   ^ 高智晟致胡錦涛主席、温家寳總理及中國同胞的公開信
   ^ BBC报道:陈光诚的三名律师被警方拘留
   ^ 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妻子遭警方毆打
   ^ 自由亚洲电台
   ^ 美国国务院网站(英文)
   ^ 高智晟4日被从老家带走下落不明 2009-02-06
   ^ 海涛. 国际关注人权律师高智晟下落不明. VOA. Mar 19, 2009 [2009-03-19].
   ^ 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高智晟律師自述遭綁架經
   ^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遭受酷刑
   ^ 德國之聲:網上出現署名高智晟公開信:稱被綁架後受非人道虐待
   ^ 美國之音:人權律師高智晟揭露受到酷刑折磨
   ^ 独家视频:自由亚洲电台专访高智晟夫人耿和
   ^ 10万人签名请愿书要求中国释放高智晟,RFA,2009年7月18日
   ^ 中国警察说高智晟“失踪”.
   ^ VOA. 中国:高智晟“在他应该在的地方”. 2010-01-22 [2010-02-06].
   ^ 香港抗议要求交代高智晟下落. 美国之音. 2010-2-4 [2010-2-12].
   ^ Chinese Government Provides Sparse Information on Gao Zhisheng. Dui Hua News. 2010-2-13 [2010-2-14].
   ^ 人权组织:中国大使馆透露高智晟信息. 路透社. 2010-2-14 [2010-2-14].
   ^ 高智晟下落仍是谜团. 美国之音. 2010-3-16 [2010-3-18].
   ^ 杨洁篪记者会称高智晟未受折磨. 美国之音. 2010-3-16 [2010-3-18].
   ^ 被失踪一年后高智晟称人在五台山. 美国之音. 2010-3-28 [2010-3-28].
   ^ 高智晟与亲友通话「言不由衷」自称半年前获释 身处山西五台山. 明报. 2010-3-28 [2010-3-28].
   ^ 高智晟:为了家人放弃维权活动 美联社
   ^ Beijing court withdraws probation on ex-lawyer convicted of overthrowing state
   ^ 消失兩年 高智晟終見家人
   ^ 高智晟强烈谴责中国当局软禁全家
   ^ 高智晟:宁入狱 也要为家人的生存而战——囚禁8个月后第一次与胡佳通话的录音. 大纪元. 2007-4-7 [2010-2-14].
   ^ 高智晟获ABA国际维权律师奖. 美国之音. 2010-08-06 [2010-08-07].
   ^ 高智晟妻兒抵美 尋求政庇
   ^ 高智晟妻子:為了孩子冒險離開中國,BBC
   外部链接
   
    维基语录上的相关摘錄:高智晟
   公益时报:从挖煤工到知名律师:高智晟的法律维权生涯
   
   高智晟文章
   
   自由亚洲电台2009年3月12日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对高智晟夫人耿和及女儿耿格的专访
   
   Help Free Gao Zhisheng(要求释放高智晟的签名网站)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文章来源:http://www.canyu.org/n84953c6.aspx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