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博讯:刺瞎世界的灵魂之火]
王藏文集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力虹博讯文集》
·《唯色博客》
·《盛雪文集》
·《艾鸽文集》
·《清水君(黄金秋)博讯文集》
·张林《悲怆的灵魂》
·《黄翔博讯文集》
·《辛灏年作品》
·《郑贻春博讯文集》
·《蒋品超博讯文集》
·《老乐博讯文集》
·胡佳推特
·北风推特
·王荔蕻推特
·屠夫推特
·唐柏桥推特
·遇罗锦推特
·何清涟推特
·滕彪推特
·艾未未推特
·江天勇推特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妙觉慈智法师推特
·天理(陈启棠)推特
·陈树庆:我所了解的力虹和夫人董敏近况
·仲维光评中共为什么根本不可能政改
·三妹为力虹哭歌
·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黄 翔:中国当下需要的是什么?——悼念力虹兼致底层社会抗争者和弱势者
·黄 翔: 在西半球地域和青空下 藏“雪域文化”与汉“神韵艺术”
·黄 翔: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
·黄 翔:在西班牙的大地上 新的21世纪人类精神视界的辽阔延伸
·黄 翔:在意大利的天空下 文艺复兴故乡精神之旅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袁红冰:伪类们意欲何为?
·黄河清:严正学是线人析——严正学案反思之一
·黄河清:谁输谁赢谁哭谁笑谁罪谁错?——严正学案反思之二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思往鉴今、见微知著——严正学案反思之三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一个答案、两个背景——严正学案反思之四
·黄河清:严正学“渔父词”及其他——严正学案反思之五
·黃河清:刘路暗害严正学真相大白记!
·黄河清:刘路伪造并以“询问笔录”暗害严正学备细——刘害严事实之一
·严正学:刘路,你为什么要如此害我?——士可杀不可辱!
·沈良庆:余杰的道德制高点和上帝之城
·沈良庆:改良,抑或革命?——对08宪章及其主事者的异议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一)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讯:刺瞎世界的灵魂之火


刺瞎世界的灵魂之火 /王藏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26日 来稿)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欧洲藏汉文化交流协会2014年布鲁塞尔会议发言稿

   
   
   

中国大陆 王藏(自由诗人,人权捍卫者)

   
    扎白,彭措,次旺诺布,洛桑格桑,洛桑贡确,格桑旺久,卡央,曲培,诺布占堆,丹增旺姆,达瓦次仁,班丹曲措,丁增朋措,达尼,次成,索巴仁波切,洛桑嘉央,索南热央,仁增多杰,丹真曲宗,洛桑嘉措,丹曲桑波,朗卓,才让吉,仁钦,多杰,格贝,加央华旦,洛桑次成,索南达杰,洛桑西绕,其美班旦,丹巴达杰,朱古图登念扎,阿泽,曲帕嘉,索南,托杰才旦,达吉,日玖,旦正塔,丹增克珠,阿旺诺培,德吉曲宗,次旺多杰,洛桑洛增,洛桑次成,卓尕措,角巴,隆多,扎西,洛桑格桑,旦木曲,巴桑拉毛,永仲,古珠,桑吉坚措,丹增多杰,拉莫嘉,顿珠,多杰仁钦,才博,丹增,拉毛才旦,图旺嘉,多吉楞珠,丹珍措,多吉,桑珠,多吉嘉,才加,格桑金巴,贡保才让,宁尕扎西,宁吉本,卡本加,当增卓玛,久毛吉,桑德才让,旺青诺布,才让东周,鲁布嘉,丹知杰,达政,桑杰卓玛,旺嘉,关曲才让,贡保才让,格桑杰,桑杰扎西,万代科,才让南加,贡确杰,松底嘉,洛桑格登,白玛多杰,贡确佩杰,班钦吉,才让扎西,珠确,贡去乎杰布,洛桑朗杰,珠岗卡,南拉才,仁青,索南达杰,彭毛顿珠,桑达,才松杰,贡觉旺姆,洛桑妥美,格吉,拉毛杰,贡确丹增,秋措,洛桑达瓦,贡确维色,丹增西热,旺钦卓玛,贡确索南,西琼,才让杰,贡确才旦,西绕次多,博楚,江白益西,竹钦泽仁,嘎玛俄顿嘉措,图丹欧珠,拉巴次仁……
   
    请让我们永远铭记这130盏由纯净的生命一一点燃的酥油灯。在这沉沉黑夜笼罩雪域的苦难大地上,请让我们双手合十,为他们祈祷。
   
    我时常怀疑言语的力量,尤其是在珍贵的生命化为刺眼的火焰之时。可越是在生命消逝的无助背后,还是需要我们用无力的文字见证记录下这份沉重的窒息,与真相的残酷。如果非要在残酷和窒息之中写下什么,我请求上苍宽恕我的愤怒,我将持续用极权机器肆无忌惮压榨出的太多噬骨般疼痛的血和泪所击打出的愤怒之火,去谴责中共政府对西藏长期的殖民和屠杀。
   
    我要说,在雪域圣山的这场于人类史中前所未有的罪恶,不仅是罪魁祸首的铁履黑手造成,还有同是受害者的汉人的大汉沙文主义,还有西方民主国家的绥靖主义,还有全世界那些沉迷所谓“现代文明”的灯红酒绿中无视他人苦难只顾消耗肉体生命的麻木自私的人们——这是我们每一个地球人同构的罪恶和耻辱。
   
    每一个生命都息息相关,每一个生命都在另一个生命中有他自身的影像,遭受着的是一致的痛苦悲喜,没有能脱离其中,只顾自我的享乐和放纵。当我们不把他人的心灵苦难当成自身的苦难之时,当我们一如既往对罪恶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之时——甚至当罪恶横行,火没烧到自己脚背或已经烧到还要罔顾事实为罪恶做各种复杂或“学术性”的辩解,甚至还在玷污延续人类存活的人道主义精神持续与魔鬼做各种交易,以为那早已将人类精神生态摧残得伤痕累累的“物质文明”时——那么,因这些对罪恶的妥协和纵容所酿造的各种苦果,还会不断扩大蔓延,没有哪一个民族和国家,哪一个人能够独善其身,保证能够幸免。两次世界大战已经给了我们足够大的教训,共产主义的全球性灾难更是给了我们更大的惨痛教训。
   
    但我也知道,流亡的藏汉同胞,欧洲及世界各地关注西藏问题、藏汉民主关系问题的人们和各种组织,长期秉持着善良和道义,在艰难的环境、语境中做出了大量的利他工作,这是非常值得尊敬的。而在中国大陆的很多良心人士,为了中国的民主和自由,也不断付出着代价,很多人为了自由而失去自由,至今仍在铁窗中度过着寒冬。还有很多藏人、维人、蒙古人、汉人及各个民族的人,为了生存、表达、文化和信仰的权利,不断遭受着各种迫害:有的非自然消失,有的家破人亡,有的走投无路,有的承受着各种逼迫、威胁、警告和骚扰——尤其是藏人,生活真相就是被圈养的动物,连自由迁徙、走动的权利都被非法剥夺。
   
    在精神专制统治、文化种族灭绝的大现实中,生存(不是生活)在大陆的我们,生在自己的土地上却都没有家园,我们都活生生的是一个个在故土上流亡的孤儿。只不过有的习惯了被奴役反认马列他乡作故乡,有的为了抗争奴役而主动选择流亡和牺牲。
   
    因此,无论海内海外,我们的悲剧命运是一样的,我们的抗争对象是一致的。
   
    我们远远做得不够。在见证红色苦难和反抗红色苦难之时,我认为有一个认知非常关键:改良或改革早已经破产,没有出路——散播这样的幻想,保持这样的期待,事实证明对民主进程只有伤害,只会加剧更为苦难的现实和命运。这是64年和24年来的血泪史给予我们的刻骨教训。
   
    在极权专制的铁幕下,能力所能及的需要我们尽力去做。同仇敌忾,相互支持。点滴参与,改变生态。
   
    2014年1月3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014/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