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博讯:刺瞎世界的灵魂之火]
王藏文集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讯:刺瞎世界的灵魂之火


刺瞎世界的灵魂之火 /王藏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26日 来稿)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欧洲藏汉文化交流协会2014年布鲁塞尔会议发言稿

   
   
   

中国大陆 王藏(自由诗人,人权捍卫者)

   
    扎白,彭措,次旺诺布,洛桑格桑,洛桑贡确,格桑旺久,卡央,曲培,诺布占堆,丹增旺姆,达瓦次仁,班丹曲措,丁增朋措,达尼,次成,索巴仁波切,洛桑嘉央,索南热央,仁增多杰,丹真曲宗,洛桑嘉措,丹曲桑波,朗卓,才让吉,仁钦,多杰,格贝,加央华旦,洛桑次成,索南达杰,洛桑西绕,其美班旦,丹巴达杰,朱古图登念扎,阿泽,曲帕嘉,索南,托杰才旦,达吉,日玖,旦正塔,丹增克珠,阿旺诺培,德吉曲宗,次旺多杰,洛桑洛增,洛桑次成,卓尕措,角巴,隆多,扎西,洛桑格桑,旦木曲,巴桑拉毛,永仲,古珠,桑吉坚措,丹增多杰,拉莫嘉,顿珠,多杰仁钦,才博,丹增,拉毛才旦,图旺嘉,多吉楞珠,丹珍措,多吉,桑珠,多吉嘉,才加,格桑金巴,贡保才让,宁尕扎西,宁吉本,卡本加,当增卓玛,久毛吉,桑德才让,旺青诺布,才让东周,鲁布嘉,丹知杰,达政,桑杰卓玛,旺嘉,关曲才让,贡保才让,格桑杰,桑杰扎西,万代科,才让南加,贡确杰,松底嘉,洛桑格登,白玛多杰,贡确佩杰,班钦吉,才让扎西,珠确,贡去乎杰布,洛桑朗杰,珠岗卡,南拉才,仁青,索南达杰,彭毛顿珠,桑达,才松杰,贡觉旺姆,洛桑妥美,格吉,拉毛杰,贡确丹增,秋措,洛桑达瓦,贡确维色,丹增西热,旺钦卓玛,贡确索南,西琼,才让杰,贡确才旦,西绕次多,博楚,江白益西,竹钦泽仁,嘎玛俄顿嘉措,图丹欧珠,拉巴次仁……
   
    请让我们永远铭记这130盏由纯净的生命一一点燃的酥油灯。在这沉沉黑夜笼罩雪域的苦难大地上,请让我们双手合十,为他们祈祷。
   
    我时常怀疑言语的力量,尤其是在珍贵的生命化为刺眼的火焰之时。可越是在生命消逝的无助背后,还是需要我们用无力的文字见证记录下这份沉重的窒息,与真相的残酷。如果非要在残酷和窒息之中写下什么,我请求上苍宽恕我的愤怒,我将持续用极权机器肆无忌惮压榨出的太多噬骨般疼痛的血和泪所击打出的愤怒之火,去谴责中共政府对西藏长期的殖民和屠杀。
   
    我要说,在雪域圣山的这场于人类史中前所未有的罪恶,不仅是罪魁祸首的铁履黑手造成,还有同是受害者的汉人的大汉沙文主义,还有西方民主国家的绥靖主义,还有全世界那些沉迷所谓“现代文明”的灯红酒绿中无视他人苦难只顾消耗肉体生命的麻木自私的人们——这是我们每一个地球人同构的罪恶和耻辱。
   
    每一个生命都息息相关,每一个生命都在另一个生命中有他自身的影像,遭受着的是一致的痛苦悲喜,没有能脱离其中,只顾自我的享乐和放纵。当我们不把他人的心灵苦难当成自身的苦难之时,当我们一如既往对罪恶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之时——甚至当罪恶横行,火没烧到自己脚背或已经烧到还要罔顾事实为罪恶做各种复杂或“学术性”的辩解,甚至还在玷污延续人类存活的人道主义精神持续与魔鬼做各种交易,以为那早已将人类精神生态摧残得伤痕累累的“物质文明”时——那么,因这些对罪恶的妥协和纵容所酿造的各种苦果,还会不断扩大蔓延,没有哪一个民族和国家,哪一个人能够独善其身,保证能够幸免。两次世界大战已经给了我们足够大的教训,共产主义的全球性灾难更是给了我们更大的惨痛教训。
   
    但我也知道,流亡的藏汉同胞,欧洲及世界各地关注西藏问题、藏汉民主关系问题的人们和各种组织,长期秉持着善良和道义,在艰难的环境、语境中做出了大量的利他工作,这是非常值得尊敬的。而在中国大陆的很多良心人士,为了中国的民主和自由,也不断付出着代价,很多人为了自由而失去自由,至今仍在铁窗中度过着寒冬。还有很多藏人、维人、蒙古人、汉人及各个民族的人,为了生存、表达、文化和信仰的权利,不断遭受着各种迫害:有的非自然消失,有的家破人亡,有的走投无路,有的承受着各种逼迫、威胁、警告和骚扰——尤其是藏人,生活真相就是被圈养的动物,连自由迁徙、走动的权利都被非法剥夺。
   
    在精神专制统治、文化种族灭绝的大现实中,生存(不是生活)在大陆的我们,生在自己的土地上却都没有家园,我们都活生生的是一个个在故土上流亡的孤儿。只不过有的习惯了被奴役反认马列他乡作故乡,有的为了抗争奴役而主动选择流亡和牺牲。
   
    因此,无论海内海外,我们的悲剧命运是一样的,我们的抗争对象是一致的。
   
    我们远远做得不够。在见证红色苦难和反抗红色苦难之时,我认为有一个认知非常关键:改良或改革早已经破产,没有出路——散播这样的幻想,保持这样的期待,事实证明对民主进程只有伤害,只会加剧更为苦难的现实和命运。这是64年和24年来的血泪史给予我们的刻骨教训。
   
    在极权专制的铁幕下,能力所能及的需要我们尽力去做。同仇敌忾,相互支持。点滴参与,改变生态。
   
    2014年1月3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014/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