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参与:杨子立:通州基督徒被非法拘禁始末]
王藏文集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参与:杨子立:通州基督徒被非法拘禁始末

   [日期:2014-01-28] 来源:参与 作者:杨子立
   
   (参与2014年1月28日讯)在许志永等人审判这些日子里,当局的神经日益紧张,通州基督徒事件就是表现之一。我虽然不是亲历者,但从他们被抓前就有联系,一直到最后我本人被软禁在家,也没有放弃营救他们的努力。
   
   


   1月23日下午,侯欣开庭,事先侯欣曾将我列为旁听人员申报给法官,但是她说法官又不允许了,而且中午一起吃饭也不行。于是我就联系了侯欣的一个朋友周晓山在旁边饭馆里等结果。这时,通州的张文和先生打来电话求助,他说被软禁在南二条的家里不让出门,连吃的都没有。于是在侯欣案结束后,我和缘才及温州陈宗瑶、保定张翼翔两位刚认识的朋友赶往通州回民街南二条。我们买了些食物到门口,有两个便衣(可能是协警)在看着,我们没理他倆,直接叫门,张文和把我们迎接了进去。
   
    张文和刚过完60大寿不久。他曾因为坚持民主理念,3次被精神病,关了将近5年。他的屋里挂着孙中山像和青天白日旗,是个民国粉。近些日子,每周的星期五,有些基督教教友会来他家里一起学圣经做礼拜。当局已经警告他明天不要让人来这里。在许志永等人审判期间,他也是被软禁者之一。但不同于其他人的事,他去买食品和药品竟然都不让出门。
   
    我们一起把刚买的食物做晚餐,吃完后我和缘才离开了。陈张二位朋友被张文和说服留宿。在我们吃饭的时候,有人敲门,但张文和没有给他们开门。我出门的时候发现门外有六七个人,其中还有穿警服的。他们没有拦我,于是我径直离开了。但是我预感第二天肯定会有什么事发生。
   
    果然,24日,教会的徐永海长老带领17位基督徒来张文和家准备进行宗教活动。但是南二条的大门禁闭,他们就在门口合了影,发了消息。我从网上看到后,跟张文和打了电话才知道,我走之后有些变化。23日晚大概10点多,张文和觉得南二条的平房老宅子不适合居住,要带陈张二人去位于杨家洼的楼房家里住宿。但出门后被警察和便衣拦住,最后陈张二人被迫离开,而张不敢开门,怕他们随着闯入。于是张坚持要去杨家洼,最后警察将其送到杨家洼的家里并软禁起来。
   
    徐永海等跟张文和通话后了解了这些情况。并且张文和在杨家洼的家里缺乏食品和药品。于是这些基督徒就买了食品和药品去杨家洼看望张文和。此时已经是中午,康素萍得知消息后也赶来杨家洼声援。但没到多久,两点左右,一批北京国保和民警十来个人到了家里,开来两辆面包车,除了留下4个明显老弱病残的,把其余15人,包括张文和都带到梨园派出所。
   
    本来我以为,对这些基督徒做些笔录就放了,但一直到24日夜里也没放人。他们被抓的时候,没有任何手续,也没有被告诉涉嫌罪名。就这么关着,完全是非法拘禁。
   
    25日早晨,我送老婆上飞机回老家过年去了。按计划,我要因为工作原因多呆几天才能走,因为老家没有上网和其他工作条件。早6点多,我和徐永海长老通了话,他说25日凌晨,他和杨靖、天津的王彪父子被释放并直接送回家。但他不能放弃被关押的弟兄姐妹,就正在往回赶,于是我和他约定到梨园派出所门口见面。我想起网友猪圈公民在那附近,于是也约他在门口见。
   
    早晨9点多,我们三人见了面,要求见派出所值班领导,但那个值班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在来的路上,我先打了110投诉台,他们告诉我一个通州督查电话。再打通州督查电话,说是北京市局国宝和治安总队联合办案,梨园派出所没有管辖权,通州督查也无法监督。后来我咨询了莫少平、李方平、李静林、黎雄兵等律师,大家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最后有张文和委托书的王宇律师决定不顾病体来派出所。
   
   在等王律师来到时候,从派出所门里出来几个便衣,徐认得是北京市局国保。其中那个领头的要看我身份证,我说案程序你应该先亮警官证。在我拿身份证的同时,他旁边一个年轻便衣拿警官证晃了一下。我说没看清,那个国保头目勃然大怒,一边抢我的身份证,一边指着我的鼻子让我滚,说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没有跟他对骂,也没让他抢走身份证,就走出了大厅。那个晃警官证的便衣追出来还是拿走我身份证查了下。
   
   中午时分,胡石根长老也赶到了。这时从微信看到,里面的王春艳说犯了心脏病,但也不给处理。里面被关押的人还说吃不惯面食和咸菜,于是我们买了些水果,猪圈公民还从家里拿来一些洗好的苹果香蕉,一起拿回派出所。正好王宇律师赶到,就在要进派出所的时候,一个便衣过来把徐永海往警车里拉。我们当然要拦住。那人是管徐永海的片警,王宇律师给片警和徐讲了很多法律和人权问题。但最后徐永海耐不住片警的胁迫,还是跟他走了。
   
   跟片警一起来的有个便衣自称是西城区的国保,对我们态度较好,还称胡石根为胡老师。于是我们请求他帮忙把水果送进去。他联系了一下所里的人,最后决定跟我一起另外再买些水果拿进去。
   
   但是还是没有人理睬王宇律师,她打了很多投诉电话,也没有用。等候期间,120救护车来了,但两位救护员也进不去,等了会没办法就走了。
   
   被关押的于艳华电话告诉我,提审她最多,围绕1月21日许志永开庭前一天访民打标语支持许志永的事展开,似乎要把她定为此事的组织者。估计此事已经立案,当时办案者的思路是要把这11个人往打标语支持许志永的案子上靠。
   
   下午过了两点,抓到人已经超过24小时了。即便补传讯手续,再不放人也违法了。但还是没有动静。此时一个便衣找到我,自称北京国保李警官,让我进去谈谈。原来他是负责我们单位的国保警察,有人把我22日下午去一中院的事反映到上级,于是他奉命要把我带回家软禁起来。我说刚过24小时,等等看这些人能否放出来,李警官也同意了。我随后跟王宇律师出去吃了午饭。负责胡石根的国保中午就来到了,但胡石根没跟他们通话,在大厅坚守。我和王宇律师回来时给胡石根带了午饭,但当时已经下午4点多了。被关押者之一杨秋雨的妻子王玉琴和另一个基督徒也赶到了。此时,里面被关押的人已经手机没电了,彻底断绝了内外联系。在国保催促下,我一看确实等不来结果,就随他们回家了。到家后,北京国保跟通州国保把我交给当地派出所的人,楼下设了个岗。我走后,王宇律师说她跟胡石根随负责胡石根的国保一起走了。胡石根回到家中也被设了岗禁止外出。
   
   25日夜里,胡佳坚持要给被关押的基督徒弟兄姐妹送食品。在他的一再坚持下,看守他的国保答应了,于凌晨1点多,将食品送到了梨园派出所。
   
   26日,是被关押的徐彩虹的丈夫何斌出狱的日子。本来她要接丈夫出狱,但现在反而要丈夫接她了。接何斌出来的律师刘四新从通州督查那里打听到徐彩虹被刑事拘留了,其他人依旧没消息。但是到了傍晚,徐永海被带到了德外派出所。派出所随后告诉徐的妻子,徐被国保带到了梨园派出所。徐妻赶到梨园派出所的时候,正好眼看着徐永海被带上警车拉走了,伤心的痛苦起来。当晚,还得知已经被释放的杨靖也被重新抓住刑拘了。猪圈公民打听到徐永海是涉嫌非法集会。
   
   27日,余文生律师带领何斌找到北京市预审总队,得知徐彩虹被关押在第一看守所。随后几个家属也得知其他人,包括后来被拘留的徐永海和杨靖都在第一看守所,罪名都是涉嫌非法集会。28日,梁小军律师随徐永海妻去见人,被以新到的人没有编号为理由拒绝了。
   
   从这个案子,就可以看出当局根本不把法律放在眼里。首先,许多人,包括被抓走前的张文和在内被设岗禁止外出,完全没有法律依据。而张文和以及22日晚被软禁的于艳华竟然连出门购买食品都不行,更是毫无人性。其次,那15个人被抓走,根本没有任何手续,也没有任何罪名,后来11个人被关押超过24小时也没有说法,连基本的法律程序都被架空。而且,打110投诉,根本没有任何监督作用。
   
   从通州基督徒被非法拘禁案,更可以看出当局对许志永案的恐惧。很明显,通州基督徒们的非法集会罪名是不成立的。因为该罪指的是在公共场所聚集,被公安机关取缔,拒绝离开,且造成严重后果的,才能涉嫌犯有此罪。这些基督徒学经不成,转而给张文和送饭送药,这违了什么法呢?更不可能是犯罪了。显然,当局是想把这些“不安分”的人困在某处,直到许志永相关案子完全结束再放人,所以与此无关的徐永海和杨靖及天津两人被释放。当局一开始努力追查支持许志永打标语的事,但涉及此事的可能还不到被关押者的一半。至少其他人应该释放,而且没有任何手续和涉嫌罪名,抓人者本身犯了滥用职权罪。最合理的推测是,实施非法拘禁的人干脆恶人做到底,转而追究基督徒到张文和家这件事本身,于是强捏一个非法集会,将被关押者及刚释放的两人都刑事拘留。刑拘以后,最长可以关押37天。但是在没有任何涉嫌犯罪的情况下,将无辜者刑事拘留,本身已经犯下滥用职权罪。这些发布违法命令的人,虽然现在还高高在上,但他们的罪行会被历史记住。
   
    2014,1月28日于北京家里软禁中
   杨子立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2014/0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