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自由亚洲电台:胡佳与杜峡疑论雾霾天气被警带走]
王藏文集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亚洲电台:胡佳与杜峡疑论雾霾天气被警带走

   主页 | 新闻
   
   胡佳与杜峡疑论雾霾天气被警带走
   
   2014-02-25


   
   自由亚洲电台:胡佳与杜峡疑论雾霾天气被警带走

   2013年12月,北京宋庄数名艺术家及其家人,在街上举牌抗议雾霾天气。(王藏提供)
   
   大陆雾霾天气持续多日,惹来政府环保不力的批评。毛泽东和蔡元培的画像和铜像,更被民众戴上口罩揶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及艺术家杜峡,疑因发表雾霾言论,周二先后被警察带走。而河北省石家庄,有民众因雾霾天气向政府索偿,成为大陆首宗民众因空气污染状告政府的案件。(文宇晴报道)
   
   连日来不少网友批评雾霾天气影响生活,更担心身体受到损害。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周二傍晚在推特上留言,指被国保总队或网监总队以“寻衅滋事”为由对他进行传唤,他并将传唤证上载网上。胡佳表示,他早前离开北京三周,周日(23日)晚上刚从广东回来。
   
   胡佳发出消息不久后,本台立即致电联络,但电话没人接听。
   
   浏览胡佳的推特,他在被传唤前数小时,曾留言提过北京的雾霾天气非常严重,他感到很不舒服。
   
   杭州自由撰稿人昝爱宗分析,如果胡佳单在网上谈及雾霾天气,警方不足以用“寻衅滋事”的理由把他传唤,因为谈及或批评天气的网友非常多。昝爱宗相信是即将召开两会,当局只是循例进行警告,希望胡佳不要在这期间,有其他被视为不正当的行为。
   
   他说︰网上的抗议很多,例如把天安门广场上毛泽东的像戴上口罩,北大的老校长蔡元培(铜像)都给他戴上口罩,说明北京的雾霾实在太厉害了。如果仅仅是抗议,我看不是政治问题,但是马上就两会了,要做点前期工作。如果要问责的话,可能不利于安宁团结吧。把胡佳传唤可能是谈谈话,但他仅在网上发言,怎会寻衅滋事呢?
   
   较早前,网友转载一则消息,指四川籍艺术家杜峡,因抗议雾霾,周二早上被北京朝阳区公安分局的警察带走。
   
   本台未能成功联络杜峡,朝阳公安分局的电话亦没有人接听。
   
   亦曾经抗议过雾霾天气的北京艺术家王藏,向本台表示,杜峡假若曾抗议雾霾,被当局带走绝对有可能。
   
   他说︰上次我和宋庄的几位艺术家朋友,在雾霾的时候带著自己的儿女在街头抗议。之后大家都被国保骚扰威胁,一直没有停止过,非常恶劣。在这种极权意识形态下,我们不管是什么样的身份,站出来为环保、还是为人权,仅仅光呼生存的,都不允许。
   
   曾转发杜峡信息的杭州历史学者傅国涌说,虽然不认识杜峡,但自己也是受到雾霾天气影响的人,因而藉著转发,冀得到更多人关注。
   
   傅国涌批评雾霾天气严重影响全国,但官方没有向市民灌输任何知识,以致市民很难分辨是雾霾,还是春天的雾气潮湿现象。
   
   他说︰怎么说没有影响,现在到处都是了。去年冬天戴口罩的人非常多,因为那时的雾霾非常严重,有一周连续都是。我们都关上窗户,不敢打开,尽量减少外出,外出很多人都会戴口罩。今天的能见度也是很低,是否雾霾不能准确判断,因为信息不透明,我们从生活上没有办法对这个原因作出判断。
   
   另外,接近北京的河北省石家庄市,一名饱受雾霾困扰的市民,不满长期空气污染告上法院,要求石家庄环保局,履行治理空气污染的职责,赔偿雾霾所造成的经济损失1万元以及诉讼费。石家庄法院上周四(20日)接受了诉讼资料,之后将进行初步审查,在7个工作天内,给予是否受理的答覆。当地媒体称,这是大陆首次有民众因空气污染状告政府。
   
   新华社周二报道,全国多地严重雾霾天气进入第六天,污染状况并没有像预期那样有所缓解,反而更加严重。中央气象台周一发布今年首个雾霾橙色预警,京津冀地区污染最重。北京市雾霾橙色预警持续,各旅游景区也呈现出一片“萧条”。不过预测在周三夜间到周四,将受较强冷空气影响,雾霾天将自北向南逐渐减弱或消散。
   
   自由亚洲电台:胡佳与杜峡疑论雾霾天气被警带走

   2014年2月25日,胡佳遭到北京当局以“寻衅滋事”传唤。(自胡佳推特)
(2014/0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