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徐水良文集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注:附件另发
   
   目录:
   

   附件1:反对洋迷信土迷信
   附件2: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附件3:制度论和文化论并不对立,关于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附件4: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偶然事件
   附件5: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附件1: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


   

——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徐水良


   

2010-2-21


   
   
   在胡平的《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一文及其争论中,胡平牛乐吼对于亚当.普里泽沃斯基的态度,表现了崇洋迷信的典型。洋人洋教授的话,不管如何荒谬,也不管自己有没有理解,一律相信,当作金科玉律来崇拜。还把洋教授的话当作理所当然正确东西,搬出来反对正确思想。
   
   其实,左派教授普里泽沃斯基“制度化不确定性”的说法,本身就很荒谬。因为,制度是规范,是秩序,是常规,是确定性。是与不确定性对立的概念。我们可以努力减少不确定性,也可以通过尽可能制度化来减少不确定性,但不确定性本身,不可能制度化。“制度化不确定性”或“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它们的意思,就是把没有规矩没有规范变成制度变成规矩和规范,把没有秩序的混沌状态变成常规变成制度,也就是说,把混乱无序当作制度,把没有制度当作制度。那就把制度彻底否定了,变成了混乱无序的混沌社会。
   
   我们把“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这个理论笑话,命名为“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
   
   普里泽沃斯基的结论,也很不正确。专制制度条件下,较少有制度性妥协(但绝不是没有),妥协主要是实质性妥协。民主制度下的妥协,以制度性妥协为主干,包含大量实质性妥协。不过,在民主制度下,这些实质性妥协,往往会通过制度性妥协得到确认和保证。在民主制度下,无论制度性妥协,还是实质性妥协,都要比专制制度下多得多,常规得多。例如,参众两院,其决议条文,实质内容往往反复修改,这属于实质妥协。而民主表决,属于制度性妥协,而表决程序的协商和妥协,属于程序妥协。
   
   同时,民主制度下的妥协,其可靠性,确定性,要远远超过专制制度下妥协的可靠性、确定性。因为专制者往往反复无常、不守信用。
   
   所以,普里泽沃斯基的结论,尤其是民主制度不可能有实质性妥协的说法,完全违背历史事实,非常错误。“民主制度不可能有实质性妥协”,这个说法,是第二个“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我们把“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称为“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之一,“民主制度不可能有实质性妥协”,称为“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之二。
   
   不过,我们这里不来详细论述这个问题。制度性妥协和实质性妥协的关系,有点类似于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的关系。因为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的关系,许多年中,被一些“精英”们搞得混乱不堪,两者关系被颠倒。因此,2005年3月1日,我写了《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一文,加以论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当作参考。
   
   从五四以后,尤其是从河殇派和自由主义出现以来,崇洋迷信成为中国某些精英们的普遍风气。我们后面的论述中,将会论证这是一种很不好的风气。
   
   当然,这种崇洋迷信,也并不是中国所特有。例如,几个不懂经济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提出一个幼稚的、完全违反经济规律的荒唐建议——休克疗法,俄罗斯人竟然轻易地相信和接受,表现了俄罗斯人很重的崇洋迷信心理。
   
   在中国,从鸦片战争开始,对于传统文化和外来文化,产生了三个立场,或者说三个派别。这三个派别之间的斗争,一直延续到今天。这三个派别,就是:
   
   1、土迷信,即崇土迷信派:推崇传统文化,不相信并排斥外来文化。
   
   2、洋迷信,即崇洋迷信派:推崇外来文化,排斥甚至毁灭传统文化。
   
   3、分析派或者精华派,既反对土迷信,也反对洋迷信,主张对传统文化和外来文化,都采取分析态度,接受传统文化和外来文化的精华,舍弃传统文化和外来文化的垃圾,在两种精华结合的基础上,创造新型的中国文化。
   
   可惜的是,虽然近年来这第三个派别的力量大大增强,但迄今为止,这第三个派别,仍然是弱势。从鸦片战争到今天170年的斗争,往往是土迷信和洋迷信两个派别相斗争。第三个派别被挤到非常狭小的地位。
   
   前80年,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八十年间,在这个问题上的斗争,主要是中国人民反对土迷信的斗争。五四运动,宣告了土迷信的惨败。
   
   后80年或90年,从五四运动到今天,中国的历史,走了巨大的弯路。包括两个一党专制政权的产生,中共建政,实行马列主义公有化大抢劫和自由主义私有化大抢劫,两次大抢劫。这些,主要都是洋迷信造成的,是洋迷信派引进西方垃圾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造成的。这个巨大的弯路,绝不是洋迷信者胡说的那样,是中国传统文化造成的。
   
   现在,是第三个80年开始的阶段。中共正在坚持洋迷信的同时,大力恢复土迷信,恢复传统专制思想,他们正在夸张地大搞尊孔尊儒家专制的运动,就是一个例子。
   
   第三个80年,我们一定要把它变成洋迷信土迷信一起反,洋垃圾土垃圾一起扫除,传统文化精华和外来文化精华一起吸收,创造全新的,重新领先于世界的中国进步文化的80年。
   
   让我们共同努力,一定要把这第三个80年,变成扫除旧垃圾,创造新文明的80年。
   
   
   
   附件2: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传统文化和素质论VS外来文化和制度论)


   

徐水良


   

2013-5-13日


   

2013-5-18日修改


   
   
   当代中国的问题,是传统文化和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还是外来马列文化和专政制度造成的,争论异常激烈。这个争论,已经超越争论本身,牵涉到外因决定论和内因决定论等哲学问题,在哲学上有重大意义。所以,我们有必要对这个问题进行哲学思考,对老毛在《矛盾论》等文章中提出的内因决定论,进行必要的反思。
   
   我们知道,中国当代的左派专制文化和制度,自国外引进或输入。这是一个非常简单明白的事实。
   
   可是,自《河殇》以来,伪右派伪精英和左派权贵当局,以内因决定论哲学谬论为理论依据,不遗余力地把外来专制文化和制度的罪责,推到传统文化和中国人的素质头上。所以,我们必须认真加以批判和清理。
   
   作为伪右阵营的一个代表人物,茅老也是这些理论不遗余力的提倡者,他说:“我们受皇权的奴化教育太深太深。自己做了奴隶而不能自觉,总以为为国牺牲永远是对的。殊不知代表国家的那些政治家和外交家有自己的职业利益,他们也受皇权至上的奴化教育,做事并不以百姓的利益为首,甚至侵犯人民的根本利益。当有人指出这一点时往往还被认为是汉奸,卖国贼。由此看出奴化教育的危害。”
   
   又说:“我们受了几千年的皇权教育,要忠君爱国,为国牺牲,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不但是口号也是实际行动。重庆的红卫兵公墓就是见证。现在人民要做国家的主人,180度的转变实在很困难。尤其是政治家和外交家,他们的决策一定是以国为本。哪一天他们也转到以民为本,把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世界就太平了。”
   
   茅老的说法,完全是为外来马列文化和左派权贵推卸罪责,把他们的罪责推到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人素质头上。
   
   茅老的说法:“政治家和外交家,他们的决策一定是以国为本。哪一天他们也转到以民为本,把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世界就太平了。”也完全是一种极端的、指望出个好主子,靠主子搞开明专制,就能世界太平的彻头彻尾的昏话。不过,对这句昏话,这篇文章暂时放过,只批评他和伪右搬用的种族主义素质论,种族主义的种族文化论,和他们用作指导思想的老毛的内因决定论。
   
   茅老和伪右拼命把造成中国的问题的责任推倒老百姓头上,把中国的问题推到几千年皇权奴化教育的头上,为左派权贵推卸罪责,是完全错误的。
   
   权贵和伪右把最反动的全世界摒弃的种族主义素质论、和种族主义的种族文化论,搬出来抵抗民主,说中国人、中国文化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受到批判还不断狡辩,只是说明权贵及伪右在理论上穷途末路而已。
   
   以东西德,南北韩,日本和东欧等不同地方的制度对比和差别为例,不是因为西德、南韩,日本国人素质高,东德、北韩、东欧国人素质低造成的,而是取决于由苏联占领还是由美国西方占领,与本地实际国情、文化和人的素质关系不是很大。
   
   西欧和日本文化不同,却都搞民主,两德两韩文化相同,制度却完全不同。还有东、西欧之间文化相似,但二战后制度差别巨大,西欧搞民主,东欧搞专制。而日本搞民主,但同属欧洲文化,远比日本文化更接近西欧文化的东欧,却搞专制。所有这些,都说明,这里的专制和民主问题,与传统文化、人的素质没有太大关系,而是取决于占领者不同,占领者的政治主张不同,他们决心推行的制度不同。
   
   权贵和伪右的种族主义的素质论和种族文化论,其哲学根据,是老毛在《矛盾论》等著作中提出来的内因决定论。
   
   老毛不学无术,不懂装懂,其内因决定论完全是不懂哲学的胡说。
   
   实际上,内因和外因,起决定作用还是不起决定作用,完全取决于实际情况,以及在什么意义上而言。原则上说,在抽象的意义上说,内因和外因,都可能对某个国家的历史进程起决定作用,或起非决定作用;但在特定意义上、在特定范围内,双方何者起决定作用,何者不起决定作用,往往又是一定的。
   
   如前所述,在二战以后欧洲和亚洲的特定条件下,东德,北韩,东欧搞专制,西德,南韩,日本后来搞民主,两者的差别,内因文化,素质之间的差异,往往不起决定作用,有时甚至作用不大;而外因由谁占领、受谁影响,是苏联,还是美国和西方,两者的差异,作用却很大,往往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比较决定作用还是非决定作用,只有特定意义特定范围内,在两者有可比性的时候,才有意义。
   
   当我们谈论某事物的内因和外因,比较内因和外因,确定何者起决定作用时,我们已经把它们放在可比范围内来讨论。
   
   比如研究鸡蛋和温度的关系,就内因方面来说,只有质量比较好的受精卵,才能变成鸡。未受精和质量太差的,都不能变成鸡。就外因方面说,过高温度和过低温度都不行,只有在一定范围内的合适温度,才能使鸡蛋变成鸡。
   
   因此,在质量较好的受精卵条件下说,外因有无合适温度起决定作用;在合适温度条件下,内因鸡蛋有无受精和质量是否合格起决定作用。
   
   但在鸡蛋变小鸡这件事情上,不合适的温度和不合格的鸡蛋之间,就没有可比性。它们与石头之间,更没有可比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