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制度论和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徐水良文集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胡安宁简历及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二个电邮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修改稿)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胡说八道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关于传统文化语言文字和民族的几篇短文
·民运早期文稿:《反对特权》
·民运早期文稿:《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民运早期文稿: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制度论和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附件1: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

   
   

   
   ——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徐水良

   
   

   
   2010-2-21

   在胡平的《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一文及其争论中,胡平牛乐吼对于亚当.普里泽沃斯基的态度,表现了崇洋迷信的典型。洋人洋教授的话,不管如何荒谬,也不管自己有没有理解,一律相信,当作金科玉律来崇拜。还把洋教授的话当作理所当然正确东西,搬出来反对正确思想。
   
   其实,左派教授普里泽沃斯基“制度化不确定性”的说法,本身就很荒谬。因为,制度是规范,是秩序,是常规,是确定性。是与不确定性对立的概念。我们可以努力减少不确定性,也可以通过尽可能制度化来减少不确定性,但不确定性本身,不可能制度化。“制度化不确定性”或“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它们的意思,就是把没有规矩没有规范变成制度变成规矩和规范,把没有秩序的混沌状态变成常规变成制度,也就是说,把混乱无序当作制度,把没有制度当作制度。那就把制度彻底否定了,变成了混乱无序的混沌社会。
   
   我们把“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这个理论笑话,命名为“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
   
   普里泽沃斯基的结论,也很不正确。专制制度条件下,较少有制度性妥协(但绝不是没有),妥协主要是实质性妥协。民主制度下的妥协,以制度性妥协为主干,包含大量实质性妥协。不过,在民主制度下,这些实质性妥协,往往会通过制度性妥协得到确认和保证。在民主制度下,无论制度性妥协,还是实质性妥协,都要比专制制度下多得多,常规得多。例如,参众两院,其决议条文,实质内容往往反复修改,这属于实质妥协。而民主表决,属于制度性妥协,而表决程序的协商和妥协,属于程序妥协。
   
   同时,民主制度下的妥协,其可靠性,确定性,要远远超过专制制度下妥协的可靠性、确定性。因为专制者往往反复无常、不守信用。
   
   所以,普里泽沃斯基的结论,尤其是民主制度不可能有实质性妥协的说法,完全违背历史事实,非常错误。“民主制度不可能有实质性妥协”,这个说法,是第二个“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我们把“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称为“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之一,“民主制度不可能有实质性妥协”,称为“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之二。
   
   不过,我们这里不来详细论述这个问题。制度性妥协和实质性妥协的关系,有点类似于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的关系。因为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的关系,许多年中,被一些“精英”们搞得混乱不堪,两者关系被颠倒。因此,2005年3月1日,我写了《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一文,加以论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当作参考。
   
   从五四以后,尤其是从河殇派和自由主义出现以来,崇洋迷信成为中国某些精英们的普遍风气。我们后面的论述中,将会论证这是一种很不好的风气。
   
   当然,这种崇洋迷信,也并不是中国所特有。例如,几个不懂经济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提出一个幼稚的、完全违反经济规律的荒唐建议——休克疗法,俄罗斯人竟然轻易地相信和接受,表现了俄罗斯人很重的崇洋迷信心理。
   
   在中国,从鸦片战争开始,对于传统文化和外来文化,产生了三个立场,或者说三个派别。这三个派别之间的斗争,一直延续到今天。这三个派别,就是:
   
   1、土迷信,即崇土迷信派:推崇传统文化,不相信并排斥外来文化。
   
   2、洋迷信,即崇洋迷信派:推崇外来文化,排斥甚至毁灭传统文化。
   
   3、分析派或者精华派,既反对土迷信,也反对洋迷信,主张对传统文化和外来文化,都采取分析态度,接受传统文化和外来文化的精华,舍弃传统文化和外来文化的垃圾,在两种精华结合的基础上,创造新型的中国文化。
   
   可惜的是,虽然近年来这第三个派别的力量大大增强,但迄今为止,这第三个派别,仍然是弱势。从鸦片战争到今天170年的斗争,往往是土迷信和洋迷信两个派别相斗争。第三个派别被挤到非常狭小的地位。
   
   前80年,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八十年间,在这个问题上的斗争,主要是中国人民反对土迷信的斗争。五四运动,宣告了土迷信的惨败。
   
   后80年或90年,从五四运动到今天,中国的历史,走了巨大的弯路。包括两个一党专制政权的产生,中共建政,实行马列主义公有化大抢劫和自由主义私有化大抢劫,两次大抢劫。这些,主要都是洋迷信造成的,是洋迷信派引进西方垃圾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造成的。这个巨大的弯路,绝不是洋迷信者胡说的那样,是中国传统文化造成的。
   
   现在,是第三个80年开始的阶段。中共正在坚持洋迷信的同时,大力恢复土迷信,恢复传统专制思想,他们正在夸张地大搞尊孔尊儒家专制的运动,就是一个例子。
   
   第三个80年,我们一定要把它变成洋迷信土迷信一起反,洋垃圾土垃圾一起扫除,传统文化精华和外来文化精华一起吸收,创造全新的,重新领先于世界的中国进步文化的80年。
   
   让我们共同努力,一定要把这第三个80年,变成扫除旧垃圾,创造新文明的80年。
   
   附件2: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传统文化和素质论VS外来文化和制度论)

   
   

   
   徐水良

   
   2013-5-13日
   
   2013-5-18日修改
   当代中国的问题,是传统文化和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还是外来马列文化和专政制度造成的,争论异常激烈。这个争论,已经超越争论本身,牵涉到外因决定论和内因决定论等哲学问题,在哲学上有重大意义。所以,我们有必要对这个问题进行哲学思考,对老毛在《矛盾论》等文章中提出的内因决定论,进行必要的反思。
   
   我们知道,中国当代的左派专制文化和制度,自国外引进或输入。这是一个非常简单明白的事实。
   
   可是,自《河殇》以来,伪右派伪精英和左派权贵当局,以内因决定论哲学谬论为理论依据,不遗余力地把外来专制文化和制度的罪责,推到传统文化和中国人的素质头上。所以,我们必须认真加以批判和清理。
   
   作为伪右阵营的一个代表人物,茅老也是这些理论不遗余力的提倡者,他说:“我们受皇权的奴化教育太深太深。自己做了奴隶而不能自觉,总以为为国牺牲永远是对的。殊不知代表国家的那些政治家和外交家有自己的职业利益,他们也受皇权至上的奴化教育,做事并不以百姓的利益为首,甚至侵犯人民的根本利益。当有人指出这一点时往往还被认为是汉奸,卖国贼。由此看出奴化教育的危害。”
   
   又说:“我们受了几千年的皇权教育,要忠君爱国,为国牺牲,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不但是口号也是实际行动。重庆的红卫兵公墓就是见证。现在人民要做国家的主人,180度的转变实在很困难。尤其是政治家和外交家,他们的决策一定是以国为本。哪一天他们也转到以民为本,把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世界就太平了。”
   
   茅老的说法,完全是为外来马列文化和左派权贵推卸罪责,把他们的罪责推到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人素质头上。
   
   茅老的说法:“政治家和外交家,他们的决策一定是以国为本。哪一天他们也转到以民为本,把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世界就太平了。”也完全是一种极端的、指望出个好主子,靠主子搞开明专制,就能世界太平的彻头彻尾的昏话。不过,对这句昏话,这篇文章暂时放过,只批评他和伪右搬用的种族主义素质论,种族主义的种族文化论,和他们用作指导思想的老毛的内因决定论。
   
   茅老和伪右拼命把造成中国的问题的责任推倒老百姓头上,把中国的问题推到几千年皇权奴化教育的头上,为左派权贵推卸罪责,是完全错误的。
   
   权贵和伪右把最反动的全世界摒弃的种族主义素质论、和种族主义的种族文化论,搬出来抵抗民主,说中国人、中国文化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受到批判还不断狡辩,只是说明权贵及伪右在理论上穷途末路而已。
   
   以东西德,南北韩,日本和东欧等不同地方的制度对比和差别为例,不是因为西德、南韩,日本国人素质高,东德、北韩、东欧国人素质低造成的,而是取决于由苏联占领还是由美国西方占领,与本地实际国情、文化和人的素质关系不是很大。
   
   西欧和日本文化不同,却都搞民主,两德两韩文化相同,制度却完全不同。还有东、西欧之间文化相似,但二战后制度差别巨大,西欧搞民主,东欧搞专制。而日本搞民主,但同属欧洲文化,远比日本文化更接近西欧文化的东欧,却搞专制。所有这些,都说明,这里的专制和民主问题,与传统文化、人的素质没有太大关系,而是取决于占领者不同,占领者的政治主张不同,他们决心推行的制度不同。
   
   权贵和伪右的种族主义的素质论和种族文化论,其哲学根据,是老毛在《矛盾论》等著作中提出来的内因决定论。
   
   老毛不学无术,不懂装懂,其内因决定论完全是不懂哲学的胡说。
   
   实际上,内因和外因,起决定作用还是不起决定作用,完全取决于实际情况,以及在什么意义上而言。原则上说,在抽象的意义上说,内因和外因,都可能对某个国家的历史进程起决定作用,或起非决定作用;但在特定意义上、在特定范围内,双方何者起决定作用,何者不起决定作用,往往又是一定的。
   
   如前所述,在二战以后欧洲和亚洲的特定条件下,东德,北韩,东欧搞专制,西德,南韩,日本后来搞民主,两者的差别,内因文化,素质之间的差异,往往不起决定作用,有时甚至作用不大;而外因由谁占领、受谁影响,是苏联,还是美国和西方,两者的差异,作用却很大,往往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比较决定作用还是非决定作用,只有特定意义特定范围内,在两者有可比性的时候,才有意义。
   
   当我们谈论某事物的内因和外因,比较内因和外因,确定何者起决定作用时,我们已经把它们放在可比范围内来讨论。
   
   比如研究鸡蛋和温度的关系,就内因方面来说,只有质量比较好的受精卵,才能变成鸡。未受精和质量太差的,都不能变成鸡。就外因方面说,过高温度和过低温度都不行,只有在一定范围内的合适温度,才能使鸡蛋变成鸡。
   
   因此,在质量较好的受精卵条件下说,外因有无合适温度起决定作用;在合适温度条件下,内因鸡蛋有无受精和质量是否合格起决定作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