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孙宝强
·红楼女囚(1)收容审查
·红楼女囚(2)看守所第一个早晨
·红楼女囚(3)秘密抓捕
·红楼女囚(四)第一次受审
·红楼女囚(五)摄像
·红楼女囚(六)回忆
·红楼女囚(七)黑三角
·红楼女囚(八)自残者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开会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来到悉尼的妇女庇护所。这是一幢坐南朝北,隐藏在红花绿树中的别墅。别墅对面是一片宽阔的草地,绿油油的小草惬意地躺在灿烂的阳光下,就像孩子躺在母亲温暖的怀抱。
   
    推开大门就是玄关。玄关朝里走,一个宽敞明亮的厨房呈现在眼前。烘烤箱,煤气灶,大理石桌子,靠背椅井然有序。最醒目的是三个大冰箱。冰箱里放满了晕菜素菜水果,琳琅满目姹紫嫣红
   
   “这些食物是谁买的?”我问朋友。


   
    “有的是慈善机构送的,有的是社会团体赠的。个人到超市买自己喜欢的食物,然后凭发票报销。”
   
   “个人买自己喜欢的食物?”我拉拉耳朵,怕自己听错。
   “是的,喜欢什么买什么,然后凭发票报销。”
   
   “我以为到了中国的特供基地。”
   
    “在澳洲,银行没有VIP,执政党没有特殊化,更别政府官员有提特供基地--除非执政党不想执政。”朋友笑着说。
   
   “那你们的一日三餐怎么解决?”
   
    “早餐是面包牛奶和鸡蛋。午餐和晚餐,每个人轮流做。今天我,明天你,后台她,谁都没有特权。”
   
   “谁搞卫生?”
   
   “轮流烹调,轮流清洁—权利和责任共享,公民和选民一体。”
   
   “就如澳洲的政体--是在野党还是执政党,由选票说了算。”
   
   “对!这就是民主社会和专制社会的区别。”她推开一扇门。
   
   一张崭新的席梦思床放在中央,衣柜镜子台灯风扇一应俱全,卧室里铺着地毯。
   
   “这间卧室住几个人?”
   
   “就我一个。”
   
   “一个?”我再一次拉拉耳朵,怕自己听错。
   
    “这里有五位妇女,一人一间住了五间。在澳洲,最讲究保护私人隐私。”朋友兴致勃勃地说:“我们去办公室。”
   
   “办公室?”我脑子一下子转不过弯来。
   
   “为妇女办公的房间就叫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一个年轻的女士用微笑接待我;另一个在电脑前操作的女士用微笑欢迎我。我告诉她们,我想了解一下庇护所的情况,顺便拍几张照片,以便在文章中介绍澳洲社会对弱势群体的关注。她们听完后很高兴但表示,一不要暴露庇护所的地址,二要保护个人的隐私。我说,这二点绝对没问题,拍完照我会让她们检查的。她们说,希望能看到我的文章发表。
   
    出了办公室,朋友告诉我,一个女士负责妇女的生活起居等琐事,一位女士负责她们的健康,医疗及后续问题。
   
   “什么是后续问题?”
   
    “庇护所暂时栖身几个月,接着为妇女安排居所—或帮助申请公屋,或帮助申请廉租房,或帮助商业性借房。无论我们租什么房子,政府都会帮助我们缴纳一部分房租。申请的廉租房装修一新,租金只占收入的1/4。用工作人员的话来说,政府绝不让一个妇女流落街”。”
   
   “住在这里的妇女基本上都不工作…...”
   
    “在澳洲,每一个人都有收入--失业的拿失业补贴,寻工的拿寻工津贴;读书的拿读书津贴,租房的拿租房津贴。这就保证了澳洲每一个人都能有尊严地活着,不依附于任何人而有尊严地活着。我虽然在澳洲没有住满10年,我虽然不算澳洲的退休人员,但年过65岁的我,依然能拿到政府养老的津贴。这些津贴,完全能保证我的生活依然有质量。低收入的人,还能享受药费的优惠。至于大病重病,那就是政府买单,免费治疗。咦!你摇什么头?”
   
    “我想起我以前的誓言—把世界上2/3的人,从水深火热中解放出来!我想起我以前的奋斗目标—打到万恶的资本主义。”
   
   “我们都是被欺骗的一代。”朋友感慨万千。
   
    前面是客厅。明亮的客厅里放着电视机,沙发,柔软的靠座椅。咖啡茶具高低错落地放在茶几上,我揉揉眼,仿佛置身于维多利亚时代的沙龙。
   
    一个妇女坐在沙发上看报,阳光从窗帘中钻进来,温柔地撒在她的身上。她一手拿报,一手端着热腾腾的咖啡。那份从容,那份安详,让我看呆了—我突然想到孙志刚。这个寒窗多年的农家孩子,这个家乡唯一的大学生,无缘无故被抓紧收容所,又无缘无故被打死在收容所。澳洲的庇护所和中国的收容所,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民主体制制造了天堂,一党专政制造了地狱。
   
    我站在后花园。晾衣服的架子在微风中转啊转,就像快乐的小鹿在歌唱。一棵参天大树华盖如亭,青翠的枝桠直指云霄。蓝天白云,鸟语花香,真是个世外桃源。
   
   “你住在庇护所,费用多少?”
   
   “连吃带住,一星期交140元。”
   
   “140元里还包括自己买食物的报销费?”
   
    “对!晚上还有值班员,专门保证我们的安全;这里提供不同语种的翻译,填表格,写申请,请翻译全部免费。”
   
   “那就是说,政府出钱请三个工作人员,为五个受到家暴的弱势妇女服务?”
   
   “YES !”
   
   “这是真正的‘为人民服务’,这是我梦幻中的共产主义。”
   
    “其实我还不是澳洲公民,只是拿绿卡的居住者而已,但是我已经享受到什么是平等。在中国时,前夫因出轨我提出离婚,接受了贿赂的法官,竟把女儿的监护权判给前夫。中国的法院是个墨墨黑的大染缸啊!”
   
   “岂止是法院,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已无一寸净土。”
   
    “在澳洲,无论健康人还是残疾者,无论富人还是穷人,无论总理还是清洁工,他们全平等的。政府是人民的真正的公仆,而不是代表人民,鱼肉人民,残害人民的太上皇。在澳洲,绝不会出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现状。”听到这,我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
   
    “我笑殃屎的cctv记者。她们大街小巷追着缠着绕着弯子变着法子地问行人:‘你幸福嘛?’就如婊子满大街小巷地问行人:‘我贞洁嘛?’
   
    “澳洲的CCTV从来不问老百姓幸福不幸福这个愚蠢的问题。每到澳洲国庆,推着轮椅的,抱在手上的,男的女的,老的幼的,倾巢出动观看焰火。他们手上高举澳洲国旗,身上披着澳洲国旗,脸上刻着澳洲国旗的图章,他们对澳洲的爱发之肺腑,他们对澳洲的爱触手可及,呼之欲出,溢之言表。这就是澳洲,一个伟大的民主国家!”
   
   “GOOD,DEMOCRATIC COUNTRY!”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此文于2014年02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