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章風波後的餘波]
孙宝强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章風波後的餘波

   邮差送来一封信。信是本家侄子寄来的,邀请陈老伯暨夫人参加结婚大典。去还是不去,老陈踌躇开了。去,当然要掏钱;不去,怕他爹在乡下修理我爹。我爹被修理就要影响我的安全系数。安全,安全,想到这打了个颤。去去去!以免错错错,造成莫莫莫。去不要紧,要紧的是如何把损失降到最小?丹凤眼是锦囊袋,只要眼一挤办法自然来。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老陈蹬上三节头皮鞋,套上花呢大衣和派力汀长裤,在头发还没定型前,整个人已定型为显山见水露峥嵘,果然麻子靠粉马靠鞍。老伴穿了套张爱玲式的绸夹袄,刨花水泯发,脑后挽个髻,痱子粉敷脸,和香烟牌子上的上海女人有得一拼。老陈笑眯眯地举起红包,红包如孕妇肚子鼓鼓囊囊。“这么多?”老伴惊讶地问。“讲究数量非质量。”老陈从红包里抽出一叠毛票。“新郎只看孕妇肚,哪管里面什么种--这叫混淆是非。”“一拆红包不就明白?”“所以我不在红包上写姓名--这叫瞒天过海。”“从哪学的这一套?”老伴很生气。“高尔基说,社会就是大学。多年运动下来,猴子也进化成周口店人了。”“我就学不会这一套。”“学海无涯苦作舟。”老陈摇着头,为老伴的不求上进而惋惜。夫妻俩出了吴淞路来到四川路,叮叮当当的17路电车,把他们送到了马当路。“老陈好!伯母好!”一进石库天井,亲戚们热情地迎上来。“好!大家同好!”老陈双手作揖频频回礼,又在众目睽睽下递上鼓鼓的红包。就在新郎向他施礼感谢时,丹凤眼突然凝固:一个白白胖胖的孩子,一摇一摆向他走来。高高的鼻梁标准的国字脸。除了鼻端下那一道蜒水,简直就是微型的他。孩子如企鹅摇摇摆摆,粉脸如花,荡漾着美美的笑;乳牙在阳光下,反射出瓷的光泽。近了,近到能闻到他的呼吸;近了,近到能嗅到他的乳香。一股热流从丹田冲出,老陈弯下腰,把孩子搂在滚烫的胸口。孩子在他怀里扭动,脸蹭着脸,毛发粘着毛发。他闭上眼,使劲嗅着孩子的汗香乳香,摩挲着小脑袋上柔软的胎毛。温软的身子继续扭动,他感受着丝绸般的鼻息,粉脸的嫩滑,他甚至幸福地感受着蜒水带来的冰冷。这一刻,他明白什么叫骨肉情。孩子小嘴一咧,猛地蹦出一个‘爸’。老陈的泪如打开闸门的洪水,一泻而下。周围静悄悄的,所有的人看着这一幕,感动着,感受着,感慨着,间或还有轻微的抽泣。‘咚咚’!一双脚带着旋风冲来,一双手带着怒气夺走孩子。老陈愣了,傻了,定格了。孩子从母亲肩上探出身子,咿呀呀地冲老陈嚷。老陈站起来,跟上去,跟上去。孩子进了屋,哭声中夹杂着一声声的‘爸’。声音袅袅上升,盘旋回荡。“孩子啊!”所有人叹息着,抹着伤感的泪花,老伴也叹息着,抹着伤感的泪花。老陈一个转身,走出天井。半小时过去,老陈没回来。一小时过去,老陈依然没回来。“他一定在躲在无人处反省。”“他可能去拿存折来弥补。”“他会不会出事?”“他会不会自杀?”所有人的眉,蹙成一个结。太阳下山了,橘红的光撒了一天井。老陈闯进橘红的光里,一双丹风眼愈发上扬。所有人欢呼起来,蹙起的眉,融化在欢呼声里。“没事吧?”新郎拉着他的手。“没事--我出去给孩子买点礼物。”“你怎么空着手?”新郎惊讶地问。老陈十指下垂,指上甚至没一根红头绳。“礼物在这!”老陈一拍口袋,众人松了一口气。孩子摇摇晃晃走来,一头扎进老陈怀里。老陈揽住孩子,嘴一点点向前向前,他的吻,终于落在企鹅腮上。所有的眼睛湿润了,所有的脸绽开了笑。老陈把手伸向口袋,又把手慢慢地伸到儿子面前:这是一根彩色的棒头糖,是最小号的棒头糖。儿子咧嘴笑了,乳牙在橘红色的光晕里更白了。老陈把棒头糖塞进白牙:“宝贝慢慢吃,我走了好多家商店买来的。”喜妹走来,抽出儿子嘴里的棒头糖摔地上,抱着儿子就走。孩子不哭,只把脸对着老陈,如向日葵对准太阳。许多人看着老陈:老陈你快追,追回自己的骨肉;老陈你快追,夺过自己的血脉。老陈走了一步,突然弯下身子。“啊!中风了。”“我打120。”“快扶起他。”就在众人朝老陈奔去,老陈却站起来,把棒头糖放在嘴边吹。“他在吹小喇叭?”“这是……急火攻心!”“别打120,打给精神病院。”众人七嘴八舌地嚷着。“咱们上医院。”新郎一把夺过棒头糖,老陈趋前一步劈手夺下。“要这干啥?”新郎尽量把语气放缓。“用钱买的,为啥不要?”老陈的语气更缓。“难道你要吃?”“当然不吃--我吹去上面的灰,棒头糖就可以烧菜。”“用棒头糖烧菜?”新郎笑了。“当然用棒头糖烧菜。”老陈也笑了。众人面面相觑:果然疯了。“棒头糖烧菜可是新闻。”新郎故作轻松:病人已经疯癫,不能再刺激他。“把棒头糖在菜里点一点,就不用放糖。一颗棒头糖,能省二两糖。这是综合利用,也是我的理财心得。”老陈很认真地说。口齿清晰,思维清晰,眼球,眼黑,眼白运转自如。老陈很正常,那谁不正常?众人又一次面面相觑。“你怎么就给儿子买一根棒头糖?”新郎还想测试对方的智力,因为精神病人也能伪装成正常人。“难道指望我买德芙巧克力?”老陈笑了。“就是买棒头糖也有害无益:一费钱,二蛀牙,三要养成吃零食的坏习惯……”老陈如数家珍侃侃而谈。“你应该……你应该给他喝白开水。”新郎终于有了忿忿。“你可是说对了。白开水不但含矿物质,还含有机物。白粥养脾,白水养人。我也是考虑良久,才买了棒头糖。既然他妈不让他吃,我就拿回家烧菜。”“老陈!”有人终于憋不住了。“难道你不要自己的孩子?”“谁说不要?”老陈一抬下巴。“那你怎么不把孩子要回来?”“他妈养他和我养他,有区别吗?”老陈反问。“这……”“我向敬爱的周总理学习—全中国的孩子都是我的孩子。”老陈朗朗笑着,雄浑的男中音余音绕梁,久久不散。
   
   

此文于2014年02月1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