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上海版高老头-------第九章 借腹生胎]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版高老头-------第九章 借腹生胎

老陈懒懒地躺在床上,迎来合营后第一个春节。自己的产业自己的孩子被充公,自己活着还有什么劲?孩子!孩子!他猛地从床上跳起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抗战时不想养亡国奴,内战时不想养流浪儿。等啊等,等到清平盛世,盛世里的喇叭震的他心惊肉跳,盛世里的标语看的他魂飞魄散。阳痿一痿就是几年。最近运动少了,阳痿好了。可过了播种气节,贫瘠的土地不长稻。

   老伴坐在凳子上纳鞋底,瘪瘪的肚子一览无遗。

   咋办?要不离婚?不!除了肚子不膨胀,放大镜也找不到妻子缺点。蹬她,我不成了陈世美?

   咋办?要不纳妾?不!妾能否怀上,这是问题一;妾是否潘金莲,问题二。若是,我不成了武大郎?

   咋办?要不领个子?不!一不是自己骨血,二不知贼种还是孽种。领子,我不成了买鞭炮让别人放的冤大头?

   滴答!滴答!座钟如泣如诉,心头如剜如剐。举目四壁孤独无后,孑然一人沧然泪下。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吃饭吧!”老伴放下针线掀开锅盖,一碗萝卜二碗米饭。如果再插一柱香,就是标准的祭祀。老陈的心抽搐着:以后谁来祭祀我?

   一只金黄色的荷包蛋闪亮登场。“不过年加啥菜?”老陈一横眼。

   “年初老家带来,已散黄了。”

   “这萝卜呢?”老陈用筷子敲着碗。老伴把萝卜端到灯下,半天看不出子午卯寅。她戴上老花镜,再一次端详萝卜的芳容。

   “上面飘的啥?”老陈只能指点迷津了。

   “葱花。”“葱花上呢?葱花上飘的是油花。”“我倒多了。”老伴很惭愧,自己的眼力绝不能和丈夫齐驾并驱。

   “吃完萝卜留着汤,明天烧菜倒进去。”老陈很严肃。

   “明天的油今天省了。”老伴一拍脑袋,有醍醐倒灌的清醒。用完餐,老伴又开始纳鞋底。吱拉拉!吱拉拉,声音单调而沉重。老陈烦闷地拉灭了灯。

   “你该看看宝贝了。”老伴柔声说。老陈从床上一跃而起,把布袋底朝天地倒在床上。房间顿时一亮,金灿灿的太阳,银灿灿的月亮同时登场--雕龙刻凤的手镯,足赤足金的元宝,镶玛瑙的翡翠,形态各异的玉镯。

   。

   老陈拿出放大镜,姆指在玉器上摩挲,牙齿在金器上轻叩,用嘴,感受金属的凉意,用鼻,触摸元宝的质地。此刻单调而沉重的‘吱拉拉’,竟成了天籁之音。

   “咚咚!”有人敲门。老陈拉下被子盖住宝贝,一个鱼跃扑在被上。

   “我是喜妹。大哥病了?”客人站在门口。老陈站起来招呼客人。“好久不见你男人了。”

   “他白天睡觉晚上赌,家里连一颗米都没了。”喜妹抹着眼泪。“上月把小儿子送人,这月不知道送谁?”

   “唉!”老伴叹了口气。“作孽啊!”

   “我知道你俩是好人,能不能借点……粮,以后一定归还。”喜妹的脸涨的通红,胸脯如风箱起伏的厉害。

   老陈的心一动:上翘的屁股,鼓囊囊的奶,这不是怀娃的二大要素吗?身体健壮,五官端正,这不是孕子的二大优点吗?她已经生了四个壮娃,难道不能为我生第五个壮娃?不离婚,不纳妾,不领子,照样有自己的亲骨肉。这可是‘众里寻她千百度,她在灯火阑珊处’。

   “救人一命是菩萨……”老伴点着头。

   “喜妹啊!老乡见老乡,二眼泪汪汪。我把米借给你。”

   “真的?”喜妹的眸子里跳出二朵火苗。

   “还能假?” “今天……能嘛?”喜妹迫切地看着老陈。眸子如湖,荡出层层涟漪。老陈的心,在涟漪中沉沉浮浮。

   老陈从床下拖出一麻袋米。米不但陈还夹了麸皮。喜妹千恩万谢地扛着走了。

   整整二星期,老陈按兵不动。欲擒故纵,欲速不达。断粮断到冒金星,才有我的成功之星。

   二星期后,老陈又送出一袋碎米。饵投了,钩垂了,接下来该收线。老陈做了一个月的姜太公,可鱼还是没上钩。

   下班时,老陈的自行车踩上乍浦路桥。一架板车正在上桥,推车人使出吃奶劲,车子还是上不去。

   老陈动了恻隐,伸出手臂推一把,车上了桥顶。推车人正要道谢,老陈兴奋地嚷着:“喜妹!喜妹!”喜妹羞涩地掏出二枚铜板,老陈一挥手,潇洒地走了。

   三天后,老陈拎着猪下水出发。下水出锅时,犹如三峡大坝剪彩那样壮观。热气腾腾的猪下手,眨眼就被孩子们吞下肚。然后捂着肚子进入幸福的共产主义梦乡。

   老陈搂住喜妹,喜妹问:“你喜欢我什么?”“喜欢你漂亮。”“我要听真话。”“喜欢你是老乡。”“我要听真话。”“喜欢你养的孩子个个壮实。你给我生儿,给这数;给我生女,给这数。”“要是生不出呢?”“这……”

   “生不出,绝不拿你一分钱。”喜妹态度坚决。“盗有道,借腹生子也有道。”

   “你不识字,说话却像文化人。”老陈感慨着。

   “没文化是文盲,没有仁义礼智信是人渣。”

   “只道你能生孩子,想不到还懂这些。”老陈感动地把脸贴上去。

   

    老陈哼着小调修车子。 昨天喜妹呕吐,说明精子已成胚胎。一想到儿子躺在她温暖的子宫里,他真想对全世界的人欢呼。

   “陈老伯修车啊!”扫街的七寡妇打着招呼。

   “唔!”老陈爱理不理。马上要做父亲,更要和四类分子划清界限。

   “你的脸怎么这么黄?”小脚女关切地问。

   “早死早解脱。”七寡妇惨笑着。

   “听说你儿子的分数,虹口区第一。”

   “他现在在里弄加工厂糊纸盒。”

   “不上大学?”“谁让他有我这个妈?”七寡妇一脸恹恹恹。

   “七寡妇,马上到居委会领石灰水,从吴淞路粉刷到到天潼路。上级要检查卫生。”薛书记风风火火地走来。

   “我马上去。”七寡妇垂下眼帘。

   “七寡妇,你儿子的李龙的思想汇报没有交。”

   “管天管地还管她儿子?”小脚女一撇嘴。

   “我是纸盒厂的支部书记,我不管让你管?”薛书记冷笑着。

   “我知道了,我去领石灰水。”七寡妇漠然地说着漠然地走了。风撩起外衣,露出她瘦骨嶙嶙的架子。她寂寞地走着,如寂寞的幽灵,走进弄堂的深处。

   “薛书记!”一个干瘪老太柱着拐杖走来。“我想请你开个证明。”

   “什么证明?”“我想投奔北京的女儿,猴三坐牢我没人照顾。”“北京正准备国庆大典,你这个反属去干嘛?”

   “老娘投奔女儿天经地义。”小脚女气愤地说。“杀人她没胆,放火她没力。”

   “谁敢放松阶级斗争这根弦?”“我为她打包票,她出事你抓我。”“你算老几?”薛书记厉声道。

   “我不算老几,但首都也讲孝心讲良心。”

   “反了你这个小脚女,现在还在谈封资修的孝心忠心。你想死,我成全你。”

   “妈!”凤丫头蹿出来,拽着母亲朝家里拉。

   “有理走遍天下。”小脚女嚷着。

   “理攥在党的手里,你一定会尝到专政的滋味。”薛书记冷笑着。“马上开居民大会,老陈你检讨。”

   “检讨……什么?”老陈皱着眉。

   “听到反动言论不反击,说轻是思想麻木,说重是同流合污。说,刚才还听到什么?”

   “薛书记……我建议马上出一期黑板报,标题是‘反击阶级敌人的进攻’。”

   “等候处理,以观后效。”薛书记威风凛凛地走了。老陈扔下车,直扑黑板报。

   

   夕阳西下华灯初上。老陈踩着车子,从海宁路来到了大兴街。满大街‘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周年’的横幅。有亮晶晶的灯,没亮晶晶的眼;有飘扬的旗,没飘扬的脸。城市如一条巨蟒,斑斓的花纹,渗透出血腥味;蠕动的身躯,滚动着杀戮气。

   上海,一半是火一半是水;一半繁荣一半苍痍。她像个阳阴人,阳的让人亢奋,阴的让人发涑。

   “哒哒!哒哒!”老陈轻叩门扉,其节奏,完全是红色谍报员的指法。

   “我以为你不来了呢!”喜妹把他拽进门,接着关窗拉帘。

   “开完批判会我就赶来。”“又批判谁?”“有固定的老运动员,有滋生的新运动员,有冒头的候补运动员,还有正在孕育的运动员。”“肚里的胚胎,是什么类型的运动员?”喜妹笑着说。

   “运动员是韭菜,割一茬长一茬,一年四季割不完。”“他割他的,咱过咱的。老娘三代贫农又嫁个穷鬼,怕谁?”

   “你不怕,可我怕。”老陈摇着头。

   “我是刘胡兰,撬开嘴巴打碎牙也不露一字。”喜妹坚定地说。

   “我就喜欢你这性格。”老陈一拍粉肩以资鼓励。

   “孩子出生后我大哭大闹:毛主席啊,俺光荣妈妈说做了,但养不活孩子啊……”

   “剧情发展到这我隆重登场:周总理没娃,全国娃就是他的娃。我没娃,你娃就是我娃,你的娃,我的娃,全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最后还加一句,你的娃,我的娃,全都是资本主义的掘墓人。”

   “好!很有表演天赋。”喜妹笑弯了腰。

   “喜妹!货好了吗?”院里有人叫唤。老陈赶紧闪在门后。

   “好了!”喜妹抱着网兜走出去。“一共100只。”

   “一只三分,100只三元,扣掉居委会的管理费,给二元五角。”

   “凭什么要扣这么多?五角等于17只网兜,我一个孕妇钩17只网兜容易嘛?”

   “别人交管理费,屁也不放。要不是你穷的丁当响,早归四类分子组了。”

    “组织让老我做光荣妈妈,难道不管孩子的肚子?只管养,不管活,世上哪有这样的理?”

   “姑奶奶,你别说,我害怕,你别说,我哆嗦。管理费你找领导去。”

   “穷人翻身做主人,怕什么怕!”喜妹‘乒’地关上门。“老陈出来。”

   “你找死啊!”老陈躲在门后,吓的挪不动脚。

   “好死不如赖活。”“姑奶奶牢骚太多,怕我儿子长反骨。”

   “你整天怕怕怕,也没见你过上好日子。没房子,没产业,没后代。”

   老陈解开口袋。“炒面粉早上吃一碗,炒黄豆晚上吃一把。我去居委会报道。”

   “今天挖炸弹,明天揪敌人,后天冒特务,有完没完?”

   “祸从口出,莫谈国事。”老陈很严肃。

   “妇道人家怕啥?”“七寡妇也是妇道,照样是监管对象。她儿子考全区第一却不能上大学。要做父亲的我,绝不步七寡妇后尘。”

   “你是出名的缩头乌龟。”

   “乌龟又安全又长寿。”老陈戴上口罩闪出门,耗子般朝黑暗中窜去。

   老陈在忐忑中等了9个月,终于等来大胖儿子。他抱着儿子又亲又摸。“喜妹!我在汤里放了催奶药,蹄膀汤只能给产妇喝;金木鱼很短,只能给婴儿戴;衣服很小,只能给婴儿穿。”

   “你这只铁公鸡。”喜妹有些生气。

   “一个星期后再见,暗号照旧。”老陈带着初为人父的自豪,一步三回头地走了。一星期后他又来了。“这是婴儿奶糕,大孩子吃就拉稀;这是小铃铛,大孩子玩就……”“这是小铃铛,大孩子玩就犯傻。”喜妹不但模仿,还把他的后缀语说出来。“这个孩子,是你投资的另一个酱油厂。”喜妹冷冷地说。“赶紧带酱油厂上医院。”

   “为什么?”“他老是找不到奶头。”“他找不到,你帮他找嘛。”“哪有猪娃拱不到奶头的?再说他老流蜒水。”

   “我看见你,不也流蜒水吗?这叫子承父志。”老陈笑了。

   “他和那几个娃不一样。”“废话!我和你老公能一样嘛。”“你看他的眼。”“这是一双有特色的丹凤眼。”“眼眶是丹凤眼的框,眼球不是丹凤眼的球。”老陈把放大镜凑上去。妈啊!这眸子不但白多黑少,半天也不转一下。借着放大镜的余光,一条细长的涎水滴答滴答,擦不干抹不净,绝对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复制能力。

   老陈扔了放大镜抱着儿子朝医院冲。诊断出来是脑瘫。“我的儿子是脑瘫?我的儿子是脑瘫?”老陈被这个消息击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