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上海版高老头 第八章:他戴上了大红花]
孙宝强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版高老头 第八章:他戴上了大红花

   锣鼓家伙又一次敲响,这次不是搞运动而是献上一束橄榄枝。翠绿的枝叶在春风里搔首弄姿,把众人的心都搅乱了。

   “公私合营?这不是抢我们家业吗?”李哥脸都白了。

   “名为合营实为霸占,绝不拱手相让。”

   “听说合营讲究自觉自愿。我们一是按兵不动,静观其变;二是未雨绸缪,冻结资金;三是安抚为上,给工人涨工资,我们也拿工资。”老陈扳着手指。

   “厂是我们的,我们要什么工资?”

   “不合营,涨工资的卖命地干;若合营,高工资是我们的退路。毛主席和国民党谈判时都有二手准备,难道我们坐以待毙?”老陈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桌面。二人商量了一夜,黎明时分金点子出笼。

   老陈一进厂就倒吸一口凉气。“坚决拥护党的公私合营政策。”的标语高挂墙上。昨天说‘自觉自愿’,今天是‘既成事实’,这不是典型的先斩后奏吗?

   “老陈,我正式通知你,我是区工商局进驻酱油厂的代表,专管公私合营事宜。”李弟笑吟吟地站在标语下。

   老陈的天塌了,地裂了。他踉踉跄跄地走,一头撞在柱子上,脑袋凸出个大瘤子。他转个身继续走,一脚踩翻盐酸甏,盐酸溅到他身上。他转个身继续走,一脚踩进化粪池,裤脚沾满臭尿屎。他转个身继续走,,只到一桶凉水劈头浇下,这才停止爱丽丝漫游世界的脚步。

   “李代表找你。”傻大姐大喝一声。老陈裤脚粘着一团屎走进办公室,又粘着一团屎走出办公室。他如醉汉失去思维;他如夜游者失去意识。他痴笑着,脚踩棉花轻飘飘;他傻笑着,哼着不知名小调。

   既然老陈已经成了疯疯癫癫的华子良,那就找不疯不癫的李哥。

   李弟怎么和李哥谈的,扣去天知地知就二人知道。公开的信息是李哥出门时头发高耸,绝对是‘怒发冲冠’的造型。

   宋阿姨被叫进办公室清扫碎瓷。她不知如何称呼办公室的主人--解放前叫李混子,解放时叫李主席,解放后叫李书记,现在叫李代表。

   “李……”宋阿姨还在斟酌称呼,就见李同志镀开了。脚步不急不重不缓不轻,二只手却攥成一对铁拳。宋阿姨心里发毛,她用闪电般的速度清除碎瓷,又以闪电般的速度逃出办公室。

   下班后李哥去看老陈。“咋了?”“没咋!”“我以为你成了华子良。”“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老陈无力地垂下头。

   “我现在才明白,自觉自愿是挂羊头头卖狗肉。你的三项基本原则不顶屁用。”

   “杀人不过头点地。顶住!坚决顶住!”老陈攥起拳。

   “当然要顶。我来硬的,你不能来稀的。”

   “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咱俩是割颈之交。你喜欢京剧,知道红脸和黑脸。”

   “唱双簧?”“可进可退游刃有余。”“那我就把黑脸唱到底。”李哥一拍胸。

   “难为你了,兄弟。”老陈紧紧握住李哥的手。一时间,二人热泪盈眶。

   

   一星期过去,合营之事呈胶着状态。二星期过去,依然呈胶着状态。这其间,李弟找老陈谈话,老陈是‘徐庶进曹营’。实在要发,就发一个感叹号:呵呵!逼的急了,就发二个或者三个感叹号:呵呵!!!

   第三个星期,老陈和李哥拟了几张稿纸。宏观上谈对政策的拥戴,微观上谈创业的艰难。千言万语一句话:一切听党的,但‘合营’不苟同。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也有六情七欲。”老陈很有把握。

   “一笔写不出二个‘李’,我不信他这么绝情。”李哥胸有成竹。

   “不行就把家乡游说团请来,当初你不收留,他已冻毙街头。”“这只是一层:当初他母亲重病时,我不解囊他就孤儿。”“二代人的恩情啊!”老陈感慨着。

   “真不行,我和他拼了。”“不要说‘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丧气话,今晚我润稿。”

   “你的文笔我领教,私塾先生都翘起大拇指……”“语不惊人死不休。干!”二人端起酒一饮而尽。

   思想汇报送上去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又过了二天,依然西线无战事。第三天,来了几个公安,说要调查厂里的斗争动向:酸碱中和的缸怎么一分为二而不是合二而一?

   “一分为二很正常,金属都有疲劳时,旧缸早该寿终正寝。”

   “寿终正寝?怎么不早不晚,在历史的紧急关头寿终正寝?”

   “啥叫历史的紧急关头?”

   “公私合营难道不是历史的紧要关头?”公安蹙着眉。

   “那么………谁会破坏一个破缸?”“根据群众反映,破坏者是李哥。”“开啥国际玩笑?李哥是酱油厂堂主,破坏自己设备,这不是自己烧自己的钱?”“缸是个道具,向党示威的道具。”大盖帽很严峻。于是谈笑风生者一窝蜂散了。第四天,呼啸的警车带走李哥。所有人都知道他冤,但所有人都保持沉默。

   警车走后,老陈去了办公室。李弟漫不经心地谈‘合营’,才开个头,就得到老陈热烈的呼应。不但呼应,还一拍即合。默契中的同声相求,配合中的心照不宣,让‘英雄所见略同’中还多了份荣辱与共,肝胆相照的元素。

   李弟笑了。合营这么棘手的事,咋就推枯拉朽势如破竹?长征才走一步,咋已坐到陕北炕头;黄山只爬一步,咋已到迎客松顶峰?弱水三千,半瓢下去已干涸;沧海桑田,只在合掌须臾中。什么雄关迈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什么‘大学之道在至善,中庸之理守其诚’?什么‘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只要枪一响,陪绑的全趴下。老毛啊老毛,枪杆子里面出真理。哈哈!

   “您……笑什么?”老陈结结巴巴地地问。

   “我就笑你。”李弟把腿架到桌子上。

   “您笑您笑……我回去准备。”老陈诺诺后退,却被门槛绊了四脚朝天。在响亮的笑声中,他落荒而逃。

   “你同意合营?”老伴一进门就问。

   “我不同意,李哥第二。”

   “共产党的话屁都不如。早知这样去台湾,生群娃,买幢房。”老伴嚷着。

   “我们应该庆祝--庆祝没成为空降兵。”

   “美国鬼子又打上门?”“不合营者就跳楼,成为没降落伞的空降兵。”“妈啊!”老伴尖叫一声。

   在一宵未眠中,公营事从理论转向实践。老陈写下固定设备,从机器设备到男女厕所;又附上流动设备,大缸二只扁担一付。写完后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太阳升起时,生物钟敲响。眼角带屎的他,推出自行车朝厂里奔。

   当他把动产和不动产清单交给李代表时,不但丹凤眼在痉挛,眼屎也在颤抖。

   “很好!”李弟一颔首。“但是……”

   “没有但是,一切全在上面。”老陈回答的很生硬。

   “除了家产,还要他的罪行。”

   “我不觉他有罪。”老陈气呼呼地说。

   “你是说政府滥抓无辜?”“那你……定罪。”“我定罪易如反掌。我要的是你……”李弟一整风纪扣,老陈的喉头,如七上八下的电梯。

   

   下班了,老陈费劲地蹭着老坦克。风腥腥的,让人欲吐不吐;灯扎扎的,让人欲睡不睡。奶子高耸让人怒火中烧,喇叭狂叫让人肝胆欲碎。前面是食品店,刹车下意识一捏,老陈下意识地买了一包糖。

   糖果挂上龙头,车子愈发沉重,仿佛挂着一家男女老少的性命。车胎吱阿吱,链条嘎阿嘎。不是清明非冬至,怎么就鬼影魅魅阴气重?老陈忐忑着,人愈发虚了。

   石库门静静站在黑暗中,二扇带环的大门紧闭。门环又大又圆,如二个大大的问号。老陈敲开门,迎接他的是一对红肿的眸子,后面还有一排恐惧的眸子。

   李嫂弯膝下跪,孩子们齐刷刷下跪—这是母鸡和鸡崽在寻求公鸡的保护。

   “使不得!使不得!”老陈嚷着。

   “请大伯救救孩子爹。”李嫂磕头如捣。“请大伯救救孩子爹。”孩子们也磕头如捣。

   “快起来!”

   “您不答应,我们就一直跪下去。”李嫂嚎啕着。“您不答应,我们一直跪下去。”孩子们也嚎啕着。

   “我答应!”老陈硬着头皮说。

   “欧!伯伯答应了!”孩子们欢呼着。有的扯他腿,有的抱他腰,最小的小不点因够不着而哭了。老陈蹲下身子伸出手,小不点杀入重围,扑进他的怀抱。

   “大伯!拉勾上吊,100年不变。”小不点弯着食指,老陈的心愈发沉重。他剥开糖纸,把糖一块块地塞进孩子嘴里。

    “大伯,这事拜托您了。”李嫂通红的眼,死死凝视着他。老陈急忙朝门外冲,小不点扑上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一个带着奶香的吻,在心头荡开,他骑着自行车,疯一样地朝前冲。

   孩子,我救不了你爹。我是落井投石前的问候,我是助纣为虐前的安抚。我不是你爹的友,我是出卖盟友的贼。糖果是毒药,拉钩是圈套。

   “拿酒来!”一进门他就吼着。

   “啥喜事?”“丧事就不能喝?”“喝!喝醉不痛苦。”老伴把酒递过去。“居委会传达,猴三收听敌台判7年。”

   “当初他揭发王老师听电台,他怎么也听?”

   “上次是假,这次是真。害人之人必有报应,报应!”

   “今天屁话咋这么多?”老陈打开所有灯开始写揭发信。写了半天写不出一个字,他打开缝纫机上的灯,打开楼梯口的灯,最后还拧亮了手电筒--他要借助光的力量,和内心的邪恶抗衡。

   “敬爱的李代表……”刚写到这,一股香味从脸上传来。这是小不点留下的的吻,香喷喷,热呼呼,带着特有的奶香。孩子啊,你没学会奔跑却学会下跪,没学会思维却学会叩求。乳牙未全,已知悲苦;眸子清澈,却含恐惧。牛犊初生,呜咽嚎啕,花蕊未放,寒侵霜打。大伯亵渎了你的吻,大伯背叛了那个钩,想到这,老陈伤感地捂住脸。

   “灯全部开了,咋还不写?”老伴惊讶地问。

   老陈站起来洗脸,洗完后吻香没了,但小不点的身影闯进来。他又站起来,转动蒲扇作360度的旋转。扇去乌黑的瞳仁,扇去小小的拉钩,扇去恻隐,扇去儿女情长。

   “你又洗又扇,搞啥玩意?”老伴问。

   “要是……我被抓进大牢,你咋办?”老陈试探地问。

   “那我和抓你的人拼了。”老伴暗淡的眼里跳出二朵火焰。对啊!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不镣铐加身就是我的镣铐加身,他不下地狱就是我下地狱……换位思考一出现,立马有柳暗花明之效。思路当即敏捷,文笔立刻流畅,论证论点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复流到海不回头。

   一宵愤笔疾书,双眼赤红嘴角起泡。昨天挑灯夜战,为了交出产业;今天挑灯夜战,为了交出割颈友。昨天是肉体折磨,今天是灵魂凌迟。盟誓虽在,莫!莫!莫!反戈一击,错!错!错!

   

   半月后,他成了公私合营的模范。戴着大红花的玉照不但上了宣传栏,还领到一张烫金奖状。

   李哥被流放了。流放点是戈壁还是沙漠,是苏武牧羊还是屈原投江,都和他没关系了。下班后,他宁可绕一个大圈也不经过李哥居住的老北站。白天,他是光荣榜上的宠儿,晚上,他是被告席上的罪犯。

   

   鹅毛大雪从云层飘下,飘的优雅悠闲。大街小巷张灯结彩,过年了!

   一个女人跪在路边:“大爷大妈,我儿子快死了,大爷大娘,救救他吧。”声音如断弦的马头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