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上海人》之三:杨牛皮]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在澳洲大选日做义工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我參加了《声援14700万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游行
·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人》之三:杨牛皮

杨牛皮扶着墙,一点点挪到窗前。医院下有条一望无际的缎带,缎带上爬着一只只甲壳虫,甲壳虫的独角闪着萤萤的光。无数的萤光,把缎带染成一条彩带。彩带絢丽,像他追逐过的女人;彩带絢丽,像他一生追逐的梦。
   
    杨牛皮啊杨牛皮,江湖上人都叫我杨牛皮。难道我真是‘败絮其中’的杨牛皮?想当初我也是条汉子。小学时,航模得大奖;中学时,围棋得大奖;高中时,奥数得大奖。要不是我的准考证被偷,我就是北大的学子。杨牛皮?嘿!仰天大笑出门去,小杨岂是蓬蒿人!
   
    “小杨!”一声娇语,一具滚烫的躯体从后面扑上来。嶙峋凹凸的骨骼,被肉裹的生疼生疼。他使劲挣脱了‘阿尔巴尼亚’式的兄弟拥抱,默默地爬到床上。

   
    “小杨!”一束鲜花高高举起,一个鲜花般的脸藏在花丛中,分不清哪是鲜花哪是脸。小杨的下身,条件反射地一动,一耸。身体有了反应,心却微澜不起,死水一谭。哦!我还有本能,我依然是本能的动物。在盛世盛况中,本能愈发敏锐,思维却愈发木纳。
   
   “我们走吧!”笑靥凑近他,一头青丝拂着他的脸。
   
   “我今天不舒服。”
   
   “我们打车去。我和民政局说好了,一切过程简单化。”小娇嗲嗲地说。
   
   “我不想去。”小杨一拉被单,把自己从头到脚遮起来。
   
    “我可以搀你,可以扶你,可以背你啊!“小娇把头伸进被单里。“你只要坚持60分钟,我们就可以领到神圣的结婚证。”
   
    “咚”一声。小娇钻出被单,一壮女如擎天柱插在床前。小娇夺路而逃,惊慌中落下一只鞋。壮女追着,骂着,诅咒着,最后扬起手臂,把鞋扔过去。鞋子击中小娇的背,围观者发出一阵阵喝彩。壮女伸春二指,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围观者又发出一阵阵喝彩。在喝彩声中,壮女笑吟吟回了病房。
   
   小杨依然把身子藏在被单中。
   
   “小杨,我们走吧!”壮女也模仿小娇,把头钻进被单里。
   
   “我今天不舒服。”
   
   “我们打车去。我和民政局说好了,一切过程简单化。”壮女恳切地说。
   
   “我不想去。”他翻了个身。
   
   “我可以搀你,可以扶你,可以背你。你只要坚持30分钟,我们就可以领到大红的复婚证。”
   
   “我不去!”他嚷着,扯过被单蒙住头。
   
   “小杨,你纵然不爱我,但儿子是你唯一的骨肉,唯一的亲人。难道你眼睁睁看着财产落进婊子手里?“
   
   “我是个快要死的人--你不要逼我,你们不要逼我。”小杨掀起被单嚷着。
   
   “又怎么了?”一个女人推着轮椅进来。
   
   “杨姐!要我宽恕他的前提,就是一张复婚证。”
   
   “我不需要你的宽恕。”小杨冷笑着。
   
   “难道你也不需要儿子的宽恕?你离家多年风流在外,是我一手把儿子拉扯大……”
   
   “我侄怎不来探望他爹?”杨姐皱着眉问。
   
   “儿子说,没有复婚证,就没有名正言顺的父子关系。”
   
    “今天先不说这,今天是世博会的开幕日。我带他浦东大道上观焰火。”杨姐扶着小杨下了床。一套西装上身,一根猩红猩红的领带,把小杨黄匝匝的脸,映得桃花别样红。
   
   滨江大道上已是人山人海。警察三步一岗,武警五步一哨,更有三三二二的红袖章穿插其中,。马路旁,停满了警车,摩托车,城管车,甚至还有消防车。看这阵势,不像世博会开幕大典,倒像屠城前的戒严--所不同的,只是增加了成千上万个活道具而已。
   
   晚霞染红了云彩,绮丽中透出暴戾味;人群中爆发出欢笑,喧哗中掺杂杀戮气。江风阵阵,吹不散狂热潮;绿荫层层,驱不散赤热风。
   
   宝马车在警戒线外停下,杨姐搬出轮椅,把弟弟推进红海洋中。
   
   人群如钱塘江水,从遥远的地平线上涌来。波澜壮阔,声势浩大。肥男挺着肚子,空虚的脸上一派欲望;靓女擦着脂粉,空洞的眼神二派迷惘。他们说着,笑着,踮脚,翘首,活像被放大的皮影戏人。
   
   “还有十分钟放焰火。”杨姐看着手表。“据介绍,上海世博会焰火晚会总燃放量将达10万余发,超过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8万余发,这场盛况空前的焰火盛宴,将营造如诗如画的‘春江花月夜’氛围。”
   
   “10万余发?这要砸下多少银子?”小杨扬起眉。“举办世博,非中国一家。弹丸之韩国,斗牛士故乡都举办过。二战战败国小日本举办五次,也没见他们举国狂欢,举国烧钱啊!”
   
   “中国老百姓需要娱乐嘛!”杨姐一扬下巴。
   
   “是老百姓需要娱乐,还是让宣传部打了鸡血针?一个看病看不起,买房买不起,上学上不起的民族,有啥可喜可贺?一个罂粟花下的太子党派对,却成为15亿人的狂欢节。”
   
   “你只管欣赏免费的焰火,莫辜负了良辰美景!”杨姐摩挲着他头发。“密探倾巢而出,线人伺机而动,你不怕姐怕!”
   
   “你怕啥?宣传部掌握着人民的脉搏,窒息着人民的呼吸。”小杨冷笑着。
   
   ‘咚!’随着第一束焰火腾空而起,四周一片欢呼。
   
   “耗巨资办奥运,耗巨资办世博,只为买一张证明啊!”小杨仰天长啸,啸声凄楚凄厉。许多人把头转向他,杨姐忙把轮椅转个方向。
   
   又一束焰火腾空而起。因为更亮,更大,更靡丽,所以欢呼声更热烈。
   
   “可怜的中国人啊!可耻的中国人啊!灾难深重的中国人啊!罪孽深重的中国人啊!你们的记忆呢?你们的良知呢?”一声声撕心裂肺,穿云裂帛地吼叫,让欢呼的人群有了冷却--他们齐刷刷把眸子转向他。
   
   “莫谈国事。”老姐把他的脑袋朝天上扳。“看!焰火多美丽!”
   
   “哦!五彩缤纷的焰火!”他犟着脖子歪着头,像一头受伤的天鹅。“红的像鲜血,白的像脑浆;绿的像坦克车;黑的像人心……
   
   “啪!”一记热辣辣的耳光上来。
   
   “打得好!打得好”小杨微笑着,像个真正的绅士。
   
   “你疯人呓语,我失手失态。”杨姐抱歉地绞着手。
   
   “我曾经疯人呓语,但没人说我疯人呓语。现在我说出真话,你却说我疯人呓语。到底是我疯人呓语,还是这个社会疯人呓语?中国,中国,一个前所未有的,开天辟地的疯人院。”
   
   “胡扯!中国盛世盛况,举世瞩目。”
   
   “瞩目,绝对是世界瞩目--主办权是骗来的,歌词是剽窃的,吉祥物是抄袭的,建筑物是模仿的。”
   
   “你骨头有病,难道脑子也有病?”杨姐使劲摁着他脑袋。
   
   “不是我一个人生病,而是15亿人全生病。他们得的是‘斯德哥尔摩症’;得的是恐惧症;得的是侏儒症;得的是软骨症;得的是太监症。屠夫用欢呼来掩饰惊恐,屠夫用焰火来掩盖杀人,而15亿病人就跟着欢呼,跟着喝彩,跟着鼓掌,跟着跳舞……”
   
   “我让你说说说!”杨姐掏出手绢,恶狠狠塞进他嘴里。小杨眼珠暴突,呼吸急促,昏死过去。
   
    二,
   小杨躺在床上,全身插满了管子。“叫全市最好的专家来会诊。”杨姐捏起拳头。
   
   “用进口药!用进口针!不惜任何代价,坚决抢救他。”
   
   “院长已经通知我了。”医生谦卑地点着头。“您是……”
   
   “我是他姐,也是他半个母亲--长姐如母!”杨姐嚷着。
   
   “您弟弟虽是晚期骨癌,但我们一定尽最大最大的努力。”
   
   “我要看到结果而不是承诺。“杨姐不耐烦了。
   
   “证!我的准考证……”小杨闭着眼,枯槁的手臂在空中扑腾。
   
   “弟弟!弟弟!“杨姐扑过去。“你的准考证……找到了。”她拽住弟弟的手臂。
   
   “是吗……是嘛?”他喃喃着。
   
   “是的!是的!“杨姐的泪,滴在弟弟龟裂的嘴唇上。
   
   “姐……姐!“弟弟的手捏住她的手,指甲深深嵌到她肉里。
   
   “姐在这。别怕!别怕!”她用另一只手拍着弟弟后背,拍的很温柔很温柔。
   
   “姐啊……”他透了一口气,口气绵长,悠然不绝。
   
   “你已经交卷子了。你是第一个交卷子的。你的高考完美地结束了。”
   
   “是嘛……是嘛……是啊!”他满意地咂着嘴,像得到糖果的孩子。他又咕哝着,‘喃喃着,带着笑容沉沉睡去。她悄悄抹去眼角的泪花。
   
   她站起来,给弟弟掖了掖被角,拎起床边的西服。‘哒’!一张硬卡落地上,是弟弟的驾驶员执照。照片上的他浓眉高扬,英气逼人。
   
   1992年8月,上海第一批驾驶员培训班在闵行区旗忠村开幕。当弟弟接到通知时,抱着姐姐转了二圈。攥拳挺胸的他,要用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养活读书的姐姐。
   
   培训结束那天,她在家烧了一桌子菜。菜都凉了弟弟还没有回来。她赶到培训基地,诺大的宿舍空空荡荡,所有的学员拿着驾证走了,只有弟弟一个人蜷缩在被窝。
   
   她去找培训部主任。主任倒也快人快语:“只要你弟对我跪下,派司完璧归赵。”
   
   “为什么?”
   
   “他抗议大路考当中的受贿,他抗议小路考当中的索贿。难道他不知道受贿索贿是中国特色?”
   
   “我也……抗议。”
   
   “抗议随你,但派司握在我手里。”主任悠然地点上烟。
   
   “我能否代替弟弟……下跪。”她闭上眼,睫毛如受惊的蜻蜓翅膀,颤颤栗栗。
   
   “不!我只要他跪。”主任把一口烟喷到她脸上。门被撞开,弟弟铁着脸进来。他一句话也不说,直挺挺跪到主任脚下。这时,她看见弟弟眼角的泪花。
   
   “18年了,我已经忘记了这个耻辱,但弟弟没有忘。他贴身带着驾证,虽然早已不开出租车。”她的手指抚摩着照片,抚摩着弟弟黑白分明的眼睛。
   
   “姐……姐!”弟弟嚷着,手臂在空中挥舞。
   
   “弟弟!姐在这!”她攥住弟弟插满吊针的手,于是他又睡着了。要是弟弟一直这么酣睡,那有多好。只有在酣睡时,他才是她弟弟,他才是属于她的弟弟。他一醒来,依然是她的冤家,依然是为他买单的冤大头。
   
   她看着弟弟,眼也不眨地看。一层层的汗,涌上他额头。她掏出花手绢,轻轻地擦,细细地擦,慢慢地擦。弟弟从小就是蒸笼头,脑袋永远热气腾腾,如永不枯竭的温泉。她为弟弟擦汗,从小学一直擦到大学。擦汗时,她带着虔诚,带着母爱,甚至还带着朝拜者的神圣。
   
   有一天,她照例为弟弟擦汗。但他急剧地扭过脸。这一瞬,她看到他眸子里的鄙视。虽惊鸿一瞥,却一剑封喉!
   
   从此,弟弟堕落了。他声色犬马而桀骜不训,他风流无耻而愤世嫉俗。他叼着烟抖着腿,怀里搂着下一代。他是中国的唐璜,是闻名遐迩的杨牛皮。她不敢诘问他,不敢责问他,在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她看见自己的肮脏。
   
   “他一定知道我……干的事。”想到这,花手绢不动了。
   
   电话响了!是远在澳洲的女儿打来的。女儿没遗传她的基因,不喜欢读书,不喜欢从政,不喜欢控制人的思想。女儿唯一爱好就是消费,极度的消费。既不能走留学定居之路,她就为女儿办了投资移民。顺便也把男人送走,断了他的问花寻柳,自己则做个干干净净的裸官。
   
   弟弟曾乜着眼问:“你天天抵制西方思潮,咋把丈夫和女儿送到反华大本营?”素有莲华舌之称的她,竟失去了莲花舌的功能。
   
   “你和袁木一个德行。袁木天天骂美国,却把女儿送到美国。你们这批人,吃的是米还是屎?”
   
   “你……放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