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苏明张健评论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自贬身份、自找羞辱的文在寅
·习近平既无法复苏经济,更无法防范金融风险
·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只有死路可走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台湾旅行法》让习政权更加孤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有人说老百姓怕官,本人倒不以为然。两千多年的皇权专制,二十多次的改朝换代,不都是老百姓们揭竿而起推翻现政权,另立新国号吗?史学家们计算过,从公元前五百年至今的这两千五百多年里,中国社会的平静,或者说是稳定的时间段从来没有超过十七年的。局部地区的官逼民反,周边民族的进犯,统治阶层争权夺利引发的逼宫、兵变,甚至是内战。

   

   乾隆六十年统治,被公认是盛世六十年.但在这六十年里,他曾三次发兵攻打朝鲜,一次打新疆,还和缅甸发生了战争。在他统治的后期,各地的灾荒和民间的造反是频频不断,朝廷的国库里竟然没有钱去救灾和发放军费。而乾隆却不相信这些,他接手的是个富足的江山,糟就糟在还有一个盛世的旗号。他自以为继承发展了盛世,其实是把祖父辈积下来的家底花光了,败完了。自他以后,清王朝就开始走下坡了。

   

   毛泽东进城坐了天下。他承认中国大陆是个一穷二白的国家,然后就没有了下文。一边强迫人民喊幸福,一边弄出了一大堆的主义、路线,去达到和满足他的狂妄的权力欲。所以古人说,“小人得志是大不幸”。又说,“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不仅仅是造成了毛氏家族的不幸,更是祸害了无数的人命和国家。

   

   经历过十四年抗战和四年内战的大陆,确实是一穷二白。但是当时中国大陆至少还有覆盖着领土22%的大片森林,丰富的水资源,16亿亩的耕地,和虽然不多、但却是尚未开发的地下资源。尤其二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收回了被清朝政府丧失了的全部主权。还有经历了二十年战乱、渴望修复家园过安生日子的四亿多中国民众。这份家底虽然说是穷了点,但无论如何也比德国和日本这两个战败国的家底要富足多了。怎么会到头来,这两个战败国倒进入了世界的七强,而中国大陆却连个亚洲里的四小龙都沾不上边了呢?

   

   两千五百多年间,中国稳定的间隙从来没有超过十七年的。而共党的这六十多年,同样如此。毛泽东当政的前二十七年,大大小小莫名其妙的政治运动是二十余个,上亿条生命失去得是无缘无故。这与稳定是丝毫不沾边的。以后对印度、对苏联、对越南、对朝鲜的四场战争,中国大陆都是战败的一方。

   

   对汉、藏、蒙、回、维吾尔的至少二十次的大屠杀;以特权贪污、腐败和掠夺为宗旨的破坏民生,断人活路的残忍暴行,充斥着这所谓的改革开放的后三十多年。六十多年来,中国人从来没有过过一天稳定的日子。

   

   纵观历朝历代,病变、民变、政变乃至内战,无一不是当权团伙一手造成的。老百姓们盼望的是国泰民安,一语道破了主题。朝廷要政治清明,吏治廉洁那是国泰,于是民才能安心的过日子。朝廷也喊国泰民安,其实是颠倒了主题,老百姓们不闹事那是主题。

   

   至于朝廷整天争权夺利、内讧火拼,打得是血肉横飞,那是朝廷的事情。国不泰,民也得安;民不聊生,也必须要认命。这就叫做不讲理。共党的特色就是更不讲理。共党霸占着公权力胡作非为,还不许老百姓说话,不许老百姓反对,不许老百姓抗议。否则就是屠杀镇压,这才是真正的霸权主义。

   

   无论共党如何去骂美国政府是霸权主义,至少美国政府的权力是来自于美国公民们的大选。没有一届美国政府企图霸占公权力,阻止全民大选的。所以美国的社会是从来稳定,历届政府也从来没有喊叫过“稳定压倒一切”的。只有社会不稳定,民心不稳定的社会,统治者们才会喊叫稳定。

   

   文革结束以后,所谓的改革先从农村开始的。其实就是稍微的放松了一点点对农民们的束缚,仅仅两三年后,中国大陆就结束了三十年的凭票凭证限量吃饭的半饥半饱的日子。

   

   接下来的城市改革,共党不得不承认至今始终是失败的。因为共党们不懂得人活着不是为了吃饭,吃饱了饭是为了要创造更好的生活的道理。经济略有好转,官倒贪污却盛行了起来。民主是仍然在倒退之中,因而才引发了八九年春的北京民主运动。

   

   就在这场运动的前和后,是邓小平两次提出了稳定压倒一切的主张,第一次是1989年的2月。他说:“中国的问题,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另一次是1990年的12月。他说:“我不止一次讲过,稳定压倒一切,人民民主专政不能丢。”从那以后至今的二十多年,稳定压倒一切就成了共党统治的唯一口号和唯一手段了。

   

   为此,本人曾几次请教过一些民主人士和自由主义者们。他们的一致看法有两点:一是,共党所要的是国人民众对共党的违法犯罪的行为视而不见,要顺从认命的稳定,使共党打算长久的统治,人民就必须心甘情愿的忍受。

   

   二是,压倒一切的意思其实就是压倒民生和民权。也就是说,人民应该被共党任意宰割,哪怕到了无法谋生的地步上也必须稳定。这就解释了三、四千万冤民产生的原因和每年十八万起民间抗暴维权运动出现的原因了。

   

   国不泰民不安,稳定是无法做到的。法学家们更是一语道破,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和做法都是违法的。为了维持稳定,可以公然无视法律去为所欲为,胡作非为,反而把中国大陆变成了强梁世界、丛林社会,这其实是官逼民反。

   

   近日看到了一篇文章,作者分析中国大陆的时局,总结出了中国人普遍持有三种不同的观点,分别是:第一,是拥共维稳论;二是反共救国论;三是助共改革论。该文章作者显然是站在了助共改革论者的一边,理由是共党仍有民意的支持和拥护。

   

   而证据就是美国的一个研究机构,在7月12日发布的一个调查报告中说,世界上只有四个国家的人民对本国经济是有信心的,一就是中国大陆,83%的国民是有信心的;二是德国,民意占了73%;巴西占第三位,民意是65%;其次是土耳其,拥有57%的民意的信任度。

   

   这家机构调查了二十一个国家总共是两万五千人以后,得出的这个百分比和排名。因此该作者的结论就是,“以上三种主要观点中,助共改革论者占了大多数,代表了主流的民意。”既然这是个国民对本国经济信任度的调查,那么我们就要讨论中国大陆的经济是个什么样的经济体制。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不是自由市场的机制,仍然是所谓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体制。权力仍在掌控着一切,所以应该说是个钱权相互勾结的经济体制。从种种的事实和现象来看,权贵们的暴富是通过了两个途径实现的:一是贪腐;二是公然的抢劫。民间早有定论,把这种经济称作是贪腐经济、抢劫经济、土匪经济。

   

   本人不太相信会有83%的中国人参与了钱权勾结的勾当,于是在贪腐抢劫的匪类行径中成为了获益者,于是又成为了愿意帮助共党进行政治改革者。共党恨的是普世价值,宣称六个不搞。反对政治改革的原因,就是因为共党们是这种钱权贪腐经济的既得利益者。既然有现成的利益可图,又为什么要改变现状呢?

   

   维持稳定,就是保护现状的手段,而且维稳的开支是一年比一年大。如果有83%的中国人是现行体制下的获益者,他们也必然是稳定压倒一切的支持者;绝对不会是政治改革的提倡者和拥护者,而是和共党一样的坚定的反对者。所以所谓的助共改革论,其实就是拥共维稳论者。

   

   不知这位作者与共党有什么渊源,把反共救国者与汉奸汪精卫放在了一起,把反共说成是反中、反华。下面想说的可是还没能说出来的想必是反中国人或者是反人民了。其实反中、反华、反中国人、反人民的是共党。真正想要明白这一点,是不需要有多少学问的,只要有一些常识就足够了。美国的外交杂志近期的一篇文章中说,中共最喜欢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稳定高于一切”。

   

   1991年,苏共解体是二十一世纪最重大的一个事件之一。毕竟前苏联是迄今为止、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具有最长的社会主义经验的国家,因此,其对中国自身的现代政治史和发展影响深刻。对苏共解体的原因,至今中共没有一个统一的认识,三个观点主宰着中共对这一问题的讨论:

   

   一,那就是归罪于个人,也就是说归罪于戈尔巴乔夫;第二,是归罪于系统或者是体制,也就是归罪于苏共内部的一些有自由和改革意识的人形成的第二阵营的力量,因为他们看到了这种制度最后崩溃的原因是体制造成的。例如,经济的停止,管理的混乱,教条主义和官僚的僵化等等。中共坚持认为社会主义的模式的本身是不存在缺陷的。三,那就是归罪于西方,特别担心的是美国的政策和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所以对美国抨击为霸权主义的话语时常出现在中国报纸的社论里。

   

   文章最后说,“当那么多的人已经失去了对马列主义,对社会主义经济和对共产主义信仰以后,中共又如何成为一个可以通变的独裁政权呢?即便中共可以这样做到,这种政权又能维持多久呢?在共党谎话连篇,信息严密封锁的中国人当中,或许有部分人还看不到共党的大厦将倾覆的结果,但是共党们是清楚的。”

   

   共党的外汇管理局近日公布的数字显示,今年仅第二季度当中流出去的资金高达714亿美元,而去年第四季度资金外流是480多亿美元。中国社科院的统计数字是,从2011年第四季度到2012年的第二季度,累计外流资金1,82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是1万2千个亿。

   

   这就说明了引进外资早已成为了昨日的黄花,而这些年是中国大陆的资金在大量的外流。外流是个好听的说法,其实就是外逃。且不提赃钱外逃是为了逃避惩罚和清算,即便就是普通的人,手边有几个钱的人,也纷纷的把钱兑换成了美元带到国外去。他们这样做的理由通常是:

   

   第一,人民币资金不安全,预期不好,贬值的风险是越来越高;二,是政局的不稳定,社会矛盾和冲突激烈,没有安全感;三,是不认同共党的教育体制,为了后代得到正规良好的教育,也必须出国;四,是环境的污染,有毒食品,腐败之风已经影响到每个家庭和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了。在政权腐败经济崩溃之下的又一波大逃亡和离家出走的高潮已经出现了。

   

   一位建设银行的工作人员说,“目前美元很吃紧,现在人民币要换两千美元都需要预约了。”一些经济学家们分析,今年上半年中国大陆对外直接投资的大幅增长,证实了企业开始大量的抛弃人民币,买进美元的情况。在经常项目下的贸易,收益和经常转移都可能使资金出逃的典型做法,尤其在海外订购投资的大量的出现,国企及其下属的企业在海外订购投资是特别多,其实是在向海外转移资金。

   

   根据共党商务部的数字,2010年上半年,中国大陆的投资者们对116个国家的

   2,163家外国企业投资、融资35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8%,另外并购外国企业的投资是118亿美元。

   

   大家都知道,所谓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共党不但没有存下一分钱的财政盈余,反而欠下了九十万亿元的国债,那么这些外逃的资金又是从哪儿来的呢?无非那就是利用股市圈老百姓们口袋里的钱,动用老百姓们在银行里的私人储蓄,包括人民币和海外亲属汇来的外币,制定名堂繁多的苛捐杂税和随意出台的罚款名目,搜刮老百姓最后的一点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