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苏明张健评论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财政部在6月14日宣布,将在6月份向香港发行230亿元的人民币的国债。同时还做出了个推销计划,打算向香港的机构推销155亿,期限是三年到十五年不等;向香港的市民们推销55亿,期限是两年。剩下的20亿是向国外的中国银行分派,打算让海外的华人们也买国债,但是没说期限是多少。

   

   看上去,共党打了个不错的小算盘,。香港回归了,那么香港的机构和市民们就应该和共党政权是存亡与共,用世界流通的港币去购买既不能流通、又大幅贬值的人民币国债。华人遍布世界,融入不了当地主流社会的华人也不少。共党花点钱、给点利益,再说上几句不三不四的好话,于是亲共团体就成立了。

   

   海外的华人是五、六千万,推销国债的任务是20个亿;香港的人口是七百万,推销的任务是210亿,这就简直不成个比例。香港人均是三千块钱的国债,而海外的华人人均是四十块钱的国债。这只能说明共党的黑势力已经渗透了香港,但是仍然无法渗透在各国的华人社会。

   

   各个国家的政府都向自己的国民们发行国债,为的是集中民间一时用不着的多余的钱,用在国家建设和经济发展的项目上。银行这种机构的出现,其目的就在于此。在民主、法治的国家,实行的是自由市场经济,银行是私营的金融机构,政府的运作完全是依靠着税收。

   

   每当政府需要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和环境卫生方面的建设时,政府就发行国债;发行了国债,就等于政府背上了债务。国家、省、市共三级政府都是民选的政府,所以每级的政府都对人民负责。政府不愿意负债。但是政府的职责所在,该政府做的事,政府又必须去做。所以发行的债务通常都是一年、两年的短期债券。

   

   也就是说,在这届政府的三年或四年的任期之内,力争还清债务和所许愿的利息,尽量不给下届政府留下批评和指责本届政府的口实。卸任以后无论再去做什么,也就心安理得了。

   

   说起中国的官场,也是历来如此。无论过去是做知县的、做知州或者是做知府的人,在任满离职之前,都必须和接任的新官进行交接。其中的项目之一,就是债务。新官来接任,但是不接任何的债务;离任的官员必须千方百计,甚至还要拿出自己的俸银去赔补空缺。直到财政平衡,他才可以卸任,新官才接任。

   

   至于民间商务上的借贷早就开始了。在宋朝的时候,民间就流行着一句话是:“银子这种东西,是喜动不喜静的。一个人把多余的银子存了起来,那就一定会有人因为急需用钱而发愁。”直到了清朝,民间才出现了钱庄,也就是现在的银行,但都是私营的。清朝政府没有开设过银行。唯有共党,进了城就开银行。所谓的四大银行,全是国有银行,其实就是党有银行。垄断了所有的资金,党库、国库不分,国库就是党库。

   

   中国人从来是节俭的,无论收入多少,总是会尽量的存下一点钱,为的是预防生老病死天灾人祸。另外,中国大陆的人民从来也没有享受到过国家的福利和社会的保障。把钱存入银行,又从来是低利息的,银行又在共党的控制之中。实际上就是人民把省吃简用积攒下来的一点钱,全部地交到了共党的手里,任由共党随意的支配和动用。所以共党就不应该发行国债。

   

   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共党对农工商三大业实行了一次全面的大抢劫以后,共党从一无所有的穷党一下子就变成了全大陆唯一的大地主、大工商业主,全民一片赤贫,整体的沦落为共党农奴和工奴。

   

   共党还担心有人把钱藏在家里,没有存进共党的银行,于是发行国债。但是那个时候,把国债叫做公债。都是五年、十年、甚至十几年的长期公债。一场反右,一场大饥荒,接下来的是一场文化大革命,使得多少当初买的起公债的中产阶级家破人亡。

   

   文革中的大抄家运动,普遍地被认为是共党在抢劫了农工商以后,又掀起了另一次对民间私人财产的扫荡式的抢劫。共党卖出去的公债券,又被共党抢了回去。公债到期以后,真正能够收回本息的中国人实在是不多。

   

   同时,公债也并没有发展中国大陆的经济。否则,共党就不会在文革后提出改革的口号。这就是说,五十年代共党卖出去的那笔公债是不了了之了。接下来就到了1980年初,共党又发行了国库券。国库券的推行,带有政治动员的性质,但是基本上还是本着自由购买的意向。

   

   因为共党知道,一场文革,国家穷了,人民是更穷。连续几年的推销国债,直到了1989年的春天。中国人民银行总行透露:自从发行了国库券,人民总共购买了六千亿国库券。但是,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账目上,却没有这六千亿的收入记录。钱到哪儿去了呢?共党官员们和高干子弟们成为了邓小平的“先富裕起来”的那一部分人。

   

   隐隐约约的还能记得,应该是1989年的军费开支是243亿。25倍于243亿的国库券被贪污了。到了九十年代,推行国库券就带有强制性了:按比例从工资中强行的扣除。对于这一做法,体制内的学者也认为这是国家财政入不敷出。不如此,就无法偿还到期的国库券的本息。其实这就是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证明了中国大陆的经济始终是在负债的情况下运作着。

   

   印刷新钞票,造成人民币贬值。物价攀升不是从本世纪开始的,而是从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就已经开始了。但是由于共党们贪腐的胃口是越来越大,每年新印刷出来的巨量新钞票,根本就抵消不了每年几千亿的财政赤字,于是北京模式的怪胎就形成了。钞票越印越多,国债也越积越高,卷款外逃就成为了共党这二、三十年的新时期的中心任务了。

   

   外逃是容易的,卷款出境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人民币不是世界流通的货币,几十、几百亿的卷出境外,不过就是废纸一堆而已。从中央级、国务院级到各地方大员们设在瑞士银行的五千个账户上看,都是多少亿的美元。就连卷款逃到了非洲、南美洲小国躲藏的脏官们,也都把钱换成了美元、加元、欧元、英镑、澳元或日元。

   

   把人民币换成外汇,就是一项极费波折的过程,香港就成了这个过程中的重要的一步。脏钱直接进入了香港,换成了港币,再换成外币,然后再寄往某国的某银行某账户;或者就是经由澳门的赌场,再进入香港,寻找关系,再去寄往国外。

   

   共党在香港推行人民币业务,嘴上说的是要把人民币推向国际,成为国际流通的货币。其实共党知道,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其真正的目的,就是以香港作为赃款外逃的中转站。

   

   一年多以前,共党已经向香港的市民们发行了60亿的国库券。香港市民们用国际流通、又货真价实的60亿港币买走了共党印刷出来的国库券。共党是一分钱没有花,但是60亿的港币却被脏官们卷走外逃了。

   

   古人说:“得意不可再往。”共党不懂。一次的欺骗成功了,就想着第二次、第三次。果不其然,这次的胃口就更大,从60亿变成210个亿。根据美元与港币的兑换率,这就是30亿美元。不知道进入了哪个国家的哪个银行里去了。

   

   那么,20亿发往海外华人的国债,用共党的话说是作为一个试点,试探一下海外华人社区中亲共团体是否上钩,是否象香港市民一样容易上当受骗。如果是的话那么就空手套白狼,白白的得到两三个亿的美元、欧元,如果套不来那就再想办法。

   

   在2009年,共党鼓动了一批国企到西方的股市上去圈钱。就在当年,有在美国上市的国企就被起诉欺诈。2010年,这个被起诉欺诈的数字就上升到了10家。到了2011年,这个数字就又上升到了39家,这还仅仅是在美国上市的国企。在加拿大、在欧洲、在日本上市的国企,又有多少家被控造假、谎报、欺诈,也就可想而知了。

   

   我永远忘不掉2009年初的一份报告的内容。在四川大地震发生十六天以后,海内外的中国人捐助的人道善款的总数是440亿人民币。而七个月之后的调查发现,其中的80%是被共党层层狗官们贪污了。至今很多同胞们,只要提起这件事,就对共党的这个政权、这个体制痛恨得掉眼泪。

   

   国家和人民被共党领导得是多灾多难,同胞们是义不容辞地捐助善款,是为了救灾救难。而共党们是坐地发财,大发国难财。金融风暴发生以后,共党做出了一副救世主的嘴脸,要去拯救全球的经济;欧洲发生了债务危机,共党又摆出了一副拯救欧洲的嘴脸。

   

   稍有头脑的中国人都清楚地看到,中国大陆的金融风暴比全球的金融风暴早发生了一年;中国大陆的债务危机比欧洲的债务危机,早发生了十几、二十年。在世界各国,无论是发生了金融风暴还是发生了债务危机,这些国家的人民仍然在享受着国家的福利和社会的保障的项目。而唯有中国人不但承受着金融风暴、债务危机,还要承受着各种各样的天灾人祸。不但享受不到任何的国家福利社会保险,还要被共党以各种名目搜刮钱财。

   

   新闻报道中说,希腊这个国家全年的GDP总值是全部国债的2%,国家的破产已经成为了定局;西班牙的情形比希腊好一点,但也好不了多少。经济学家们分析,通过融资,或许还不止破产。但是两国的人民却是不间断的上街示威抗议,甚至还发生暴乱,指责政府无能,打算消减人民的福利项目。这已经成为了全球每日新闻中的一条新闻了,引起许多人对此的评论。

   

   而普遍的看法是,在高福利的社会当中,就造成了一些人的懒惰,也造成了一些人的不足:既不想工作,又想享受更高的福利。创造不出更多的社会财富,当然就无法维持高福利待遇。可是享受惯了高福利的人,又丝毫不愿意让自己既得的利益受到丝毫的影响。靠着借钱和举债维持高福利,又能维持多久呢?

   

   于是就有人说,这是政府把人民给惯坏了;也有人说,这是民主制度的弊病。在民主的政体之下,人们说什么都可以。有人或许不同意这些说法,但是人人都会尊重别人说话的权利。

   

   本人作为中国人,就不得不联想到中国大陆和大陆上的同胞们。共党从来没有给过中国人任何的福利和社会的保障,所以这就不存在共党政权惯坏了人民的问题,反而是人民惯坏了共党。共党运动人民几十年,享受着特权。共党屠杀镇压人民,既不认错也不认罪。

   

   共党几次的大抢劫,抢走了民间的私人财产,又抢走了集体财产和全民所有的财产,--- 中国人愤怒但是容忍了;共党又是扒房、圈地、抄家,从私人的口袋里诈取钱财,去买国债 --- 中国人起来抗暴维权。但是共党已经是好不在乎了。它们纷纷地卷款外逃,躲到外国去做富翁,也没有见到有中国人出来阻挡一下或者是抓获他几个。

   

   三十年间,共党给中国大陆搞出了90万亿的国债,还有中国人跳出来喊叫强大和自豪;共党印出了8、90万亿的新钞票,还有中国人摇旗呐喊腾飞和骄傲;共党贪官们在国外是一抛千金的买奢侈品,还有中国人到处宣传中国人都富了;中国人忍受着失业无业和高物价,看不起病上不去学,还有中国人喊叫中国人民幸福了。40%的中国人生活在共党规定的贫困线以下,还有人说中国大陆强大盛世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