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钱真的能通神吗]
苏明张健评论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中国民间有句俗话说是钱能通神,这是典型的金钱万能论。说这种话和信奉这种话的人都受到了不耻的对待。文革的十年半,八个样板戏演了十年。《红灯记》里共党让日本人鸠山篡改了中国圣人的话,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改成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日本人不懂中国的文化倒也不算什么,中国人也懒得和他们去计较。但是当日本人糟改中国文化的时候,英勇的李玉和同志显然是代表党默认了。一句话也不说,只顾做出了一连串规定的英勇动作。说实话,共党们的所谓英勇送命,未必留给中国人什么好印象。但是共党让日本鬼子糟改圣人的古训,却成为了许许多多中国人毕生的座右铭。一些七、八十岁的同胞,大言不惭的说,我什么也不信,我只相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教育事业是起源于家庭的教育,父母和祖父母尚且如此,那么八0后、九0后们也就可想而知了。莫须有的李玉和同志送了命,身后留下的这句话的毒素,却实实在在地害了几代的中国人。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共党的团伙成员们和他们的子弟们、家属们。

   

   既然做人只是为了一己的物质利益,不如此便会受到天诛地灭的惩罚,那么共党体制性的全面贪腐,就是必然的结果。既然共党们贪腐了,那么作为共党后备队和助手的共青团难道就清廉吗?有人把胡耀邦划分为团派,似乎是认为共青团的罪恶比共党少。六四大屠杀的屠夫是邓小平、李鹏们;比六四大屠杀早了两个多月的拉萨大屠杀的屠夫,正是团派的胡锦涛。

   

   八九年北京民主运动期间,揭露出邓小平的儿子贪污了22亿美元。2011年初,网上揭露了胡锦涛家庭财产有七、八十个亿。2010年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在非洲被起诉,案件就牵扯到了一笔3,000多万英镑的欺诈。党干什么,共青团就也干什么,甚至比党干的还要卖力,于是才能得到党的倾慕和晋升。邓小平就隔代指定了胡锦涛,这就是个证明。所以谁又能说共青团就不屠杀人民,就不贪腐呢?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共党团伙里有出现了个以温家宝为代表的改革开明派。他当政了九年多,始终没有发现他改革了什么,开明又在哪里?《纽约时报》报道说,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其英文的名字是Winston,是中国卫星通讯公司的董事长,又是什么新天域的发起人之一,都是私营的上市公司。温家宝的老婆张培莉始终在做着珠宝首饰的生意,并且还控制了部分珍稀宝石的市场。网上揭露说,温家的家产是一百多个亿。

   

   记得大约是在2010年,有独立学者计算过,中国人能享受到的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这两个国家的福利,每年的开支不过是八千亿。学者还计算出共党们每年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款买车的开支是一万个亿。当时就有人说,“不让共党们贪腐那是办不到的。就让他们继续贪腐,只是在这三个项目上的开支稍微收敛一点,十几亿中国人的日子就好过多了。”看起来共党的贪腐是毫无收敛的迹象,不如杀他八十多个贪官,为十几亿中国人换来一年的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的福利。

   

   一项调查数字还显示,共党体制内的公务人员总数,占到了全球192个国家公务员总数的60%。2010年的另一项调查又显示,在中国大陆仅仅是县团级以上的干部,总人数是131万。这131万人连同他们的家属,总共占有了全民财产的80%。

   

   而2010年的6月份,中国银行人民的储蓄总额为7.5万亿;而县团级以上的家庭储蓄是占了4万多个亿。这里还没有把县团级和县团级以下的干部家庭的储蓄数字算进去,那么剩下的3万多亿的储蓄平均到了十六、七亿中国人身上不过才2千块钱。如果再把县团级和县团级以下的家庭的储蓄算出来的话,估计中国人人均储蓄不过两、三百块钱。

   

   记得2002年对中国农村的一项调查中说,县级以下的干部们的总人数是七千万,都是不属于国家财政发工资的人。这七千万干部的开支,整个地变成了十亿农民必须负担的巨大包袱。通过230多项的苛捐杂税,每年从十亿农民身上搜刮七千个亿,去养活这七千万为党工作的人,平均每个农民每年被搜刮掉七百多块钱。

   

   两、三年以后,共党宣布了取消每年七百个亿的农业税,引来了不少的人大唱赞歌。殊不知农民的负担并不仅仅在于每人每年七十块钱的农业税,而是被每人每年七百块钱的供养地方官员的负担压得喘不出气来。农业税的免除,农民们也并没有能够减轻负担,地方官们又发明出了更多的苛捐杂税的项目,去向农民们搜刮几倍于农业税的钱,以适应共党与时俱进的贪腐。

   

   共党体制性的贪腐是包括了党、政、共、团、人大、政协、兵、青、妇,连搞计划生育的全面地贪腐。在中国大陆凡是有共党这些机构的地方,就一定会有贪腐的现象。这就好像隋唐笔记小说中常提到的一句话是:凡是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鬼;没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没有鬼。

   

   人间的钱,连鬼都买不通,又怎么可能通神呢?但是却可以通过共党去买学历、买职称、买党票、买官爵、买荣誉,凡是一个人所能想到的都能买到。但是凡是向共党买这些东西的人,不仅仅是付出金钱的代价,还要付出人格、心灵、道义和良知的代价。

   

   共党们成了暴富以后,也不仅仅是满足自己疯狂的物欲和把脏钱藏到外国去,他们也花钱。只是花很少的一点钱,去买一些中国人的人格和灵魂,去做共党的犬儒、五毛;去买一些泯灭掉了人性和良知的人,去做共党的帮闲、帮凶和篾片。

   

   中国人多,但是共党所能动用的人力资源却是极其有限的。因为愿意出卖自己的人格、灵魂和良知的中国人极其有限,不愿意做人只想做鬼的中国人极其有限。即使是愿意人前做人、背后做鬼的中国人也极其有限。

   

   能够凝聚人心,感召民意的那是精神、是理念、是价值观。可惜的是,这些共党全没有。世世代代的中国人,过惯了国泰民安、海晏河清、民丰物富、不受官府打扰的安静日子。共党却像毒蜘蛛似地把它的毒网延伸到了每个家庭,缠绕到了每个人的身心,毒害着每个人的心灵和思想。

   

   所幸的是共党的极权手法太老旧了。前三十年只能蒙蔽一些激进的所谓的理想主义者们;而这后三十多年,共党的这台机器已经生锈了坏死了,贪婪抢劫的本性是赤裸裸的暴露了出来,损害到了每个家庭、每个人的利益,所以才民愤四起,社会矛盾尖锐。胡温也知道这个情况,只是由于缺德无才,只好听之任之。

   

   原毛泽东的秘书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前几年曾说过,“五十年来经过无数次的政治运动优汰劣胜,剩下的只是些庸碌无为之辈。老实说,胡温无望,对国家不懂治理,对民族没有承担。”这段话现在说出来,中国民众是认同了。

   

   想想九年多以前,胡温刚上台,不是也响起了对胡温新政的几声欢呼吗?有人说,胡温即使是庸人,上台也想有一番作为。可是想想胡锦涛上台不久,就大赞朝鲜和古巴的政治稳定;九年半的时间,始终在拒绝着普世价值,可又没有建成朝鲜、古巴式的政治稳定。

   

   有人批评说,胡温九年半的的当政,就连个官员公布私人家产的决议都没能通过,

   其实这也并不难理解。政治团伙内部帮派林立,各个帮派都在拼命的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加上太子党们是盘根错节,早就划分好了各自的势力范围,各个地方政府、地方系统和各个部门的板块系统,早就已经形成了各自的势力。而每一个既得利益的势力团伙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随时都会跳出来玩命的。

   

   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钱,又凭什么要进入共党这种体制,整天干的是害民缺德的事情呢?资历、威望、才学、能力平平的胡温,又能依靠谁呢?久而久之,近墨者黑,管他什么团派、开明改革派。不去贪腐抢劫,那个体制也不容。大家都贪腐,那就谁也不要去说谁。

   

   中国的《华夏时报》报道说,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表的报告中说,截止到了2010年年底,中国大陆的养老金缺口竟然高达1.7万亿元;2011年的养老金缺口,比1.7万亿的缺口更大。

   

   近日,共党又要实行事业单位的改革。目前事业单位的职工总数是4,000多万人。无论这些人工作了多少年,政府并没有给他们的养老退休金存下一分钱。这也就是说,这4,000多万人的养老金又是一个大缺口。学者们计算,这个缺口每年将需要770亿元。

   

   记得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劳动部有过一份文件,专门谈到的是各行各业的工资结构的规定,详细的说明了,为什么当时一级工的工资是三十五块七毛八,二级工的工资是四十块零四毛的原因。那是因为在应发的工资总数中扣除了养老退休金、退休的福利以及致残生病等等的福利项目的钱以后,职工实际到手的工资。

   

   这就是说任何一个人,只要参加了工作,从工作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已经在为自己的退休、医疗、生病、工伤的未来的福利和待遇向共党政府交了钱了。当职工们享受着这些个待遇的时候,并不是共党的恩德,而是职工们长期为自己积攒下来的钱。

   

   在那份文件中,还提到了职工可以辞职,辞职的人可以拿到一笔辞职费。辞职费的多与少,是根据工作年龄的长短。辞职费也是每个月从工资中扣留的。从社科院的这份报告中分析,显然是半个多世纪以来,亿万职工们被扣留的这些福利待遇的钱,被共党们贪腐掉了。

   

   几年前,上海的陈良宇的罪名之一,就是擅自挪用了社保基金几十个亿。仅从这一点上来看,共党巧立名目、搜刮民财、贪污和抢劫民财,并不是从所谓的改革开放而开始,而是从共党进城当政的那一天就已经开始了。

   

   一些同胞们告诉我说,现在在中国人,每个中国人每年要向共党交几千块钱去买社保,于是六十岁以后才可以享受到退休金。可是目前中国人年均收入不过两千块钱,又何来的几千块钱去买退休养老呢?由此又可以断定,能为自己买养老社保的中国人是肯定不多,老来无收入的人还是大多数。可是每年能交社保的人的钱又在哪里呢?

   

   人们在年年的交钱,可是这个缺口却是一年比一年大。整天喊叫着要维稳的胡锦涛、温家宝们,难道不该负这个责任吗?一年几千个亿的养老金、退休金,完全指望着印刷新钞票,和挪用国人私人储蓄款在发放着。喊叫中国国力增强也有几年了,干了一辈子工作的人的养老金的账户上却是没有一钱,共党的所为永远都是如此地莫名其妙。

   

   1967年,毛泽东的权利欲达到了顶峰,自以为从人变成了神,还要做世界人民的红太阳。这首先就违背了一个常理:活人是没有封神和封圣的,只有死后才能盖棺定论。有一天晚上大概七、八点钟,各个单位、学校、街道发下了通知,说毛太阳又发出了新的最高指示,要求大家都去天安门广场游行庆祝。当天,天安门广场是乌烟瘴气,几十万人折腾了半夜才散开。

   

   第二天上午人们才互相打听,这最新指示说的是什么?直到了中午才知道,最新指示是:“不通的反面就是通”。人们就糊涂了,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两天以后才知道,是因为武汉市两派人武斗,打得火车都不能通了,也不能通过长江大桥了。当毛得知这一消息以后,就放出了这个“不通的反面就是通”的最新指示。当时就有人问,那究竟是通还是不通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