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苏明张健评论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于稍微读一些书和多少有些历史常识的人们来说,“吊民伐罪”、“以暴易暴”、“国有累卵之危”、“民有倒悬之苦”、“哀鸿遍野”、“民不聊生”等等的这些成语,应该是不生疏的。

   读书是为了明白做人的道理,而以古为鉴是为了知与衰。把这一切都联系起来,去评价中国大陆的种种现实,不难得出乱世、末世的结论。那么,从大乱到大治的唯一途径,就只有改朝换代了。

   历史上每次的改朝换代,其实就是民间要生存、要安居乐业的最基本的要求所联合起来的力量,与暴虐政权的贪婪、腐败的力量对抗。当政权以暴力去屠杀、镇压民间的对抗力量的时候,就叫做官逼民反。也就是说,是政权在用暴力的方式,去逼迫民间的力量去自我保护。

   这不能称之为以暴易暴,因为民众仅仅是把政权派来屠杀、镇压他们的暴力行为打跑了。但是,那个政权还在,他们不会认输。他们喜欢看到全体国民们在枪口下战战兢兢地做奴隶的镜头。他们更知道政权垮台后,他们的下场是什么。在这一点上,大多数的民众明白,既然交了手,那么这个梁子也就结下了。

   与其没完没了地对抗下去,不如一劳永逸地推翻这个政权,换上个新政权。而新的政权,通常都会在建政之初,采取轻徭役、减赋税,和大赦天下、广招贤能的做法,目的是与民休养生息。一般来说,这种国泰民安的景象,都会持续几十年。如果说中国人可怜的话,这就是中国人的可怜之处。当被暴政残害和压榨得失去了家园、妻离子散、无以聊生、前途茫茫时,才不得不拼命一搏。即便是成功地改朝换代了,所得到的也不过就是二、三十年的宁静小康的日子。大治之后,其实就是在酝酿着下一个大乱。

   由乱到治,再由治到乱,如此循环不已两千多年。可是在这两千两百多年中,也曾出现过几次的不是从大乱到大治的结果,而是从大乱进入到新的大乱。秦的一统天下,首先是把中华民族长达八、九百年的礼乐文化彻底地毁灭了,把中华文化拉向了大倒退,变成了皇权专治文化,并且对被统一了的人民实行暴力高压和残酷的压榨。

   接下来的就是隋朝。表面上看,它是结束了南北朝时期的混乱局面,再次的一统天下。但隋炀帝的横征暴敛,使得原来已是民不聊生的情景更加剧了。于是也和秦的下场一样,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被人们改朝换代了。

   后来蒙古人建立的元朝,对人民的严厉管制甚至达到了几户人家共用一把菜刀的地步上。满人进关后,实行“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残酷统治。所幸的是,满人接受了蒙古人失败的教训,改变了马上打天下,马上治天下的做法;并且接受了中原文化,遵从了礼义廉耻的国之四维。于是满清政权才可以维持了268年。这同时也证明了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是完全可以征服未开化或半开化民族的。

   对全体中国人来说,最惨烈的灾难就是1949年共党的建政。把已经享受了38年的自由和尚不成熟的民主的中国大陆,彻底地拉回到欧洲中古世纪的极权主义统治。在中国的本土上,从来就没有过极权统治,同时,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奴隶社会。38年不向政权磕头、不向政权喊万岁的中国人,从1949年开始彻头彻尾地做了共党政权的奴隶。民主、共和的政体,成为了共党的敌人。皇权专制的文化,变成了西方的极权文化。原来能吃饱饭的中国人,在共党的极权统治下,变成了要凭票凭证限量吃饭。甚至还饿死了几千万人。

   中华文化和先进思想被共党彻底毁灭和妖魔化。人的精神、心灵、意志被彻底剔除,代之以共党的“人人是物、以物求物”的洗脑。共党进城更没有轻徭役、减赋税、大赦天下、与民休息的任何举动,反而是从农村杀人抢劫,一路地杀人抢劫到城镇,再到扼杀人民的思想、言论。

   共党从不征召贤能,而是把地痞、流氓、恶棍、帮闲、篾片当做了共党的先锋队和忠实分子。共党匪类当政,提拔着这类鸡鸣狗盗之徒们和人渣子们升天。美国哈佛大学校长对胡锦涛说过,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始,哈佛大学培养出了近百位中国人材。但是,凡是在1949年回到中国大陆的人材,基本上都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前被整死了。

   中国古籍《礼记。学记》中说:“建国君民,教学为先”,目的是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事开太平。因为教育是富国强民之本。再看看共党们,从1949年进城,直到八十年代后期,至少有95%以上的共党干部咧着大嘴,自豪地称自己是大老粗;声称因为家里穷,从小就没有上过学。那么49年以后生活是否不太穷了,大小又做了干部,是不是应该多少学习一点呢?

   可是从来没有人用这种话去问他们。因为共党始终把读书人、文化人当做臭老九对待。令人迷惑不解的是,二十年前共党的大大小小的干部,突然又都变成了臭老九,个个都有大学文凭,个个都有硕士、博士的头衔。然而,从他们的思维、行事和说话上,仍然个个都是大老粗。

   俗话说,“十年育树,百年育人。”绝非人人可以成人才。只有全国民的受教育水平的总体提高,才可以涌现出各行各业的专业人才。共党并不在乎这些,因为共党只想保政权。所以金日成大学训练出的家天下的人才,就成为了共党的高层。中国大陆上的16亿民众,就是被这么一群东西把持着公权力,还居然取得了盛世辉煌的巨大成就。这就叫做不知廉耻已极。

   古人教导老百姓关于耻的说法是:“耽染尘情,私行不义,谓人不知,傲然无愧,将日沦为禽兽而不自知矣。世之可羞可耻者,莫大乎此。”孟子说:“耻之于人大矣。以其得之则圣贤,失之则禽兽耳。”

   胡温高喊五千年文化,却在外国开设资金离岸公司,这是不知耻;习近平高喊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却也在外国开设资金离岸公司,也是不知耻。知耻是圣贤,不知耻是禽兽。中国人被一群不知耻的禽兽领导了六十多年,中国人应该感到这是个羞耻。绝大多数感受到了这个羞耻的中国人,就都是圣贤。为共党当五毛、当帮闲、篾片的愤青、愤老们,就只能是禽兽了。

   一场消灭禽兽,驱逐禽兽的大战,应该在2014年爆发了。禽兽们也算是煞费了苦心,使尽了伎俩,把这个禽兽政权的倒台延迟了两年。可是,就在这延迟的两年中,有多少中国人死于非命;有多少中国人被判刑入狱;有多少中国人被扒房圈地,无以聊生;有多少中国人被打、被侮辱、被抢劫了财产。

   共党为了自救所提出的所谓改革开放不过才三十多年,但是,捲着贪污得来的脏钱外逃的狗官们确已超过了八百多万名。平均每年外逃人数25、6万。这每年外逃的25、6万共党们,捲走了多少全民资产,至今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共党的大限到了,捲款外逃已经成为了狂潮,而且一年比一年汹涌。面对着这种狂潮,国家和人民究竟还能容忍多久?

   这就需要我们平心静气地想一想,中国大陆还有什么了?其实除了债务和成堆的不值钱的钞票以外,也确实什么都没有了。共党的抢劫和腐败,实际上已经断绝了中国人今后的生存之路。文革是场浩劫,国家、人民倍受苦难,但本人对文革却怀有一丝的感激之意。若不是那场十年的文革,共党的禽兽本性就不可能暴露得那样的淋漓尽致。

   本人感激的是共党逼我走上了反党之路。四十年的反党之路,本人无悔无怨,走得心安理得。爱国首先是爱民、爱同胞,没有民又哪有国?没有民主又哪来的民族?金兵入侵掳走了钦、徽二帝,康王泥马渡江跑去了临安,位蹬九五,建立了南宋政权。岳飞精忠报国,其目的是想去救回钦、徽二帝。固然秦桧不是个东西,但秦桧的所为,未必不是奉了南宋皇帝的旨意。

   民间的俗语是,“天无二日,国无二君”。后来蒙古人当了皇帝,中国人就认了;再后来,满人当了皇帝,中国人又认了。日本侵华,中华民国不认,于是十四年后打跑了日本人。中华民国去了台湾,共党在大陆上当了皇帝,中国人又认了。

   《西游记》是中国四大部书之一,但读过的中国人很少。即便是读过的人,也未必明白书中意。全书的精华之处,就是孙悟空说的,“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这句话。这是五百多年前中国民主思潮的启蒙。孙悟空不仅仅是说了出来,而且去做了。它大闹天宫,迫使得玉皇大帝不得不招安它。但它不愿意做皇权专制政权的工具,于是又反出了天宫。后来,它又一路横扫牛鬼蛇神,去西方取经。

   究竟是巧合还是作者的预言,后来凡是接受了西方的民主和科学的价值理念的东方国家,现在都是国泰民安,人民有尊严、有权利,人民的生活和文明的程度都远远高于中国大陆。毕竟整个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争取自由的历史,自由人才享有尊严和权利。而中国的这两千多年的历史,却是一部反复重复的历史。这是中国人的悲哀。

   本人丝毫不怀疑中国人一定会推翻共党这个政权,因为这在两千多年中,已经反复重复地发生了几十次了。所以说,打倒共产党是必然的事情。但是,打倒了共党以后,中国人是打算再次地走上重复的老路呢?还是打算走上一条进步、文明的新路?这才是现在每个中国人都应该仔细思考的问题。

   反共、打倒共党,不是目的。推翻了共党这个极权统治,难道还能让其他的专制独裁者建立政权吗?这就是说,目的是我们要建立什么?人活着的目的不是为了吃饭,吃饭是为了人能活着。人活着的目的是为了创造自己追求的幸福。那么,为了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去尊严地创造幸福生活,应该说这才是我们的目的。

   为了这个目的不被魑魅魍魉禽兽们破坏和钻空子,就必须立法。要修订一部能够体现出人权至上精神的宪法,来保护每一位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在新的宪法中,必须明确地定下人的尊严神圣不可侵犯,公民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其实,这样的宪法,我们中国人已经有了,完全不必重新修订或者向西方学习。

   一部1946年中华民国政府制定的《中华民国宪法》,加上2008年刘晓波先生制定的《08宪章》。把这两部法融汇在一起,就足以成为一部当代最文明的宪法。中国人生活在法治的社会了,才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建设一个进步、文明的新中国。

   

    02-16-2014 完稿

(2014/0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