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苏明张健评论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动向》杂志在今年的6月27日报导,贺国强在6月初召开了河北、河南、山东、北京、天津的三省两市的副书记和纪委书记的座谈会上说,“中央对地方领导失控,对基层党组织领导失控,对乡村政策失控。归根结底,三大失控是中央和省级地方党政关系位置长期不能理顺,从隐形危机到了现实上的危机,这可以从政治、思想、组织上,方针政策贯彻执行上都已经集中的反应出来了。”

   

   他还说,“中央对基层党组织的工作、建设和指导上失控,党组织班子成员复杂,党组织生活基本停顿,党不管党;对乡村政策和管辖失控,党组织和行政机构的正常运作停顿瘫痪。”贺国强还说,“党政机构处于停顿瘫痪状态的为80%,较好的只有8%。”

   

   习近平近日在中央和国务院部委书记、部长们的政治学习班说,“九成的中央委员的亲属们移民海外,持有双重国籍。”他也承认共党政权面临着重重的危机,并且说,“危机能否解决,根本取决于党的自身改革的勇气和坚定性,取决于社会的呼声和动力。 ”

   

   从这两个人所说的话去分析,共党亡党是一定的了。共党总是在宣传,亡党就会亡国,其实这是在拉大旗做虎皮,也是牵强附会。大家都知道共党是一贯的祸国,祸国的祸害亡掉了,国家只会好起来。共党即将灭亡,那是因为三大失控造成了党和行政机构80%停顿瘫痪,还能勉强控制的只有8%。至于剩下的12%,估计是处于失控和勉强控制之间。

   

   也就是说,党政负责人是要有利可图的,才会执行上司的旨意,否则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党政两套机构失控的现象,应该说是始于文化大革命的中后期。两套机构的干部们被莫名其妙的主义、路线是闹得晕头转向,一会儿被打倒,一会儿又站了起来;一会儿又犯了错误,一会儿又被打死、或者自杀了。

   

   老百姓们就更是无所适从:一会儿是阶级立场不对了;一会儿又要表忠心誓死保卫;一会儿拉帮结伙的互相打群架;一会儿又要争当造反派。最后老百姓们糊里糊涂的全犯了错。把人当猴耍的毛泽东,并不聪明,中国民间的百姓们更不傻。1976年4月5日的天安门事件,几十万民众涌向了天安门广场,对活着的毛泽东喊出了“打倒现代秦始皇”的吼声。在毛共极权的红色恐怖统治之下,仍然发生了失控的现象。这只能说明国人民众们发现自己上当了,不再认同毛共的政治、思想、组织和方针政策的那一套了。

   

   1989年邓小平调动了集团军,进北京搞大屠杀。其中大多数的军师长们是拒绝执行屠杀人民的命令,宁可被撤职去坐牢、被枪毙。邓小平可是个老军头,对军队也失控了。原因是军队不认同给共党政权当家丁、当打手。军队所保卫的不是政权和政府,军人的天职是保国卫民。

   

   到了江泽民、李鹏当政的中后期,他们的政令已经不出北京城了,失控的现象就凸显出来了。五、六年前体制外的学者们根据中国大陆上的种种乱像,说出了胡温的政令不出中南海的话,证明共党统治的危机深重了。今天危机和失控的话是出自习近平和贺国强之口,而且还以80%和百分之8%两个数字来佐证,可见危机和失控已经到了极限。

   

   据说共党内部是派别林立:什么江派、改革派、开明派、血债派、团派、太子党派的。我们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派。党老板是胡锦涛,说出了辉煌六十年的话;行政总经理是温家宝,说出了中国强大了,中国人民幸福了的话。不知道习近平、贺国强是否受了周永康的指使或挑动,竟然揭了胡温的底,发出了与胡温完全相反的声音。如此看来,中南海内部也失控了,各人说各人的话,胡温的政令已经不出胡和温的办公室了。

   

   这种处境甚至不如满清末代皇帝溥仪‧爱新觉罗。辛亥革命成功后,他被限制在故宫里做皇帝,权力不出故宫。宫墙外是中华民国的共和政体,而宫墙内依然是皇权专制。溥仪的政令在故宫的大墙之内还是一呼百应的。

   

   另一个现象就是共党更望尘莫及的。专制制度之下的故宫大墙之内,无论是后妃、太监、宫女都明白大清国的大势已去,人人都在为自己打算后路。宫廷里又从来都是奇珍异宝,历代著名字画的宝库,后妃们、宫女们偷,太监们就往外运,送到京城里的大小当铺、钱庄去抵押兑现。

   

   谢天谢地的是,许多稀世的珍宝是流入了民间,但却没有流入外国。带着钱外逃的后妃、太监、宫女们,也只是从宫墙内卷款逃到了宫墙外,回到了自己的老家与亲人团聚,或者是去适应新的生活,没有人卷款逃去外国,或者去买外国护照的。

   

   共党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党老板们又是唱高调,又是发指示,还要宣传大好的形势。与此同时,党政两套机构的干部们和太子党们就大大方方的贪腐强劫,把赃款送到国外。通过多种方式洗钱,再存入外国的银行,然后连家属带本人从中国大陆消失了。换个外国的名字,就不知道在哪个国家去做富翁了。

   

   例如,邓小平一边发明了个猫论、过河论两个所谓的理论,一边指使着他儿子卷走了20多亿美元去美国;江泽民是勉强的发明出个三个代表的所谓理论,但是以自己的名义在瑞士银行存了20多亿美元;胡锦涛干脆勉强的拟定了个保鲜、八耻八荣的几项规定,可手下的九成中央委员们都成外国人了。

   

   控制不了几千万党徒们,或许是情有可原;但是几百个中央委员中的90%都加入了外国籍,这个失控就非同小可了。归化外国的人,首先是认同那个国家的价值理念,然后是效忠于那个国家。

   

   俗话说,一心不可二用。一个人怎么可以一边拥护民主和自由,一边又举手表决赞同极权;一边享受着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一边又拥护对人民的屠杀和镇压;一边享受着自由市场经济的繁容,一边又去主张政权应该操控工业、金融、经济、银行和股市;一边享受着人家的人文主义的国家福利和社会的保障制度,一边又翻过脸去符合共党兽性的贪婪和虚伪呢?

   

   早在隋唐的时候,有一句话说是,“古人形似兽、却有大圣德,今人形似人、兽心不可测。”两面派从来遭人唾弃,双面人也没有人看得起。90%的中央委员们原来是人面兽心,这就难怪中国大陆经济崩溃,民愤沸腾了。共党可悲,煽动爱国主义。可是卖国的是共党,归化外国的又是共党的党徒、党棍们。

   

   中国人从来爱国,但不会爱党,也不会爱政府,共党也清楚。所以表面上是爱国主义,实质上是在煽动民族主义的狂潮。其实共党又失算了。无论是满、汉、蒙、藏、回,哪一个民族都不愿意自己的民族里出现像共党这种人兽两面派、人面兽心之徒的。共党团伙是另类人。中国五十六个民族里,没有共党这个族类;五千年文化里,没有共党这种极权兽性的文化。以兽性贪欲为主导的共党,是不可能有忠实分子的。

   

   团伙内部无忠诚,于是捂毛党才应运而生,犬儒们才纷纷亮相。这里没有理念、信念,更提不到理想主义或者是信仰。捂毛犬儒们所图的无非就是蝇头小利、窝角之名。作为交换的,那就是他们的人格和灵魂。最蠢的就是那群愤青、愤佬们,抬轿子吹喇叭,摇旗呐喊,名和利全然无分,至多就是吃一份免费的午餐而已。但却是站错了立场,吃错了饭,落下了一个不齿于人的下场。

   

   在这一点上,共党政权还在苟延残喘着,却比不上已经灭亡了的满清。满族的遗老遗少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复辟,但都被高高的宫墙挡住了。直到溥仪被撵出了皇宫,住进了天津外国人的租界地以后,朝廷上原来的文臣武官们蜂拥去了天津,献计献策献财宝,表忠心,就如同天天上朝一样去叩见溥仪问安。

   

   日本占领了东三省,溥仪决定去做满奸,去日本人命名的满洲国做皇帝。这帮文武大臣们和遗老遗少们或许知道这么做是不对的,但是忠君的思想,还是战胜了不做满奸的思想。不少人还是跟着溥仪去了东北,组建满奸政府,又苟活了几年。

   

   试想一下共党垮台以后,可能不可能还有几个忠实分子跟着胡温再上井冈山,或者去延安窑洞的呢?当然有,毛新宇会去。问题却是,井冈山和延安的人民可不可能会再收留共党。满清王朝到了摇摇欲坠的后期也没有出现过五毛犬儒现象,更没有整天哀叹着,“要是没有了爱新觉罗家族,中国可怎么办”的愤青愤佬们。

   

   满清灭亡了,也没有人想去清算溥仪,溥仪还可以过上自由自在的日子。有一天溥仪去散步,走近了一座桥的边上,看见了一个瘦瘦的老人跪在桥上,向溥仪磕头,三呼万岁,并且还要讨封赏。这个老人说,他的祖上曾经是入关的八旗士兵中的一员,后来战死了,始终没有被朝廷封赏过。溥仪因为看到了他是跪在桥上,随口就给他封了个镇桥候,这个人当即是谢恩,高高兴兴的回家去庆祝自己被封侯了。

   

   这就是说,灭亡了的满清仍然有一批愚忠的人。而共党还没有灭亡,仍在党内的人是极力避免被人们知道他是党员。受到共党恩惠被封做体制内公务员的人,只要敢于当街说出他是公务员,就立即会遭到民众的围堵和拳脚相加。

   

   为什么会是这样?这就是贺国强所说的,“党组织和行政机构80%正常运作停顿瘫痪”。这里所说的停顿和瘫痪,是指党的政工干部们和行政机构的公务员们的日常应该做的正常工作,该他们做的他们都停顿了。那么他们整天都干什么呢?当然是以权谋私利,贪腐抢劫,坑蒙拐骗。

   

   过去历朝历代的皇帝们,每年都要在几个大庆典的日子里,走出皇宫与民同乐,也有微服去民间私访的。现实共党的县长们,没有警车开道都不敢出门。这就是说,皇权专制远比不上共党极权的万恶。习近平算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说,“危机能否解决,根本取决于党的自身改革的勇气和坚定性。”

   

   这句话就证明了习近平没有读过马克思的书。马克思说过“异化”这个词。八十年代的中期,知识界也向共党提醒过“异化”的问题。共党当时派出了邓力群,搞了一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运动,于是共党就彻底地异化了。异化到了今天,公开地做土匪,公开地耍流氓的地步上,就是因为共党没有言论的自由,没有自我反省、自我改正、自我更新的功能和机制,于是才异化到了今天地步上了。

   

   共党说了六十多年的一句话,就是“相信党、依靠组织”。加上党永远正确,又必须领导一切。习近平的思想仍然局限在这个格式里。党去领导自身的改革,无论拿出多大的勇气和坚定性也是枉然。因为共党自身根本就不具备这种机制和功能。共党已经整体地迷失在对于好、坏,对、错的判断上。

   

   贺国强说,“党不管党”,那是因为党管不了党。总书记、政治局、中央委员会管不了党,那是因为谁也不听谁的。习近平或许也想到了党不太可能进行自身的改革,于是又提出了解决危机的另一个可能性,就是要“取决于社会的呼声和动力”。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出习近平或许读过一点《二十四史》,但却显然不太了解共党的党史。

   

   共党是以欺骗起家,以暴力篡政。五十年代初毛泽东曾说过,只要有30%的国人的支持,共党政权的问题就不大。在毛当政的二十七年中,正是由于他自己对权力的欲望达到了疯狂的地步上,大大小小近二十次所谓的运动去耍弄、愚弄国人民众。在他死之前,这所谓的30%的支持率估计也所剩无几了。毛死了,文革才停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