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悠悠南山下
·金邊會議後东盟須承受的苦果
·印尼在南中國海爭端上的中立觀點
·中國“已作出錯误的决定”
·柬埔寨又激怒菲律賓
·东盟:金边因亲近北京成为众矢之的
·印尼向东盟傳閱南海行為準則草案
·被美中争斗捆住手脚的东盟
·曼谷的越南佛祠(圖輯)
·印度尼西亞:獨立、多黨制和貪腐
·中國意料之外:緬甸對美國開放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英媒:中國與盟友緬甸日趨漸冷的關係
·中国用外贸开道强化在东南亚的竞争
·日媒:奧巴馬缺席令中國成峰會贏家
·泰國政治平靜的外衣下激流洶湧
·馬航MH370事件:大馬開始反擊中國的批評
·緬甸,這幅圖畫正在褪色?
·中緬重大工程下馬背後:都是民主惹的禍?
·可改變亞太經濟與戰略格局的泰國考克拉地峽
·印尼新總統面對的難題:南中國海
·中國的經濟誘惑使东南亞國家陷於兩難
·印尼媒體關注當局扣押中國漁船
·印尼討論50年前的屠殺 反華仍是敏感話題
·中國人為什麼不喜歡新加坡
·人工國家新加坡的建國之路
·印尼看中國,半信半疑
·緬甸和平大會未取得實
·李光耀、周恩來、高瑜
【 柬埔寨透視 】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美軍艦對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作訪的意義分析
·红色高棉大屠戮/ zt
·柬埔寨和北韓關係析評
·赤柬第三號頭目英薩利被捕及其罪行
·特別推薦紀錄片﹕« S21--赤柬的殺人機器 »
·柬埔寨难以愈合的伤口
·赤柬犯罪背後的同犯
·来自红色高棉监狱纪念馆的见证
·佛國柬埔寨(攝影)
·佛國血魔---波爾布特
·日本紀錄片:柬埔寨大屠殺真相
·柬埔寨大事記
·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赤柬領導人受審:遲來和有選擇性的正義
·柬埔寨共產黨意識形態的根源
·回顧西哈努克親王一生(圖說)
·柬埔寨悲劇的“紅色親王”
·英媒:中企舉止神秘在柬投資百
·赤柬“第三號頭腦”英薩利離世
·柬埔寨是諸侯國嗎?
·柬首相洪森籍以提前大選解決政治爭端
· 新書:中國以援助紅色高棉為恥
·中共情報人員筆下的紅色高棉
·憶想金邊崩解
·仍有西方人為波爾布特政權辯護
·中國對波爾布特政權的影響
·柬埔寨的“仇越”魔咒
【 臺灣、香港 】
·弱國無外交,小人沒朋友
·三十年前的諾言
·宗教與政治的雜思
·中共死穴
·假如鐵娘子沒有仆倒歷史會否改寫?
·香港餘孽
·誰是中國人?
·中美關係:鬥而不破
·愛國主義與本土主義
·臺灣本土與民主的發展之路
·2013/1967
·三十年間塵與土
·驚艷臺灣
·評“中國人所見之台灣”和台灣民主
· 世界視野下的中港矛盾
·從邵逸夫逝世,回望东南亞中的香港
·為何中國不提早收回香港?
·鄧小平不願收回香港:一國兩制的本
·中華民國國小志大麻煩多
·香港六七暴動圖片
·為甚麼新加坡不可以是香港的出路?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從三十年前的訪京團說起
·日本紀錄片:《污雲籠罩东方之珠》
· 北京會否血腥鎮壓「遮打革命」?
·梁特彈壓狂態畢露 佔中世代華麗登場
·越南22個組織支持香港雨傘革命
·香港鬧文革?謊話要秒殺
·我們都在創造歷史:香港佔中的思考
·期望青年人開創香港未來
·從滬港通和佔中再看中國金融大博奕
·滬港通所反映的思想盲點
·舊時香港成功,源於敢頂撞宗主國
·英密檔:倘中國违反联合聲明,英必出聲
·《港英時代》--重寫我城故事
·兩岸關係即將進入冷淡期!
·誰來代表香港?
·蝗圖騰
·北望,不如南看
·2047香港得唔得?
·香港不是殖民地?
·李登輝全文: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
·為了帝國的去殖民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2014年2月14日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1959年胡志明與劉少奇於北京


   
   

參與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的越南舊軍人吳日登( Ngô Nhật Đăng)先生現居於河內,他仍然不忘記那段戰爭歲月所發生的事。

   
   
   1978年8月25日, 吳先生為響應政府對青年和學生們呼籲的 “ 總動員令 ” 就參軍。在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來臨前,2014年2月13日,BBC 越語組記者對他作了訪問。
   
   那年,吳先生20歲,與許多學生一樣離開了大學, 被徵選和培養為 “ 典範幹部 ” 的下士軍官,負責訓練新兵。
   
   " ( 越中關係 )那時已緊張,也有幾年了,華人返國和整個氣氛使人思想戰爭是肯定會發生的,這也並非是意外之事。我們那時都肯定的說極有可能與中國發生戰爭。”
   
   在2月17日中國揮軍越過邊界的兩日後, 吳先生與隊友授命於2月20日前往高平戰區。跟著他也留在那裡四年直至退伍為止。 1979年2月份,吳日登與營隊隊員所執行的任務是對中國軍隊 “ 背後出擊, 稱為深入破壞 ”。
   
   " 對於我,一個大學生的第一印象是在夜晚的砲彈轟隆……, 死神就在你的身邊。”
   
   " 最令我深刻印象的是高平人民遭受破毀的摧殘景像。在戰爭的氣氛裡人民日以繼夜的逃難狀況。”
   
   這位今年55歲的舊軍人說, 中國軍隊抵達高平比其他的戰區較遲。
   
   
   " 其他戰線的情況我不知道,但在高平所見的幾乎是中國的正規軍;我們所捉拿到的一些戰俘,他們說是屬於成都軍區,所擁有的武裝力量也夠巨大,包括坦克、裝甲車、砲兵等。”
   
   " 他們的後勤供應也準備得十分周到。”
   
   吳先生說他曾參與審訊戰俘的工作,以便收集情報,後再把他們運往 後方 “ 軍區 ”。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在戰爭中,中國士兵深入越方邊界埋雷
   
   
   " 他們被灌輸某種訊息。一些也令人可笑不已;例如, 他們說我們在學習班上聽聞的說越中友誼是毛主席和胡主席經手栽培的,現在反動集團黎筍把胡主席監禁了。 ”
   
   " 你應該知道那時胡志明已去世十年了而他們不知道。他們的原話是這樣:“ 反動的黎筍集團監禁了胡主席,破壞兩國的關係,所以我們去那裡為打敗小霸黎筍反動擴張集團和解救胡志明主席。"
   
   吳先生說,在高平的一些地方,中國兵也對一些房屋和機構貼上封條,絕不破壞。
   
   

中國軍隊 “ 互相掃射 ”

   
   
   吳先生說儘管中國出動往高平的軍隊整整一個 “ 軍 ” ,但在高平的越南軍事人數卻 “ 極少 ”。
   
   可是,他說:“ 很奇怪,中國士兵在高平卻又死了極多。”,“ 那時越南的地方力量只很少,再加上一些民兵而已。”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吳日登先生說若再次拿起槍,他需要再三考慮
   
   
   " 在高平的東線上,他們( 中國軍隊 )湧過來,但不成功。 最後,在高平的戰線在通農縣( huyện Thông Nông )和寶駱縣 ( huyện Bảo Lạc )開戰。
   
   “ 在那個方向,越南沒有武裝力量。 他們出動整整一個軍的人數進入那裡。”
   
   " 於是,西翼的中國軍拉轉往這一邊的中國軍隊匯合,但是,當他們行軍至馬瓊嶺( đèo Mã Quỳnh )時,越南部隊才向兩邊的中國軍開火。”
   
   " 中方誤會並回擊,幾乎在整夜裡他們雙方都在互相交戰。由此他們的損失極大。”
   
   對於越南武裝力量方面,吳先生說: " 那時我們惟一的力量只是我們的一個營。”
   
   " 越方的主力部隊有一個團,第246團,他們卻在河廣( Hà Quảng )地區駐守。
   
   吳先生復述說, 他所屬的營共有三百人, 那時也曾一度失去聯絡,當抵達原平縣( huyện Nguyên Bình )時,通訊器只接收到的是中國的電波,原平在幾日前已被中國軍隊佔領而他們不知。
   
   當抵達原平後他們便把很多武器留下給地方軍,為當地加強裝備, 對於他們當地人,情勢已變得更為危險了。
   " 那時我們所編制的中隊三十人只有三支槍。 其他的兄弟只有佩帶子彈。”
   
   " 我們需要把一些武器集中起來,分配給其他單位,同時需要一邊跟踪中國軍隊,一邊召喚後方輸送武器增援。”
   
   “ 幸好那時指揮我們的連長有豐富的臨陣經驗,一切計算準確。”
   
   " 當我們的營隊獲靜篤( Tĩnh Túc )錫礦工人運送來子彈後, 打了一兩場仗,中國兵就開始撤軍了。”
   
   
   問及當時年輕士兵們的心情如何時,吳先生回答說: " 那時各種心情都有,害怕的,愁悶的也有。”
   
   " 我們所看到的是一片被摧毀的景象, 然後當地平民在河廣( Hà Quảng )地區馬服( đèo Mã Phục )嶺繞過時被中方軍隊屠殺,甚至有( 中國 )兵和民跑去拆房屋,而當地人民逃跑進入山林。”
   
   " 我們在山林中遇見他們,他們很興奮並說道,自從1948年起,不見部隊上來,現在來了,很高興。"
   
   

“ 兩種相對行為 ”

   
   
   吳先生說在1979年初他目睹了中國士兵的兩種行為:殘暴和比較守規矩兩方面。
   
   " 難以理解。有兩種行為。”
   “ 在河廣那處,我們目睹了戰爭極其殘暴野蠻的行為。平民被斬死,房屋被燒毀。”, “ 還有,例如,我親眼目睹他們( 中國士兵 )在撤退時一部車被擊毀。我在山上望下, 見到一名指揮官打開車窗,把司機拖出車,用錘擊打,他當場死亡。”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吳先生說中國士兵也並非是四處搶掠 。( 牌上越文所寫:和安縣興道社洞劾 [ Tong Hup ] 屠殺場地。中國侵略軍使用竹樁、斧頭砸死43名婦女兒童並把他們扔下水井。 )
   
   
   ".….. 但是,在一些地區,例如剛才說的通農地區,他們又不破壞、不出觸動任何東西。”
   
   " 那些糧倉、百貨商店原封不動, 沒有搶掠和破壞;他們把寫有兩種文字的 `中國邊防軍封條` 的紙條貼上。"
   
   戰役過後,吳先生接受在邊境地區測量山路的任務,由此有機會與中國人接觸。
   
   " 有時我迷路,誤入了中國的領土。 因為身穿便服,遇見了中國士兵,也了解他們的態度。”
   
   " 談及雙方邊境的情況, 如果是天晴無霧的日子,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對方,甚至大聲叫喊也完全聽到。”
   
   " 可是在戰爭中,他們的行為就變了,有如飲了雞血,完全是另外一個人。”
   
   
   這位舊軍人還說,在79年戰役結束後,形勢仍然是緊張。 越南的偵查組有潛入中國詢探情報,而中國亦如是。雙方也互相 “ 綁架 ” 對方的人來收集情報。
   
   吳先生說他的一個戰友在收到自己弟弟在涼山戰區死亡的消息後準備回家前的一天被綁架。
   
   不過,吳先生說在高平的形勢沒有像其他戰區那般緊張。
   
   “ 與我同一條街的兩個人也曾參軍,82、83年他們在河江( Hà Giang )省的清水( Thanh Thủy )戰地犧牲了。"
   
   

歷史教訓

   
   
   吳先生說,越南和中國都故意避談這場戰爭是 “ 不可接受之事 ”。
   " 已到了公開討論這場戰爭的時候了。 它是歷史的經驗教訓。 我認為應該公開追認所犧牲者的功勞。我的戰友們也躺下了,所留下的是家庭和人們正常的感情問題。 如果是人道上的事也忘記,那是不能理解的, 與此同時,其他的戰事( 指美越、法越戰爭。譯者註 )又組織紀念活動。"
   
   
   吳先生也不同意政府不舉辦紀念活動是為了和中國保持良好的關係。 他說:" 一些小的民族如菲律賓、以色列或者瑞士, 這些國家十分細小,又處於大國之傍,但他們的地位和身份卻堂而皇之。”
   
   " 越南政府的行為冒犯了我們曾參戰的、流血保衛國家的士兵的感情。"
   
   吳先生說他的舊戰友感到 “ 憤怒和氣綏 ”,並說若需要再次拿起槍的話,將影響他們的鬥志。“ ( 政府的 )行為是這樣,那麼肯定需要再三思考了。如果是現實所迫的,那就無話可說。但說像1979年那樣熱血的隨時參軍,隨時上路和隨時犧牲…… 的情況,我看就沒有了。”
   
   “ 不是我一個人有這樣的想法,而是很多人;不是79年的舊軍人這樣的想法,而是現在年青的一代亦如是。”
   
   
   這位舊軍人也說他曾多次到中國旅行, 並也知道昔日戰場上對方的人也被 “ 遺忘 ”。
   
   “ 我個人十分希望我們雙方這些人,也可以稱為受難者,可以見面談談。” 吳先生對BBC 記者說。
   
   “ 能夠這樣就極好了。 可以彼此表述各方的看法和感情。它是留給後世人的一份歷史教訓。 ”
   
   此外,吳先生對記者說,他期望可以製作一部關於邊界戰爭的紀錄片。但是相信政府將不支持他,若這部片是按他個人認為正確的方式去講述那段歷史。
   
   
   

嶺南遺民譯

   
   2014年2月19日
   
   資料來源:BBC 英國廣播電台
(2014/0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