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悠悠南山下
·泰國報刊對越南購買武器表示擔憂
·美越核合作 中國起憂心
·在美中之間作選擇
·越南“不想日本棄離美國”
·澳越安全和經濟的關係
·為何克林頓與越共總書記會面?
·談越南主席張訊生訪美之行
·各報刊評越南國家主席訪美
·美越最高領袖交流追擊圖說
·越南所面對的困難選擇
·越美關係提升
·美國部分解禁對越銷售武器:中國不悅?
·美國對越解禁武器之理由
【 法屬印度支那、法越關係、越南共和國 】
·越南王朝末代皇帝 --- 保大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1945年越南歷史大事
·法越關係史大事記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重評價吳廷琰:以另一個角度觀視南越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十一月和兩個總統之死
·正是美國總統支持推翻吳廷琰
·法國人和日本人在印度支那(1940-1945)
·法屬印度支那大事記
·越南共和國與各國邦交(至1958年)資料
·審視越南第一共和
·南北越、美國與“馬尼利事件”
·越盟權從何來?
·越南共和國的“黃金歲月:1955-1960”
【 越鳥巢南枝 】
·讀陳光基 《 回憶與思考 》 後之幾點意見
·越南語是中國的方言嗎 ?
·越南李朝禪詩選
·法語在當今越南的地位與發展
·越南文字改革後實況與問題
·豬年趣談越南年俗
·丁亥談越南新春特刊
·越人、越南歷史和中越歷史關係 \ zt
·«南翁夢錄»之陳朝漢字詩
·越南攝影選圖(1)---古城會安小景
·越南攝影選圖(2)--峴港芽莊
·越南攝影選圖(3)--下龍灣、寧平
·越南攝影選圖(4)--順化、湄江三角洲
·越南僑民有志氣
·«嶺南摭怪列傳» --- 鴻龐氏傳
·«嶺南摭怪列傳» --- 二徵夫人傳
·«嶺南摭怪列傳» --- 董天王傳
·«嶺南摭怪列傳» --- 一夜澤傳
·«嶺南摭怪列傳» --- 蘇瀝江傳
·«嶺南摭怪列傳» --- 越井傳
·越南文化在东亞的意義
·藝術攝影《 越女圖 》
·攝影組圖:《 外國人在河內 》
·河內掠影(攝影)
·越南陵姑灣美景(攝影)
·河內街照(一)
·源自越語的漢字 --- “ 江 ”
·誰是兩廣居民的祖先 ?
·林媽利 :臺灣人的基因結構與祖源研究
·河內日常生活照
·南越西部地區景像(圖輯)
·電影中的越南女性意象
·唐代詩人沈佺期涉及越南的律詩
·河內玉山祠
·四個軼事和一個訊息,或走上抵抗之路
·令人感動和羨慕的越朝異國婚姻 (圖)
·從臺灣原住民說起
·邊緣、野性、蠻荒的歷史
·越南式過馬路——心中無車!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您也許未知關於越南的一些事和物
·印尼文化與越文化痕跡(圖)
·2013《 越女圖 》藝術攝影
·2013《 越女圖 》藝術攝影(二)
·法國巴黎《越南電影全景》影展
·十張藝術攝影圖片
·罕見越南古籍中國地圖集
·法國巴黎越南皇家藝術文物展(圖)
·巴黎舉辦越南宣傳畫畫展(圖)
·多倫多電影節之越南影片:《在空中搏翼》
·越裔畫家黎譜作品拍賣創新高
·讀《南越國史》有感
·法國畫家安桂貝提之越南畫選
·越南人過年的粽文化
【 華僑華人 】
·黄花崗起義與越南華僑
·黃埔軍校之越南華僑學員
·淺談越南華人
·廿世纪初越南華人珍貴圖片(一)
·廿世纪初越南華人珍貴圖片(二)
·没有祖国的人们
·中國預批準“越南華僑”成為“中國人”
·一個越南華裔的聲音
·越南难民的中国命运
·憶西貢唐人區
·东南亞華文文學的發展與前景展望 / zt
·新加坡華人是什麽樣的華人?
·身上流著中越兩種血液 :我們是甚麼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作者:陳中道 ( Trần Trung Đạo )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在攻打越南前,鄧小平為尋求國際輿論對其支持而作訪亞洲各國並公佈: “ 越南是流氓,必須教訓它。” 這句 “ 越南是流氓 ” 在中國各電視台傳播。 原越南駐廣州總領事楊名易( Dương Danh Dy )也曾親眼看過這片段並說“ 我永不會忘記他的那個臉孔和充滿惱氣說出‘ 暴徒 ’ 的語調, 英語翻譯員則把那字譯為 ‘ hooligan ’, 即流氓、暴徒。”
   
   
   為何鄧小平說出這 “ 魯莽 ”之句呢 ?

   
   
   中共曾為越共付出和犧牲太多。 沒有一個國家為越共提供的援助多於共產中國。在越南戰爭中, 中國不但只援助金錢,還供以血肉。 在《 中國參戰 : 一部百科全書 》( China at War: An Encyclopedia )書中,作者李小兵( Xiaobing Li,音譯 )列舉了中國32萬名軍人為越戰貢獻:“ 越戰從1964年至1973年期間, 中國人民解放軍曾多次干涉參戰。 1965年7月, 中國軍隊開始進入北越,包括地對空火箭、防空、鐵道兵、工兵、掃雷和後勤等單位。中國軍隊負責調控防空火箭單位的配合,指揮地對空火箭各單位, 建築和修整公路、橋樑、鐵路和工廠等事務。 中國的參與使北越有機會抽離更多的單位南下與美國戰鬥。 1965年年中和1968年,中國派往北越的部隊達至23個師,包括95個團,總數為32萬人. 在最高峰的1967年,也有17萬中國軍隊。”
   
   
   從1977 年至 1980年,五名中國最高領導人是華國鋒、葉劍英、李先念、汪東興和鄧小平,而鄧是與越南共產運動關係最密切的人。鄧比任何人都多與越南共產黨各領導人接觸和共事,知曉每個人的性格,同時也掌握詳細和準確關於中國為越共所付出的犧牲是什麼。1960年代裡, 越共依賴中國的白米生存,而同時期內鄧小平的家鄉四川,因飢餓而死亡的人昇至一千萬。在兩個共產黨兵戎相對的時期,越共宣傳機器歌頌黎筍如一名堅定抵抗北京擴張的人物, 但是,不要忘記在1965年4月,正是黎筍曾親抵北京,懇求鄧小平出兵參戰。
   
   
   
   邊界衝突和驅趕華僑

   
   
   據中國國防部的報告所述, 邊境地區兩國邊防力量的軍事衝突自1975年後計起,從1977年的752次昇為1978年的1100次。 不僅是衝突的次數增加而規模也擴大。 即使不是主要原因, 但軍事衝突的事件已使北京感到需要選擇軍事手段作為解決的方法。 1978年11月, 國家副主席汪東興和海軍政委蘇振華將軍提議遣兵往柬埔寨,廣州軍區司令許世友則建議從廣西攻打越南。 1978年的上半年所發生驅趕華僑事件也令中國造成外交困擾和經濟困難 。
   
   
   
   為鞏固權力而攻打越南

   
   
   鄧小平最後一次復職是1977年7月, 職位為黨中央委員會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副總理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 然而, 擁有這些職位並非是掌握全部的權力。 華國鋒仍然是國家和黨的主席; 其他政治局委員如華國鋒的支持者汪東興和國家、中共黨的副主席李先念的權力比鄧還要大。中共黨內的權力鬥爭日愈增加。 鄧獲增強其影響力是在東南亞訪問後和尤其是1978年11月10日至12月15日舉辦共產黨中央第三期會議之後,才確定新時代中國戰略的各項經濟現代化計劃。在這戰略計劃裡, 美國被評為實現各個現代化可提供科技資源的國家。
   
   
   
   被圍堵的心理恐懼

   
   
   上述鄧所指責越南之句並非是個人感言而發,而是出自於被圍堵的恐懼。從中國幾千年歷史所獲取的經驗, 貫穿中共各代領導人頭腦中最害怕的陰影是被圍堵的恐懼。 從1949年至今,中共全部的對外政策皆受到這類恐懼所支配。
   
   前美國國務卿亨利-基辛格不久前出版的《 論中國 》( On China ) 曾節錄1968年范文同訪華時與周恩來的一段對話。 周恩來說:“ 在一段長時間內, 中國被美國圍堵。現在蘇聯又包圍中國,除了越南的那部分。” 范文同熱情的回答:“ 我們在越南領土上任何一處都更堅決地打擊美帝國主義者。” 周 :“ 那正是我們支持你們的原因。” 范興奮地說:“ 我們的勝利將對亞洲有積極的影響,將帶來不可預料的成果。” 周同意這點說:“ 你們這想法是對的。”
   
   鄧小平的對蘇政策是承接毛的觀點,由此,蘇聯的擴張被視為 “ 對和平的威脅 ”。 1978年11月3日越蘇友好和合作條約簽署,越南跌入蘇聯的軌道後, 正如周恩來對范文同所說的被圍堵恐懼不再是威脅的陰影,而是一種實質的危險。
   
   
   
   柬埔寨: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中國不但害怕在南方、寮國邊界地區被包圍,而且還恐懼越棉寮三國整體的圍堵。 為了孤立越南和阻止越棉寮結盟, 就在1975年8月, 鄧小平曾對赤柬第三號人物喬森潘吐露心聲: “ 當一個超級大國( 美國 )撤離後,另一個超級大國( 蘇聯 )將乘機跳進東南亞擴張,製造罪行。” 鄧呼籲柬埔寨共產黨與中國團結,共同阻止越南的擴張。 1976年3月,華國鋒在會見寮國共產黨總書記凱山-豐衛漢( Kaysone Phomvihan )訪華時也重述類似的說話。
   
   1978年6月, 越南正式加入經濟互助會和同年11月,與蘇聯簽署友好和合作條約,其中包括三個軍事條款。1978年12月, 越南侵略柬埔寨,把波爾布特集團趕入森林並建立親越共的韓森林政府。 鄧小平視此為打狗不看主人臉的做法,並決定砸斷圍堵線,“ 教訓 ” 反叛的越共小弟。 鄧小平選擇軍事手段來擊破圍堵。
   
   
   
   鄧小平的決定

   
   
   各種資料均顯示, 即使政治局內部意見分歧, 攻打越南的最後決定是鄧小平所拍板的決定。
   
   在1978年12月31日舉行的擴大會議上,鄧小平正式建議通過 “ 懲罰 ” 攻打越南的計劃。 參與會議的全體成員不但同意攻打涼山、高平和老街的進攻計劃,還修改並補充該計劃,其中包括可能從雲南勐臘( Mengla )進入寮國攻克奠邊府,直接威脅河內。也是在這會議上,鄧小平舉派負責廣西方向出徵的許世友為司令,武漢軍區司令楊得志大將負責指揮雲南的徵戰部隊。
   
   在紙上指指點點、規劃是一易事,但對於有實際頭腦如鄧小平的人,其本身也知道所面對的諸多艱難。 中國在經濟和軍事條件上還極為衰弱之1979年,攻打越南是一個無比重要的決定。鄧小平能夠使中共政治局聽從其言容易理喻,但對外, 鄧也需要說服東南亞、亞洲和尤其是美國等的國家。
   
   
   
   為尋找盟友而上路說客

   
   
   1978年底,74歲的鄧小平以中國最高領導人的身份,對一些國家作一次歷史性和正式訪問, 目的是為實現 “ 四個現代化 ” 和為攻打越南之事鋪路。
   
   鄧訪問了一系列國家如日本、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緬甸和尼泊爾等。在訪問那些國家時,鄧口上經常傳遞出越蘇條約是威脅東南亞鄰國,是東南亞和平與穩定的威脅的訊息。 1978年11月8日,鄧小平在曼谷發表說:“ 這個( 越蘇 )條約不但只針對中國……而還是蘇越對世界擴張的意圖。 你們想那個條約只針對中國。 我曾與多國誠懇交談時說中國不怕被包圍。這條約的含義很重要,它指向整個亞太地區。 亞太地區和全世界的安全與和平都被威脅。”
   
   除了新加坡之外,幾乎整個東南亞國家都支持鄧。東盟指控越南侵略柬埔寨。日本亦如是。
   
   在外國訪問的行程中,訪美當然是最重要的一站。 在1978年11月2日中共黨中央政治局的一次會議上, 鄧小平指示外交部向美國通報有意實行兩國關係正常化。 12月初, 鄧告知一些省委書記和軍區司令,美國可能於西歷1979年初與中國建交。在北京,1978年11月13日和15日,鄧本人親自與美國駐北京代表處處長利奧納特-伍德科克 ( Leonard Woodcock ) 舉行四次會談。 在各次會談中, 鄧對美作出讓步,同意不以美國繼續對台售賣武器為兩國建交的先決條件。因為期望在侵越行動之前,鄧焦急須先解決與美國建交的問題。
   
   
   
   正式訪美

   
   
   1979年1月28日,鄧小平踏上訪美之途。 他擬想美中將促成結盟之友,實行在全球範圍內共同反抗蘇越的戰略計劃,但難以得到美國保證將出面支持中國即快要攻打越南的戰爭。 在美期間,鄧小平三次會晤占美-卡特總統。只抵步華盛頓幾小時後, 鄧要求與卡特總統私人會晤,討論越南問題。鄧的提議令美方感到意外。 1月29日下午, 鄧以及代表團的外長黃華、外交次長張文章前往白宮與卡特會晤。美方除了卡特總統之外,還有副總統華特-蒙達勒 ( Walter Mondale )、 國務卿賽路斯-萬斯( Cyrus Vance )和國家安全顧問布澤金斯基 ( Brzezinsky )。 在會談中, 鄧小平告知美國總統,中國決定以攻打越南的行動來反對蘇聯的擴張,並需要美國支持。與鄧小平所期望之相反,卡特總統並不馬上回答,只要求鄧應該 “ 自制,一旦局勢轉為困難之時。”
   
   翌日,鄧小平收到卡特總統的親筆信,內容說他勸諭鄧須謹慎,因為據卡特所觀察,即使中國攻打越南,越南也不會從柬埔寨撤軍,而且還令中國陷於困境。 卡特還提及( 中國 )侵略越南,可能使中國為世界和平之遠景的努力受阻。
   
   卡特總統在其回憶錄《 守信 : 總統回憶錄 》( Keeping Faith, Memoirs Of A President ) 寫道 : “ 翌日早上,鄧和我再次在白宮橢形室會面,只留一名譯員在場。我大聲讀了交給他的一封親筆信, 概括地說出我的本意:目的是為了阻止中國侵越戰爭的行動。他強調說,如果有所調動的話,就是中國軍隊在短期後便撤軍。 這樣的軍事行動結果大部分是有利的和會產生長久的效果。完全和昨晚的不同,現時他是一個堅定的共產黨領袖,果斷的說其民族不能以體弱的姿態出現。 他說問題還在研究,但我的印象是決定早已備定好。越南將被懲罰。”
   
   1月30日,在與卡特總統的另一次會談中, 鄧小平告知攻打越南已定並將不可作任何的改變了。但是,鄧還強調說將是一場有限制的戰爭。
   
   鄧小平不能收買美國公開支持攻打越南,但至少也並非是空手而返。 卡特總統為取悅 “ 巨大的客人 ” 和 “ 反蘇戰略盟友 ”, 同意為北京提供蘇中邊界北部五十萬蘇軍活動的情報。 美國通過衛星跟踪中越邊界的戰事,也是因為通過所拍攝的衛星圖片,美國的傳媒知道在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裡究竟是誰遭到教訓。 在登上返國的飛機前,鄧在與卡特總統的私人會晤中肯定的說:“ 中國仍然需要懲罰越南。” 鄧訪美是成功的。 即使美國不支持,但鄧確信美國將不指責中國侵越。 在返國途中,鄧再次路經東京,爭取說服日本支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