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悠悠南山下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越南在南中國海開採石油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作者:貝爾-海頓 ( Bill Hayton )

   寄自緬甸納披都( Naypyidaw, Myanmar )
   
   2014年2月2日


   
   

值紀念1974年1月19日黃沙海戰四十週年,越南的各報刊曾登載多篇關於這場海戰和讚揚越南共和國軍在戰鬥中所體現的勇敢。 但是,也有少數文章討論這場戰鬥的真相。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HQ-10“日禱”( Nhựt Tảo)號護衛艦
   
   
   幾十年來,戰事的真相一直被封鎖,但最近幾位前軍人曾撰寫或複述其經歷。 美國政府也解密了一些重要資料。 匯集這些資訊,它告訴我們這些個人英雄因為作戰計劃差、領導不力和在雙方力量不對稱的狀況下等原因導致失敗的故事。
   
   1974年1月, 那是南越處於最困難的時期。 美軍撤離越南後, 停火令已頒布,西貢政權在經濟幾乎癱瘓的狀況下需要面對各地仍發生的戰鬥。距離峴港350海浬的幾個島嶼所發生之事件並非是西貢的第一優先要做的事。 駐守在黃沙群島的士兵也沒有足夠的資源和正確的戰略可作自衛。1月14日是週一,越南共和國的一艘軍艦發現中國海軍的兩艘艦船在靠近由南越佔守屬黃沙群島月鐮群島( Nhóm Lưỡi Liềm; 英文:Cresent group;中文:永樂群島。譯者註 )的友日島( đảo Hữu Nhật;英文:Robert Island; 中文:甘泉島。譯者註 )正在拋錨。只慣於在陸地駐守,越南共和國軍突然面對一場海上戰鬥的危機。 就在翌日,1月15日, 阮文昭總統曾親身抵峴港海軍營地探望。 同日,查利-斯葛( Jerry Scott )從美國領事館向好朋友 、第一海軍區副提督胡文奇話( Hồ Văn Kỳ Thoại,音譯。提督、都督是南越海軍使用的軍階稱謂,等同法文 Contre-amiral、英文Rear Admiral 。譯者註 )建議允許其部下一名人士佐拉特-科斯( Gerald Kosh 。此美國人也是戰俘,在戰事中被中共捕捉。譯者註 )可隨船前往黃沙。
   
   胡副提督很快便答應,科斯隨後也登上了HQ-16號護衛艦。這是1970年代美國交下越南共和國七艘巡邏使用的護衛艦之一。雖然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所製造的艦艇, 但這類艦也設有多口最大直徑至5英寸(127mm)之座炮,它也是越南共和國海軍最好的軍事裝備。 科斯後來曾撰寫一份關於這場海戰的長篇報告,目前已公開。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中國漁船改裝成為的武裝船隻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越南再重現失去黃沙的議論
   
   
   第三天,1月16日, HQ-16號護衛艦運載16名越南共和國海軍陸戰隊隊員登上友日島,但中國軍已經登上維夢島( đảo Duy Mộng;英文 Drummond Island;中文:晉卿島。譯者註 )和光和島 ( đảo Quang Hòa ;英文:Duncan Island; 中方稱琛航島。譯者註 ),附近也留守一些軍事船隻作援。 這些資訊均被緊急向峴港通報。
   
   
   在指揮所內曾出現驚惶的現象。越南共和國海軍中最高級的第三人、海軍副參謀長杜檢( Đỗ Kiểm )建議應該作出迅速和堅決的反應。 “ 如果我們現在馬上行動,也可能奪回海島。” 杜先生回憶他曾對海軍司令提督陳文滑( Trần Văn Chơn )說了上述的話。 杜先生說,陳文佔那時並不採取行動,反而要求提交越南對那些海島擁有主權的歷史證據資料。 幾個小時後, 杜先生在海軍圖書館找出豐富的各種資料。
   
   1月17日, 十五名海軍陸戰隊隊員登上光映島 ( đảo Quang Ảnh ; 英文:Money Island;中文:金銀島。譯者註 )。 月鐮群島的七個島,那時越南共和國佔領三個,中國軍手上有二。 隨後三艘護衛艦也匆忙調往黃沙: 編號HQ-5 ( 前美軍的海上巡邏護衛艦 )、 HQ-4 ( 前美軍USS Forster 驅逐艦,裝備三英寸口徑炮 ) 和HQ-10 ( 美國 USS Serene 掃雷艇,改裝為巡邏艇 )。
   
   1月18日早上, 上述四艘艦全部抵達黃沙。 總指揮何文鄂( Hà Văn Ngạc,音譯 )為展示武裝力量,決定讓海軍陸戰隊登陸光和島。 但獲識兩艘增援的中國艦艇已調抵該島, 何文岳被迫取消計劃。中國軍贏了第一回合。
   
   週六晚,何文鄂收到來自峴港的一封密電。 一項極為奇異的命令:和平式地重佔領光和島。何先生決定下令明日1月19日登陸。 8點29分,當海軍陸戰隊隊員登陸時,遭到中國軍開火,使一名越南共和國軍喪命。另一軍人竭力搶回隊友的屍體時被擊斃。越南共和國海軍陸戰隊被迫撤退。
   
   何文鄂聯繫上級,等候下一步行動的命令。 在西貢,越南共和國海軍總部駐地內,杜檢跑去找陳文滑。陳不在。一名助理說陳先生已去機場,準備飛往峴港。 杜先生打電話找陳的副手( 在峴港 )。 他也不在,接電話的人說他已前往機場迎接陳先生了。 在黃沙命悬一線千鈞之際,兩位最高海軍領導人卻全都找不到。最終,杜先生一人下令:開槍戰鬥。
   
   10點29分, 在兩名海軍陸戰隊人員陣亡後的兩小時,越南的四艘艦艇向中方的六艘艦開火。
   
   不幸,HQ-4號艦出現故障,很快就被中國兩艦艇的砲彈擊中。HQ-5向中國艇開火並擊中對方,嚴重破毀,但最終HQ-5號也被中彈。15分鐘後,HQ-5又無意中碰撞了HQ-16, 後者斷失電源和艦艇傾斜20度。 之後HQ-5被中彈, 炮座和無線電系統被毀壞。 最終, 艦隊中最小的HQ-10遭中國軍隊的火箭炮彈擊中,指揮台被毀,艦長喪命。
   
   大約在一個小時內, 儘管中國的兩艘艦船被嚴重擊毀, 越南共和國的艦隊幾乎失去了戰鬥能力。 HQ-10艦被沉海,其餘的緩慢地駛回峴港。
   
   
   客觀的評價,這海戰對南越來說是一場災難,雖然這些軍人返回後獲英雄凱旋式的迎接。
   
   南越的傳媒覆述越南共和國海軍曾擊沉中國兩艘艦並阻止了比南越海軍力量強幾倍的中國侵略軍。 編造的戰事就像充斥神話色彩的故事,剛好也適用於來迎接農曆新年。但實際上, 那是一場災難。
   
   
   

嶺南遺民譯

   
   2014年2月5日
   
   

作者簡介:

   
   貝爾-海頓 ( Bill Hayton )先生系BBC 記者; 所撰寫關於越南的著作有:《 越南:冉昇之龍 》( Vietnam: Rising Dragon ,2010年 )和將於今年由耶魯大學出版的《 南中國海:危險的根源 》( The South China Sea - Dangerous Ground )。
(2014/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