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逸明文集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天价墓地算什么,还有比天价墓地更吓人的!
·雄安新区的征婚广告害了多少人?
·五台山“尼姑结婚”,谣言为何不能止于智者?
·沃尔玛退出中国已经进入倒计时?
·金正恩的妹妹失踪九个月有何玄机?
·中国美女嫁美国流浪汉,让广大单身青年情何以堪?
·官员为改变风水对邻居大打出手,纪检部门何以缺席?
·陕西离地三米的举报箱被监控背后有何隐情?
·院长爱请小姐陪唱的嗜好是如何养成的?
·婚礼现场被演员充斥,警方到底该不该介入?
·《无犯罪证明》羞辱的何止是当事人?
·美女主播夜宿故宫直播慈禧床榻该当何罪?
·情何以堪?《毒战》制片人染上毒瘾
·中国的禽兽教师缘何层出不穷?
·拿着存折取不到钱背后可能存在的惊人内幕
·22岁青年偷两元钱被警方刑拘,他到底冤不冤?
·女学生在老师门口自杀,生前真的被性侵了吗?
·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对女德讲座太认真你就输了
·丰胸、壮阳!假名医推销保健品何以骗倒八千余人?
·枪杀情妇的高官被执行死刑,与“免死金牌”何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四名中国媒体人2月15日在北京面见了来华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克里,讨论互联网自由,以及中美关系、钓鱼岛争端、中国反腐、反恐等话题。四名媒体人包括博联社创始人马晓霖、时事评论员王冲、调查记者王克勤以及腾讯财经记者张贾龙。其中,张贾龙呼吁克里就网络防火墙和刘晓波、许志永等问题向中国政府施压。
   
   两天之后,《环球时报》就此发表社评称,中国目前的国家道路已经有了主心骨,美国已没有能力直接影响中国的政治发展进程。随着中国愈发强大,如果异见人士今后还指望美国政府能给中国现行法律撕开个口子,对他们给予特殊“保护”,那他们就太“萌”了。
   
   克里的中国之行是最近这些天海内外舆论关注的焦点之一,克里在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和外交部长王毅会见之后,突然约见四位中国媒体人。其中之一是凤凰卫视的时事评论员王冲,他在与克里见面过后,第一时间通过微信向好友传递了这一消息。因为跟王冲是朋友,微信交往比较多,所以,笔者在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一情况,不过,他的文字当中并未提到张贾龙呼吁克里就网络防火墙和刘晓波、许志永等问题向中国政府施压的细节。


   
   四位媒体人给公众的印象是比较有良知,也比较独立和敢言,但也不是像其他异见人士那般激进,身份自然也不算太敏感。以前,美国等西方国家政要访华时,喜欢约见身份敏感人士,结果往往是被约见者不到会面的时刻就被警方阻止。大概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重现,所以,这一回美方在选择约见对象的时候特别审慎,被约见者既不能身份太敏感也不能身份太官方。正因为这种选择中美双方都能接受,四位媒体人才得以顺利成行。
   
   此次会见持续时间有一个多小时,王冲只在自己的文字中对参与会见的人进行了简单的介绍,然后主要是陈述自己与克里的交谈内容,内容主要是围绕中美日三角关系展开。王冲是国际问题研究专家,以这为主题并不奇怪。对于其他人与克里的交谈内容,直到美国官方主动发布相关消息之后才为外界知晓。
   
   毫无疑问,在四位媒体人与克里的谈话中,最具有冲击力的是张贾龙的谈话,里面涉及到中国的网络防火墙、刘晓波、许志永。张贾龙作为腾讯的财经记者,原以为他会更关心财经方面的问题,没想到他在会谈时最为大胆,给中国民间和国际社会耳目一新之感。当然,他的话题自然也会触动中国官方的敏感神经。
   
   《环球时报》作为《人民日报》的子报,实际上在刊发新闻和评论方面比母报更为自由和大胆。它不是大胆地针砭时弊、批评当权者,而是大胆地谈论其它国内媒体唯恐避之不及的敏感话题,向自由派敏感人士开炮,向国际舆论开炮。此次《环球时报》发表社评对四位媒体人和其他异见人士进行攻击,可以说是该报又一次摇尾乞怜的举动。资深媒体人、原中新社记者高瑜就此表示,《环球时报》批评中国媒体人与美国国务卿克里的民间互动,是中国官方对其与中国网民公开谈论“敏感话题”表达的不满,她认为该报起到了为官方看家护院的作用。
   
   《环球时报》作为官方报纸,虽然有一定的自主性,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却必须与官方保持一致,据悉,该报的社评,有时候是官方安排人撰写和发布的,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官方的传声筒。此次的社评中称:中国看似曾经“在美国的压力下”释放过几名在押犯人,但那更多是中美之间的“某种交换”。这正好符合很多人对最近这些年中美关系变化的判断,的确,在江泽民时代,有不少异见人士被中途释放的先例,而到了胡锦涛时代,因为国际压力而被释放的异见人士几乎没有,相反,越是有国际舆论的声援,反而判刑越重,如刘晓波、刘贤斌、陈西、陈卫、朱虞夫等人。可见,以前释放异见人士的确跟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有求于美国的时候比较多有关。如今,中国经济可以傲视群雄了,使得当局的腰板越来越硬,不仅不再看美方的脸色,反而在有时候故意跟美方唱对台戏。
   
   美国是一个实行宪政民主制度的法治国家,尊重民众的基本人权,也乐于关注世界其它国家的人权状况。克里此次访华期间,特地抽空约见四位中国的媒体人,可以说符合美国的核心价值,也值得世界舆论的肯定。此举的目的无疑是在表达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尤其是对中国新闻和言论自由状况的关注。克里此举延续了美方的一贯做法,只是,不会再有多少人对这种举动促进中国的人权状况抱多大的期望,因为类似的举动几乎每年都有,但最近这十来年最终是什么作用都不起。
   
   中国警方不仅仅监控异见人士,连很多媒体人也在其监控之列,尚未与克里见面,王克勤就被警方约见,所幸的是没有被阻止,可以想像,王克勤在被警方约谈的过程中,应该或明或暗地遭到了警方的敲打。据张贾龙透露,美国大使馆通知会见克里的人当中,其实原本是五位,还包括《财新》杂志主编胡舒立,但她并未到场,最大的可能是受到了官方阻挠。
   
   警方干涉媒体人与克里会面,足以说明中国在人权状况上的糟糕程度。而《环球时报》在事后的社评,则是在公开地警告各界人士,不要在跟美国政要会面时奢望通过他们来改变良心犯的处境和中国的人权状况。同时,也警告美国等西方国家,不要以为中国还是以前的中国,如今的中国不会对国际压力屈服。另外,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在2月1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使用“天真、幼稚”的措辞来批评美国国务卿克里与中国媒体人的互动是试图改变中国的发展方向。《环球时报》的社评和华春莹的言论显然不是巧合,而是秉承上意而为。可见,当局仗着经济地位的空前提升已经有些不可一世了。
   
   在看到《环球时报》的社评和部分“网民”的非议之后,王冲于2月18日忍不住在自己的博客当中进行了回应,他强调自己是带着一颗平常心去会见克里的,也希望各大媒体和各界人士也以平常心来看待此次会见。会见已经结束了,四位媒体人该说的话也都说了,无法再改变,《环球时报》之所以对此进行抨击,显然是为了传达上意杀鸡儆猴,虽然在四位媒体人当中,仅有张贾龙一位谈及敏感话题,但在今后,估计被外国政要约见者会格外谨慎,否则便有被打入另册的可能。而那些原本就无拘无束的敏感人士则不太可能成为受邀对象,即使受邀,也十有八九受阻。
   
   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要想完全通过国际的力量来推动政治转型绝无可能,国际力量只能是一种助力,主要还得靠中国民间公民社会的不断壮大和推动。当宪政民主制度真正在中国落地生根时,《环球时报》这种为一党专政效劳的官办媒体才会闭上那张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脏口。
   
   2014年2月18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4/02/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