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逸明文集
·我的泰国之行(4)--遇见国际友人
·我的泰国之行(5)--逛街
·我的泰国之行(6)--素铁山佛寺
·我的泰国之行(7)--温泉击水
·我的泰国之行(8)--篝火晚餐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我的泰国之行(10)--坎坷回家路
·悲伤的2008年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强奸犯局长”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打“码头”是在向文明规则挑战
·黄光裕,你怎能一死了之?
·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附庸风雅是中国商界富人的“陋习”
·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傍上高官的女人,请不要太癫狂
·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迷信”局长的预感终于显灵了
·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富家子飙车案车速鉴定结果难以服人
·杭州飙车案,别忘了还有几条漏网之鱼
·邓玉娇到底是杀人嫌犯还是抗“日”英雄?
·邓玉娇杀官,法律的天平将向哪边倾斜?
·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零八宪章》与网络盗窃攻击者
·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翻版张柏芝”是娱乐至死的克隆
·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杨克获释,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在抬头
·罗京英年早逝,央视难辞其咎
·围剿余秋雨的何止“古余肖沙”?
·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信因果报应?
·高考舞弊是治不好的牛皮癣
·许宗衡堪称当代方鸿渐
·人肉搜索让《焦点访谈》原形毕露
·难道连金庸也堕落了?
·最年轻市长的论文是抄来的?
·抄袭论文的周森锋应该辞职
·严晓玲案不应由福州当地警方盖棺论定
·为上海黑心楼盘的倒掉喝彩
·陈良宇在监狱里玩不玩“躲猫猫”?
·远离另类的《葵花宝典》
·买了倒楼的炒房业主不值得同情
·强装“绿坝”是在践踏公民权利
·严晓玲案显示福州警方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杭州法院的“辟谣”难证清白
·胡斌飙车案怎能不让人质疑
·胡斌替身张礼礤扇了谁的耳光?
·《新闻联播》变脸不仅仅是不让领导露脸
·以言治罪的势头必须得到遏制
·摇出经适房“十四连号”是奇迹更是耻辱
·飙车案续发,人间天堂已成死亡天堂
·我们为什么不能仇富?
·周市长的“论文门”,树欲静而风不止
·马斌,裸就裸了,怎么能不认账?
·心怀不轨却又见义勇为,他到底是嫖客还是侠客?
·中国媒体是世界上最能创造奇迹的媒体
·和人妖合影的官员自己更像“人妖”
·大嘴宋祖德,你准备好了吗?
·还有多少彩民在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
·更期待中国的国家领导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泳装美女“钓”的是老板,更是色狼
·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阎崇年和于丹不妨大胆地将刘水告上法庭
·是谁给了煤老板雇凶杀人的勇气?
·文强和女明星有染,到底是谁玩弄谁?
·穿透视装“钓情郎”比穿泳装“钓老板”更无聊
·罚学生裸站羞辱的是整个教师群体
·裸女站在吃饭民工中间是色情对艺术的玷污
·周海婴,你维护的不是鲁迅的名誉
·荆州溺亡事件,有谴责更应该有反思
·陈琳,你的柔情我们永远怀念
·上海已经成为中国的“首恶之区”
·敬告有些媒体,请别再把我当标本
·少林方丈释永信的“悔过书”情真意切
·禁止“非正常上访”,深圳当局进一步与民为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四名中国媒体人2月15日在北京面见了来华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克里,讨论互联网自由,以及中美关系、钓鱼岛争端、中国反腐、反恐等话题。四名媒体人包括博联社创始人马晓霖、时事评论员王冲、调查记者王克勤以及腾讯财经记者张贾龙。其中,张贾龙呼吁克里就网络防火墙和刘晓波、许志永等问题向中国政府施压。
   
   两天之后,《环球时报》就此发表社评称,中国目前的国家道路已经有了主心骨,美国已没有能力直接影响中国的政治发展进程。随着中国愈发强大,如果异见人士今后还指望美国政府能给中国现行法律撕开个口子,对他们给予特殊“保护”,那他们就太“萌”了。
   
   克里的中国之行是最近这些天海内外舆论关注的焦点之一,克里在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和外交部长王毅会见之后,突然约见四位中国媒体人。其中之一是凤凰卫视的时事评论员王冲,他在与克里见面过后,第一时间通过微信向好友传递了这一消息。因为跟王冲是朋友,微信交往比较多,所以,笔者在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一情况,不过,他的文字当中并未提到张贾龙呼吁克里就网络防火墙和刘晓波、许志永等问题向中国政府施压的细节。


   
   四位媒体人给公众的印象是比较有良知,也比较独立和敢言,但也不是像其他异见人士那般激进,身份自然也不算太敏感。以前,美国等西方国家政要访华时,喜欢约见身份敏感人士,结果往往是被约见者不到会面的时刻就被警方阻止。大概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重现,所以,这一回美方在选择约见对象的时候特别审慎,被约见者既不能身份太敏感也不能身份太官方。正因为这种选择中美双方都能接受,四位媒体人才得以顺利成行。
   
   此次会见持续时间有一个多小时,王冲只在自己的文字中对参与会见的人进行了简单的介绍,然后主要是陈述自己与克里的交谈内容,内容主要是围绕中美日三角关系展开。王冲是国际问题研究专家,以这为主题并不奇怪。对于其他人与克里的交谈内容,直到美国官方主动发布相关消息之后才为外界知晓。
   
   毫无疑问,在四位媒体人与克里的谈话中,最具有冲击力的是张贾龙的谈话,里面涉及到中国的网络防火墙、刘晓波、许志永。张贾龙作为腾讯的财经记者,原以为他会更关心财经方面的问题,没想到他在会谈时最为大胆,给中国民间和国际社会耳目一新之感。当然,他的话题自然也会触动中国官方的敏感神经。
   
   《环球时报》作为《人民日报》的子报,实际上在刊发新闻和评论方面比母报更为自由和大胆。它不是大胆地针砭时弊、批评当权者,而是大胆地谈论其它国内媒体唯恐避之不及的敏感话题,向自由派敏感人士开炮,向国际舆论开炮。此次《环球时报》发表社评对四位媒体人和其他异见人士进行攻击,可以说是该报又一次摇尾乞怜的举动。资深媒体人、原中新社记者高瑜就此表示,《环球时报》批评中国媒体人与美国国务卿克里的民间互动,是中国官方对其与中国网民公开谈论“敏感话题”表达的不满,她认为该报起到了为官方看家护院的作用。
   
   《环球时报》作为官方报纸,虽然有一定的自主性,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却必须与官方保持一致,据悉,该报的社评,有时候是官方安排人撰写和发布的,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官方的传声筒。此次的社评中称:中国看似曾经“在美国的压力下”释放过几名在押犯人,但那更多是中美之间的“某种交换”。这正好符合很多人对最近这些年中美关系变化的判断,的确,在江泽民时代,有不少异见人士被中途释放的先例,而到了胡锦涛时代,因为国际压力而被释放的异见人士几乎没有,相反,越是有国际舆论的声援,反而判刑越重,如刘晓波、刘贤斌、陈西、陈卫、朱虞夫等人。可见,以前释放异见人士的确跟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有求于美国的时候比较多有关。如今,中国经济可以傲视群雄了,使得当局的腰板越来越硬,不仅不再看美方的脸色,反而在有时候故意跟美方唱对台戏。
   
   美国是一个实行宪政民主制度的法治国家,尊重民众的基本人权,也乐于关注世界其它国家的人权状况。克里此次访华期间,特地抽空约见四位中国的媒体人,可以说符合美国的核心价值,也值得世界舆论的肯定。此举的目的无疑是在表达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尤其是对中国新闻和言论自由状况的关注。克里此举延续了美方的一贯做法,只是,不会再有多少人对这种举动促进中国的人权状况抱多大的期望,因为类似的举动几乎每年都有,但最近这十来年最终是什么作用都不起。
   
   中国警方不仅仅监控异见人士,连很多媒体人也在其监控之列,尚未与克里见面,王克勤就被警方约见,所幸的是没有被阻止,可以想像,王克勤在被警方约谈的过程中,应该或明或暗地遭到了警方的敲打。据张贾龙透露,美国大使馆通知会见克里的人当中,其实原本是五位,还包括《财新》杂志主编胡舒立,但她并未到场,最大的可能是受到了官方阻挠。
   
   警方干涉媒体人与克里会面,足以说明中国在人权状况上的糟糕程度。而《环球时报》在事后的社评,则是在公开地警告各界人士,不要在跟美国政要会面时奢望通过他们来改变良心犯的处境和中国的人权状况。同时,也警告美国等西方国家,不要以为中国还是以前的中国,如今的中国不会对国际压力屈服。另外,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在2月1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使用“天真、幼稚”的措辞来批评美国国务卿克里与中国媒体人的互动是试图改变中国的发展方向。《环球时报》的社评和华春莹的言论显然不是巧合,而是秉承上意而为。可见,当局仗着经济地位的空前提升已经有些不可一世了。
   
   在看到《环球时报》的社评和部分“网民”的非议之后,王冲于2月18日忍不住在自己的博客当中进行了回应,他强调自己是带着一颗平常心去会见克里的,也希望各大媒体和各界人士也以平常心来看待此次会见。会见已经结束了,四位媒体人该说的话也都说了,无法再改变,《环球时报》之所以对此进行抨击,显然是为了传达上意杀鸡儆猴,虽然在四位媒体人当中,仅有张贾龙一位谈及敏感话题,但在今后,估计被外国政要约见者会格外谨慎,否则便有被打入另册的可能。而那些原本就无拘无束的敏感人士则不太可能成为受邀对象,即使受邀,也十有八九受阻。
   
   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要想完全通过国际的力量来推动政治转型绝无可能,国际力量只能是一种助力,主要还得靠中国民间公民社会的不断壮大和推动。当宪政民主制度真正在中国落地生根时,《环球时报》这种为一党专政效劳的官办媒体才会闭上那张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脏口。
   
   2014年2月18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4/02/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