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逸明文集
·长影暴力拆迁事件背后的官权魅影
·北师大教授董藩在鼓励学生干什么?
·政协委员被情妇杀死是悲剧还是喜剧?
·深圳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在倒行逆施
·朱镕基不在其位可谋其政
·维权律师失踪,谁来帮他们维权?
·许迈永被判死刑,他的99位情妇在哪里?
·艺术家被劳教是中国法制的悲哀
·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香港17万公务员仅20余人配车让谁脸红?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美女大学生抢烟,真能断掉男人的烟瘾?
·重刑之下,还有无勇夫?
·中国的高考是选拔人才还是选拔奴才?
·卫生部建媒体记者黑名单是不务正业
·官员为何可以“腾云驾雾”?
·红歌真的那么好听吗?
·红十字会怎样做才不至于沦为黑十字会?
·宋祖英的香肩为何碰不得?
·“凉民证”与民族情感何干?
·中国的网站数量为何突然大量减少?
·冒牌的“中央办公厅秘书”为何能骗得巨款?
·毒物逼迁彰显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人性缺失
·为文学而生,为自由而战
·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中国女人为何大不起来?
·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天涯何处是家园?
·为何只向企业员工征收“月饼税”?
·用说真话来壮大公民力量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上海静安大火的4000多万善款被谁吞了?
·汪精卫和陈璧君的生死之恋
·李双江之子再度点燃国人仇富、仇官怒火
·“十省防逃追逃”又一村
·有毒食品泛滥下的“幸福”中国
·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温家宝再吁政改,是干雷还是甘雨?
·女通缉犯改名为何顺利通过?
·《快乐女声》让谁不快乐?
·天宫一号飞天彰显中国崛起?
·李鹏“现身”黑龙江大学校庆背后的玄机
·“五毛蛋”让温家宝“影帝”桂冠失色
·且慢对“信访网络快车”叫好
·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意欲何为?
·诺贝尔和平奖何时再花落中国?
·历史必将为赵紫阳“正名”
·《北京日报》痴人说梦与汪洋其言难副
·卡扎菲之死触动了中国的哪根神经?
·维权人士将成“恐怖分子”?
·中国官员为何患上了权力癫狂症?
·派出所所长为何成了酷刑逼供受害者?
·陈光诚的遭遇与温家宝的沉默
·温家宝南开中学讲话与政改无关
·中国还有多少比杨武更勇敢的男人?
·维权时代的巾帼英雄
·温家宝错把《纪念碑》当《自由颂》
·艾未未“色情照”与官员聚众淫乱
·中国公民的游行示威权将得到尊重?
·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暴力执法泛滥显示城管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中共的面子与中国的国家形象
·“吴法天”的自由与长平的不自由
·大学生版《新闻联播》为何走红?
·胡作非为的问题官员为何能顺利复出?
·形同虚设的中国官员问责制
·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中国网络中的哈维尔与金正日
·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温家宝讲话能震住地方官吗?
·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火车票实名制让人欢喜让人忧
·汪洋痛斥“狗官”难改中国官场现状
·用另一种视角看龙票
·从余杰出走看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
·台湾用选票打动大陆民众
·《人民日报》还是“愚民日报”?
·邓小平南巡二十年后遭冷遇?
·王立军“调职”背后的玄机
·汪洋高调打黑剑指薄熙来?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王立军寻求政治避难彰显官场险恶
·王立军事件让薄熙来前途充满变数
·广东组建“五毛党”能否灭火?
·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十八大前维稳战已打响
·湖南湘潭政府为何叶公好龙?
·中国两会是一场盛大的Party
·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本次“两会”上难得的杂音
·两会“议员”到底有没有人有外国国籍?
·温家宝记者招待会的几大看点
·看了《肉蒲团》就要做西门庆?
·薄熙来垮台掀开中国权斗面纱
·赵紫阳重见天日可视作政治风向标?
·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不死的流亡者方励之
·政治摇滚明星薄熙来能否全身而退?
·薄熙来之子薄瓜瓜何去何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四名中国媒体人2月15日在北京面见了来华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克里,讨论互联网自由,以及中美关系、钓鱼岛争端、中国反腐、反恐等话题。四名媒体人包括博联社创始人马晓霖、时事评论员王冲、调查记者王克勤以及腾讯财经记者张贾龙。其中,张贾龙呼吁克里就网络防火墙和刘晓波、许志永等问题向中国政府施压。
   
   两天之后,《环球时报》就此发表社评称,中国目前的国家道路已经有了主心骨,美国已没有能力直接影响中国的政治发展进程。随着中国愈发强大,如果异见人士今后还指望美国政府能给中国现行法律撕开个口子,对他们给予特殊“保护”,那他们就太“萌”了。
   
   克里的中国之行是最近这些天海内外舆论关注的焦点之一,克里在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和外交部长王毅会见之后,突然约见四位中国媒体人。其中之一是凤凰卫视的时事评论员王冲,他在与克里见面过后,第一时间通过微信向好友传递了这一消息。因为跟王冲是朋友,微信交往比较多,所以,笔者在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一情况,不过,他的文字当中并未提到张贾龙呼吁克里就网络防火墙和刘晓波、许志永等问题向中国政府施压的细节。


   
   四位媒体人给公众的印象是比较有良知,也比较独立和敢言,但也不是像其他异见人士那般激进,身份自然也不算太敏感。以前,美国等西方国家政要访华时,喜欢约见身份敏感人士,结果往往是被约见者不到会面的时刻就被警方阻止。大概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重现,所以,这一回美方在选择约见对象的时候特别审慎,被约见者既不能身份太敏感也不能身份太官方。正因为这种选择中美双方都能接受,四位媒体人才得以顺利成行。
   
   此次会见持续时间有一个多小时,王冲只在自己的文字中对参与会见的人进行了简单的介绍,然后主要是陈述自己与克里的交谈内容,内容主要是围绕中美日三角关系展开。王冲是国际问题研究专家,以这为主题并不奇怪。对于其他人与克里的交谈内容,直到美国官方主动发布相关消息之后才为外界知晓。
   
   毫无疑问,在四位媒体人与克里的谈话中,最具有冲击力的是张贾龙的谈话,里面涉及到中国的网络防火墙、刘晓波、许志永。张贾龙作为腾讯的财经记者,原以为他会更关心财经方面的问题,没想到他在会谈时最为大胆,给中国民间和国际社会耳目一新之感。当然,他的话题自然也会触动中国官方的敏感神经。
   
   《环球时报》作为《人民日报》的子报,实际上在刊发新闻和评论方面比母报更为自由和大胆。它不是大胆地针砭时弊、批评当权者,而是大胆地谈论其它国内媒体唯恐避之不及的敏感话题,向自由派敏感人士开炮,向国际舆论开炮。此次《环球时报》发表社评对四位媒体人和其他异见人士进行攻击,可以说是该报又一次摇尾乞怜的举动。资深媒体人、原中新社记者高瑜就此表示,《环球时报》批评中国媒体人与美国国务卿克里的民间互动,是中国官方对其与中国网民公开谈论“敏感话题”表达的不满,她认为该报起到了为官方看家护院的作用。
   
   《环球时报》作为官方报纸,虽然有一定的自主性,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却必须与官方保持一致,据悉,该报的社评,有时候是官方安排人撰写和发布的,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官方的传声筒。此次的社评中称:中国看似曾经“在美国的压力下”释放过几名在押犯人,但那更多是中美之间的“某种交换”。这正好符合很多人对最近这些年中美关系变化的判断,的确,在江泽民时代,有不少异见人士被中途释放的先例,而到了胡锦涛时代,因为国际压力而被释放的异见人士几乎没有,相反,越是有国际舆论的声援,反而判刑越重,如刘晓波、刘贤斌、陈西、陈卫、朱虞夫等人。可见,以前释放异见人士的确跟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有求于美国的时候比较多有关。如今,中国经济可以傲视群雄了,使得当局的腰板越来越硬,不仅不再看美方的脸色,反而在有时候故意跟美方唱对台戏。
   
   美国是一个实行宪政民主制度的法治国家,尊重民众的基本人权,也乐于关注世界其它国家的人权状况。克里此次访华期间,特地抽空约见四位中国的媒体人,可以说符合美国的核心价值,也值得世界舆论的肯定。此举的目的无疑是在表达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尤其是对中国新闻和言论自由状况的关注。克里此举延续了美方的一贯做法,只是,不会再有多少人对这种举动促进中国的人权状况抱多大的期望,因为类似的举动几乎每年都有,但最近这十来年最终是什么作用都不起。
   
   中国警方不仅仅监控异见人士,连很多媒体人也在其监控之列,尚未与克里见面,王克勤就被警方约见,所幸的是没有被阻止,可以想像,王克勤在被警方约谈的过程中,应该或明或暗地遭到了警方的敲打。据张贾龙透露,美国大使馆通知会见克里的人当中,其实原本是五位,还包括《财新》杂志主编胡舒立,但她并未到场,最大的可能是受到了官方阻挠。
   
   警方干涉媒体人与克里会面,足以说明中国在人权状况上的糟糕程度。而《环球时报》在事后的社评,则是在公开地警告各界人士,不要在跟美国政要会面时奢望通过他们来改变良心犯的处境和中国的人权状况。同时,也警告美国等西方国家,不要以为中国还是以前的中国,如今的中国不会对国际压力屈服。另外,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在2月1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使用“天真、幼稚”的措辞来批评美国国务卿克里与中国媒体人的互动是试图改变中国的发展方向。《环球时报》的社评和华春莹的言论显然不是巧合,而是秉承上意而为。可见,当局仗着经济地位的空前提升已经有些不可一世了。
   
   在看到《环球时报》的社评和部分“网民”的非议之后,王冲于2月18日忍不住在自己的博客当中进行了回应,他强调自己是带着一颗平常心去会见克里的,也希望各大媒体和各界人士也以平常心来看待此次会见。会见已经结束了,四位媒体人该说的话也都说了,无法再改变,《环球时报》之所以对此进行抨击,显然是为了传达上意杀鸡儆猴,虽然在四位媒体人当中,仅有张贾龙一位谈及敏感话题,但在今后,估计被外国政要约见者会格外谨慎,否则便有被打入另册的可能。而那些原本就无拘无束的敏感人士则不太可能成为受邀对象,即使受邀,也十有八九受阻。
   
   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要想完全通过国际的力量来推动政治转型绝无可能,国际力量只能是一种助力,主要还得靠中国民间公民社会的不断壮大和推动。当宪政民主制度真正在中国落地生根时,《环球时报》这种为一党专政效劳的官办媒体才会闭上那张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脏口。
   
   2014年2月18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4/02/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