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刘逸明文集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强奸犯局长”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打“码头”是在向文明规则挑战
·黄光裕,你怎能一死了之?
·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附庸风雅是中国商界富人的“陋习”
·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傍上高官的女人,请不要太癫狂
·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迷信”局长的预感终于显灵了
·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富家子飙车案车速鉴定结果难以服人
·杭州飙车案,别忘了还有几条漏网之鱼
·邓玉娇到底是杀人嫌犯还是抗“日”英雄?
·邓玉娇杀官,法律的天平将向哪边倾斜?
·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零八宪章》与网络盗窃攻击者
·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翻版张柏芝”是娱乐至死的克隆
·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杨克获释,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在抬头
·罗京英年早逝,央视难辞其咎
·围剿余秋雨的何止“古余肖沙”?
·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信因果报应?
·高考舞弊是治不好的牛皮癣
·许宗衡堪称当代方鸿渐
·人肉搜索让《焦点访谈》原形毕露
·难道连金庸也堕落了?
·最年轻市长的论文是抄来的?
·抄袭论文的周森锋应该辞职
·严晓玲案不应由福州当地警方盖棺论定
·为上海黑心楼盘的倒掉喝彩
·陈良宇在监狱里玩不玩“躲猫猫”?
·远离另类的《葵花宝典》
·买了倒楼的炒房业主不值得同情
·强装“绿坝”是在践踏公民权利
·严晓玲案显示福州警方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杭州法院的“辟谣”难证清白
·胡斌飙车案怎能不让人质疑
·胡斌替身张礼礤扇了谁的耳光?
·《新闻联播》变脸不仅仅是不让领导露脸
·以言治罪的势头必须得到遏制
·摇出经适房“十四连号”是奇迹更是耻辱
·飙车案续发,人间天堂已成死亡天堂
·我们为什么不能仇富?
·周市长的“论文门”,树欲静而风不止
·马斌,裸就裸了,怎么能不认账?
·心怀不轨却又见义勇为,他到底是嫖客还是侠客?
·中国媒体是世界上最能创造奇迹的媒体
·和人妖合影的官员自己更像“人妖”
·大嘴宋祖德,你准备好了吗?
·还有多少彩民在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
·更期待中国的国家领导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泳装美女“钓”的是老板,更是色狼
·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阎崇年和于丹不妨大胆地将刘水告上法庭
·是谁给了煤老板雇凶杀人的勇气?
·文强和女明星有染,到底是谁玩弄谁?
·穿透视装“钓情郎”比穿泳装“钓老板”更无聊
·罚学生裸站羞辱的是整个教师群体
·裸女站在吃饭民工中间是色情对艺术的玷污
·周海婴,你维护的不是鲁迅的名誉
·荆州溺亡事件,有谴责更应该有反思
·陈琳,你的柔情我们永远怀念
·上海已经成为中国的“首恶之区”
·敬告有些媒体,请别再把我当标本
·少林方丈释永信的“悔过书”情真意切
·禁止“非正常上访”,深圳当局进一步与民为敌
·2009年的第一场雪
·不仁不义的武汉大学如何能培养优秀人才?
·荒唐的罪名,无耻的审判
·感恩节
·中宣部是阻拦中国社会进步的拦路虎
·新闻封锁是导致瘟疫迅速蔓延的罪魁祸首
·《蜗居》照出了部分中国女人的丑恶嘴脸
·“宋思明”为何不愿蜗居而甘当房奴?
·中国的年轻一代应当勇敢地践行《零八宪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2月9日,央视《焦点访谈》等节目接连曝光了广东东莞的色情行业,出乎意料的是,此举并未得到公众和其它媒体的应和,而是引来了网络上此起彼伏的揶揄和抗议,诸多跟帖纷纷指责央视“只见芝麻不见西瓜”。
   
   众所周知,央视是中国官方的三大喉舌之一,其影响力不可小觑。正因为其地位之高,很多人视其为政治风向标,大凡央视的新闻报道都会得到地方的重视,有的还会引来国际舆论的各种解读。央视的《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两大节目堪称喉舌中的喉舌,所以,原本不起眼的消息,一经其报道便可能掀起轩然大波。
   
   央视地处北京,与东莞天各一方,为何央视记者会千里迢迢不辞辛劳地去东莞明察暗访?显然,这跟东莞的色情行业名声在外有直接的关系。早在很多年前,东莞就已经是色情行业遍地开花,并一举压过了海南,赢得了“色都”的雅号。


   
   告子曰:“食色,性也”,孔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可见,即使是圣哲先贤也不否认人均有情色需求。常言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不仅仅是传宗接代的需要,也是男女身体的需要。当然,从古至今,社会道德标准都不提倡乱搞男女关系,包括强奸、通奸、卖淫嫖娼、包二奶等等。如今的法律,更是把原本应该由道德标准来规范的卖淫嫖娼行为列入了违法犯罪。
   
   毫无疑问,卖淫嫖娼不值得提倡,但立法禁止这种行为显然是不妥当的。事实上,色情行业在中国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之久,直到中共建政之后才被彻底打灭。毛泽东时期是色情行业在历史上唯一的断层,而随着改革开放的启动,色情行业又春回大地,先是在沿海城市出现,然后逐渐发展到了内地大中小城市。如今,即使是在一些经济状况不佳的三四线城市的小乡镇,也不乏色情场所。
   
   有人可能会问,中国法律法规明确禁止色情活动,为何色情场所却能在全国各地俯拾即是?其实,只要是熟悉中国社会潜规则的人都知道,绝大多数色情场所之所以能长期明目张胆地经营下去,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得到了当地警方的默许。那些在扫黄行动中被拿下的色情场所,要么是没有后台,要么就是后台不够硬。
   
   有人说中国是“世界工厂”,而以制造业闻名的东莞显然可以称得上是中国最大的工厂。东莞的本地居民数量非常有限,因为工厂林立,所以吸引来了全国各地的民工,现在的东莞,流动人口数量应该足以让其跻身大城市之列了。
   
   东莞的民工数量庞大,很多民工都是单身,或者是单独出外打工,无法享受到正常的夫妻生活。单身的男女还可以通过谈恋爱婚前同居,而那些只身打工的已婚男女就只能结为临时夫妻,解决生理上的饥渴问题。有些工厂男多女少,男的无法找到临时伴侣,在长期的压抑下,只能到色情场所寻花问柳。东莞的色情行业之所以能风生水起、傲视群城,可以说跟上述情况有直接的关系。
   
   记得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强奸案时有发生,而在最近这些年,强奸案的发案率明显下降,之所以情况出现了逆转,色情行业的兴起可谓功不可没。在强奸面临高风险的情况下,很多原本有强奸意向者纷纷走进了色情场所。因为只身出外打工的已婚男女太多,很多地方都出现了田地荒芜、人烟稀少的情况,留守的男人明显比女人少得多,导致多女共侍一男的现象频繁出现。男人在外面嫖娼,女人在家通奸,看似你情我愿,其实很多人都是出于无奈。
   
   男女不能从一而终,这绝不是一个值得兴高采烈的文明现象,但是,因为地区的发展差异,因为户籍制度的阻隔,我们只能对上述现象给予最大的理解,饱汉不知饿汉饥,对于当下包括东莞在内的各个城市的色情行业,实在是没有必要进行上纲上线的指责。
   
   色情行业在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已经合法化,在中国虽然已经有太多支持合法化的声音,但合法化的阻力依然很大,首当其中的就是公安机关。然而,在央视的报道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个细节,就是记者在发现娱乐场所有涉黄行为之后两次打电话报警都没有下文。可见,东莞警方对于当地的色情行业给予了最大的“容忍”,这种“容忍”显然不是基于对卖淫嫖娼者的理解,而是基于灰色利益,因为色情场所没有向警方缴纳保护费的少之又少。
   
   广东省公安厅2月10日凌晨发布消息称,9日晚9时,东莞市公安局对全市娱乐场所开展统一清查行动打击卖淫嫖娼;被媒体曝光的东莞市中堂镇公安分局局长、涉黄酒店所在地的派出所所长已被停职调查。称东莞市从下午开始,共出动6525名警力对全市所有桑拿、沐足以及娱乐场所同时进行检查,并针对节目曝光的多处涉黄场所进行清查抓捕。
   
   央视的曝光让东莞警方闻风而动,扫黄行动可谓硕果累累,2000多家色情场所被关停,并抓捕了一大批野鸳鸯。最为讽刺的是,在被捕的色情场所老总当中,竟然还有一位是全国人大代表。面对央视和警方咄咄逼人的扫黄态势,《南方都市报》微博却大胆地喊出了“东莞挺住”的声援之语,引发公众共鸣,今天的东莞仿佛六年前大地震中的四川。当然,显而易见的是,公众声援东莞更重要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抗议央视的选择性失明。
   
   事实上,在中国有很多事情比色情服务这类事情重要得多,但从来不见央视记者去报道。豪华楼堂馆所、黑砖窑、血汗工厂里面都看不到央视记者的身影,他们没有那份勇气,也舍不得花苦力去暗访。专栏作者宋石男认为:对许多人喜闻乐见的性产业高举高打,而打击者本身又未必流淌着道德的血液,自然激起人们的反弹,所以声援被打击者其实只是表达对打击者的不满。与此同时,众多媒体从业者,通过微博和QQ、微信群等,对央视此次报道展开了激烈的争执,不少媒体人士对央视的职业操守表示质疑和反对。
   
   有不少网友和意见领袖指出曝光色情业的社会后果:1、“小姐”本来就是弱势群体,这样的曝光会让她们的处境雪上加霜;2、中国有3000万光棍、有众多需要解决性需求的人,若打掉色情业他们的性需求怎么办;3、中国的强奸、性侵案频发,尤其是性侵留守女童的现象严重,若没有色情业的“分流”,社会治安将恶化,幼女的权利更得不到保障。
   
   知名博主五岳散人也剑指央视报道:“做小姐的是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我哪怕要曝光此事,也只会找背后的原因,不会用猎奇的手法拍下她们跳艳舞的镜头哗众取宠。一个掌控着巨大媒体资源的机构,它的使命绝对不该是如此做新闻。在你们拍下她们的艳舞之时,难道不明白这是让自己的职业蒙羞、跳了一场精神上的脱衣舞么?”
   
   知名性学家李银河女士认为:卖淫嫖娼应该非罪化,性服务完全是个人行为,政府不用管,相互之间是否给钱,也是出于自愿,“这实际上最符合人类性活动的基本逻辑”。李银河认为非罪化和合法化的区别在于,合法化是可以公开经营妓院或是公开允许注册的,国家可以收税;非罪化是指对于所有成年人之间的性交易不用去管,也不用罚款。李银河指出,禁止卖淫嫖娼的法律已经相当过时,从最近30年的实践来看,不但已经失效,而且起的是反面效果,促进了黑社会发展和警察腐败,“但凡这些法律有一点效果,各地扫黄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在意识形态上,中国人往往谈性色变,即使色情业在中国广泛存在,也仍然属于“不可讨论”的话题。虽然央视记者和东莞警方在曝光和打击色情场所的时候表现得一身正气、大义凛然,但从众多的已经曝光过的新闻以及娱乐场所经营者的反映看,央视记者也好,地方官员也好,警方也好,他们一边奉旨高喊扫黄,一边其实可能是色情场所的常客。只有正视色情行业的存在,让色情行业在中国合法化,并加以规范,才能最大程度地减少强奸犯罪,遏制性传播疾病的蔓延,并终止央视和警方面对色情行业的分裂人格。当然,也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公众舆论与官方舆论今后仍然在这个问题上的激烈对抗。
   
   2014年2月11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4/0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