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刘逸明文集
·强力反腐能否促成中国的政治转型?
·芮成钢的同事为何在关键问题上欲言又止?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添加“伟哥”的白酒能喝出什么味道?
·两名领导何以遭PS艳照成功敲诈?
·警察扫黄为何更看重嫖客的“记者”身份?
·中国的巨贪为何总是与死神无缘?
·一桩情杀案为何引来国际非议?
·4亿元“裸贪”何以有判缓刑的自信?
·贪官炸掉五星级酒店为何仍然落马?
·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山西首富何以成为“高官杀手”?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1月18日,中国公安部网站发文称,去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全面开展户口清理整顿,主动发现和注销了79万个重复户口,严肃查处了一批违法违纪人员。公安部副部长黄明表示将建立人像比对系统,实现全国范围的人像自动比对和纠错,只要有人办假户口、假身份证,将能及时发现、及时查处。
   
   一人多户和多证的现象在社会上其实早已不是新闻,只是,这一现象直到“房姐”龚爱爱东窗事发之后才引起公安机关和全社会的重视。正是因为舆论的空前压力,公安机关才在那之后开始清理重复户口。一年之内,被清理的重复户口竟然高达79万个,实在是令人震惊。
   
   从清理重复户口的数量看,公安机关的清理工作可谓硕果累累,然而,这并不能说明公安机关在尽职尽责,恰恰说明各地公安机关都在知法犯法、违规办证,而且情况非常严重,否则,绝不可能有数量如此庞大的重复户口出现。可以肯定的是,清理并未彻底,还有不少漏网之鱼,实际的重户数量更大。


   
   众所周知,中国的身份证最开始的时候都是手写的,由普通的塑料制作而成,很容易造假,之后变手写为机打,那个时候,假身份证依然是泛滥成灾。直到出现了新版的硬塑料加上芯片制作的身份证,并且实现了全国联网,假身份证才基本上销声敛迹,因为即使有人仿冒,使用范围也极为狭窄,无法畅行无阻。
   
   虽然外面做的假身份证在使用时举步维艰,但是,公安机关办的假身份证却具有同真身份证一样的功效,完全可以横行天下九州,甚至还可以凭其办理护照漂洋过海,买机票、坐火车、上网等都可以随心所欲。当然,一般情况下,公安机关的户籍警察是不会给你开后门办假户口和身份证的,因为他们非常清楚,这是违法行为,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不过,如果你有熟人,或者舍得花银子,重新办个身份证和立个户就非常简单。
   
   为何有人需要办假证假户?在以往,有这种需求者多半都是因为图谋不轨,比如说想行骗或其它刑事犯罪,或者是因为有犯罪行为被警方通缉,为了不被追究,便想着通过办个新证新户逍遥法外。毫无疑问,在被清理的79万重户当中,绝大多数都是警方有意为之,而不是因为工作的失误,这背后存在渎职和腐败的违法行为。
   
   2011年9月22日,《华商报》曾报道过一件事,陕西省淳化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为辖区一名女子更改姓名并办理了身份证,而该女子为一名网上逃犯。民众因为特殊原因改名换姓的事情是难免的,比如说,有人跟母姓,但后代想恢复本性,或者是更改名字,这应该被允许,只要遵循必要的程序即可,但是,将一个人的身份证号码、住址、出生年月日全部更改,显然不是正常的变更,而是弄虚作假。常人都知道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警方就更是不可能不知道了。
   
   根据笔者的调查发现,基层的公安机关在办理户籍的时候工作非常马虎,以前出生的人当中,出生年月日完全正确的少之又少,十有八九都是错的,甚至连名字都弄错了。试想,大多数父母应该不会将孩子的姓名和出生时间报错,只能是公安机关没有尽心尽力。还有一个怪现象就是,公安机关对于谁家出生了小孩了如指掌,而对于老人去世却若无其事,很多老人去世了很多年,公安机关依然没有销户。为何反差如此之大?因为小孩如果是超生的,或没有遵守计生程序,公安机关会协助计生部门处理户主,有利可图,而销户则等于是减少了人口,不利于计生政策的延续。
   
   中国每隔一些年都会进行人口普查,事实上,很多地方都虚报了人口,事实存世的人口只会比上报的人口少。根据计生部门的数据,中国尚未达到人口最高峰,事实上,中国的人口最高峰已经过了,这从最近这些年学校的生源日显不足,很多学校已经破产或濒临破产便可见一斑。计生政策和计生部门已经成为了中国社会亟待切除的毒瘤,而户籍制度已经捆绑上了计生政策,如今,要给小孩上户口,最难过的一道关就是计生关。即使你的孩子是头胎,如果没有办准生证以及计生部门入户证和上环证,依然不能上户口,超生的就更不用说了。
   
   一边是对办证者百般刁难,一边却是为关系户大开办假证的绿灯,中国的公安机关为民众办事何来公平公正可言?据悉,不仅仅是犯罪分子有多套户口,而且很多贪官也分身有术,通过公安机关办理了多套户口和身份证,用原证为官,用假证买房、开房、开公司、存款、出国等等。有人预言,只要不动产信息全国联网,房价自然下降,这种做法的确可以让部分贪官提前卖房,从而降低房价,但是,对于很多拥有多重“身份”的贪官而言,他们并不畏惧,除非是真的启动了房产税征收。
   
   重复户口的危害性有多大?有网民是根据已发新闻这样总结的:它能让戴着红领巾的官员子女变成拿工资的公务员,能让高考没达到分数线的人顶替他人上了大学,能让“4岁入小学、16岁大学毕业”的女干部实现“火箭式提拔”,能让有的人轻松重婚,能让有的人蔑视房屋限购政策,能导致警察几次错抓同一个人、让一个无辜的公民多年成为“网上逃犯”,甚至能让杀人逃犯变成了逍遥法外的“良民”……
   
   显然,导致79万个重复户口是一个重大的公安机关群体性违法现象,这对社会公平、正义、秩序和政府形象产生了很大的伤害,付出的成本难以估量。很多公安机关的正堂里都悬挂有“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标语,试问,导致79万个重复户口这样的违法行为难道不应该追究刑事责任?
   
   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在与陕西榆林市县公安机关和基层所队户籍民警座谈时强调,各级公安机关要深入扎实地抓好“乱办证、办证难”这一突出问题的解决,坚持不懈、一抓到底,形成常态长效,并坚决打破“不找人难办事”的潜规则。黄明的话虽然掷地有声,令人欢欣鼓舞,但真正要落实到位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在专制国度,公安机关最重要的职责不是为了维护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而是维护政权的稳定,一切听权力使唤,所以,要改变公安机关的形象,最根本的还是要通过公民力量去推动政治制度的民主化。
   
   2014年1月20日
   
   《公民议报》首发
(2014/02/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