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中国访民的春节在哪里?]
刘逸明文集
·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我们都是刘霞”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氏兄弟与周氏父子
·“为人民服务”与“喂人民服雾”
·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点评“两会”上的“雷人雷语”
·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平度血案岂能止于丢卒保帅?
·平度血案背后的官商黑勾结
·政府强制推行火葬不得民心
·新“净网”行动,又是挂羊头卖狗肉
·打不断的维权律师硬骨头
·警察涉黄何足大惊小怪?
·高瑜去哪儿了?
·姚文田被判与高瑜被拘
·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不要对一党专政下的司法改革抱有幻想
·“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何罪之有?
·谁是阻挡调查性侵幼女案的幕后黑手?
·接访者与上访者到底谁该“去吃屎”?
·记者为何要“吃里扒外、抹黑中国”?
·武长顺是否导致宋平顺之死的罪魁祸首?
·韩寒是《后会无期》的真导演只有鬼才信
·老人变“太监”,谁在为宫刑招魂?
·中国女人对男人不满背后的难言之隐
·企图为党员干部正三观,中组部自不量力
·为什么说韩寒是《后会无期》的枪手?
·周永康落马给了中国高校什么警示?
·央视三大女主播如何卷入周永康案?
·城管队长被砍死为何无人同情?
·强力反腐能否促成中国的政治转型?
·芮成钢的同事为何在关键问题上欲言又止?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添加“伟哥”的白酒能喝出什么味道?
·两名领导何以遭PS艳照成功敲诈?
·警察扫黄为何更看重嫖客的“记者”身份?
·中国的巨贪为何总是与死神无缘?
·一桩情杀案为何引来国际非议?
·4亿元“裸贪”何以有判缓刑的自信?
·贪官炸掉五星级酒店为何仍然落马?
·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山西首富何以成为“高官杀手”?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访民的春节在哪里?

   毫无疑问,春节是中华民族最盛大的节日,不仅仅两岸三地的民众都过春节,就连那些早已入籍他国的华裔人士也过春节。对于大多数华人而言,春节意味着暂时告别辛勤的劳作,更意味着与家人欢聚一堂,然而因为职业的不同,很多人在春节期间依然为了生计而疲于奔命。
   
   中国人爱说:“叫花子三天年”,可见春节的时光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比每年中任何节日都更重要。可是,有一个特殊群体,为了鸣冤叫屈,却往往连春节都没法过,需要在维权的道路上继续前行——这个群体就是访民等维权人士。
   
   北京的马家楼是众所周知且臭名昭著的黑监狱,每年都会有不计其数的访民被关押其中,不明就里者可能都会以为马家楼也要过年,会在春节期间“闭门谢客”。然而,事实却是马家楼哪一天都不休息,春节期间更是“广纳”天下访民。倘若是在监狱里,春节期间狱方应该会为犯人改善伙食,但关在马家楼的访民,春节期间依然是忍饥挨饿或“猪食”充饥。


   
   春节期间的首都,自然比中国一般的城市更冷,笔者的父亲曾经在寒冬到北京上访,因为住不起宾馆,只能在一些建筑的地下室跟其他访民蜷缩在一起过夜。到京上访者的结果大多只有一个,被关押到马家楼或久敬庄,再就是被地方截访人员遣送回原籍。中国的政府为民办事的效率低下,但在控制异议者访民方面却是兢兢业业,进京上访而不被“处理”者寥寥无几。
   
   今年的春节期间,京城的黑监狱依然是人满为患。或许是因为看守人员一心想着与家人团聚而大意,大年初一,也就是1月31日凌晨,来自于全国各地的数百位访民忍无可忍地集体冲出马家楼。大多数访民因为担心再次被抓捕关押,只得偷偷地打道回府,而部分访民则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坚持维权。据多家维权机构报道称,大约有200位访民冲出来后,自发聚集到北京新发地桥北,打出“向习主席拜年!向全国人民拜年!”的横幅,高呼“打倒贪官,打倒腐败” 、“依法治国” 、“我要过年”、“团结就是力量”等口号。现场群情激昂,愤怒的人群涌上道路,一时间交通阻塞。
   
   有“不过年”的访民公开抗议,自然有“不过年”的警察在时刻盯防。大约30分钟后,大批警察赶到现场将抗议的访民围住,一名公安局领导亲赴现场,指挥20多名警察将访民的横幅抢走,然后把访民阻挡在马路一边。整个抗议活动持续了大约两个多小时。
   
   访民们上传到网上的照片显示,他们手拉“向习主席拜年向各领导及全国人民拜年”的横幅站在道路中间,有人在身上贴着一个“冤”字。一辆警车停在路边,并有多名警察。有网民在照片下留言感叹道:“你们冲得出马家楼却冲不进中南海”。事实上,别说是访民的身体不能冲进中南海,即使是访民的声音,也是难以进入中南海衮衮诸公的耳朵的。
   
   访民群体,可以说是中国最为弱势的群体,在他们当中,没有几个人是无理取闹的刁民,而绝大多数是顺民——蒙冤受屈之后对执政者继续怀抱希望。然而,即使访民的言行合理合法,但在执政者眼中,他们却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不稳定因素。否则,中国如今的维稳经费怎么会超越军费成为最大的开支?
   
   访民上访,本身应得到官方的肯定,因为他们完全是遵循党的政策规定行事。可是我们看到的是,不计其数的访民被冠以各种罪名限制人身自由,虽然劳教制度已经废除,但官员和警察的权力并未入笼,他们依然可以振振有词地以各种理由将访民关押。访民被关进黑监狱,冤情无人过问,人权却被进一步侵犯。
   
   春节期间,被非法关押在马家楼的访民能够冲出去,堪称勇敢;继而200多位访民继续走上街头抗议,可谓是京城春节中一道亮丽的风景。
   
   从历史的经验看,政权和社会稳定的基础是民众的生存权和人权得到尊重,靠强压来维稳无异于饮鸩止渴,秦朝的灭亡便是最为显著的例证。或许是因为当局领会到了这一点,今年1月7日,习近平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首度表示:“维权是维稳的基础,维稳的实质是维权,法律要发挥作用,政法机关的职业良知,最重要的就是执法为民”。习近平所言极是,只是他的话充其量只是一丝言语安慰,落到现实则是外甥打灯笼——照旧。习主席一再誓言“依法治国”,可是非法的马家楼依然“生意兴隆”。被关押在久敬庄内的湖南访民陈圆圆感叹,他们看不到维权的希望,面对的只有强制维稳的“执法者”。
   
   春节前夕,山东维权人士薛明凯的父亲离奇死亡,当局说是自杀,而薛明凯说“父亲曾说绝不自杀”。为此案,春节期间,渔夫、秀才江湖、李鳞等5位维权勇士赶赴郑州,声援薛明凯,最终使得薛明凯与被警方控制的母亲团聚,而5位勇士却遭警方扣押(后被释放)。
   
   春节期间,大多数人都在和家人团聚,尽享天伦之乐,而不计其数的访民和一大批维权人士依然在争取人权的道路上艰难前行。很明显,他们不是不想在家过春节,而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别人、也让自己过上更好的春节。专制制度是万恶之源,要让中国的家家户户能和和美美地过春节,唯有争取政治改革的早日启动和宪政民主制度的早日实现,那一天才是访民和其他追求普世价值者最盛大的节日。
   
   2014年2月2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
   

此文于2014年02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