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阴阳陌路-严正学(3)]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阴阳陌路-严正学(3)

二、《符拉基米尔之路》
   
   1994年5月26日。去齐齐哈尔的167次列车上。
   
   禁闭室的门又开了,我又被通知整理东西,我原以为在这里将无尽期关押下去,现在看来又要重新发配了。

   
   到了办公室,团河农场的政委、场长都在,他们告诉我,已奉命送我去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北京市公安局双河农场。他们找来纸箱和绳子,帮我捆打行李被褥。出了办公室,门口早已停着数辆警车,他们让我坐上中间的警车后,把被褥放在我的膝上。我的旁边坐着一胖一瘦两个警官,各人伸出一只手穿过我的臂膀,紧紧地掖住我,使我动弹不得。
   
   政委和场长的警车在前后开路和押送,警车从大兴团河农场出发,经过我熟悉的街道,到了北京站。下车时,那个瘦的警官拿出毛巾说给我盖住手铐;我感谢他的好意,实际上到了这地步,我什么也不在乎了,荣辱早已置之度外。上了站台,两个高大的便衣挟着我的胳膊,特别是火车进站的那一时刻,他们紧紧地钳制着我,怕我想不开,会“自愿”跌入铁轨,死于非命。
   
   实际上,经过近四十天的生死煎熬,我已走出了死亡的阴影,我不想再走这一步了。在火车上,我成了一个戴手铐的乘客,第一副手铐铐住我的手腕,连着这副手铐的第二副手铐又和车厢茶几的铁柱连铐着。窗外的站台上,团河农场的政委和场长一行人还站立着,列车启动后,才渐渐把他们的身影抛向后方。
   
   我把目光转向车厢,才发现旅客们正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我,审视着我这个特殊人物。他们窃窃私语,大概在猜想我是个江洋大盗、还是个混世魔王,或是杀人越货的死刑犯。这时,车厢中间蹒跚着过来一个小女孩。把一瓶椰汁放在铐着我的茶几上,用那稚气十足的嗓音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一串不连贯的话:“我……爸爸说……在电视里……见到过你……”小女孩转过身,蹦跳着走了。我这才知道,我的事已上过电视,当然是被渲染成个“贼”。我多么想再看看这个天真的孩子。但我的睫毛上已挂满了泪珠,喧嚣的车厢瞬间已成了模糊的世界。
   
   自从我下了警车,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直是昂首阔视着前方,也习惯了人们向我射来对共和国罪犯的仇恨的目光,我觉得自己的心硬得像块铁石;没想到这个小女孩纯洁的大眼睛和稚嫩的声音,是如此令人心碎……我终于低下了不屈的头颅。女孩举动在感动我的同时,也感动着押送我的警察,押送我的是团河农场的彭深仕干事,就是那个瘦瘦的、年岁大一些的警官,和双河农场驻北京市办事处的王晓东科长,还跟着一个武警。
   
   我们一行四人,开始了漫长的旅途,我不能不承认他们对我的关心和照顾,是我未曾预料到的,并使我一洗在海淀看守所的感受。我们从案情谈到社会、人生;我问为什么我到团河的第一天,有几个警察会对我那么厉害?彭说:出于职业的缘故,也因为我的名声大。看来我在警察的心目中已成为专政机关的死对头,用他们的话说,损了他们三个人,是十恶不赦的人物。此刻,他们已开始同情我,并表示愿意帮我解决实际困难。我只求他们把我的情况尽快告诉我在京的女儿、儿子等,因为他们至今不知我身在何方?对我生死未卜。我恳求他们回北京后即电话通知,让他们来黑龙江办理接见,送来必需的生活用品。经他们同意,我写了封长信以及两幅画在明信片上的画。我感受到这世上即使在国家专政机关中也还有存好心、做好事的人在。
   
   也许是怜悯所产生的同情,或许纯粹是为了好奇,他们问我:“你经历了中国的运动不少,就没想到起诉公安的后果?”我说:“我是个艺术家,对政治不感兴趣,也不关心政治,政治在强权的铁腕下最卑劣、最残酷。我们逃避政治,才聚首在圆明园画家村作画,寻求一种自由的精神家园。想不到政治穷追不舍,步步迫害、将我打得体无完肤;由于我轻信了中国式“民可告官”的法律,才有了我的起诉。而且我只是想用我的艺术行为去检验中国的法制的真伪,所以我“以身试法”的起訴被艺术界称之为‘行为艺术’”。 我是在坚信法律公正的信念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法》,真以为“民能告官”,才走到了这个地步……他们说我破坏了安定局面,如果我拒绝声明我是被人利用,才给中国人权状况抹黑,那就永远别想走出监獄的大门。
   
   统治者对89年春夏的那场特别历史事件‘心有余悸’是抓捕我的真正原因。
   
   说到这里,我才想起那张决定我命运的《劳动教养决定书》。在殷提审还给我的书藉信件和文字材料中,我找出它,并放入口袋中。
   
   (以下是我在火车上写在“心扉”上的日记)
   
   北京市海淀公安分局看守所橡皮牢房的墙是软的,而且时刻有牢头看着我……这分秒难熬的时刻总算过去了。
   
   我终于被送出看守所,警车呼啸着开过阳光灿烂的市区,望着拥挤的人流,我想这一切都是我再也享受不到的了。到大兴团河农场,先去团河公安医院检查,查出有高血压和肾伤的结果后,医生在检查表上写了“不合格退回”。但我没有被送回海淀看守所,却被押去严管队塞进了禁闭室。
   
   这是我一生无法忘记的经历。
   
   我被推进一所暗无天日的特大牢房,房中间是两排和南方公墓一样的禁闭室,每排约25间。他们打开了第49室,门锁是费了好长时间才打开的,大概是长期没人蹲过。不到两平米大小的黑暗的牢房里,布满灰尘蛛网。这时又听到有警察故意压低嗓门私语:这就是吊死过人的那间小号,一个18岁的青年曾在此自杀身亡。
   
   我被推了进去,警察同时塞进个塑料的小便提桶,两只塑料小碗,铁门就关闭了,风门也给反扣上,仅留下个一厘米见方的小孔。沉重的铁门上锁声,发出的吱吱嘎嘎的噪音,一道道铁门撞击声都宣告:我将在这幽暗的黑狱里被禁闭。我沉入了一个绝对黑暗的世界,一种莫名的恐怖和死亡向我袭来……第49室、七七四十九的人生、二九一十八的魂、溯宇儿横尸街头的惨状……这一切都像走马灯似地闪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接着是八九广场、九九归一。如今我这个民选的人大代表就这样被投入黑牢。我要抗议!我用拳头捶打着铁门……然而在这与世隔绝的场所,一切的抗争已纯属多余。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色中,只有时间是真实的,我跌落千层地狱、万丈深渊,只能睁着眼睛看着包围着我的全部黑暗……。突然,我发现从风门反扣后留下的小孔中射进来的一束亮光。我盯着这充满诱惑的光明。亮光放大并急剧膨胀后,我看到辉煌中的恐怖;在曾经有过光明又恐惧的岁月里,在喊着全国山河一片红的“文革”年代,我同样被推进了黑狱。红色恐怖中,我悟出了“羿射九日”正是日无尽头的煎熬所使然。羿成了我心中的英雄;射日成了我终生奋斗的坐标。出狱后创作了《悖》为题的水墨画。记述的就是那个红色恐怖年代的经历。可如今我只能在黑色恐怖中安身立命。我坐在自己的被铺上,半晌透不过气来,一股霉烂的气味,使我感到窒息。这时一种有节奏的金属敲打的声音,撞击着我的耳鼓。我在一片漆黑中,胸口隐隐发痛,过了很长时间,灯亮了,在十分微弱的灯光下,我仍一动不动地坐着。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这个仅能听得见自己呼吸声的寂静中,我终于听见了一道道铁门的开启声,这声音第一次充满了希望,由远而近姗姗而至,终于停留在我的铁门外。风门开了,随即射进一道光线,递进来两个金黄色的窝头、两片咸菜,给倒了碗水。“请问现在是几点了?”没有回答。“请问,这是中餐还是晚餐?”还是没有回答。风门又机械地关闭了,一切重又沉入寂静,只有那关闭铁门所发出的声响仍一次次撞击着我的心房。而且这声响机械地每隔一小时重复一次,从远至近,直到我的铁门外。透过那仅有的厘米见方接的小孔,我看见一束可怕的眼神正扫视着室内的一切。然后,所有的声音又自近至远渐渐在铁门的撞击声中消失。
   
   恐怖!绝望!!在进禁闭室时,不是有人私语这里曾是自杀现场吗?那么,他是谁?因为什么?在什么时候?他是怎么死的?此时此刻,我愿这个屈死的幽灵来伴着我。我多么需要沟通,需要交谈,需要倾诉,需要理解……看着那两个窝头,金黄灿烂,给予的不只是生存的能量,更多的是生存的绝望。“最后的黄金色”,我多希望它是致命的毒鸠,能让我引颈而饮,以求得灾难的解脱。生和死的拼搏,重新在我的灵魂里决战。每个人都是哭着挣扎着出娘胎的,这预示着人到世上是受苦来的,苦难的尽头即是死亡,只有死亡才是永恒。而死亡又谈何容易?求生的本能迫使我吞食着这两个坚硬的窝头,然后用那一点点凉水润湿着已经冒烟的喉咙。
   
   我打开被铺和衣躺下,但立即反跳起来。几个月前,我将我那死于非命的25岁的大儿子严溯宇血淋淋的尸体,不也是同样安放在这一排排同样的墓穴之中吗?此刻,我也头里脚外同样僵卧着,不同的是我还有着这么一口气。人生真是个可怕的恶梦。
   
   仰看屋顶,那里只嵌着一个三十厘米见方的有机玻璃片,在它的后面射出昏黄的、微弱的亮光,透过有机片的一些气孔,散射在狱壁上点成一排排神秘的光斑。有机玻璃片年久老化已开裂。
   
   顺着神秘的光斑,我用手抹去了珠网和污秽的尘灰,在昏暗的灯光下,狱墙上有一滩酱色和数个手印。这一定是哪一代囚禁者绝望时留下的痕迹。想当年它一定鲜红,随着时间的流逝已变成酱黑色了,只有狱墙中间那个血手印在抹出了半圈孤形后滑了下来,和那滩血迹组成了“?”状的问号。我脑海中闪出“天问”两个字,是谁曾在这个黑暗中面对苍天和苍生,发出这沉闷的呼嚎呢?
   
   在酱色的旁边,我又发现了许多划成格子的框框,每一格都精确地记着一个日子,卅个左右格子汇成一框,代表着整整一个月的囚禁。数一下,有的八、九框连成一行,有的是十几框或者是几十框一片。我真不敢相信,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能被塞在不到两平方的空间,关押整一年,甚至数年或更长的时间。我抹去了身后狱壁上的尘埃,一堆褐色的“水”字显现在我的眼前,这又是一个被断水的囚徒无声的抗争!他写下的控诉,只有他自己看得见,经过岁月的变迁,如今都变成了褐黑色的陈迹,可见当时都是用腥红的鲜血抹出来……我不敢再去寻踪觅迹,巡视一代代失去自由囚徒的最绝望的呐喊。
   
   现在我坠入了同样的绝望深渊。天知道我要在这黑牢里关上两年还是无期?既然,曾经有人一年两年地关押在此,想当然就是我终身监禁的处所,也是我人生最后的归宿。而且,食物、水,包括生存必不可少的空气,都得乞求赐舍……在我被推进这个黑牢的时候,有人私语:这里有自戕的冤鬼,那么,这些冤鬼哪里去了,为什么不来指点迷津,让我步他们的后尘,从无边的苦海中早早解脱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