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阴阳陌路-严正学(9)]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阴阳陌路-严正学(9)

1995年1月2日
   
   岁末午夜的钟声终于敲打了12下,它宣告我们进入了新的一年。我思索着家人和亲朋们是如何欢度这喜气洋洋的节日的。1994年这一年过得比任何一年都漫长,我体验着非人的生存状态。我拿起画笔,重新绘制那由12张6尺宣拼成的特大绘画,这幅画已全部泼好水墨,现在是着色和深入。我把它题为“晃来荡去的丧钟”由《焱》、《曌》、《瀣》三个部分组成的三联画,共长12米左右,它将带我进入一个创造的新境界。我趴在地上上色,内心回荡着那绝望的钟声,我不知道,在这新的一年里敲响的是特权的还是我的丧钟。
   
   欧文·斯通写的《渴望风流》已看到最后。巴黎画坛中又增加了高更、凡高、修拉、劳累克赛;一个世纪前他们正在默默无闻地苦斗着。他们受尽磨难备受嘲笑和侮辱,在饥寒交迫中作着不屈服的奋斗。100年前法国蒙马尔脱的画家们,过着同样赤贫流浪的悲惨生活。坚持不懈地追寻他们的艺术创造,一步步走完他们绝望的人生。

   
   书中库尔贝因参与了巴黎公社的革命,死于6年监禁之中。高更从股票经纪人变为画家后,又去了太平洋塔希堤岛,和土著人生活了二年回来,并未发迹。凡高从一个传教士成了画家,割了自己的耳朵,用一把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书中写道:“打击来到时,好景被吹散。”7月底文森特·凡高去画玉米地上的乌鸦,在旧病复发中向自己开了枪。他回到空空的旅馆房内,直等到他弟弟提奥到来,握着他的手,临终前嗫嚅道:“啊,好了,我的作品,我为它们付出了生命……我的理智也差不多丧失了”。受尽人间的耻辱和嘲骂的凡高,结束了他无望的人生,谁又能想得到,他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大师。他当年换不来一块面包的绘画,变成了这个世纪最最珍贵的艺术品。
   
   我在禁锢之中透出了一息尚存的勇气。在新的一年里,还得因逃避迫害而苦苦挣扎,那以最不光彩手段送我入监狱的事实仍继续着。1994,我被叫作“政治犯”在此度过,我不断得到警告:“你再往前走一步,当局就会把你交到行刑队手中。”每受到恐吓,我就情不自禁地想到25年前在这块黑土地上死于非命的李植荣。而此时铁窗外呼啸的北风是否是他游荡的孤魂在进行不屈的呼嚎,它伴着我走过1994年的最后时刻!
   
   新年的第一天,大家看犯人自演的节目,是我给画的布景,演红岩中渣滓洞的片断。看着节目,大家私下议论,国民党的渣滓洞比这里宽松多了,江姐和他们的同志能互相来往,还能绣红旗,迎解放……。下午李干事找我谈心,他自跑人以后被指定为副指导员,专管我的思想和日常行为。他说:“我佩服有能耐的人,愿和他们交朋友,打消管教和被管教的界线,作为忘年交”。漂亮动听的劝说,我只好同意跟着去看新闻和练操时去散步,参加必须参加的集体活动。
   
   1995年1月3日
   
   于中队长去北京市蹲点抓逃犯,整整待了一个多月才回到双河。前段时期上班时,没抓回逃犯的于中队长,却拎来近十来瓶药剂,让牛大夫给他在办公室注射并天天挂点滴治疗。那一天于中队长有了兴致,走到我的工作室,要我给他做个贺年卡,让我用吹塑纸剪一对红心,并在红心中间贴上白纸剪的兔和猪。当时我想于中队长不愧是个情种,才离别月余,却情意缠绵,不知他们夫妻谁属猪?谁属兔?贺年卡剪贴好后,他要我用炭笔给他画张速写,特别吩咐把两颗四角星改成三颗四角星,于中队长自己把自己的官衔加封了一级。然后他要我把画成的肖像喷上胶水(防止模糊了)。喷好后,拿到办公室,连同贴有猪和兔的贺卡一同寄给北京的某一女士。既然猪和兔都不属於于中队长的妻子,想当然那就是于中队长在北京抓逃犯时抓到手的“猪”或“兔”。
   
   据说,于中队长也是得了泌尿系统的病。黄教导员查封我的全部药品后,于中队长倒是领我去了医务室,让牛大夫拿出我被封存的药,找出其中治肾炎的十几盒“诺氟沙星胶囊”等。我心想于中队长真不错,给我开了药禁。
   
   想不到出了医务室,于中队长拿着我的药就走了。回到班上,班中的狱友正笑作一团,在笑声中我偶尔听到:谁给谁发去“蜜”……逃犯没抓到却抓了鸡……才有了打针吃药的事。病急乱投医,难怪于中队长急不可耐地连我的药也要撸去服用。因为那些高锰酸钾洗剂,以及盐水针都不是立竿见影的药物。
   
   那些狱友见我回班,就问我“于中队长领你去取药了?”我说:“他把我的药都拿走了。”他们又紧追一句:“你的肾炎是否是肏屄得的。”我说:“我是被警察打伤的。”他们哈哈大笑起来,末了补上一句:“这一回警察可伤着自己啦。”我半响才明白过来,第一次把我自已溶入他们的淫笑之中,跟着他们狂叫呐喊着:“淋呀淋、淋个够、天天灵……”事后,我反思自己怎么可能会幸灾乐祸如此,看来我已同流合污,被异化成标准的流氓了。
   
   1995年1月6日
   
   吕得武现在是李副指重用的人物。三个月前他还随和,能和我相安无事地待在工作室,为不去大班干重活而掩饰一切。今非昔比,自从进出李副指办公室,给他干些抄写杂务和监控我的言行举止后;由于岁末训话中,中队明确宣布:“任何一个人,都应当政府干部的‘点子’,举报有贡献,当场兑现给予减期,甚至立即释放”。对于想当汉奸又生不逢时的吕得武,去当内奸确正是机不可失,况且我又是个重点人物,因此他的目光整日骨碌碌巡视我的一切,并总是捉摸着通过交谈,洞察我的心灵。
   
   今晨起床后,我在赶写日记,他竟顺手抄起我的一页日记偷看。我当众问他是否存心想做小特务,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到工作室后,我不得不找他谈话,我说基于共同的利益我们保住工作室,是为了我能画画,你也能不去大班参加劳动,。现在你无事生非,总想弄出点什么名堂,不仅把抽象水墨画说成有什么政治动机,还千方百计刺探我写的笔记,让中队知道工作室乃是“非地”,那对谁都不好,你又能得到什么呢?权衡利弊后,吕得武说:“李副指对我说:‘我们不安排你去大班干活,你要明白我们的用心,老严的事你得及时反映,出了事我们拿你是问,所以我不得不处处“挂”着你。”我说:“请你掌握分寸别再无事生非。”
   
   非人的生存环境,布满陷井,防不胜防。四号大清早,那个植物神经紊乱的崔法祥控制不住,喊叫了起来,结果被拉去电得直嚷嚷,他不断叫道“我有病,别电我了,求求你们”。越是求的凄惨,越是电个没完。他是新年后第一个挨电的。
   
   今日完成《曌》的水墨画,我异常兴奋,我终于又投入了创作,不管这创作是如何地不被接受和理解,但我总算又把生命依附于我的新艺术。
   
   1995年1月8日
   
   宣布第二阶段冬训开始,上午学习“党的过去和发展进程–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并体现在改革开放的伟大十年里。”半天学习讲座,半天练操,占去了我的大部分时间。下午开会结束时,崔的癔病又发,刚喊叫了几声,就被队长喊进办公室,用三根电棍电得他声嘶力竭地呼嚎哀求:“我有病,别这样电我……”夹杂着嚎叫和训斥。大家沉默着,令人窒息的气氛里有几声沉重的叹息。
   
   前几天王德隆跟我要伤药,去年12月31日他因洗澡被“处理”,电时,Y队长用大皮靴踩他并踢伤他的肋骨。崔也几次来要止痛药,我问崔:“控制不住自己?”他一边点头,一边又唠叨起那次翻车事件所造成的植物性神经紊乱症状害苦了他。
   
   崔去后,吕告诉我别再给他药,万一出事要牵连你我。我说:“我的事自己会担着,跟你毫无关系。”他蹲在地上贪恋地吃着他从队长那里端来的吃剩下的菜汤,一边舔着一边啧着舌头,一边说:“都是好吃的东西,”然后说:“中队让我看住你,你出了事就等于我的事。”我真想一脚踹去那盆嗟来之食,连他那自私的灵魂。
   
   完成了《曌》的绘制后,我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之中。生命溶入绘画,使我陶醉,我很想找人切嗟艺术上的新见解,但在这封闭得仅听得见自己心跳的场所,在艺术的真空地带,在这人性的荒原,我更觉存在的孤独。而孤独驱使我只有把精神寄托于艺术之中,只有在绘画中,我才能发现自己的存在,找到生存下去的勇气。我只能以超现实的“心像绘画”张扬正义、人性和人权。在禁锢和高压下,我只能以这种抽象的模糊语言,去追寻人类心像中内在的一种似梦非梦的真实世界。
   
   下午休息,班上立即围起三堆牌局。
   
   班长蒋洪瑞追着吕得武,凌子在那边堵着,大伙儿围上去七手八脚要扒下吕的裤子“看瓜”,这一次吕反了。现在的吕得武可不是半年前被人当作“鼠眯”的吕得武,耍他,玩他的日子是一去不回了,吕得武如今是“吕特秘”,他大喊:“还拿我当小崽,以为你吼一声,我会拿罐头瓶给你接尿,没门!今天我跟丫翻车,丫弄我裤子湿,我揭丫底儿掉,丫怎么当班长的,李副指那里,我可看得明明白白。”今非昔比,吕特秘竟然镇住了蒋洪瑞。
   
   吕得武第一次像个“爷”似地亮了相,事后他告诉我,他在为李副指导员整理材料时,看到蒋打的多张小报告,其中有写范小军有逃跑思想,黑头是装病、还有庆子……“我要把他抖落出来。他非挨‘五指山红’不可。”得意忘形之时道出了天机,怎么可以白纸黑字留着,口头汇报说完了就完了,抓不住把柄,傻屄!
   
   军师王德财今天解劳,他真是条变色龙,监禁的生活使他有一手绝顶的阳奉阴违手段。班中他是个谋划人物,有牢骚即赶到我前面发泄,说尽每个政府干部的坏话。当着队长的面,极尽溜须拍马。他自编自演顺口溜:“先说分场的高书记,一身正气带好头;再说黄教抓管教,严格管理紧督查;勤勤恳恳的孟场长,积极探索把生产抓;中队李指肩重任,劳动现场有王中,风华正茂属于中……”把每个领导不偏不倚地夸一遍,果真捞了减期。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开始画“焱”的巨幅。
   
   工作室有只小老鼠,常在我的方便面及食品袋上爬动,贼溜溜的神气,逗人可爱,我常想,陪我坐牢的有两个贼,一个盯着我的物质,一个窥视我的精神。谁知昨天在我翻寻资料时,小贼跑出来,被大贼打死了,而我更愿意和前者作伴,是因为后者居心叵测。我难过了半天,想这个小生命即使偷吃食品,一粒豆大的食物已是够它饱食一顿,现在竟被吕得武虐杀。从此我孤寂的世界更孤寂了……
   
   1995年1 月12日
   
   晨起头晕,两眼通红,鼻子淌血,全身酥软无力。起床铃响后,我挣扎着爬起来,还没有穿衣服,就晕了过去。田宝金和大连子过来用指甲掐我的人中,又从我衣袋中掏出那瓶速效救心丸,掰开我的嘴巴,也不知给倒进了多少。我慢慢又挣开了眼睛。此时值班队长已经在喊列队、报数。大家扶着我起来,还是由田宝金和大连子把我架着拉进了列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