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姜维平文集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姜维平
   李俊和王石都是中国民企的名人,虽然,他们没有在媒体上互相提及,但我相信,在私下的某一场合,彼此一定谈论和关注,至今为止,中国网络上活跃的一些民企老板,极少公开议论重庆的“李俊事件”,但在他们的心底,是同情俊峰集团的,至少会把他作为一个戒备官员的理由。毫无疑问,不论民企多么巧妙地驰骋商场,只要想赚钱,就难免与官员交往,只要越过底线,就可能成为他所亲近的官员“对立派”内斗的牺牲品,于是,因为财产和把柄太多而禁言,是民企老板的通病,不过,近年来形势好像有点改变,王石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民企老板的典型。
   据媒体报道,中国地产公司万科企业集团主席王石接受访问时,敦促中国的企业家们应多一点发表意见,不但可以推动社会改革,更可有效地保护他们的财产。他说:作为一个经营财产的阶层,如果财产权都不能保证,其他无从谈起。王石批评中国商人“一直到今天,思维方式是不独立的,我们有依靠性,就是官商勾结,这是我们现在很大的问题。”身兼网络名人的王石,在出版新书之前接受新京报的访问时同时认为,中国的商人到了今天仍然摆脱不了官商勾结这个传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想,王石一语点痛了中国民企的关键部位,由于体制的原因,中国民企与官员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直言,不密切交往官员的民企老板几乎不存在,而陷得太深,必将出事,所以,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焦虑地思考和防备变故,连自身的安危都难保,何来“多发表一点意见”?假如是顺情说好话,没有建设性的意义,好像不是王石的本意;假如是批评意见,巧遇汪洋这样的人就没事,假如是碰上薄熙来,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除了李俊之外,彭治民的遭遇也是一个例证。


   所以,与其批评商人的“思维方式不独立”,不如指责官员的权力太大,薄熙来身兼政治局委员与重庆市委书记,一言九鼎,威震天下,何况又是一个“红二代”,而且人品极差,万千权利和人性弱点集于一身,再有拍马屁的一些人捧场,岂能不疯狂,不玩死李俊等之类的“土豪”?因此,既便是很有学识和悟性的王石,也在彼时忍气吞声,只在此时大谈民企敢言之事。我不敢责怪王石,较之那些2012年前去山城效忠,尔后主动与薄切割的民企老板,王石还有发言示愧的举动,也是少见的商界奇景,令读者怦然心动。依我看,不是商人思维不独立,而是他们生意基础不独立,这种政治框架太僵硬而陈旧,躲不开,也离不了,想赚钱的生意人,哪个不在其中瞻前顾后地禁声,故此,从这个意义上讲,从李俊到王石,可能是一个时代的理性跨越。
   李俊与王石不同,前者是来自地方的没有任何背景的“土豪”,他全靠自己打拼而发家致富,可能当兵而结识部队的官员,有些人脉关系,也是一个成功的因素,所以,他是官员手里的“软蛋”;后者除了个人的辛勤和睿智,更多地依赖于亲友的官方背景与上层关系的支持,既使与某些人有分歧,也比较安全。不论如何,他们的共同点也是明显,都是搞房地产的,在中国,可能与官员最密切的生意领域,莫过于此,自然风险也更大,李俊的故事正好佐证了这一观点,他仇恨薄熙来有情可原,因为“薄王”使他家破人亡;王石臧否薄熙来,出于更超越的理性,所以,他敢于对过去在重庆的自我表现稍示忏悔,同时又大胆地为正在遭受“黑打”的民企老板呐喊,这一点非常不容易,也十分理性和动情,这或许是中国民企阶层觉醒的标志,也许即将开始一个新的时代:对贪官污吏和徇私枉法的官员进行批评的,不仅局限于两手空空的“穷文人”,而且来自于腰缠万贯的商人和富豪,因为上述那种动辄迫害民企的事件频发,可能与敢言的“王石”太少有关,无疑地,假如越来越多的民企老板,勇于站出来拍案而起,表达自己的观点,不怕因言破财,那么,对权势者就是一种沉重的压力,有可能推动社会的进步。
   媒体说,早前游学美国哈佛大学的王石,对目前大陆网络名人大V相继出事,甚至有地产企业家被迅速判处死刑等不利事件,似乎一点不为所惧。他与日本同行比较,联系历史上的“明治维新”改革运动,进一步肯定说,在金融、经济上,工商阶层已经是这个城市的主要力量,是推动明治维新主要的社会力量。王石在访问中,不点名的提到被判死刑的湖南民企老板曾成杰的例子,他说,现代企业首先要确定本身的独立人格、独立性格,光做一个人是不行的,还要做一个阶层,要敢说话。
   显然,王石从曾成杰,李俊等人的事件中看到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大家各自为商,没有感受到一个阶层的存在,没有团结起来,互相“抱团取暖”和奋力抗争,往往是某人被抓,由于暂时不涉及自身而远离观望,连谈论都小心翼翼,等到危及自身,再寻求帮助,已感到形单影只,力不从心了。一些徇私枉法的官员之所以屡屡欺人太甚,就是看出了商人自私而怯懦的本性,较之一些文人要严重得多。为了保护自己及同界的利益,每个民企老板都应当从“李俊事件”吸取教训,从王石的言谈里寻找共识和力量。
   这里不妨以重庆为例,以前薄熙来“黑打”时,陈明亮,黎强,彭治民等人的名字经常见于报端,多为负面,但如今为其甄别的声音日渐微弱,这与官方的强力压制有关,与重庆及外省民企老板各自为“商”也有关,每个人都类似以前的重庆“土豪”李俊,他们想,反正我没事就绕着走,人们不知道同界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甚至一些刚被“黑打”过的“黑老大”的亲友,被官方哄哄,骗骗,退点小钱,监狱里再人性化地给一点安慰,就失声了,感动了,放弃了申诉,这说明中国的一些富豪多么可怜而卑微,多么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所以,王石的确了不起,他的观点有些超前。笔者不遗余力地写吴英,写曹天,写李俊,曾智强,等等,我并没有见过他们,也无个人私利,但毕竟还属于“文人”圈子,而王石则大不相同,他的言论集中地喊出这个阶层的苦闷,似乎标志着旧时代的终结,而那个年代是以恐惧和禁声为主题的,也以薄熙来垮台的“大事件”而激动人心。它哲理的启迪是:当大部分的民企精英都觉醒了,一是能理性地面对财富积累,保护和运用;二是能感性地担当起历史使命,都敢发表不同的意见,并积极地推动中国渐进式的民主法制,与中共党内改革派对接,形成无坚不催的合力,那么,才能形成一个完全意义上独立的阶层,才会成为社会变革的中坚力量,李俊,王石等人的梦想才能实现。
   2014年2月16日
   万维读者网2014年2月17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