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姜维平文集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姜维平
   
   今天是令人心动的“情人节”,据《重庆商报》报道,2014年2月11日,重庆永川监狱在“情人节”来临之际举办帮教活动,让服刑人员得以在狱中和恋人重聚,我看了这一消息非常震惊,想起上个世纪在大连遭受“薄骗子”的凌辱,蹲了5年多大牢,经历了与亲人骨肉分离的无数个节日,心如潮涌,此间,我可没有这种“温柔”的待遇,故一方面对重庆永川监狱的人性化管理,给予肯定,给一点掌声;另一方面也提醒重庆官方,对薄熙来冤案的重灾区来说,这些雕虫小伎远远不够,也不是当前的首要问题,打一巴掌给一个“枣”吃,解决不了徇私枉法的薄王罪恶,少玩点“花架子”,还是学习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吧。
   


   笔者在1999年,曾以香港《文汇报》记者的身分,去黑龙江省大庆监狱采访,监狱长辛永葆带我仔细参观了位于红星卫的整个监狱,其中包括所谓“夫妻房”,即表现好的犯人经特批与家人团聚的小房间,当时我还以为中国各地的监狱都是这样呢,回来后,我在北京出版的《华声》月刊发表一篇文章予以表扬,但等到我进了大连南关岭监狱时,大失所望,从未见过这样的“夫妻房”,有一个狱友说,以前有过这种待遇,叫“炮楼”,即,男犯与家属合房的地方,东北人口俗,戏称“打炮的小楼”,所以,在监狱,由于禁欲而躁动,犯人最爱谈论的就是有关“炮楼”的荤段子。为什么关闭了?我问某狱警,他说,别提了,想叫夫妻团聚,增进点感情,但某某犯人憋得太厉害,一夜打了7“炮”,老婆哭喊着跑出来了。这对管理犯人不利啊,所以就关了。我听了想笑又想哭。
   
   我不知道重庆永川监狱有无类似故事,也不想过多谈及性事,现在,面对堆积如山的冤狱,特别是针对顽固的薄熙来残余势力“大本营”,我的心情很不佳,从重庆高院的报告可以看出,他们不想为遭受“黑打”的人平反,连接受申诉文件的举动和勇气都没有,这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我们的民族太悲哀了:一代代的中共领导人,接力赛似地利用职权,制造冤假错案,把许多无辜的人关进“地狱”,致残致死的人无计其数,使很多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从反右到文革,从文革到“六四”,再到重庆“黑打”,旧的未去,新的又来,薄熙来和王立军搞“二次文革”,“唱红打黑”时,打得惊动全世界,等到需要甄别平反时,官方竟提出“只做不说”,还悄悄地把“黑打”的数字缩水了,幸亏图书馆里有存档的报纸,其实,他们什么也没做,重庆的新旧地方官,都可以拿出报纸看看,薄熙来都干了一些什么,他所干的比“四人帮”还厉害。总之,面多历年执政者搞的冤狱,平反重庆的案子是难度最小的,地区是最集中的,其原因我多次讲过,这里不再重复。如果连这些案子都不敢平反,那么,真的太令人失望了。
   
   那么,不平反这些冤假错案,让李修武,台式华等人继续困在铁窗里,整点“情人节”的小故事,就能化解社会矛盾,就能温暖人心吗?否!监狱是什么?是“疗养院”吗?没“蹲”过监狱的人,站着讲话不腰疼,为什么叫“蹲”?就是站在那里,像动物园一样,四周是笼子,你站不起来也坐不下,吃着“猪狗食”,干着苦力活,忍受着疾病的折磨,听着狱吏的训斥,真的是生不如死,度“秒”如年。薄熙来仅凭个人恩怨好恶,就把重庆与大连数以千计的良民打成罪犯,关进监狱,上个世纪是“张永祥案”,这个世纪叫“李俊,李修武案”,二者有什么区别?都是把老百姓当蝼蚁踩啊。富翁们以为有钱就有安全,有“保护伞”就平安无事,但是,“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一旦新旧交替,官员内斗失利,有钱的民企老板,立即成了菜板上的“肥肉”,过去重庆的陈明亮是这样,现在,辽宁的袁诚家也是如此。
   
   如今薄熙来也进去了,高压和夹缝里披露出的一些证据,已足以证明被他迫害的人们是冤枉的,必须立即平反,制造冤案的帮凶和参与“黑打”的干将,类似黄定良之流,必须严惩,绝不能心慈手软,否则,这种悲剧还会发生。薄熙来之所以在大连干尽坏事,又在重庆再次做恶,其原因是没有得到及时彻底的清算。
   
   因此,对重庆来说,重中之重的首要任务就是甄别平反以前的冤案,不是在监狱搞什么“花架子”情人节,它再温馨也是冤狱,家属想的不是“一夜重温旧情”,而是恢复名誉,摘掉“黑帽子”,是要归还被抢走的财产,是呼出胸中的块垒,是要求法治的公平和正义;对监狱来说,应当充分发挥检察院驻狱人员的作用,要学习为浙江张家叔侄喊冤的检察官,站在蒙冤受屈的李修武等人一边,与犯人家属聘请的律师合作,死磕“091专案组”的残余势力,尽快地拨乱反正,该放的人要放,要告别那种心碎的“情人节”,既然监狱是惩治罪犯的地方,凭什么叫薄熙来治罪的老百姓代人受过?
   
   看到上述照片里犯人的“斑马服”,我想呕吐,那上面的白色横线剑一样刺疼我的神经,它勾起我噩梦般的回忆,激起我对“薄骗子”制造的所有冤狱的愤恨,一切都无法释怀。重庆官媒今年异常高调地发表文章,并配发一组照片,鼓吹监狱“情人节”快乐,这不是好兆头。它透露出官方扭曲的心态:不想平反冤假错案,能捂就一直捂下去,仿佛在说,彭治民,曾智强,黎强啊,你们别告了,监狱挺好的,有吃有喝的,还可以通过亲情电话遥控公司的生意,还可以过“情人节”,在里边老实待着吧。我认为,这是对司法的践踏,是对人权的亵渎,是对人民新的犯罪。不论如何装饰和渲染,重庆新的领导人永远无法回避一个问题:640个“黑社会”,没有一家是冤枉的吗?黄奇帆敢再说,这些人符合“黑社会”的“四个特怔”吗?如果把他们的所谓“罪行”与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及“四大金刚”的罪状比较,就知道什么是“指鹿为马”,天壤之别了。谷开来预谋杀人可以留条活命,薄熙来恶贯满盈可以开庭5天,王立军罪恶滔天,可以重罪轻判;为了给他“保外就医”做铺垫,出庭还坐着轮椅呢,重庆公安制造的冤案一概不平反,却把受了委屈的近1000名警察甄别归队了,等等,这是什么逻辑啊。
   
   据古希腊神话记载,“情人节”最早来自于冤狱,有一个士兵因为结婚而坐牢,原来罗马皇帝想让士兵忘却人间爱情而驰骋疆场,显然这个士兵没有罪,薄熙来是皇帝的继承者。久远的历史如今已被世人淡忘,可能重庆永川监狱的领导从未听过这个故事,也未必接受它的哲理,当权者更不会思索神话与李修武等人苦难遭遇之间有什么联系。这是人类对节日记忆的蜕化,如同“端午节”一样,也是一些人失去权力,难逃悲剧宿命的缘由,假如国民在吃粽子时,能唤起对“文字狱”的憎恶,假如在记念“情人节”时,能燃烧起平反冤假错案的激情,这个世界就有救。我的感受是,重庆“情人节”,情何以堪?
   
   2014年2月14日情人节于美国。
   万维读者网2014年2月15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