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匣子说话
·一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二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三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四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合订本〗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一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二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1)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2)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3)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4)
·必须冲破毛共的党禁
·试谈“‘八九’民运”与“‘六四’屠城”
·附议曹长青先生“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公告〗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公开诚邀出版商(社)
·[跟帖]大陆中国问题岂是“腐败”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
·〖贺函〗致《中国民主报》社社长王军先生
·〖警世通言〗之一:莫把“毛共”称“中共”
·〖警世通言〗之二:莫将“毛共”当“中国”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
·〖警世通言〗之四:莫视“猪权”作“人权”
·〖警世通言〗之五:莫以“垂死挣扎”充“改革开发”
·〖醒世恒言〗之一:人性乃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
·〖醒世恒言〗之二:为“人性”正名——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
·〖醒世恒言〗之四:人间正道——私有制
·〖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
·〖醒世恒言〗之六:为“国家”正名——亦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七: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中国、救人类
·〖喻世明言〗之一: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喻世明言〗之二:孔丘——丧家的、独裁专制主义者的乏走狗
·〖喻世明言〗之三:鲁迅的悲哀
·〖喻世明言〗之四:愚不可及的“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喻世明言〗之六:“‘六四’屠城”与“‘八九’民运”
·〖喻世明言〗之七: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喻世明言〗之八:诺贝尔挑战毛共“猪权观”
·〖喻世明言〗之九:温家宝的“单口相声”与“盛世危言”
·〖文告〗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文告〗 铲除共产魔教
·《一万个“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生命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生物?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
·〖你知道吗〗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是“人之初性本恶”呢,还是“人之初性本善”?
·〖你知道吗〗何谓“万有私力”?
·〖你知道吗〗“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有何关系?
·〖你知道吗〗人类是怎样产生的?
·〖你知道吗〗生物多样性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打吊针是怎么回事?
·〖公开信〗致联合国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
·〖你知道吗〗小结——伟大的发现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共性?
·〖你知道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公开信〗再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或专区
·〖公开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
·〖警世通言〗是“革命”和“解放”,不是“改革”与“转型”
·〖跟帖〗对于天易网总监郭国汀对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也是唯一的道路》一文的回应之回应
·〖跟帖〗回应“怎样推动国内不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黑匣子主义认为,蒋介石的确了不起!他在那个时候和那种情况下,通过三个月的实地考察,就能透过现象看清列宁、斯大林所谓“世界革命”的大俄罗斯主义共产帝国主义(或曰泛斯拉夫主义社会沙文主义)的本质,实在了不起!也无怪乎,一心一意卖身投靠、认贼作父、卖国求荣、引狼入室以至于称斯大林为“伟大的慈父和导师”的毛泽东,要对蒋介石恨之入骨,要与蒋介石势不两立了!

   
   
   个人标签: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蒋介石实在了不起!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1923年8月16日,蒋介石率领“孙逸仙博士代表团”前往苏联进行了历时三个月的考察。 在去苏联之前,蒋介石向往苏联俄共、迷恋共产主义。之后,蒋介石发生了根本转变。 蒋介石在《苏俄在中国》一书里写道:“在我未往苏联之前,乃是十分相信俄共对我们国民革命的援助,是出于平等待我的至诚,而绝无私心恶意的。但是我一到苏俄考察的结果,使我的理想和信心完全消失。我断定了本党联俄容共的政策,虽可对抗西方殖民于一时,决不能达到国家独立自由的目的;更感觉苏俄所谓‘世界革命’的策略与目的,比西方殖民地主义,对于东方民族独立运动,更危险。” 经过三个月的苏俄游,蒋介石发现了“在苏联的社会中或是俄共中间斗争正是公开的与非公开的进行着”,看清了斯大林清党是“少数人种当国,排斥异己。”,认为“苏联的政治制度,乃是专制和恐怖的组织。与我们中国国民党的三民主义的政治制度,是根本不能兼容的。关于此点,如我不亲自访俄,决不是在国内时想象所能及的。”,得出了“综括我在俄考察三个月所得的印象,乃使我在无形之中,发生一种感觉,就是俄共政权如一旦臻于强固时,其帝俄沙皇时代的政治野心之复活,并非不可能,则其对于我们中华民国和国民革命的后患,将不堪设想。” 莫斯科不是天堂!能不被狂热遮蔽双眼,到实地考察,透过现象看清了本质,断然做出选择,蒋介石都是了不起的!
   
   

【附件二】

比竇娥還冤的一代偉人蔣公中正


   中華民國第一大歷史階段的後期,是1928年至1937年。這個迄今為止,被許多正派的歷史學家們稱為“十年黃金時代”的時期,卻又是被大陸官方一直指罵為“國民黨反動統治”的時期。但它是否真是一個“反動統治”的時期,15年來,由中國大陸知識分子在民間所掀起來的一波又一波歷史反思的浪潮及其成果,用大量事實證明,這不過是一個荒謬的指罵。
   歷史的事實是,1928年蔣介石領導二期北伐成功和東北易幟之後,中華民國不僅獲得了初步的統一,而且走上了“外求和平、內求發展”的嶄新歷史階段。
   連蘇聯的托洛斯基,都為中國制定了一個“中國政治狀況和反對派的任務”的政治綱領,認為“中國已經進入了政治安定和經濟復甦的時期,中共只能要求召開國民會議以解決國家的最重要的問題”;原中共領袖陳獨秀也於1929年7、8月間,連續3次寫信給中共中央,反對無視國家民族的“武裝保衛蘇聯”方針,反對與蘇聯“裡應外合”的武裝叛國行為。因此,為了維護國家來之不易的統一,就必須蕩平新舊軍閥,也就是陳獨秀所指的“軍閥殘餘的殘餘”,及其為私慾而發動的大小十數次武裝叛亂;就必須征剿在蘇共直接命令和指揮下的中共,若非如此,北伐的成果就會得而復失,初步統一了的中華民國就會立即重新陷入分裂。
   如果說剛剛獲得了初步和平統一的中華民國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蕩平叛亂、維護統一”的話,那麼以蔣介石為代表的中華民國和執政的中國國民黨,確實已經在很大程度上,艱難地、卻又是勝利地在完成著這個艱鉅的任務,使整個國家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和平建國的新階段。雖然這個新階段自始自終都處於軍閥武裝叛亂、大陸官方武裝叛國和日本公然侵略、蘇俄陰謀顛覆的交相煎迫之下,但這個被內憂外患交相煎迫的歷史時期,之所以被稱為“十年黃金時代”,是因為:第一,在政治上,它是中國國民黨遵循孫先生的遺教,實行訓政和準備憲政的時期。雖然這個名之為“訓政”的時期,被某些人指罵為專制獨裁,但無論在理論上還是在實踐上,它都與袁世凱復辟帝制,特別1949年之後的中國大陸,有著根本的區別。孫中山的訓政思想體係是產生在辛亥之後,吸取形形色色的專制勢力一再地企圖顛覆共和、復辟專制的教訓,而得來的一個科學總結,訓政的內容是為建立一個有權威的革命政黨和革命政府,以保衛和鞏固共和的新秩序,為立即推動與實現以縣為基礎的地方自治,以養成人民的權力與義務。訓政,不僅有時間上的明確規定,而且除掉不允許另立政黨以乾擾國民黨在規定時期內的一黨訓政以外,人民的基本民權均予以基本的保障;訓政的思想說到底,就是要建立一個“新權威”統治,以造就一個“威權民主時期”。它的目的,是捍衛共和、走向民主憲政,而不是為了推倒共和、復辟專制制度。
   只有明白了孫中山先生訓政理論的意義,才能客觀地認識和公正地評價國民黨和蔣介石在1930年代所推行的訓政,以及它所創造的建國成就。這個成就,表現在經濟上是“以建設民生為首要”,並且為了建設民生,而堅持保護私有制度,肯定自由經濟和發展市場經濟,制定了一系列發展經濟和保護國貨的經濟政策。從而將由晚清改革開放所遺留下來的,和在民國初年曾獲得了巨大發展的民族自由經濟,推向了一個輝煌的發展階段,並產生了傲人的成就。大陸出版的《南京國民政府的建立》一書中說道:“1928年至1931年世界經濟蕭條時間,中國新設立的工礦企業就有660家,資本總額達2億5千2百45萬圓,其發展速度超過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中國民族資本主義工業發展的'黃金時代'”。其實,只要翻開1930年代上海的經濟發展史,只要從“反面”去讀一讀共產作家茅盾所寫的長篇小說“子夜”,只要願意去調查一下1930年代中國各階層知識分子和一般人民收入的狀況,只要願意了解一下那個時代的中國留學生們為何人人都願意學成回國的“國內原因”,就會立即發現,1930年代的中國民族資本家們,曾擁有過一個怎樣志得意滿的“黃金歲月”,中華民國的民生狀況又是怎樣迅速地在進步和發展著!它豈是1949年以後的大陸人民所敢於想像的。若沒有1930年代經濟發展的成就,中華民國根本就不可能有力量去堅持8抗日戰爭!
   這個成就,表現在新聞輿論上,則只能成為當代中國大陸人民的一個夢幻而已。正處在歷史反思中的大陸歷史學者們,在經過“不敢假設和小心求證”之後,只能在著述中痛苦地小心指出,至1937年3月止,中華民國各種民辦報紙已有1518種;公、私營電台78家,公私營通訊社520家,其中絕大多數為私營。著名的通訊社如國聞通訊社、申時通訊社;著名的報紙如《申報》、《大公報》、《國聞日報》;著名的出版社如商務印書館、中華書局、世界書局等均為私營。知識分子們可以天天寫詩作文,大罵著給了他們思想和創作自由的國民黨和蔣介石,共產派的革命家們可以公然地成立自己的文化社團、政治組織,以圍攻國民黨和國民政府。國民黨的《中央日報》雖然可以義正辭嚴地批駁共產主義這個“洪水猛獸”,但在它的副刊上,卻能刊載共產派詩人們謳歌無產階級的領袖斯大林的詩篇……。上述歷史的真實,從1949直至今日的中國大陸,是不敢想像的。
   走過了“十年黃金時代”的中華民國,此後若不遭遇一場曠日持久的外戰,沒有遭遇一場更加殘酷的內戰,那麼用美國著名教授費正清先生臨死前話來說,“中國國民黨是能夠將中國帶向現代化的道路上去的。”
   蔣介石,舉世公認的中國抗日戰爭偉大領袖,一雪百年列強侵略中戰敗的恥辱,為備受列強凌辱的中華民國獲得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地位嘔心瀝血,卻一直被大陸官方嘲弄成投降者。蔣介石兌現抗戰時期在參政會上的承諾,從1946年起真切地實行民主憲政,卻被大陸官方抨擊為獨裁者。此種情形,真比竇娥還冤!
   竇娥是一孝順媳婦,卻被誣告為毒死公公而處死,這是元曲戲劇的一個冤案。 8年抗日戰爭中,蔣介石是舉世公認中國抗日主力國民革命軍的總司令。國軍正面戰場浴血奮戰拼實力,失敗之後轉入敵後堅持抗戰,兩個戰場將軍戰死204人,軍人死亡350萬,實打實的抗戰的中流砥柱。八路軍朱德、新四軍葉挺只是國軍編號下的司令和軍長;兩軍抗戰之初只有幾萬殘兵,精疲力竭,沒有實力,必須掛名國民革命軍才名正言順而不至於被當土匪剿得山寨冒煙、兩腿跑斷。 共產黨全靠國民政府抗日拖住日軍主力,才得以在日軍顧不上的農村佔領區壯大。可毛澤東居然在1945年蔣介石理所應當號令所有侵華日軍向國民政府投降時,譏笑蔣介石“摘桃子”。侍婆守孝的竇娥喪母、離父、亡夫、遭痞子誣告,每日反省的蔣介石北伐統一中國、抗日獲得最後勝利,居然在名正言順行使職權的時候被誣為“一擔水也不挑” !
   作為中華民國政府首腦,他必須在抗戰之後努力恢復全國和平:一方面他要兌現抗戰期間向全民所作的憲政承諾,邁出國民黨施政大綱的第三步;另一方面他還得面對抗戰8年中發展起來的、在1945年已擁有120萬軍隊、控制十幾個省的農村上億人口的共產黨。就是說,抗戰之後國民黨是主動以行憲方式開放政權、還權於民的,不存在所謂美國壓力,但卻真切存在著毛澤東為共產主義革命而破壞和平的威脅。毛澤東在整個8年抗戰中坐山觀虎鬥,任憑日軍消滅和磨損國軍,比如彭德懷組織百團大戰抗擊了日軍,就遭到毛澤東的嚴厲批判;另一方面又不斷趁機拓展地盤和擴充軍隊,等待著奪取政權。可想而知,蔣介石不僅比竇娥冤,更比竇娥處境艱難:既要以行憲民主的方式謀求全國和平,又要阻止毛澤東發動共產主義革命致使全國生靈塗炭,還要承受調停國共衝突的美國總統特使馬歇爾的壓力。
   毛澤東在抗戰8年裡消極抗日,養精蓄銳,不時地跟國軍搞政治軍事磨擦。歷史經驗告訴蔣介石,1926年共產黨在江西、湖南的暴亂是一定會重現的。蔣介石深知:馬列鬥爭理論和共產主義革命就是內戰。事實上,局部衝突1945年已經開始,國共全面開戰不可避免,他希望得到美國的支持。為此1945年12月他迎來美國總統特使馬歇爾。但馬歇爾禮貌背後另有心思。美國企望把中國共產黨跟蘇聯拉開,希望中國國民黨吸收共產黨和其它黨派參加政府,達成和平統一和解決腐敗問題,以此作為美國提供經濟和軍事援助的條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