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匣子说话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黑匣子主义认为,应该将火力集中对准“毛共”才是,而“中共”早就名存实亡了的!并且,要“认清毛共”,那还得首先认清马克思才行的,因为没有西魔马克思,便没有东魔毛泽东,顶多也只能有洪秀全第二罢也!总之,讨马讨毛讨共、铲除共产魔教、埋葬毛僵尸、颠覆毛匪帮、解放全中国、拯救全人类——这才是“必由之路”矣!

   
   
   个人标签: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必由之路

   

   
    郭天剑  2014-01-31

     前言
     中国人民沦陷在中共暴政魔爪中的六十几年里,他们以各种方式进行了不懈的抗争。他们为此而奉献出的英雄儿女不可胜计。可是,所有他们的反抗都如同漂浮在海面的泡沫一般消散干净。这些英雄儿女们,他们做过一些什么,他们思考过一些什么样的问题,有哪些方面的惨痛教训却无人知晓。中共每打掉一个反抗者,都把它整成一个黑洞,没有任何受害者的信息传递出来。因此,一代又一代的仁人义士都不得不又从头做起。中国人民在争自由、求解放的路上就一直这样原地踏步踏。与此相反,中共魔鬼集团却在此过程中不断地递进增长——所有深入思考中国的出路的人们都能感受到中共从六•四中吸取了多少经验用来扑灭可能出现的任何一点火星,任何一丝反抗,如同他们从苏联和东欧的革命中吸取了一切对他们有价值的东西一样。
   
     这是中国人民埋葬奴隶主,求得自身解放的事业一直没有实质性突破的主要原因之一——我们在思想理论上没有根本性的突破。我们难以有机会来吸取一切失败了的人们的思想成果。所以,今天虽然有无数的人们认清了中共的魔鬼本质,并愿意挺身反抗暴政,但是他们普遍地感到彷徨无措。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张,都提出了自己的主张,但其实他们都清楚,他们各自的那些主张都是走不通的——它们不能够在可预见的未来引领中国人民埋葬中共黑帮势力。不仅如此,这三十几年里,世界各地的人们反抗专制暴政的斗争此起彼伏,人类普遍解放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苏联政权的解体,东欧各共产集团的纷纷倾覆,特别是近年来、非洲的也门、埃及、突尼斯,中东的伊拉克、利比亚,亚洲的缅甸、柬埔寨,乃至更久远一些的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和印度的民族独立解放事业,所有这些成功的模式,似乎都能应用到中国来。人们幻想着把人类先贤走过的道路拿到中国来重走一遍。所以,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不断有人提出了与之相应的政治主张和我们当走的道路。辟如什么“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抗运动、公民维权运动、访民运动、颜色革命运动、茉莉花革命运动、全民启蒙运动,等等理念。不一而足。当然,也有旁观的人们寄希望于各种突发事件,如经济危机,军队哗变之类的,引至中共自行崩溃。甚至有人从好莱坞的电影里受到启发,提出以定点清除的方式或者武装暴动、武装起义的方式一蹴而就地推翻中共暴政。但人们认真探究起来却发现所有这些在其它国家和地区走向成功的道路没有一条是在这里走得通的。那些成功的模式全都无法在中国复制。但它们却导致秉持各种不同理念和不同主张的人们之间互相攻讦、纠结了二十几年。他们互相不肯去倾听别人的意见,去思考不同意见所仍包含的价值成份。结果就是中国的自由力量在相互吵骂了二十几年后,在不同地域和不同理念、不同主张之间分崩离析,莫衷一是。
   
     我们这个小册子正是要试图解决这个困绕我们多年的问题。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所展示的思想成果,并非我个人关在某个阁楼里冥思苦想的结果。它是这六十多年来,中国一切热爱自由、正义的人们用他们数千年的“刑期”和无数条宝贵的生命提供给我们的珍贵启示,它是在个人尊严和民族自由解放的道路上苦苦求索的人们共同探索的思想结晶。这些思想也是我在和许许多多的志士仁人们多年的深切研讨和互相争吵甚至辱骂中得到提炼,逐步成熟和不断升华的。所有不同意见的人们都贡献于其中。正因为如此,所以你在读这本小册子的时候,会发现它有明显的对话的色彩。但是为了它的逻辑一致性,我还是摈弃了使用对话体而采用论文体的形式。
   
     如它的诞生过程一样,我们也不指望它面世以后就会马上得到大家的认同。我们只是期盼它能帮大家廓清一些问题,提升大家的认识,然后使战友们在一条可行的道路上聚集起来。当此之时,则大事定矣。
   
     一、认清中共
   
     刚看到这个题目,肯定会有人发笑——这太幼儿园了,都什么年月了,还会有几个人没看清中共黑帮的呢?还值得你在这里作为一课题提出来?
   
     是的。不仅在目前的整个中国大陆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把中共认作爹娘,看作救星,至少是看成主人。就是在国际上,也有相当多的政治家们选择了在中共的邪恶本质面前装睡。这至少是与这些政治家们对只要中共存在下去,它就必将有一天要极大地残害人类这个简单的事实完全缺乏认知直接相关的。
   
     但是所有这些认识不清、认贼作父,都不是我们的课题。这些人暂时还不能进入我们的讨论范围。我们这里的“认清中共”是特别针对所有已经看清了中共残害人类的魔鬼本质并愿意挺身起来反抗的人们说的。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所有揭露中共的文字,其对中共的认识都还停留在表象上,停留在控诉会的水平。一说起中共,人们滔滔不绝的是它饿死了多少人,枪杀了多少义士,施行了怎样惨绝人寰的酷刑,以及它种种匪夷所思的邪恶言行。可是却没有人来把中共这只麻雀放到解剖台上,以科学理性的精神对它进行一番解剖和比较。来分析、研究它的骨骼构成、血液系统、中枢系统、神经分布,乃至它的每一个毛孔和每一个细胞。没有这一工作,我们铲除中共犯罪集团的理论工具就无法铸成。我们不能离开我们要反抗的对象来谈解放的道路。这尤如一个工匠不能离开他的工件来选择加工工具一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都会锤子说锤子有理,锯子说锯子有理——而这正是多年来中国所有的自由战士面对的局面。
   
     那么,当我们在解剖台上切开中共这只毒蛤蟆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一些什么呢?
   
     (1)
   
     我们首先会发现,中共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组织得最好、最完善的恐怖组织,它也是人类历史上一个依靠恐怖主义手段而成功控制政权的恐怖组织。
   
     判定它的恐怖主义组织的性质,首先就要从它的纲领、章程入手。我们翻开中共党的《纲领》,剥开它的那些花里胡哨、蛊惑人心的东西,其中的核心内容只有三条,一个是他们毫不含糊地宣称要实现对全体中国民众的“专政”——(阶级专政是他们的晃子,实质就是党的专政——犯罪集团对全体人民的“专政”);第二个是要剥夺、没收全体中国人民的财产。再一个就是为实现上述犯罪目的而公然诉诸恐怖暴力。与这样的反人类的犯罪《纲领》相适应,中共党的组织《章程》就完全把它的整个体系建立在对它的党徒的控制奴役的基础上。最后,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和阶级消灭的理论为中共的恐怖主义政治提供了充份的意识形态支持和理论掩护。因此我们从理论上就能指认中共集团具备了一个恐怖主义组织的一切要素。
   
     而从社会实践上来说,人类历史上的一切恐怖组织所行的一切恐怖犯罪行径的总和都无法与中共的恐怖犯罪相提并论。它们用恐怖主义手段攫夺了国家政权,建立了它的恐怖主义国家机器,它同样用恐怖主义的手段维持这台奴役整个民族,把中国人民的血肉榨成汁液的机器六十几年的运转。
   
     说到中共集团把蒋介石政权赶到台湾去的成功,人们总是把目光盯在国际关系上,更多地认为是斯大林和他的苏共集团的军备和财政支持以及当时美国政府的那些政治家的短视(整个美国转眼就用朝鲜战争的惨痛付出为这种短视买了单。并且整个人类这六十几年来一直在为这种短视买单)让中共赢得了大陆。其实我们不应忽视了这个过程中中共自身的因素。需知一切军事上的失败首先都是源于政治上的失败,而政治上的失败则必然要导致军事上的失败。那么中共战胜蒋介石政权的“自身因素”的最大着力点就在于中共恐怖主义政治的成功运用,就在于国共双方军事上的战争还没开始的时候,中共就已经用种种恐怖主义手段摧垮了国民党的基层政权。他们用暗杀、活埋、杀灭全家(这都有史料可查,有中共自己拍的电影为证,这里不赘)等等惨无人道的手段建立的恐怖威胁,将原日统区,后来的国统区的基层保甲政权变成了一个个可以由他们影响、操控、甚至于完全由他们所掌握的“红色地下政权”。其结果就是当国民党军队被迫去自己解决兵源补充,被迫自己去抓壮丁,被迫去承担本应由各级政府承担的工作时,中共集团却可以诱逼数十万民工去为他们充当后勤炮灰。并且还一直以此事实来铺陈它的“得民心者得天下”的反动理论(现代文明告诉我们,谁“得”了天下,谁就是天下人的敌人!),以此来证明他们当年“得天下”是因为他们靠着“打土豪,分田地”而得了民心。可是,陈忠实在《白鹿原》一书中所描述的那个时代中国农村社会关系的真实图景告诉我们,但凡对中国农村的传统社会关系有些基本了解的人一说就会明白,中国农村数千年来一直以宗法关系为主,地主和佃农、地主和长工之间既是雇、主之间的关系,更是同一个祠堂的亲族关系。尽管他们之间也会有深刻的矛盾,但当外人来侵害本祠堂本亲族的地主时,他们是绝不愿意的。不仅不会轻易追随,甚至还会拼死抵抗。这就是中共从井冈山溃败时,甚至找不到一个当地向导和挑夫来帮助他们的根本原因。既如此,那么数百万农民去充当后勤炮灰和前线炮灰就决不是那些农民“打土豪,分田地”后的自愿行为。他们能取得这种成效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共恶魔极其残忍的恐怖主义手段对那些农民和他们的家属所产生的现实威吓。关于这一点,大家可以去读中共自己编撰的《四野战史》、《三野战史》和许许多多中共老一代匪徒的回忆录以及他们自己拍摄的影视作品。不过你要学会透过它们的字里行间去抓取那些它们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信息。你也可以从近年不断被翻找出来的中共当年的宣传标语、口号和其它宣传资料,如《红军筹款方针》、《海陆丰起义纲要》之类的东西里找到答案。看过《暴风骤雨》和以各种方式了解了中共当年土改的血腥过程的人们不难明白,中共恐怖主义犯罪组织正是利用土改过程的大规模疯狂的恐怖主义威慑建立和巩固了它的基层政权。因此我们说,国民党的失败首先就是传统的政权建设模式对中共的恐怖主义政权建设方式的失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