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独往独来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转自《往事微痕》
   
   前 言…………………………………………………………………………2
   引 子
   ——深山中,那几座坟茔…………………………………………………6

   第一章 童 年………………………………………………………………7
   第二章 妈妈成为”历史反革命”…………………………………………13
   第三章 父亲“补”划为“右派分子”……………………………………17
   第四章 下乡改造,我失学了………………………………………………20
   第五章 三弟死 四弟生……………………………………………………23
   第六章 饿狼吃了我的大弟弟………………………………………………25
   第七章 寻找工作深山历险…………………………………………………35
   第八章 妈妈的牢狱之灾……………………………………………………39
   第九章 田坝三队……………………………………………………………44
   第十章 离家远嫁……………………………………………………………46
   第十一章 为人媳、为人母…………………………………………………49
   第十二章 离 婚……………………………………………………………53
   第十三章 在修大堰的的工地上……………………………………………54
   十四章 妹妹生,妈妈死……………………………………………………55
   第十五章 尚南弟之死………………………………………………………58
   第十六章 带二弟逃离田坝…………………………………………………59
   第十七章 走出松新…………………………………………………………62
   第十八章 林子闯入我的生活………………………………………………64
   第十九章 西出阳关…………………………………………………………67
   第二十章 姐弟团聚在伊犁河畔……………………………………………70
   第二十一章 诞生在英塔木的儿子…………………………………………72
   第二十二章 奋斗在霍城……………………………………………………74
   第二十三章 诞生在霍城的幺儿……………………………………………78
   第二十四章 生死线上的父亲………………………………………………79
   第二十五章 重返松新,生离死别…………………………………………81
   第二十六章 一个民办榨油厂内的斗争……………………………………85
   第二十七章 父亲之死………………………………………………………86
   第二十八章 为父亲伸冤……………………………………………………89
   第四十章 ;为妈妈讨说法,写本书说自己………………………………96
   第四十一章 回首人生,直面未来…………………………………………102
   书信往来:易善学 古松、李之鼎、木生、姜万里、王缵绪等…………106
   
   
   前 言
   
   整整十年,八易其稿,写出了这部自传体纪实作品。放下笔的一瞬间,如释重负。尽管心里还有许多未尽的话语,可是我已筋疲力尽,尽其所能。今年,是“肃反”,“反右派运动”跨越50周年,我写这本书,献给我的父母,舅舅舅母,弟弟妹妹,以及因这些“运动”而遭伤害的人们。
   1957年,年仅30岁的母亲因被打成“历史反革命”而被“开除教师队伍”。
   1958年,“反右派运动”已经结束一个多月,我父亲所在单位因为百分之五右派名额不够而将他“补划”为右派分子,主要罪名是:“替反革命老婆鸣冤叫屈”。因此被“开除公职,停发工资,全家下放农村劳动改造”父亲时年36岁。
   1959年,我高小毕业。表格上“政治面貌”一栏中,“父右,母反”,黑五类我就占了两类。因此,决定了我不能够再有继续受教育的权利。那一年,我11周岁。
   这六年小学,是我一生中唯一接受的正规教育。从此,跋涉在坎坷的人生路上,经历着惨烈的人生洗礼。岁月匆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我的舅舅舅妈,父亲母亲,现在均获得了一纸“平反证书”,结论全是“冤假错案”。而我的一家为此付出了九条生命的惨重代价!我也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银发老人。如今,经历过那一段岁月的父辈们大多离开人世,受株连的我们这一代中,由于种种原因;或者不了解,或者不愿意去揭开伤疤重温痛苦,更多的是不准许! 因此, 很少有人去触摸这一段伤心往事。我的父母在年轻力壮时节“获罪”,失去自由。从来没有时间和机会告诉我,有关他们一生的经历,更不可能告诉我他们遭迫害的过程,真相。这一切,被他们默默地带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作为他们的女儿,我承受住了命运带给我的残酷打击:悲伤痛苦,生离死别……它们没有将我摧毁! 孤独地面对了半个世纪的劫难,我仍然深深地爱着、怀念着父母、亲人。我想,纪念她们的最好方式,就是把那一段苦难写出来。因为,我不能够像父母辈一样,也默默的把我所知道的,经历过的一切带进坟墓,让两代人的坎坷经历如烟飘过。
   近年,我曾经读过一些涉及“反右”的著作:《告别夹边沟》、《往事并不如烟》、《追寻林昭》、《九死一生》等等。他们反映的是学校,农场,监狱,以及上层领域中的右派生涯。而我的一家是在偏僻边远的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县礼州镇的农村中被折磨得家破人亡的!只在半个世纪前接受过小学教育的女人,几十年间与生活搏斗,身心交瘁,伤痕累累!本不该再做这件劳心费力的事。只有一个信念支持着我;如果今后有学者研究这一段历史,我所写的文字以及保存的资料,会提供一些不同层面的事实。因为,历史是由各个阶层所构成,透过人的小命运,也折射时代的大命运,平民的历史,也不应该被忘记。
   
   
   
   
   
   
   
   
   
   宁南县江西街全景 外公祖屋江西街100号
   {2007年10月摄}
   
   母亲的“反革命”案件是我们一家灾难的起源,她为什么会成为“反革命”?我很想知道真相,这真相肯定完整地保存在她的档案里。但一个普通老百姓是无权查阅官方档案的,哪怕这件事导致你家破人亡!于是,除了记下我所知道和经历过的,我也开始靠自己单薄的力量去努力追寻。2002- 2008年,我多次重访凉山故乡,八十高龄的堂舅告诉我∶“你的外公名叫赖蓬云,字海楼。祖籍广东中山县翠亨村,迁徙至宁南,世代行医,到你外公已是第八代传人。”“年近九十的姨妈告诉我∶“除了从医,你外公还是宁南县当时唯一的景新小学校校长,兼商会会长。是第一个将毛笔书法带进宁南小学堂的人。你外婆姓石,名秀英,宁南县大户人家之女,虽是小脚,却做得一手好针线,兼一手好厨艺,结婚后里里外外勤俭持家,养育儿女,是外公的好帮手。他们辛苦劳作一生所得积蓄,想给儿女留下家业。因此买房屋十几间,土地几十亩,这对于几代行医的六口之家,并不算太富裕,却被划为地主。”这是将近60岁的我,第一次知道外公家的事。老天有眼,让我在旧书摊上寻得一本“宁南县文史资料第二辑”,那上面这样记载:《存仁堂》世医。开创人赖帝兆,清朝乾隆年间,在宁南县城江西街开业,后传人八代,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歇业。擅长内`妇科。”这就是关于我外公家在宁南县留下的历史记载。
   也是在这本“宁南县文史资料第二辑”中,我了解到,母亲之所以成为“反革命”,“出身不好,地主成份”,不是唯一原因。更重要的是宁南县解放初期,县长李清杰炮制的四大冤案:“第三党”、“三七团”、“复宁会”、与“反共救国军”。在这场旷古奇冤中,城市居民恐怕不足万人的一个偏僻山区小城,有200多人被错判错杀。我的舅舅,小学教师赖炳林,25岁。舅母李国琼,二十岁,同时被错杀。我母亲的档案中因此装入了“被镇压的反革命暴乱匪首”的弟弟,弟媳材料,这才是她难逃厄运的根源! 在极左路线执掌政权的几十年,在繁多的政治运动中,让数以百万计的人惨遭迫害,株连九族。在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中,让数以千万计的百姓饿死。甚至荒唐到连“人性”也被批判成“反动的,资产阶级的”,“思想深处的想法”也会“犯罪”,这种暴力统治的结果,致使万马齐喑,国民经济走向崩溃边缘,更让部分人失去了信仰,与及诚实的品行。
   改革开放以后,抛弃了残酷的“阶级斗争”路线,人的权利逐步得到尊重、改善。回顾那一段心酸的历史,人们会更加珍惜今天和平的环境与安定的生活。
   国家要长治久安,总结历史经验教训是必要的,而总结过去,那一段极左的历史就不能缺失,更无法绕过!我一家人的经历,只是那个时代很多人生活的缩影。我写下这些,是为了不能够忘却的记忆!事实证明,没有忘记过去的人,反而更加珍惜今天。
   文化程度低,视野狭窄,缺少精练的语言,技巧和艺术加工,是这本书的缺点。但是,本书所叙述的每一件事情,每一句话,都能够经得起人们的调查、检验。如果这本书能够得以和广大读者见面,既告慰了我的亲人以及和他们同时代的受难者,同时也说明,时代进步了,准许史实真相面世。那么,我将死而无憾!
   
   陈尚健2008年10月15日,于四川雅安桃花巷寓所
   
   
   
   
   
   
   
   
   
   
   
   引 子
   ——深山中,那几座坟茔
   
   
   公元2002年元月11日晨,寒冷而晴朗。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礼州镇,往东十多里,通往“窑柴沟”的路上,我 和弟弟带着几个民工,顺着蜿蜒曲折,被历年山洪冲刷而成的深沟,走到一块荒草凄凄的山坡,我的“右派”父亲、“反革命”母亲和三个弟弟,在这里已经默默的躺了几十个春秋。二十多年前,我曾经向他们发誓:“倘若我能够活到为你们昭雪的那一天,就把你们接到我身边。”父亲的冤枉,我早已经为他辩明。十几个小时前,又为沉冤近半个世纪的母亲讨了说法。在她曾经工作过的学校,为她开了平反昭雪追悼会。 我终于历尽艰辛,实现了承诺。今天,接他们回家!鞭炮声惊醒了这山沟的宁静,我和弟弟跪在亲人面前!
   “我的父母兄弟五个亲人”熏香,红烛,纸钱,燃起红火,升起青烟,伴着它们一起燃烧的,还有一份“红头文件”。那上面清晰的列印着;“经过市委第八十一次常委会研究认为:赖惠清同志1957年被定为“历史反革命”,实属冤假错案。决定给该同志平反昭雪。”倘若亲人们泉下有知,定当泪水倾盆!
   工人们开启了一座座坟茔,我和弟弟轻轻的将亲人遗骨捡起,放进铺着红色丝绒的箱子里。最后开启的是妈妈的坟,木匣子早已经腐烂,只有当年我背着她的遗骨进山时那条帆布带子完整如故。我在泥土里仔细的寻找, 决不遗漏母亲身体的一丁点。那一颗颗光洁的牙齿显示的是一个年轻的生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