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独往独来
·司马璐:《斗争十八年》
·夏 小 强:在铁的事实面前,你还骂m国吗?
·邓小平曾试图将赵紫阳整成〝特务〞
·张洞生:关于‘民主能不能输出’问题的几点拙见:
·丁玲——一个不靠谱文艺女青年瞎折腾的一生
·张洞生:政治局讨论‘赦免贪官’, 老朽愿为习大出‘赦免贪官’的正招
·谢泳谈中国知识分子
·吴法宪临终遗言披露文革惊人真相 愤怒控诉毛泽东
·朱仕强:刘少奇下令张克侠发动七七事变!
·张洞生:习大的‘保命、保(皇)位、保党’反腐能走多远?老江自身难保?
·赵士林:重磅文章揭露假爱国以营私的周小平
·触目惊心!周永康关系网涉11省市 触中国27万亿GDP
·张洞生:周老虎进了铁笼,反腐权斗会更加激烈,警惕四中全会骗局
·看看纪念毛泽东的那些人
·胡德华在《炎黄春秋》发言(全文)
·张洞生:什么是习大的‘心腹之患’和反腐的‘当务之急’,能否拿下江老虎?
·刘亚洲:2004对苏联“8.19”事变的看法
·中共骇人听闻暴行!前广东侨联官员曝中国解放军涉外医院内幕
·吴惠林牛刀:红色中国崩溃在即!
·VOA解密时刻:中共的种族大屠杀 几代藏人不寒而栗,真惨!
·三年大饥荒:大孃之死
·刘亚洲令人震撼的三篇文章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竟然全是蒙人!
·杨继绳: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牛刀:人民币升值行为是在掩护权贵资本出逃
·(一)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二)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三)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民声著《一》: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二》: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三》: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四》: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五完》: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宣扬“伟光正”难掩“假大空”
·大饥荒,周恩来下令毁证
·陈果:中共打死都回答不了的88问
·许茹:占中撕开中共对海外媒体的红色渗透
·雷声: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宋美龄生平简介(一)
·宋美龄生平简介(三,完)
·宋美龄生平简介(二)
·杨光:习近平的基因决定论与血统主义价值观
·杨光:金家父子的“艺术天才”与习近平的“文艺座谈会”
·前大连尸体工厂员工曝恐怖内幕
·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张洞生:吃共产党饭的梁振英,却敢于砸一下共产党的锅
·杨宁:吉鸿昌李大钊要骗中国人到何时?
·重磅内幕 秦城监狱中共最高层的娇妻 美女们惨遭蹂躏
·张洞生:习大10.15召开文艺座谈会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在文革中遭活摘器官强奸致死的美女们
·RFA独家鲍彤:漫谈被毛邓摧毁了的孔子学说
·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学习习近平讲话座谈会纪要
·五丘:“红歌”作者【唐璧光】的泣血人生 与毛泽东的“三项历史记录”
·【九评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
·【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
·【横河评论】象牙走私和高铁折戟
·【九评之三】评中国共产党的暴政
·【九评之四】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
·【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九评之六】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
·【九评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
·【九评之八】: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
·李富春林伯渠率部 英领事被斩首夫人被27人轮奸 蒋介石发通缉令
·朱忠康:从石成钢到芮成钢
·【九评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
·57反右是中国大灾难的开始
·余杰:阻挡民主如同风中吐痰
·邓晓芒:幸好我们还在,不然就死无对证了
·彭德怀留下的惊天秘密: 毛岸英牺牲真相
·高鹏飞:给毛粪的一封信
·池步洲:密码界天才奇勋
·前所未有!官媒曝光“红二代”将领超长名单
·余英时:从中国史的观点看毛泽东的历史位置.
·作为习近平的远方亲戚,再顶着巨大的生命风险告诉大家实情
·当今中国45个荒谬的现象
·斯大林情妇回忆录:苏共高层的淫乱与残暴
·老庚:习近平与李克强解不开的“死结”
·中国最危险的十类富人 刘晓庆居第四
·劉曉
·丁小明:中国共产党的百年演变
·我喻培耘:敬重王,但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李洪恩:谁是中国最大的敌人?
·苏联送来的潘多拉魔盒
·张洞生:中共拿孔子当救命稻草在全世界招摇撞骗,能救中共吗?
·从孙海英看中共对民众洗脑的归宿
·[转贴]不仅仅是眼泪:夹边沟记事
·张洞生 :将毛邓江胡们的巨额稿费当做‘党国机密’的恶规必须废除
·“反美斗士”司马南突然移民美国:网友很气愤
·批毛远甚彭德怀 庐山会议另一封万言书
·胡星斗: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
·东方历史评论|窃国者普京
·最新中国贪腐10亿以上的官员排名
·郑然:习近平确实是最合适的选择。中共不死,权斗不已。
·格丘山: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张洞生编辑: 中共派网特来海外中文媒体里耍流氓暴露了中共邪恶无耻的嘴脸
·非理性毛泽东:文革和他的情欲妄想及潜意识
·农民为何穷,头上压着十八座山
·张洞生:习大帝国际流氓痞子厚黑外交的面面观
·慕容雪村:把野兽关进笼子
·2015的习大帝,经济下滑,权斗激烈,难得喜洋洋
·尘封的悲壮——1946中苏血战外蒙古 史料揭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转自《往事微痕》
   
   前 言…………………………………………………………………………2
   引 子
   ——深山中,那几座坟茔…………………………………………………6

   第一章 童 年………………………………………………………………7
   第二章 妈妈成为”历史反革命”…………………………………………13
   第三章 父亲“补”划为“右派分子”……………………………………17
   第四章 下乡改造,我失学了………………………………………………20
   第五章 三弟死 四弟生……………………………………………………23
   第六章 饿狼吃了我的大弟弟………………………………………………25
   第七章 寻找工作深山历险…………………………………………………35
   第八章 妈妈的牢狱之灾……………………………………………………39
   第九章 田坝三队……………………………………………………………44
   第十章 离家远嫁……………………………………………………………46
   第十一章 为人媳、为人母…………………………………………………49
   第十二章 离 婚……………………………………………………………53
   第十三章 在修大堰的的工地上……………………………………………54
   十四章 妹妹生,妈妈死……………………………………………………55
   第十五章 尚南弟之死………………………………………………………58
   第十六章 带二弟逃离田坝…………………………………………………59
   第十七章 走出松新…………………………………………………………62
   第十八章 林子闯入我的生活………………………………………………64
   第十九章 西出阳关…………………………………………………………67
   第二十章 姐弟团聚在伊犁河畔……………………………………………70
   第二十一章 诞生在英塔木的儿子…………………………………………72
   第二十二章 奋斗在霍城……………………………………………………74
   第二十三章 诞生在霍城的幺儿……………………………………………78
   第二十四章 生死线上的父亲………………………………………………79
   第二十五章 重返松新,生离死别…………………………………………81
   第二十六章 一个民办榨油厂内的斗争……………………………………85
   第二十七章 父亲之死………………………………………………………86
   第二十八章 为父亲伸冤……………………………………………………89
   第四十章 ;为妈妈讨说法,写本书说自己………………………………96
   第四十一章 回首人生,直面未来…………………………………………102
   书信往来:易善学 古松、李之鼎、木生、姜万里、王缵绪等…………106
   
   
   前 言
   
   整整十年,八易其稿,写出了这部自传体纪实作品。放下笔的一瞬间,如释重负。尽管心里还有许多未尽的话语,可是我已筋疲力尽,尽其所能。今年,是“肃反”,“反右派运动”跨越50周年,我写这本书,献给我的父母,舅舅舅母,弟弟妹妹,以及因这些“运动”而遭伤害的人们。
   1957年,年仅30岁的母亲因被打成“历史反革命”而被“开除教师队伍”。
   1958年,“反右派运动”已经结束一个多月,我父亲所在单位因为百分之五右派名额不够而将他“补划”为右派分子,主要罪名是:“替反革命老婆鸣冤叫屈”。因此被“开除公职,停发工资,全家下放农村劳动改造”父亲时年36岁。
   1959年,我高小毕业。表格上“政治面貌”一栏中,“父右,母反”,黑五类我就占了两类。因此,决定了我不能够再有继续受教育的权利。那一年,我11周岁。
   这六年小学,是我一生中唯一接受的正规教育。从此,跋涉在坎坷的人生路上,经历着惨烈的人生洗礼。岁月匆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我的舅舅舅妈,父亲母亲,现在均获得了一纸“平反证书”,结论全是“冤假错案”。而我的一家为此付出了九条生命的惨重代价!我也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银发老人。如今,经历过那一段岁月的父辈们大多离开人世,受株连的我们这一代中,由于种种原因;或者不了解,或者不愿意去揭开伤疤重温痛苦,更多的是不准许! 因此, 很少有人去触摸这一段伤心往事。我的父母在年轻力壮时节“获罪”,失去自由。从来没有时间和机会告诉我,有关他们一生的经历,更不可能告诉我他们遭迫害的过程,真相。这一切,被他们默默地带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作为他们的女儿,我承受住了命运带给我的残酷打击:悲伤痛苦,生离死别……它们没有将我摧毁! 孤独地面对了半个世纪的劫难,我仍然深深地爱着、怀念着父母、亲人。我想,纪念她们的最好方式,就是把那一段苦难写出来。因为,我不能够像父母辈一样,也默默的把我所知道的,经历过的一切带进坟墓,让两代人的坎坷经历如烟飘过。
   近年,我曾经读过一些涉及“反右”的著作:《告别夹边沟》、《往事并不如烟》、《追寻林昭》、《九死一生》等等。他们反映的是学校,农场,监狱,以及上层领域中的右派生涯。而我的一家是在偏僻边远的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县礼州镇的农村中被折磨得家破人亡的!只在半个世纪前接受过小学教育的女人,几十年间与生活搏斗,身心交瘁,伤痕累累!本不该再做这件劳心费力的事。只有一个信念支持着我;如果今后有学者研究这一段历史,我所写的文字以及保存的资料,会提供一些不同层面的事实。因为,历史是由各个阶层所构成,透过人的小命运,也折射时代的大命运,平民的历史,也不应该被忘记。
   
   
   
   
   
   
   
   
   
   宁南县江西街全景 外公祖屋江西街100号
   {2007年10月摄}
   
   母亲的“反革命”案件是我们一家灾难的起源,她为什么会成为“反革命”?我很想知道真相,这真相肯定完整地保存在她的档案里。但一个普通老百姓是无权查阅官方档案的,哪怕这件事导致你家破人亡!于是,除了记下我所知道和经历过的,我也开始靠自己单薄的力量去努力追寻。2002- 2008年,我多次重访凉山故乡,八十高龄的堂舅告诉我∶“你的外公名叫赖蓬云,字海楼。祖籍广东中山县翠亨村,迁徙至宁南,世代行医,到你外公已是第八代传人。”“年近九十的姨妈告诉我∶“除了从医,你外公还是宁南县当时唯一的景新小学校校长,兼商会会长。是第一个将毛笔书法带进宁南小学堂的人。你外婆姓石,名秀英,宁南县大户人家之女,虽是小脚,却做得一手好针线,兼一手好厨艺,结婚后里里外外勤俭持家,养育儿女,是外公的好帮手。他们辛苦劳作一生所得积蓄,想给儿女留下家业。因此买房屋十几间,土地几十亩,这对于几代行医的六口之家,并不算太富裕,却被划为地主。”这是将近60岁的我,第一次知道外公家的事。老天有眼,让我在旧书摊上寻得一本“宁南县文史资料第二辑”,那上面这样记载:《存仁堂》世医。开创人赖帝兆,清朝乾隆年间,在宁南县城江西街开业,后传人八代,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歇业。擅长内`妇科。”这就是关于我外公家在宁南县留下的历史记载。
   也是在这本“宁南县文史资料第二辑”中,我了解到,母亲之所以成为“反革命”,“出身不好,地主成份”,不是唯一原因。更重要的是宁南县解放初期,县长李清杰炮制的四大冤案:“第三党”、“三七团”、“复宁会”、与“反共救国军”。在这场旷古奇冤中,城市居民恐怕不足万人的一个偏僻山区小城,有200多人被错判错杀。我的舅舅,小学教师赖炳林,25岁。舅母李国琼,二十岁,同时被错杀。我母亲的档案中因此装入了“被镇压的反革命暴乱匪首”的弟弟,弟媳材料,这才是她难逃厄运的根源! 在极左路线执掌政权的几十年,在繁多的政治运动中,让数以百万计的人惨遭迫害,株连九族。在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中,让数以千万计的百姓饿死。甚至荒唐到连“人性”也被批判成“反动的,资产阶级的”,“思想深处的想法”也会“犯罪”,这种暴力统治的结果,致使万马齐喑,国民经济走向崩溃边缘,更让部分人失去了信仰,与及诚实的品行。
   改革开放以后,抛弃了残酷的“阶级斗争”路线,人的权利逐步得到尊重、改善。回顾那一段心酸的历史,人们会更加珍惜今天和平的环境与安定的生活。
   国家要长治久安,总结历史经验教训是必要的,而总结过去,那一段极左的历史就不能缺失,更无法绕过!我一家人的经历,只是那个时代很多人生活的缩影。我写下这些,是为了不能够忘却的记忆!事实证明,没有忘记过去的人,反而更加珍惜今天。
   文化程度低,视野狭窄,缺少精练的语言,技巧和艺术加工,是这本书的缺点。但是,本书所叙述的每一件事情,每一句话,都能够经得起人们的调查、检验。如果这本书能够得以和广大读者见面,既告慰了我的亲人以及和他们同时代的受难者,同时也说明,时代进步了,准许史实真相面世。那么,我将死而无憾!
   
   陈尚健2008年10月15日,于四川雅安桃花巷寓所
   
   
   
   
   
   
   
   
   
   
   
   引 子
   ——深山中,那几座坟茔
   
   
   公元2002年元月11日晨,寒冷而晴朗。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礼州镇,往东十多里,通往“窑柴沟”的路上,我 和弟弟带着几个民工,顺着蜿蜒曲折,被历年山洪冲刷而成的深沟,走到一块荒草凄凄的山坡,我的“右派”父亲、“反革命”母亲和三个弟弟,在这里已经默默的躺了几十个春秋。二十多年前,我曾经向他们发誓:“倘若我能够活到为你们昭雪的那一天,就把你们接到我身边。”父亲的冤枉,我早已经为他辩明。十几个小时前,又为沉冤近半个世纪的母亲讨了说法。在她曾经工作过的学校,为她开了平反昭雪追悼会。 我终于历尽艰辛,实现了承诺。今天,接他们回家!鞭炮声惊醒了这山沟的宁静,我和弟弟跪在亲人面前!
   “我的父母兄弟五个亲人”熏香,红烛,纸钱,燃起红火,升起青烟,伴着它们一起燃烧的,还有一份“红头文件”。那上面清晰的列印着;“经过市委第八十一次常委会研究认为:赖惠清同志1957年被定为“历史反革命”,实属冤假错案。决定给该同志平反昭雪。”倘若亲人们泉下有知,定当泪水倾盆!
   工人们开启了一座座坟茔,我和弟弟轻轻的将亲人遗骨捡起,放进铺着红色丝绒的箱子里。最后开启的是妈妈的坟,木匣子早已经腐烂,只有当年我背着她的遗骨进山时那条帆布带子完整如故。我在泥土里仔细的寻找, 决不遗漏母亲身体的一丁点。那一颗颗光洁的牙齿显示的是一个年轻的生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