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必由之路(罕见评论)]
藏人主张
东赛记语
·怀念名誉校长
·祝贺雨星女士的藏网问世!
·紧急声明
·藏人作家声援东土耳其斯坦示威抗议事件的声明
·祝福读者新年快乐
·《自由圣火》网站公告
·西藏总理就职演说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草案)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搜寻委员会负责人夏札仁波切据传已去世
·藏人答网民对达赖喇嘛的提问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
台湾大国魂
·《台灣大國魂》
· 台灣建國
· 許歷農現象是威權政治的回潮
·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 台灣的困惑
·世界將怎樣對待台灣
· 詩的神韻和生命如詩的台灣人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 英雄不謙卑,璀璨台灣魂
·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西藏当代史提纲
·“达赖喇嘛有关中印边境评论惹争议”之我见
·简阅西藏(旧文重放)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一)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二)
·接触与迈入无进展时期
·无结束的结语
·七万言书之引子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之农牧生活及统战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之关于宗教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
·七万言书之多种问题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西藏 “紅成”事件
·藏中签订不平等的“17条协议”58周年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作家印南宣講西藏獨立事實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中国:西藏难民
·邓小平帝国的边疆政策
·刺刀直指拉萨
·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藏,美,中三方最新动态
·卓玛嘉,唯色,亚森等荣获获海尔曼人权奖
·桑东首相答中共教授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青海判刑不审问直接填名字
·英国首次亮相西藏历史照片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达赖喇嘛转世何去何从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达赖喇嘛转世争夺战序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必由之路(罕见评论)


   
   
   
   

   必由之路
   
   
   中国联邦革命党政策研究员
   郭天剑
   
    (中國聯邦革命黨主席袁紅冰高度認同此文觀點。)
   
   前言
   
    中国人民沦陷在中共暴政魔爪中的六十几年里,他们以各种方式进行了不懈的抗争。他们为此而奉献出的英雄儿女不可胜计。可是,所有他们的反抗都如同漂浮在海面的泡沫一般消散干净。这些英雄儿女们,他们做过一些什么,他们思考过一些什么样的问题,有哪些方面的惨痛教训却无人知晓。中共每打掉一个反抗者,都把它整成一个黑洞,没有任何受害者的信息传递出来。因此,一代又一代的仁人义士都不得不又从头做起。中国人民在争自由、求解放的路上就一直这样原地踏步踏。与此相反,中共魔鬼集团却在此过程中不断地递进增长——所有深入思考中国的出路的人们都能感受到中共从六.四中吸取了多少经验用来扑灭可能出现的任何一点火星,任何一丝反抗,如同他们从苏联和东欧的革命中吸取了一切对他们有价值的东西一样。
   这是中国人民埋葬奴隶主,求得自身解放的事业一直没有实质性突破的主要原因之一——我们在思想理论上没有根本性的突破。我们难以有机会来吸取一切失败了的人们的思想成果。所以,今天虽然有无数的人们认清了中共的魔鬼本质,并愿意挺身反抗暴政,但是他们普遍地感到彷徨无措。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张,都提出了自己的主张,但其实他们都清楚,他们各自的那些主张都是走不通的——它们不能够在可预见的未来引领中国人民埋葬中共黑帮势力。不仅如此,这三十几年里,世界各地的人们反抗专制暴政的斗争此起彼伏,人类普遍解放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苏联政权的解体,东欧各共产集团的纷纷倾覆,特别是近年来、非洲的也门、埃及、突尼斯,中东的伊拉克、利比亚,亚洲的缅甸、柬埔寨,乃至更久远一些的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和印度的民族独立解放事业,所有这些成功的模式,似乎都能应用到中国来。人们幻想着把人类先贤走过的道路拿到中国来重走一遍。所以,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不断有人提出了与之相应的政治主张和我们当走的道路。辟如什么“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抗运动、公民维权运动、访民运动、颜色革命运动、茉莉花革命运动、全民启蒙运动,等等理念。不一而足。当然,也有旁观的人们寄希望于各种突发事件,如经济危机,军队哗变之类的,引至中共自行崩溃。甚至有人从好莱坞的电影里受到启发,提出以定点清除的方式或者武装暴动、武装起义的方式一蹴而就地推翻中共暴政。但人们认真探究起来却发现所有这些在其它国家和地区走向成功的道路没有一条是在这里走得通的。那些成功的模式全都无法在中国复制。但它们却导致秉持各种不同理念和不同主张的人们之间互相攻讦、纠结了二十几年。他们互相不肯去倾听别人的意见,去思考不同意见所仍包含的价值成份。结果就是中国的自由力量在相互吵骂了二十几年后,在不同地域和不同理念、不同主张之间分崩离析,莫衷一是。
   我们这个小册子正是要试图解决这个困绕我们多年的问题。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所展示的思想成果,并非我个人关在某个阁楼里冥思苦想的结果。它是这六十多年来,中国一切热爱自由、正义的人们用他们数千年的“刑期”和无数条宝贵的生命提供给我们的珍贵启示,它是在个人尊严和民族自由解放的道路上苦苦求索的人们共同探索的思想结晶。这些思想也是我在和许许多多的志士仁人们多年的深切研讨和互相争吵甚至辱骂中得到提炼,逐步成熟和不断升华的。所有不同意见的人们都贡献于其中。正因为如此,所以你在读这本小册子的时候,会发现它有明显的对话的色彩。但是为了它的逻辑一致性,我还是摈弃了使用对话体而采用论文体的形式。
    如它的诞生过程一样,我们也不指望它面世以后就会马上得到大家的认同。我们只是期盼它能帮大家廓清一些问题,提升大家的认识,然后使战友们在一条可行的道路上聚集起来。当此之时,则大事定矣。
   
   
   一、认清中共
   
    刚看到这个题目,肯定会有人发笑——这太幼儿园了,都什么年月了,还会有几个人没看清中共黑帮的呢?还值得你在这里作为一课题提出来?
   是的。不仅在目前的整个中国大陆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把中共认作爹娘,看作救星,至少是看成主人。就是在国际上,也有相当多的政治家们选择了在中共的邪恶本质面前装睡。这至少是与这些政治家们对只要中共存在下去,它就必将有一天要极大地残害人类这个简单的事实完全缺乏认知直接相关的。
   但是所有这些认识不清、认贼作父,都不是我们的课题。这些人暂时还不能进入我们的讨论范围。我们这里的“认清中共”是特别针对所有已经看清了中共残害人类的魔鬼本质并愿意挺身起来反抗的人们说的。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所有揭露中共的文字,其对中共的认识都还停留在表像上,停留在控诉会的水平。一说起中共,人们滔滔不绝的是它饿死了多少人,枪杀了多少义士,施行了怎样惨绝人寰的酷刑,以及它种种匪夷所思的邪恶言行。可是却没有人来把中共这只麻雀放到解剖台上,以科学理性的精神对它进行一番解剖和比较。来分析、研究它的骨骼构成、血液系统、中枢系统、神经分布,乃至它的每一个毛孔和每一个细胞。没有这一工作,我们铲除中共犯罪集团的的理论工具就无法铸成。我们不能离开我们要反抗的对象来谈解放的道路。这尤如一个工匠不能离开他的工件来选择加工工具一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都会锤子说锤子有理,锯子说锯子有理——而这正是多年来中国所有的自由战士面对的局面。
   那么,当我们在解剖台上切开中共这只毒蛤蟆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一些什么呢?
   
   ( 1 )
   
   我们首先会发现,中共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组织得最好、最完善的恐怖组织,它也是人类历史上一个依靠恐怖主义手段而成功控制政权的恐怖组织。
   判定它的恐怖主义组织的性质,首先就要从它的纲领、章程入手。我们翻开中共党的《纲领》,剥开它的那些花里胡哨、蛊惑人心的东西,其中的核心内容只有三条,一个是他们毫不含糊地宣称要实现对全体中国民众的“专政”——(阶级专政是他们的晃子,实质就是党的专政——犯罪集团对全体人民的“专政”);第二个是要剥夺、没收全体中国人民的财产。再一个就是为实现上述犯罪目的而公然诉诸恐怖暴力。与这样的反人类的犯罪《纲领》相适应,中共党的组织《章程》就完全把它的整个体系建立在对它的党徒的控制奴役的基础上。最后,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和阶级消灭的理论为中共的恐怖主义政治提供了充份的意识形态支持和理论掩护。因此我们从理论上就能指认中共集团具备了一个恐怖主义组织的一切要素。
   而从社会实践上来说,人类历史上的一切恐怖组织所行的一切恐怖犯罪行径的总和都无法与中共的恐怖犯罪相提并论。它们用恐怖主义手段攫夺了国家政权,建立了它的恐怖主义国家机器,它同样用恐怖主义的手段维持这台奴役整个民族,把中国人民的血肉榨成汁液的机器六十几年的运转。
   说到中共集团把蒋介石政权赶到台湾去的成功,人们总是把目光盯在国际关系上,更多地认为是斯大林和他的苏共集团的军备和财政支持以及当时美国政府的那些政治家的短视(整个美国转眼就用朝鲜战争的惨痛付出为这种短视买了单。并且整个人类这六十几年来一直在为这种短视买单)让中共赢得了大陆。其实我们不应忽视了这个过程中中共自身的因素。需知一切军事上的失败首先都是源于政治上的失败,而政治上的失败则必然要导致军事上的失败。那么中共战胜蒋介石政权的“自身因素”的最大着力点就在于中共恐怖主义政治的成功运用,就在于国共双方军事上的战争还没开始的时候,中共就已经用种种恐怖主义手段摧垮了国民党的基层政权。他们用暗杀、活埋、杀灭全家(这都有史料可查,有中共自己拍的电影为证,这里不赘)等等惨无人道的手段建立的恐怖威胁,将原日统区,后来的国统区的基层保甲政权变成了一个个可以由他们影响、操控、甚至于完全由他们所掌握的“红色地下政权”。其结果就是当国民党军队被迫去自己解决兵源补充,被迫自己去抓壮丁,被迫去承担本应由各级政府承担的工作时,中共集团却可以诱逼数十万民工去为他们充当后勤炮灰。并且还一直以此事实来铺陈它的“得民心者得天下”的反动理论(现代文明告诉我们,谁“得”了天下,谁就是天下人的敌人!),以此来证明他们当年“得天下”是因为他们靠着“打土豪,分田地”而得了民心。可是,陈忠实在《白鹿原》一书中所描述的那个时代中国农村社会关系的真实图景告诉我们,大凡对中国农村的传统社会关系有些基本了解的人一说就会明白,中国农村数千年来一直以宗法关系为主,地主和佃农、地主和长工之间既是雇、主之间的关系,更是同一个祠堂的亲族关系。尽管他们之间也会有深刻的矛盾,但当外人来侵害本祠堂本亲族的地主时,他们是绝不愿意的。不仅不会轻易追随,甚至还会拚死抵抗。这就是中共从井冈山溃败时,甚至找不到一个当地向导和挑夫来帮助他们的根本原因。既如此,那么数百万农民去充当后勤炮灰和前线炮灰就决不是那些农民“打土豪,分田地”后的自愿行为。他们能取得这种成效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共恶魔极其残忍的恐怖主义手段对那些农民和他们的家属所产生的现实威吓。关于这一点,大家可以去读中共自己编撰的《四野战史》、《三野战史》和许许多多中共老一代匪徒的回忆录以及他们自己拍摄的影视作品。不过你要学会透过它们的字里行间去抓取那些它们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信息。你也可以从近年不断被翻找出来的中共当年的宣传标语、口号和其它宣传资料,如《红军筹款方针》、《海陆丰起义纲要》之类的东西里找到答案。看过《暴风骤雨》和以各种方式了解了中共当年土改的血腥过程的人们不难明白,中共恐怖主义犯罪组织正是利用土改过程的大规模疯狂的恐怖主义威慑建立和巩固了它的基层政权。因此我们说,国民党的失败首先就是传统的政权建设模式对中共的恐怖主义政权建设方式的失败!
   我们尤其要指出一个长期被人轻忽的事实,那就是中共正是通过它的各种匪夷所思、闻所未闻的恐怖活动,如游街示众,割断声带,强迫人们参加“公审大会”乃至观看执行枪决的行刑现场,公开在大众眼前施行酷刑,枪毙犯人后找家属索要子弹钱等等恐怖手段所建立的恐怖威胁和它的有效的特务网络,才实现了对十三亿人的全面的人身控制。正如他们当初以同样的方式对所谓“根据地”和“解放区”的人口施行了有效地控制,并依靠这种控制而战胜了国民党政权一样。需知,这种对人口的控制使得他们能够进一步发展成对一切社会资源的控制——从农具到土地,从配偶到性权利,从食物到种子,从食盐到住宅,他们掌控了一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