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藏人主张
·人間正道是滄桑:我看法院的巨塔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
·“獨立與壓制--大選後台灣與中國關係展望”演讲通告
·大一统的迷思何解?
·趙家開年面臨股市氫彈內憂外患
·袁教授新書發表會全程錄影連結
·李酉潭教授对《中华民国祭》发布会致詞
·周子瑜宣告“一个中国”寿终正寝
·
·邱榮舉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妖西(劉敬文) 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夏明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中共終於承認最大風險己經來臨
·袁紅冰教授在台北台中專題演講
·郭寶勝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缅怀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7周年
·大崩潰宿命開始對國民黨作最後的詛咒
·台北國際書展袁教授專題演講讀者問答部分
·保护记者委员会声援新学派作家周洛
·《中華民國祭》第二章第一節摘登
·祭海龍
·中国财政危机
·隨“民國風”飄搖的是否是真實的血淚
·袁教授台北國際書展專題演講
·台北國際書展袁教授專題演講
·袁教授在三民书局的演讲稿
·臺灣正面臨大轉型
·袁教授讀者問答部分逐字稿
·袁紅冰新書《中華民國祭》目錄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邀請函
·《中華民國祭》序曲
·袁紅冰教授新書序曲
·承認九二共識無異政治自殺
·袁红冰教授谈新书《中华民国祭》
·从陈水扁案难得特赦看台湾法治
·台湾如被中共征服将是中国民主化的重大挫败
·由臺灣看香港獨立與自決風潮
·避免「中華民國」被中共消失
·蔡英文520總統就職演講全文提前十天大曝光!
·中共提高西藏军区等级引印媒关注
·關於自主代撰《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的說明
·台湾首任女总统就职演说全文
台湾大劫难
·人類的危機與台灣的大劫難
·共產中國─不是你理解的中國
·中共謀台最高政治戰略
·中共对台的政治統戰
·中共对台經濟統戰
·中共对台的文化與社會統戰
·當前中共外交戰略的重點
·「軍事攻台預案」與統一後對台灣的處置
·台灣的政治現狀
·台灣的絕望【《台灣大劫難》連載】
·台灣的希望【《台灣大劫難》連載】
·「軍事攻台預案」與統一後對台灣的處置
·台灣的政治現狀
·結束語:台灣,你要作自由人【《台灣大劫難》連載】
·從《我是歌手》看華人世界流行文化的交盪與影響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捍衛民主120小時」行動聲明
·別讓自由台灣淪為今日西藏
·連署挺學生一起救台灣
·台湾抗议两岸服贸协议记
·学者谈论台湾学运
·服贸协议:中台一体化的最后铺路石
·《被囚禁的台灣》長出太陽花學運網路影劇國際化
·前副总统为救出前总统而即将绝食
·前台湾副总统吕秀莲绝食救扁
·中共將再逼台灣簽協議
·馬政府加入亞投行的三個嚴重錯
·建台灣共和國捍衛自由
·欢迎参加袁红冰教授新书发布会
·袁教授谈国民党末日败乱真相
·「朱習會」再創統戰條件
·朱立倫要做連勝文第二嗎?
·《決戰二〇一六:創建台灣共和國》
·中國為什麼無法打贏釣魚島的輿論戰
·台湾举行「图博英雄塔揭塔典礼」
·創建「台灣共和國」目录
·台灣人要珍惜自由
·中國部署的「囚」戰略,朱立倫知道嗎?
·前总统李登辉谈台湾现状和未来
·道德審判的荒謬
·「肯亞案」背後中共的「反介入戰略」
·大騙子修理小騙子
·小英如承認92共識台灣等於政治自殺
·馬英九令魔鬼都感到絕望的愚蠢
·出版社谈袁红冰教授作品
·85% 中國人支持武力統一台灣!
·中华民国祭可能成为现实
·台湾有多少个想做中国人呢?
·《敦促蔡英文總統反思國策書》
·袁紅冰致萬言書促蔡英文反思國策
全球对峙
·魏京生批评白宫外交失误
·何清涟谈美中峰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李江琳: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中國政府要想一勞永逸地處理好邊疆民族問題,應該發揮理性派的作用,和理性派達成某種諒解和合作。這是良性處理民族問題的最好路徑。清除掉理性派,中國邊疆的非漢民族地區,將永無寧日。
   
   中央民族大學的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中國警方以涉嫌“分裂國家”而拘捕,只會使得本來就緊張的西北地區民族關係雪上加霜。伊力哈木是新疆非漢民族中的理性派。中國政府要想一勞永逸地處理好邊疆民族問題,應該發揮理性派的作用,和理性派達成某種諒解和合作。這是良性處理民族問題的最好路徑。清除掉理性派,新疆問題的麻煩就更大了。
   新疆問題和西藏不同
   近年西藏和新疆的民族關係日趨緊張,各類衝突事件此起彼伏。我在研究當代西藏問題的時候,常聽到熟悉新疆的朋友說,新疆和西藏的情況有很大的不同,新疆的民族關係問題更嚴重更棘手。
   西藏是單一的藏民族和中央政府形成雙邊關係,由於藏民族是全民信教的民族,又有具備無與倫比道德感召力的達賴喇嘛作為精神領袖,而達賴喇嘛多年來一直公開聲明“中間道路”的方針,所以,儘管中國政府一直呈現一種以達賴喇嘛為敵的惡劣姿態,達賴喇嘛卻始終對中國政府抱著希望,希望中國政府有朝一日良知發現,和藏人坐下來談判,讓藏民族在中國憲法框架內獲得自治權。達賴喇嘛這樣說了,藏民族就會同樣地追隨。即使年輕一代裡有越來越多受過現代教育的人希望西藏能獨立,能復國,但未能成為藏人訴求的主流。藏人的主流是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中間道路是和平的非暴力的政治主張。我前不久在印度的某佛教聖地遇到一群從境內來的藏人,大家一起一路上口誦六字真言,到了山頂年輕人大叫一聲“西藏自由”。我問,“西藏要獨立嗎?”大家竟然齊聲笑著說,“不獨立不獨立。”這說明,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在境內藏人中也是家喻戶曉深入人心的。
   新疆的問題就更為複雜。首先,新疆的非漢民族不是單一的,即使是在最大的非漢民族維吾爾族中,還有宗教流派和地域的不同,其政治訴求有所不同。再者,新疆沒有像達賴喇嘛那樣一個全民服膺、全民崇敬,並且具有崇高國際信譽的精神領袖。過去半個多世紀裡,西南西北地區的非漢民族遭遇都很慘烈,但是只有西藏問題始終在國際政治舞台上活躍,只有藏民族在尋求和中國政府談判,爭取民族自決權的鬥爭中始終得到全世界人民的廣泛支持。究其原因,主要就是藏民族有單一的領袖,單一的訴求。簡單地說,藏民族是統一的,團結的。而新疆的非漢民族缺乏這一條件,所以始終沒有形成一個組織或領袖,成為中國政府面前的單一談判對象。相比藏族而言,新疆非漢民族的處境更為困難。非漢民族人民在高壓狀態下倍感沮喪和絕望,其反抗就會更激烈。而有朝一日中國政府想通過談判協商來改善民族關係的時候,它在新疆找不到一個單一、能夠一錘定音的談判對象,想要談出一個和平來也會更困難。而新疆非漢民族的反抗卻不會停息,只會越來越激烈,越來越頻繁。中國政府應該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了,和人類歷史上以往的情況完全不同,由於技術的進步,世界上已經不存在絕對的封閉地區,你不可能把一個民族斬盡殺絕,不管你殺人的能力有多大。
   理性派伊力哈木
   伊力哈木是維吾爾知識分子中的理性派。伊力哈木受過完整的現代教育,精通漢語,了解新疆也了解中國。他在中國的首都北京工作生活多年,對於新疆的民族問題,他的態度一直是理性的。
   伊力哈木指出:“在新疆,有一种倾向,那就是反恐扩大化问题。以反恐的名义掩盖其他矛盾,包括地方政府的无能以及维稳部门的无能。其实,新疆的主要矛盾并不是反恐问题,也不是恐怖主义问题,而是权力(不受制约)的问题,权力的不平等以及权力被既得利益集团控制和垄断的问题。”這一判斷,可以說是切中要害。他是一個有勇氣也有洞察能力看到和說出問題的人。對於這個要害問題,他向中國政府提出的建言是:“政府应该做的是什么?不是一再高压,而是要首先对自己动手术。治理不好自己,它也治理不好这个国家。治理不好自己,不去改变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和思维,不尊重人民的发言权,包括民族自治的权利,那么维吾尔人与政府的矛盾会越来越突出”。
   尊重民族自決權是當今的歷史潮流,為全世界所公認。中國作為一個多民族的大國,不管政府打算拖多久,最終也繞不過去民族自決權這一關。尊重民族自決權,多民族的國家長遠來說才能攏在一起,以大欺小的民族壓制政策,不管帝國貌似多強大,最終也免不了分崩離析。中國的領導人如果有一點長遠見識,就必須直面民族自決權問題。而面對新疆這樣的多民族地區,處理民族問題的最好合作夥伴就是伊力哈木這樣的理性派。
   可惜的是,現在的中國政府還不在這個思路上。中國政府現在實行的是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式強人政治,沒有周永康的周永康式維穩手段,它把一切不同的聲音都看成敵人,它以為消滅了這些敵人,不同的聲音所指出的問題就算解決了。於是,維穩的刀子終於落到了指出問題的理性派伊力哈木頭上。
   當今世界沒有比這更愚蠢的了。
   當理性的聲音沉寂以後
   這次中國政府拘捕問罪伊力哈木,可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伊力哈木是一個北京的大學教師,他在互聯網上創建和主持維吾爾在線,提倡非漢民族和漢人之間的對話,他的活動就是他的言論,他的言論都是公開的。公開地說理,正是伊力哈木的理性表現。中國政府其實也知道,按照法律來治罪于伊力哈木是很難的,於是在公佈拘捕伊力哈木的消息後,指揮網評員在網上瘋狂轟炸,成千的匿名網評員狂呼“槍斃伊力哈木”,此情此景酷似文革。這種做法是蠢上加蠢。因為它不僅向維吾爾民族,也向藏人和其他非漢民族傳遞了一個信號:和中國政府理性溝通是不能成功的,爭取自己的權益只能走別的路。
   除了伊力哈木所一直在身體力行的理性的、和平的、非暴力的說理溝通意外,還有什麼路可走?清除了理性派以後怎麼辦?
   只有一個可能性:中國邊疆的非漢民族地區,將永無寧日。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3月号
(2014/0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