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中国农民工生存有多难?]
郑恩宠
·艾未未作品在加展出
·朱久虎律师为两基督徒辩护
·广西村民抗议工厂排污
·隋牧青、吴魁明律师为光明而呼吁
·外交部人权处的电话
·事实与反思(八)
·事实与反思(九)
·事实与反思(十)
·事实与反思(十一)
·事实与反思(十二)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中国至少应有六十五个省
·美外交官来访我夫妇被刑事传唤
·郑恩宠被宣布为上海“反对派一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底特律警示政府破产的中国
·声援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张雪忠
·中国改革的经费问题
·中国梦与托克维尔热
·习近平摆不平
·钓鱼岛与日本的宪政
·北有张千帆南有张雪忠宪政两教授
·中国转型的缺陷何在?
·公安阻扰废除劳教恶法
·关注张雪忠!声援张雪忠!
·我在动态网开设了推特
·我加入了郭飞雄的法律后援团
·幼女卖淫案﹕劳教何时废?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二)
·我支持朱瑞峰
·祝莫少平律师获金鸽子奖
·十余名基督徒律师在叶县为信仰而辩
·全国十多位律师在叶城为信仰而辩!
·大批干部策划弃船而逃
·共产党这回输给一个瞎子
·支持中国家庭教会声明!
·孙宝强是我好友
·财税体制造成官逼民反
·兴于征地,亡与征地
·兴于征地,亡于征地(二)
·上海九二七地铁事故
·北京律师肖国珍带女儿顺利到美国
·上海民众的进步,关注政治良心犯
·鲍彤﹕缺乏不同意见可导致中国社会死亡
·请关注渤海污染灾难
·上海艺术家原弓工作室遭强拆
·评地王频出
·1960年代四川饿死1000万人
·李嘉诚撤资
·科恩教授谈到访我家
·中国政府破产有几多?
·我加入了108位中国律师组成的郭飞雄法律后援团
·律师会见郭飞雄被拒将有自由飞雄运动
·祝贺廖亦武获法国政府“文学和艺术骑士军官勋章”
·上海试点人民币自由兑换接受记者采访
·鲍彤﹕论中共的群众路线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我加入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复旦大学教授韦森警告当局
·《环球时报》评六百多人声援王功权
·六十多律师加入中国律师“保障人权”法律服务团
·陈建芳出境受阻,返回上海被扣押
·香港支联会2013年9月18日声明
·我加入115人郭飞雄法律团
·我加入828人声援王功权先生联署
·鲍彤批评中共“一言之梦”
·律师会见王功权拒认罪,多律师被骚扰
·我是中共上海“反对派一号”?
·贺卫方教授不因官方压制而噤声
·朱镕基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胡佳中秋节前快递送我月饼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审计出巨额抚养费被挪用,14女律师功不可没
·我、高智晟、谭作人等收到胡佳月饼快递
·王学光申请成立“上访人员自治委员会”遭关押
·有地就抢 上海再现“面粉贵过面包”
·独立中文笔会悼念张显杨先生逝世讣告
·中秋节遭受上海闸北警方野蛮打压
·三人获“杰出民主人士奖”
·记王炳章遭单独关押十一年/盛雪
·2013上半年139政治犯被扣押
·许志永与新公民运动/许行
·薄得分,但比不上张春桥/裴毅然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美国之音﹕北京月饼慰良心犯
·奇怪!警察鼓励我告国保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逼拆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遇逼拆
·审薄的感想/叶永烈(上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朱镕基其书其人/张坚
·关注监狱中良心犯/自由亚洲
·见证改革见证真正的改革时代/王丹
·中共干部老龄化严重
·山东苍山三村民遭强拆
·今下午我家被搜查(涉诽谤、谣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农民工生存有多难?

   郑恩宠点评:
    中国的农民工生存究竟有多难?只有更多的农民工掌握了电脑等网络武器,中国才会真正向前进!
   
   转载来源:自由亚洲
   主页 | 中国 | 宗教社会


   
   
    城市与乡村夹缝中的农民工:生存难
   2014-02-03
   
   
   图片: 农民工为躲避酷暑,搬进水泥管乘凉。 (法新社资料图片)
   
    中国官方 “新华网” 星期三报道,中国农民工中出现“逆城市化”困惑, 因为他们向往的城市容不下,他们有根的家乡就业难,在城市与乡村的夹缝中体验生存的艰辛。
   
   “大城市买不起房,孩子上学又难,不得已回到了老家农村,回来后就业难,创业又屡屡失败。”这是在上海工作十多年返回老家安徽省界首市田营镇魏窑村过年的农民工李中发自内心的感受和心酸经历。对此,从深圳返回家乡湖南过年的张志儒大年初四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
   
   “在城市当中,由于企业的搬迁、倒闭和工伤等种种原因而无法在城市继续生活下去,一些农民工回到老家后也没有好的出路。 虽然中国政府在农村实施新农村建设政策,但是不同的地方由于区域差别、环境和地理等因素的制约,他们返乡后发展很难”。
   
   张先生强调,农民工在城市留不下,返乡难就业不完全是中国政府政策的问题,原因错综复杂。“新华网“的报道说,农民工李中1999年高中毕业后到上海闯荡, 从一家模具机械类企业每月只有300元人民币工资的学徒干起,勤学苦练,多次跳槽后而最终成为一家企业懂技术懂管理的区域经理。然而, 上海高企不下的房价和孩子在上海无法就读高中的现实, 迫使李中不得不带着老婆孩子返回家乡。对此, 来自河目前在深圳从事教育培训工作的孟醒先生以深圳为例表示,发生在李中身上的事其实同样也发生在很多在外打工者的身上:
   
   “对于这种问题, 不仅仅是农民工会遭遇到, 很多其他外出打工者, 除了极个别非常成功的人都不例外。非常成功的人是指那些企业高管和做生意发财的人。 只有那些非常成功的外来打工者才能买得起房子, 90%的外来打工者都是买不起房子的。 在大城市, 外来打工者的子女读小学和初中还可以勉强高价就读私立学校,高中就没有办法了。深圳的高中私立学校质量也不行,在那里读高中很难考上大学。”。
   
   新华网的报道说,从上海回到安徽老家的李中发现,在上海学习和积累的技术和管理经验都无法找到用武之地, 因为想做技术, 家乡没有模具机械类企业, 想做管理, 家乡的企业大都是依靠血缘等关系的家族企业, 对职业经理人没有需求。张志儒以深圳为例表示,目前即将出炉的中国《国家城镇化规划》要求有序推进农民市民化的支持短期内也很难解决像李中遭遇的“困惑”:
   
   “农民或农民工市民化。 标签变了但不代表短期内原来的农民工在城市中能够享受到同等的社会福利待遇, 如子女就学。户口不是问题的主要原因, 因为条件不错的农民工不会因为户籍问题离开深圳返乡”。
   
   不过, 孟醒表示,目前在中国二线城市,户籍和相应的子女问题不像深圳那样的大城市难以解决;像他那样的人正在深圳那样的大城市遭遇李中类似的困惑。尽管如此,孟醒坚信中国政府或早或迟都要解决李中遭遇的“困惑”:
   
   “这是中国发展的必然趋势。 至于何时解决只是时间问题, 因为不解决就会影响社会稳定,城市留不下,回乡又回不去,这些人能够安心为社会做贡献吗?问题一天不解决,一旦出现什么诱发问题, 这些夹缝中的人都有可能成为社会的不安定力量.”
   
   新华网的报道说,李中在家乡第一次创业开了一个化妆品专卖店, 但因当地政府整顿化妆品市场和他经营的化妆品品牌知名度较低两方面的因素夹击最终不得不关门大吉;之后与朋友养殖山羊的生意几经亏损波折之后,现在不温不火, 勉强维持。孟醒表示,如果将来深圳生活不下去,他将携家带口某个二线城市生活,因为有根的家乡由于生活水平等因素的限制可能是永远回不去了。
   
   (记者:闻剑 / 责任编辑:加华)
(2014/0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