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千户不越级上访取得胜利]
郑恩宠
·刘萍案10月28日开庭
·香港十万人六天六夜还真相!
·陈光诚家人获赴美签证
·勿忘高智晟
·无学术自由的中国/夏业良
·上海沈勇死物业有执法权吗?
·天安门车起火爆炸的真相?
·欢迎沈勇之死观察团赴上海,韩正准备好!
·刘萍三人案张雪忠等六律师声明
·美国会举行郭飞雄及言论自由听证会
·我参与近200人恢复良心律师权利联署
·中共饿死3755万人来自国家档案馆
·王宇律师看守所会见曹顺利
·祝独立中文笔会选出新会长
·知识分子天职是批判/夏业良
·陈建刚律师被赶出法庭
·独立中文笔会六届大会公报
·三国外交官见倪玉兰基督徒律师
·台港交流绝非「两独合流」/桑叶
·妻弟家再度被搜查(11月1日)
·独立中文笔会2013理事会工作报告
·中共曾饿死近4000万人(国家统计局数据)
·重庆民众与物业、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318公民维权上层次走正路
·浦志强等22名律师的举报书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赵常青辩护
·1.2亿中国知识分子的人心向背?
·中国五女律师就饿死女童案仗义执言
·互联网真能使中共亡党亡国吗?
·先进国家先体制后经济改革/曹思源
·陈光诚家人赴美 胡佳机场送行
·中纪委不受理征地拆迁问题保护最大老虎和苍蝇
·香港五万人集会预演占领中环?
·陈光诚母亲与兄长抵美
·“自由微博”帮你突破封锁
·乡村病和城市病
·大多中国人做的是美国梦
·维权律师张元欣去世
·浦志强律师到看守所探望陈宝成
·祝记者罗昌平获奖
·韩正下属官员万曾炜落马
·中共会允许毛左党成立吗?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刘萍的辩护词
·中共会划地政改试验吗?
·谁应对饿死近四千万中国人负责?
·北京近4%大学生信仰基督教
·广东东莞千人罢工一周
·新疆律师被签声明保证家属不违法
·安徽新土改是否会成功?
·金钟论三中全会的政治改革
·难以突围的中国自贸区
·郭建律师访美 中国公益律师不足百人
·难以突围的上海自贸区
·独立中文笔会新闻公报(2013年11月15日)
·如果内核还是党领导就不是改革/鲍彤
·俞正声揭发江泽民和陈良宇下台?
·谁将对劳教受害者赔礼道歉及赔偿?
·南通三百多村民堵路抗议!
·勿忘大饥荒饿死近四千万人 谁之过?
·60亿平方米小产权将合法?
·上海一强拆户突死三中全会后
·河南过百基督教徒与警方冲突
·暴政必亡/蒙总统
·废劳教中国88律师首批声明
·三中全会后深圳闹工潮
·三中全会后上海发生百人群体事件
·内蒙多名律师受压
·评中共三中全会/鲍彤
·云南近千人围矿场抗议
·上海作家蒋亶文在杭州被警方带走
·唐天昊律师就五青年酷刑发公开信
·诸暨上千市民在政府门前请愿
·夏钧等十多律师赶往河南为教会辩护
·突破网络封锁有新招!
·“人相食”中共文件大曝光!
·50 律师组团营救牧师及教会年青化
·50律师组团营救张少杰牧师及教会年青化
·张思之律师评“维稳”、评政法委
·全面改革还是全面维稳?/鲍彤
·美国会顾问报告﹕香港部分(转载)
·台山千多店铺主受骗损失十多亿/自由亚洲
·三中全会透视中共将走什么路?/夏明(美国)
·文革闻人的落寞心态/上海教授裴毅然
·香港支联会2013年11月23日新闻稿
·广州司法局警告刘正清律师将吊证
·吉林访民为何要扣押法官?当局有何对策?
·上海访民联署声援曹顺利方向正确!
·港人签圣诞卡寄狱中异见人士
·桂林数百村民与水电工程发生冲突/自由亚洲
·深圳两千员工连日罢工
·韩正进京前将派员与我“和谈”?
·韩正进京前将派员与我“和谈”(B)
·程海律师到看守所会见丁家喜遭殴打扣押
·韩正进京将派员与我“和谈”(C)?
·中共批准反体制教授到港演讲?
·官方与我谈到港的新况
·上海市民声援刘正清律师!
·上海千人高喊打倒韩正!抗议示威!
·韩正欲派员与我谈话的新情况
·中国74律师抗议声明 声援张军律师
·侯凯空降上海 我将解除软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千户不越级上访取得胜利

   郑恩宠点评:
    我一直在写关于上海部分访民取得胜利的总结文章,但最近的主要精力在呼应曹思源教授,参与修改宪法、国务院组织法、土地法等。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办公厅的意见并没有新意,将如何对付访民进行了总结,实际上根本不会真正解决中国的访民问题。在实际操作中,5%予以解决,5%予以关押,90%拖着不办。经济、财产类的访民占绝大多数,维权需付出几代人的代价。但是,大多数人还是盼望中国出个好皇帝,出清官,出大批包公,有的还认为共产党会倒在我们访民手里,共产党害怕倒台,共产党不得不向我们访民让步,共产党会团结访民来对付敌对势力。所以许多访民跌入了有奶就是娘的陷进。
    上海闸北区热河路一带上千拆迁户,自2003年被拆迁,东八块事件后,拆迁停止,他们没有到北京上访,没有到上海市政府上访,推出70户代表到上海申通地铁轻轨公司和平上访约二年多,不吵不闹,和平有序,终于地铁公司吐出真相,地铁公司给居民的补偿钱都给了区政府。结果每人得到的补偿,从20万元提高到28. 5元万,本区就近安置,周边的房价2.5万,按每平方9000元结算,过渡期每人每月1500元到外借房,一年半后都入新房居住,每家每户基本上有20多万现金装修房。
    我岳母一家在此居住了几十年,事清发生在俞正声主政上海期间。这70户的代表经常与我保持沟通,上千户人家与中国维权律师并肩战斗。没有一人被关押,没有一户被强迁。
    这样的故事,我经历了十多起。


   
   转载来源:自由亚洲
    中央禁止越级上访 分析人士:恐导致访民走投无路
   2014-02-26
   
   
   图片:2014年2月26日,武汉访民在京上访维权。(博讯新闻网)
    中国当局日前下发信访新规定,明确表示不受理越级上访和涉法涉诉信访。分析人士认为,各地访民因为在当地申冤无门才会进京上访,强行堵住访民这最后一线希望,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中国官方新华社2月25号的消息说,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关于创新群众工作方法解决信访突出问题的意见》(下称《意见》),指导政府积极引导民众以理性、合法方式逐级表达诉求,不支持、不受理越级上访。
   
    曾在大学任教的上海访民顾国平多年来一直帮助访民维权,他周三晚间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有关当局发出这样的通知,或许是希望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信访问题发生。客观来说,自从新一届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上任之后,当地法院在受理访民案件的态度上有了改善。
   
    但是,顾国平说,在其他一些方面,访民的境遇较之“胡温时代”变得更艰难。
   
    他说:“劳教制度取消了,当局用刑事处罚的手段来对付维权人士和上访者。全国各地都有这种情况,我们上海也有,杨浦区有个叫李玉芳的访民,被逮捕了。她到区政府去讨一个说法,就要被逮捕、被判刑,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据报道,《意见》另一项重要内容,是要求各级政府信访部门不再受理涉法涉诉事项。《意见》指,按照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机制改革的总体要求,严格实行诉讼与信访分离,把涉法涉诉信访纳入法治轨道解决,建立涉法涉诉信访依法终结制度。
   
    顾国平认为《意见》的这一规定没有现实意义。他说,中国各地司法机关都受制于地方政府,诉讼、复议、仲裁等渠道也不畅通,访民想要民告官,几乎没有胜诉的可能。
   
    他说:“我们地方各级父母官,不依法办事,超越法律法规底线。到法院打官司你打不赢的,一审二审他们法院都听地方政府,你怎么打?象我现在手头在帮助处理8个案子,打到最高院,也不了了之。实际上最高院也被地方政府收买了,你涉法涉诉,他不给你解决,你怎么办?解决根本问题就是司法要独立,要依法治国。”
   
    四川“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一直关注中国访民维权状况。
   
    他周三晚间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已经就最新下发的《意见》和很多访民进行沟通,访民们几乎一致认为,中国公检法系统充斥贪污腐败、行贿受贿现象,各地冤假错案不断,根本不可能把涉法涉诉信访纳入法治轨道解决。
   
    黄琦说:“今天下午他们明确告诉我,我们就是在地方解决不了,我们才会去北京上访。民间普遍认为,这是官方为了应对‘两会’期间大规模上访潮而推出的举措,这种举措并不能阻止全国民众捍卫自身权利的维权运动。”
   
    黄琦强调,中国各地拆迁不公事件频发,地方官员为了维稳大都压制当地上访活动,导致申冤无门的访民只能越级进京上访。黄琦说,如果中央政府“不受理越级上访” ,等于灭绝访民最后的一线希望,其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黄琦说:“如果北京堵死了他们这条路,我想民众可能会采取更为过激的方法。我想,更为过激的方法,当局是心知肚明的。一句话,中国大陆设置信访部门,就是给民众以希望,如果民众从希望变成失望、最后走向绝望的时候,我想,中国全社会都是受害者。”
   
    中央发文“不受理越级上访和涉法涉诉信访”的新闻,也引起网民热议。
   
    网友“大中华”在新浪微博发帖说:“如果下面能办好,老百姓也不想上访的”。
   
    网友“立早饱了横”发帖感叹:“老百姓有冤到哪里去诉?”
   
    网友“知青记者”则表示忧虑,他发帖说:“多年来,大家都感到地方政府胆大妄为,冤者由于对中央怀抱希望才变成访民,未变成暴民。两办此举,势必让地方政府更加胆大妄为,势必让更多访民变为暴民”。
   
   
   
   (记者:唐琪薇 责编:吴晶)
(2014/0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