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斯伟江律师致孟建柱的信]
郑恩宠
·杨金柱律师遭围攻!
·央视播报曼德拉是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等团体要求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停止软禁刘霞
·十三亿微博挑战中共官媒话语权
·高智晟律师女儿在美长大了
·江天勇等四律师战斗在我原下乡之地
·杨建利当面请求希拉里关注刘霞
·上海市民上街宣传《世界人权宣言》维权上档次!
·奥巴马等国际政要将出席曼德拉葬礼
·上海黄峰平被免职
·斯伟江律师为刘萍辩护赞曼德拉
·曼德拉是基督徒加律师
·许志勇的起诉意见书
·我绝不出卖许志勇!
·官方高度防范80后的领袖人物
·独立中文笔会纪念国际人权日声明
·学习美国法律人治国经验
·上海张雪忠教授被解聘
·4律师要求31省市公开环保收支
·237名上海市民的抗议!
·30位女律师中国女曼德拉们在行动
·学习美国法律人治国经验
·张雪忠上海的方励之和高智晟
·上海市民维权高尚的举动
·官员咬伤律师
·15律师在南乐绝食抗争!
·15律师绝食中国曼德拉、甘地在你身边!
·李珺上海出色女律师
·向战斗在南乐的20律师致敬!
·南乐教案,15律师被群殴!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毛泽东与市场体系水火不容/鲍彤
·上海李化平狱中不卖他人,张雪忠律师会见
·俄教材:苏共导致3000万人死亡
·参加断绝金家王朝关系署名
·上海302名失地老农就医疗养老问题到政府讨说法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曼德拉国葬孙文广家被封门
·在美女律师为许志永呼吁!
·上海陈建芳被禁出境委刘士辉律师诉讼
·200多甘肃老知青到省府请愿!
·驳“饿死三千万是谣言”/杨继绳
·人民币“内贬外升”之困
·刘士辉律师为上海陈建芳交诉状
·就南乐教案致国家宗教局与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市民维权的进步加快!
·韩正面对访民们“推翻独裁专制”口号?
·刘晓原、李方平律师为张林作无罪辩护!
·一介绍曼德拉是基督徒的好博文/刘进成
·云南大学上千学生参加抗议!
·谢炳光9律师上书人大接受外媒采访
·李方平律师为张林辩护词
·维权律师满负荷工作 请好律师更难
·张林在法庭最后陈述
·湖南三千师生抗议特警非法!
·四十多律师论废死刑接受外媒采访
·上海187市民呼关注女人权捍卫者
·毛泽东给百姓和接班人留下什么?
·新唐人电视台刊我新作(动态网头版)
·神与上海7名赴南乐基督徒同在!
·美国之音引述我的博文
·我与115名律师的抗议声明!
·上海警方与我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
·圣诞前上海教会派员到访我家受阻
·上海警方与我家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周一)
·圣诞节我为王炳章祷告!
·打律师、打基督徒平安夜不平安
·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当地人上外网南乐案最大成功
·湖北上千教师罢教!
·桂林村民与数百与警察发生冲突!
·北京学者:中国非法监听甚于美国
·习近平承认世上有神也有人
·张科科律师在抚顺办案遭警方殴打抢劫
·我为何退出冤民大同盟?
·三百人网络影响力超中共政府与媒体
·毛泽东的民主骗局/鲍彤
·上海杨绍刚律师呼为宗教领袖平反!
·中共会放夏业良再度出境?
·湖南土地强征校长被株连九族
·我今年博客点击量超188万
·敢为藏人辩护的人权律师/唯色
·刘萍女儿主动退党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呼吁(2013年12月31日)
·唯色高度肯定中国律师出色工作
·100多律师敦促批准人权公约!
·广东律师为上海访民服务
·唯色、王力雄获“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
·香港元旦游行呼吁“真普选”!
·胡佳参加了“天下围城第一棒”!
·中国女律师许桂娟的声音
·中国律师为藏人维权案例(二)/唯色
·上海莘庄农民维权好辛苦(一)
·杨匡被刑拘随牧青律师受理
·祝陈子明获奖!
·上海劳动争议案增四成
·上海访民主诉求的进步!
·中共对粉丝十万律师等统战?
·我为何要祝唯色、王力雄夫妇获奖!
·西安、湖南教师抗议、罢课!
·上海市民要求释放深圳杨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斯伟江律师致孟建柱的信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斯伟江律师:为念斌给孟建柱书记的信
   [日期:2014-02-22] 来源:新公民邮件组 作者:斯伟江律师
   
   


   
    尊敬的中央政法委孟建柱书记:
   
    不是我喜欢给你写信,是因为没办法,念斌的案子卡在福建省的政法委,我没办法。
   
    念斌涉嫌投毒案,福建高院认为存疑,发回重审过,最高院认为有疑点,发回重审过,福建高院去年开了整整三天四夜,每天晚上都审到10点钟,十几个警察、鉴定人、毒物专家出庭,案情已经非常清楚,念斌无罪的证据都已经达到了毫无合理怀疑了,但,正义迟迟不来,福建高院共向律师出示了四份最高法院的同意延迟三个月的函,念斌也已经在看守所关了7年,其中六年是脚链手铐,生不如死。
   
    虽然庭审已经过去了大半年,我依然记得庭审中,检方的王牌证据,念斌第一次审讯认罪录像,突然被出庭的警察承认,这其中有一个多小时的空白,是剪接的,而警方之前向法庭提交的公安部的鉴定,说,这个认罪录像是没有剪接的。出庭作证的警察之前并没有承认这一点,是在他无法回答辩护人的提问,问他为什么在念斌还没有说自己用什么工具投毒时,警察已经知道并告诉他用矿泉水瓶投毒,警察无奈才回答说,录像中间有一个多小时的空白。而这一个多小时的录像空白,也和念斌多年之前说,且一直在说,自己被刑讯的时间吻合。警方的伪证被证实,但没有任何警察受到惩处,这官法伪证罪,就是只对着李庄这样的律师吗?
   
   
    我依然记得,警察承认念斌说的,在审讯过程中咬舌自尽,但居然给出一个说明说,念斌是在警察给他做政治思想工作时,他咬舌自尽。让我想起杭州萧山被平反的冤案中,也出现了犯罪嫌疑人因受不了刑讯而咬舌。但杭州最后是真凶出现才平反,我们的司法难道真要出现奇迹才能平反?
   
    我依然记得,所谓念斌投毒的水壶,不知道是何时冒出来的。之前的“现场勘验报告”中,案发第一天就收集了水壶,但并没有说其中有水。等刑讯念斌得到口供之后,警方说,水壶并没有提取,而过了十二天后再去现场收集水壶,且并没有按照公安部的规则,有见证人等情况下,警察自己作了一个说明,说现场水壶中水太多,用几个新买的矿泉水瓶装水去福州鉴定,而送鉴定时间,又多次自相矛盾。如此草率,如此荒唐,用草芥人命,恐怕不会过。
   
    我依然记得,在决定毒物性质的质谱图,警方一直藏了6年多不肯出示,一直到最后一次开庭前才出具,我认为也是福建省高院的功劳,这些质谱图,出现了鉴定人代为签名,出现了鉴定过程不按照规定进行,出现了样品污染检验物的极大可能,就是说,检验结果实际上就是检验人员自己放进去的毒物样品。还出现了检材是8 月8日送的,但检验报告却是7月31日出具的情况。也出现了鉴定机构本身违背公安部的规定,没有资质的问题。
   
    我依然记得,该案中曾经出现了第二个邻居X,家里有老鼠药,但现在这些毒物都查无去处,此人在警察第一次询问时就晕倒,过了就好,而之前从无此病。念斌家无一丝毒药。难道就因为此人的亲属是县里领导?我相信人命关天,警察不会如此包庇,但,对此人家里的鼠药的化验,极可能存在问题。
   
    我依然记得,既然说念斌投毒在白粥中,但同样喝粥的一个人死者母亲却毫无中毒反应,按照专家的说法,这个毒物,哪怕只有丝毫一点,就会有中毒反应,但此人在医院的病历却没有丝毫中毒反应。这种天大的漏洞,难道还不说明本案是冤案吗?
   
    我想我不需要多列举,在我的《一点狐疑,七年冤狱》的辩护词中有详细的说明,如果有谁能详细看这三天四夜的庭审,完全可以得出结论,指控念斌犯罪的证据,没有一个是有力的,相反,认为念斌不构成犯罪的证据,已经证明有伪造的,一个警察翁其峰,甚至同时出现在五份笔录中,这种荒唐也就算了,但警方所有的关键证据,如审讯录像,如勘验报告,如化验报告,都被证明是非法的。但我知道,没有一个领导有时间会去看三天四夜的录像,都是听汇报,而下面的汇报,就一定会有水分。
   
    这样的案子,福建高院仍一次次地延期,以我对三位法官的判断,他们的法律素养和水平,并不低,他们的内心会有确认,福建高院不敢宣布无罪,一方面是有受害者家属的压力,他们在庭审几天中围攻律师,我相信是福建警方纵容他们攻击律师,给法院以压力,因为在福州中院的门口,几乎是法外之地,对方甚至跳到我坐的车的引擎盖上,拍打玻璃,要不是我关车门及时,已经被殴打。我不怪他们,但怪福建的警察,太恶毒。
   
    另一方面,据我了解,是福建省政法委在杯葛此案的平反,因为福建省几级公安机关一直是念斌冤案的主要制造者和推手,福州警方是始作俑者,他们因为怀疑念斌而刑讯,因为刑讯之后发现没有证据而涉嫌伪造证据(水壶里的毒水,极可能是警方自己投毒的,只有这种假设,才能解释所有的疑点,只能说,这是这个案子的钥匙),因为伪造证据而不敢平反此案,因为要事后追责。福建省二级检察机关,也是此案的积极帮凶,他们现在也是屁股决定脑袋,完全不顾,他们是国家的检察机关,要代表国家执法平之如水,他们在福建省政法委的势力明显大过法院,而且,他们现在可以对外把球踢给法院,对内又用各种手段牵制法院。
   
    所以,当我对念斌家属做工作时,让他们宽容法院的难处,他们难以相信,因为在法律上,现在法院是独立审判,就和一个浙江检察官的说法,冤案是法院判的,不管我们检察院诉什么,最终都是他们判的。
   
    这一切,都是我给你写信的原因,我一直不想写,这种信其实和法治理念是矛盾的,但现实很残酷,毕竟我们国家并没有建成法治国家,政法委、纪委干涉(或者说协调)司法机关是家常便饭,在宁波某法院,甚至连纪委涉嫌刑讯的细节都不能讲,一群法律人,在这种情形下,噤若寒蝉,我当时说,这是法律人的耻辱。但这是现实,在福建省这种情形下,我作为念斌的辩护人,我能做些什么?
   
    我只能说,我在庭审中是尽力了,你可以派人去看录像;我在庭外,我是克制的,我很少批评对此案法官、检察官;面对被害人家属的攻击,我是理解的。在一次又一次的延期面前,在念斌连母亲死前也无缘见一面,在警方可以做致命的伪证而不被追究,这些巨大不公面前,我只能给你写信,非我之罪,我只能因循这个体制的规则。
   
    我期盼你,要么你让福建省政法委不要干涉福建高院,我知道这不可能,这等于是废了政法委的功能,我只能请求你,从北京派一个调查组下去,和晚清一样,如果不是北京派人去浙江,杨乃武和小白菜案是不可能昭雪的,这就是地方诸侯权力结构决定的。
   
    中央政法委、最高院、最高院说了多少次、多少字的疑罪从无,重证据,不办冤案,让审判者担当负责,但在念斌案中,这些全部都如掌心化雪,消逝无踪。我满心的忿恨,无从着力,难道,我们连晚清都不如吗?
   
    冤枉无辜是要六月飞雪的,我国六经之一《尚书》就说,与其杀无辜,宁失不经。我国的法律对死刑的证据和要求都极高,福建高院的庭审程序也严格按照了法律,《三国志》说,世有乱人而无乱法。现在的问题是人的问题,而不是法的问题。如果执政者要取信于民,请兑现你们的话,实际上也请兑现你们的法!
   
    谢谢您!
   
   
   
    念斌的辩护律师:斯伟江
   
    2014年2月19日
   
    备注:念斌的姐姐念建兰八年来一直为弟弟奔走呼吁:
   
    念斌案历时八年,国内外专家。学者,法律人数年来的呼吁。并揭露这起荒唐假案,是由警察一手主导杀人丑闻。一封封泣血之书在呼唤执法者良知与人性回归。
    八年四次枉杀,今天离最后审限只有3天,念斌再次到生死之间,恳求各位关注枪口下鲜活的生命!
(2014/0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