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丁锡奎律师为侯欣案辩护词]
郑恩宠
·支持陈子明等关于王功权刑拘期满的声明!
·香港12万人包围政府
·海自贸区﹕炸不响的「哑炮」/于怡郊
·支持“恢复良心律师执业权利呼吁书”
·上海218公民维权上层次!
·海内外声援夏业良教授!
·唐吉田律师10月22日获释
·台湾施明德支持香港占领中环
·台湾大学师生声援夏业良!
·在京访民维权的正确方向
·济南市民申请游行获受理?
·上海著名维权律师斯伟江谈陈永洲案
·中国律师、公民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达赖喇嘛与华人作家对话
·人权律师是敢死队/陈光诚
·中国当代方励之-夏业良教授
·韩正不要回避上海沈勇之死
·浦志强律师谈中共干预司法
·唐吉田律师回北京受欢迎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鲍彤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河南法院要保障律师权益?
·刘萍案10月28日开庭
·香港十万人六天六夜还真相!
·陈光诚家人获赴美签证
·勿忘高智晟
·无学术自由的中国/夏业良
·上海沈勇死物业有执法权吗?
·天安门车起火爆炸的真相?
·欢迎沈勇之死观察团赴上海,韩正准备好!
·刘萍三人案张雪忠等六律师声明
·美国会举行郭飞雄及言论自由听证会
·我参与近200人恢复良心律师权利联署
·中共饿死3755万人来自国家档案馆
·王宇律师看守所会见曹顺利
·祝独立中文笔会选出新会长
·知识分子天职是批判/夏业良
·陈建刚律师被赶出法庭
·独立中文笔会六届大会公报
·三国外交官见倪玉兰基督徒律师
·台港交流绝非「两独合流」/桑叶
·妻弟家再度被搜查(11月1日)
·独立中文笔会2013理事会工作报告
·中共曾饿死近4000万人(国家统计局数据)
·重庆民众与物业、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318公民维权上层次走正路
·浦志强等22名律师的举报书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赵常青辩护
·1.2亿中国知识分子的人心向背?
·中国五女律师就饿死女童案仗义执言
·互联网真能使中共亡党亡国吗?
·先进国家先体制后经济改革/曹思源
·陈光诚家人赴美 胡佳机场送行
·中纪委不受理征地拆迁问题保护最大老虎和苍蝇
·香港五万人集会预演占领中环?
·陈光诚母亲与兄长抵美
·“自由微博”帮你突破封锁
·乡村病和城市病
·大多中国人做的是美国梦
·维权律师张元欣去世
·浦志强律师到看守所探望陈宝成
·祝记者罗昌平获奖
·韩正下属官员万曾炜落马
·中共会允许毛左党成立吗?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刘萍的辩护词
·中共会划地政改试验吗?
·谁应对饿死近四千万中国人负责?
·北京近4%大学生信仰基督教
·广东东莞千人罢工一周
·新疆律师被签声明保证家属不违法
·安徽新土改是否会成功?
·金钟论三中全会的政治改革
·难以突围的中国自贸区
·郭建律师访美 中国公益律师不足百人
·难以突围的上海自贸区
·独立中文笔会新闻公报(2013年11月15日)
·如果内核还是党领导就不是改革/鲍彤
·俞正声揭发江泽民和陈良宇下台?
·谁将对劳教受害者赔礼道歉及赔偿?
·南通三百多村民堵路抗议!
·勿忘大饥荒饿死近四千万人 谁之过?
·60亿平方米小产权将合法?
·上海一强拆户突死三中全会后
·河南过百基督教徒与警方冲突
·暴政必亡/蒙总统
·废劳教中国88律师首批声明
·三中全会后深圳闹工潮
·三中全会后上海发生百人群体事件
·内蒙多名律师受压
·评中共三中全会/鲍彤
·云南近千人围矿场抗议
·上海作家蒋亶文在杭州被警方带走
·唐天昊律师就五青年酷刑发公开信
·诸暨上千市民在政府门前请愿
·夏钧等十多律师赶往河南为教会辩护
·突破网络封锁有新招!
·“人相食”中共文件大曝光!
·50 律师组团营救牧师及教会年青化
·50律师组团营救张少杰牧师及教会年青化
·张思之律师评“维稳”、评政法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丁锡奎律师为侯欣案辩护词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4年2月11日星期二
    丁锡奎:就“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辩护词
   

   授权“维权网”发布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
   
   BEIJING MO SHAOPING LAW FIRM
   
   北京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167号翔达大厦809室 电话/传真:86-10-66058311 邮编:100053
   
   Room-809,The Xiang Da Building,No.167,Guang An Men Nei Da Jie, Xi Cheng District, Beijing,P.R.C. 100053 Tel/Fax: 86-10-66058311 E-mail:[email protected]
   
   侯欣 涉 嫌 聚 众 扰 乱 公 共 场 所 秩 序 罪 一 案
   
   
   
   一 审 辩 护 词
   
   (侯欣辩护人丁锡奎律师提交)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尊敬的徐进审判长、于洋审判员、马仲兰人民陪审员:
   
   我受本案被告人 侯欣 的委托和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 的指派,在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案中担任其辩护人。我将忠实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刑诉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辩护人的职责,依法维护侯欣的合法权益。接受指派后,我详细查阅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公诉机关”)移送法庭的证据材料,并与侯欣本人交换了意见。在尊重事实和证据的基础上,现依据相关的法律规定提出如下辩护意见,供法庭合议时参考:
   
   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的京海检刑诉[2013]2912号《起诉书》(以下简称《起诉书》)指控侯欣犯有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不能成立,现为侯欣作无罪辩护。具体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和平表达公民政治观点和意愿,不构成犯罪
   
   (一)言论及表达自由是公民的宪法权利,也是基本人权
   
   1、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下简称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之规定,公民享有言论自由,并有监督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批评权、建议权,这是为了确保公民可以充分表达自己的意愿。政府只有尊重公民的言论自由,以及公民的批评权、建议权,才有可能真正了解民众的意愿和诉求,并使政府施政合乎民心、顺应民意。
   
   2、《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九条第一款“人人有权持有主张,不受干涉”、第二款“人人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的、或通过他所选择的任何其他媒介”规定了作为基本人权的“表达自由”。
   
   辩护人认为,侯欣参与西单广场打横幅、要求官员财产公开活动是在行使“言论自由”的宪法权利和 “表达自由”的 基本人权,也是为了促进社会进步和政治的公平和透明。
   
   在此需要强调的是,《世界人权宣言》通过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尚未成立,当时的中国政府投了赞成票。1970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作为联合国会员国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应当毫无保留的继承、遵守和厉行《世界人权宣言》规定、原则和精神。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历时十五年之久,至今尚未批准;虽然《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尚未对中国政府产生约束力,但是,根据通常的国际法原则,作为条约签署国,有义务为条约的批准做准备,准备期间,政府的行为不得与条约的原则和精神相违背。
   
    (二)公民和平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和意愿,并不必然危害社会秩序
   
   1、公民和平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和意愿,需要一定的时间、空间,更需要相当数量的受众对象,在公共场所进行,是必然的;如果一个人在自己家里或在无人的荒野中,说出自己政治观点和意愿,那根本无法实现“表达行为”,仅仅是自言自语而已。具体到本案,侯欣等人在北京西单广场,表达“要求官员财产公开”意愿和观点,是在行使公民的基本人权及宪法权利。根据《宪法》第三十三条第三款规定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规定,侯欣等人的行为应当国家的尊重和保障。
   
   2、公民在公共场所和平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和意愿,如果引起大规模的人群聚集,是存在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之虞的,但可能性并不等于现实性。打个比喻,某人开车从北京去天津吃海鲜,一路有可能出现超速等违章行为,但开车上路并等于违章,二者不能等同起来。具体到本案,侯欣等人在北京西单广场,表达“要求官员财产公开”意愿和观点,是合法行为行为,持续时间并不长,聚集的人并不多,秩序井然,根本没有对现场的公共秩序造成非法扰乱,不能将侯欣等人的合法行为和有可能发生的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等同起来。
   
    (三)公安机关阻止侯欣等人的“和平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和意愿”的所谓执法行为无事实及法律依据
   
   公安机关将侯欣等人在北京西单广场的合法行为行为和有可能发生的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等同起来,并以行政强制力予以强行制止,并无充分的事实及法律依据,反而是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公民的基本人权及宪法权利。
   
   在此需要强调的是,执法机关不能根据表达的内容有选择的对公民的和平表达进行支持或阻止,比如,北京等地进行的和平反日游行并被执法机关予以制止,而是给与支持。
   
   公诉人当庭称,侯欣等人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以下简称集会游行示威法)有关规定和《北京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第四十一条关于在公共场所设置标语、宣传品的规定;辩护人认为,首先,如前所述,侯欣等人并没有违反上述规定;其次,《集会游行示威法》制定于1989年,有当时的历史背景;从1992年,国家实行市场经济以后,并且随着后来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国内外的政治经济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如前所述,1998年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后,更应及时对《集会游行示威法》进行修改,以便为批准条约做准备;但是国内有些人的思想意识观念却没有与时俱进,甚至“人权”、“宪政”等词语还视为禁区,与世界潮流逆向而行,这是非常不明智的;再次,《北京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是规范市容秩序的,与公民行使宪法权利毫不相关。
   
    二、从犯罪构成上看,侯欣的行为不构成《起诉书》所指控的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一)从客观方面看,侯欣没有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行为
   
   1、侯欣的行为没有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从当时的监控录像可以看到,在相关事情发生后的十来分种内,保安和派出所执法民警就到了现场,当时并没有太多的群众围观,广场秩序良好,行人可以正常行走,玩滑板的人依然在玩滑板。
   
   保安和民警就过来后,在民警和袁冬等人交涉过程中,人才渐渐多了起来。所以,多人围观是由于民警和袁冬等人交涉时造成的,而非打条幅、演讲引来的。
   
    2、侯欣没有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
   
    在与民警交涉过程中,侯欣虽然有拉扯民警的行为,但并非是为了抗拒、阻碍民警执法。而是为了进行劝解,如前所述,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表达自由权。因民警当时未严格依法办事,在未出示证件,也未明确说明理由的情况下,即打算将袁冬带走,侯欣拉住民警的目的是为了让民警说清楚情况,并希望民警依法办案,不能随便抓人。
   
    (二)从主体上看,侯欣不是首要分子
   
    1、侯欣没有参与组织策划
   
    《起诉书》指控“在被告人侯欣及张宝成、袁冬的策划下”与事实不符。袁冬多次表示西单打横幅活动是其一人组织策划的,侯欣并没有参与策划活动。(袁冬在2013年4月7日的《讯问笔录》中称:去西单文化广场打横幅、宣讲是他的主意,是他提议的。袁冬在2013年4月7日的《讯问笔录》中称:“西单那次算是我组织的”)
   
    2013年3月30日,张宝成和袁冬去找侯欣并不是为了策划第二天去西单打横幅的事情,而是因为当天的聚餐侯欣没有去,所以看看有什么情况。(张宝成在2013年11月9日《讯问笔录》中称:就是因为30日中午的聚餐侯欣没有到现场,所以我和袁冬去看看。)
   
    关于官员财产公开的横幅是很早以前就准备好的,而且打横幅活动发生了很多次,除了2013年3月31日在西单外,之前,2013年1月27日在朝阳公园,2013年2月23日、2013年2月24日、2013年3月9日在中关村广场均有类似的打横幅活动,可见打横幅活动是早就有人策划好的,发生在西单的那次活动,只是系列活动中的一次。在这些活动中,侯欣只参与了西单的这一次,所以候欣不可能是打横幅活动的策划者。
   
   在此需要强调的是,即使侯欣参与了西单打横幅活动的策划活动,如前所述,那也是在策划如何进行“和平表达”,而不是策划如何去扰乱公共场场所秩序。
   
    2、侯欣没有提供任何活动的工具
   
    活动现场所扣押的扩音器、书以及条幅等物品均非侯欣所有,也不是侯欣提供的。黑色扩音器、名为《南京大屠杀》的书以及题为《中华抗日卫国英烈大讲堂》条幅为袁冬所有。另外六个条幅其中一个为张宝成所有,其他的五个均为马新立所有。侯欣现场拍照片的像机也是别人提供的。
   
    3、侯欣在现场仅负责拍照片
   
    侯欣的供述、袁冬2013年4月7日的《讯问笔录》和马新立2013年5月17日的《讯问笔录》均证明侯欣在西单广场打横幅活动中仅负责拍照片。
   
    综上,侯欣只是参与了西单广场打横幅活动,不能被认定为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首要分子。
   
   三、本案相关程序违法
   
   1、本案管辖权存在重大瑕疵
   
   《起诉书》指控,侯欣在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中与许志永等人构成共同犯罪,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2〕21号)第十三条:“一人犯数罪、共同犯罪和其他需要并案审理的案件,其中一人或者一罪属于上级人民法院管辖的,全案由上级人民法院管辖”之规定,侯欣与许志永等案应在同一法院审理。但事实上,侯欣在本院审理,而许志永等案在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这样安排不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并且可能造成本案的上诉审形同虚设,变相剥夺了被告人的上诉权。
   
    2、本案没有并案审理不符合法律规定,不有利于查明事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