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邓小平女儿是漏网杀人主犯之一?]
郑恩宠
·六十多律师加入中国律师“保障人权”法律服务团
·陈建芳出境受阻,返回上海被扣押
·香港支联会2013年9月18日声明
·我加入115人郭飞雄法律团
·我加入828人声援王功权先生联署
·鲍彤批评中共“一言之梦”
·律师会见王功权拒认罪,多律师被骚扰
·我是中共上海“反对派一号”?
·贺卫方教授不因官方压制而噤声
·朱镕基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胡佳中秋节前快递送我月饼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审计出巨额抚养费被挪用,14女律师功不可没
·我、高智晟、谭作人等收到胡佳月饼快递
·王学光申请成立“上访人员自治委员会”遭关押
·有地就抢 上海再现“面粉贵过面包”
·独立中文笔会悼念张显杨先生逝世讣告
·中秋节遭受上海闸北警方野蛮打压
·三人获“杰出民主人士奖”
·记王炳章遭单独关押十一年/盛雪
·2013上半年139政治犯被扣押
·许志永与新公民运动/许行
·薄得分,但比不上张春桥/裴毅然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美国之音﹕北京月饼慰良心犯
·奇怪!警察鼓励我告国保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逼拆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遇逼拆
·审薄的感想/叶永烈(上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朱镕基其书其人/张坚
·关注监狱中良心犯/自由亚洲
·见证改革见证真正的改革时代/王丹
·中共干部老龄化严重
·山东苍山三村民遭强拆
·今下午我家被搜查(涉诽谤、谣言)
·黄琪被成都警方带走
·中纪委每天收举报760多件
·25名律师抗议夏俊峰死刑案的声明
·联合国人权委对我等律师关注
·香港占领中环运动升温
·专访浦志强律师
·关注香港占领中环运动的新进展
·台湾人士支持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陈光福被断网,18 天恢复?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中国进入网络严打时代?/牟传珩
·前浙江教授苏元真被传唤
·香港占领中环/美国之音
·孙文广教授不怕打压
·律师见当事人要花500元“买号”
·广东公安局副局长何靖被判无期
·14名基督徒律师为公义而战
·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2013年9月27日声明
·顾义民“煽动颠覆政权案”在常熟法院开庭
·法广﹕评中国近年的司法冤案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20万亿面临社会危机
·郭飞雄的现状,访隋牧青律师
·浦志强律师赴沈阳看望夏俊峰家人
·14名律师控告法官违法
·我加入了1125人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关注又一法律人曹顺利被刑拘
·各地访民祝“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成立
·评中共的「清网」「灭谣」/陈理
·中共建政64年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国人要放弃仇恨,反思夏俊峰案
·容不下不同意见是绝望制度/鲍彤
·中国明星、富商40%信教
·美国100多教授声援北大夏业良教授
·喜闻成都访民出「简报」
·祝陈光诚加入美国三家研究机构
·湖南郴州村民自焚抗强拆!
·顾义民无罪!律师的辩护词
·北大研究生在抗暴拆中觉醒,中国有希望
·广州12名保安工人被逮捕
·四川七旬夫妇政府门前服农药自尽
·邓小平接到安徽饿死350万人后
·倪玉兰律师今日出狱,受民众爱戴
·倪玉兰律师今日出狱,受民众爱戴
·刘士辉律师办案的遭遇
·祝秦永敏女儿李竹阳获加拿大政治庇护
·云南、贵州民众与当地政府再度冲突
·倪玉兰律师出狱
·有生之年可看到宪政民主的中国/贺卫方
·倪玉兰获释 继续维权捍卫法律
·贺卫方论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微博、微信是中国人的粮食和衣服
·王扣玛、魏勤的判决书与上海访民的相互“揭发”
·王扣玛无罪与上海访民的教训?
·铁流实名举报李长春
·首都变首污让谁服气?
·朱久虎律师为基督徒上诉辩护词
·刘卫国律师申请法官是否中共党员?
·四川6人中就饿死一人,邓小平有何罪?
·香港占领中环社福界进行第二轮商讨
·刘萍案将开庭 上海张雪忠律师辩护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北大法律硕士曹顺利(女)被失踪
·刘亚洲的新思维/许行
·袁裕来律师将“百姓梦”挂在全国人大会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小平女儿是漏网杀人主犯之一?

郑恩宠点评:
    看了《开放杂志》的相关文章后,邓小平的女儿是否也是文革初期,红卫兵中的杀人犯、隐瞒证据,毁灭证据的主犯之一?邓小平的女儿为何至今隐瞒了自己参加红卫兵的经历?这与邓小平的家风有何关系?作为女儿是否向父亲汇报过自己所在中学文革的情况。赵紫阳认为,邓小平的耳目很多,其子女就是他的耳目。无论在文革前,文革中和文革后,邓小平的女儿都是其耳目。邓小平为何要包庇杀人犯的女儿?
    现在,中央电视台每晚的新闻联播中,天天讲家风,为何不讲讲邓小平的家风?每个人都要独立思考。中国的骗子很多,邓小平的女儿是一个,邓小平才是中国最大的骗子之一。
   
   转载来源:香港《开放杂志》2014年2月号

    對文革受難者的褻瀆
    作者: 亦 虹
   
   
   
   更新於︰2014-02-03
   宋彬彬的道歉掩蓋真相,為自己洗白,還以保護人自居。這場葉維麗策劃的公關,不邀請卞家人出席。欲蓋彌彰。讓更多人看到宋彬彬的品德和文革遺毒的嚴重性。
   
   
   
   ●1966 年8 月,毛8 次至少檢閱1200 萬紅衛兵,
    煽動青少年要武,造反,掃四舊。造成紅色恐怖。
   一月十二日,在原北師大女附中部分一九六六年在校學生和老師,以及老師後人的見面會上,原師大女附中紅衛兵主要負責人宋彬彬和劉進,在安放著卞仲耘副校長銅塑雕像的會議室裡,向當年的老師、同學以及老師的後人道歉,也向卞仲耘雕像鞠躬道歉。卞仲耘副校長年逾九十的丈夫王晶堯和他們的孩子沒有出席這個見面會。卞仲耘的家人在接受有線新聞訪問時說,他們並沒有被邀請出席見面會;同時,卞家人也表示,他們對這次見面會的「思想傾向」有「自己的看法」,就算被邀請也不會出席。
   
    不能忘記:卞仲耘被害的經過
    歷史學者王友琴對卞仲耘被害經過的記述是這樣的:一九六六 年八月五日,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的紅衛兵「鬥爭」「黑幫」:學校的五個負責人,副校長卞仲耘,胡志濤,劉致平,教導主任梅樹民和副教導主任汪玉冰。當時該校沒有正校長。七月底,毛澤東下令把派到各學校領導文革的「工作組」撤走。七月三十一日,女附中紅衛兵宣布成立。工作組走後,控制學校的是紅衛兵及「文化革命委員會」。革委會也是紅衛兵頭負責。
   
    八月五日下午二時左右,高一的紅衛兵首先開始暴力行動。副校長胡志濤提出,開「鬥爭會」應該先報告中共北京新市委批准。紅衛兵根本不理會她說什麼。一個紅衛兵拿來一大瓶墨汁,從她的頭上澆下去,墨汁立即染黑她全身。五個被鬥領導都揪到大操場上,給他們戴上用廢紙簍糊成的高帽子,脖子套上寫有「反革命黑幫」「三反份子」的牌子。紅衛兵把他們拖到操場邊的水泥高臺上,強迫他們一字排開跪下。有紅衛兵高喊「打倒黑幫」等口號開始大聲「揭發」和「控訴」。
   
    全校學生紛紛湧來,聚集台下。人群中,有人喊:「到木工房拿棍子去」,還有人去開水房取來開水,要燙被鬥者。
   
    接著,五個被鬥者被從高臺上拖下來「遊街」。紅衛兵強迫他們邊走邊說:「我是牛鬼蛇神」。他們走到小操場。紅衛兵要他們「勞改」。用扁擔和筐子挑土。卞仲耘挑的大筐裡沙土太沉,她擔不起,就被劈頭打倒在地——五個被鬥者被亂棒橫掃。有壘球棒,跳欄上的橫檔,還有舊桌子椅子腿,上有釘子,打在人身上,開始流血。
   
    「勞改」後,「黑幫」被揪回大操場旁邊的宿舍樓,在一樓的廁所裡被淋了屎尿。在宿舍樓走廊的白色的牆上,留下「黑幫」的斑斑血跡。
   
    五十歲的卞仲耘在三副校長中排名第一,也就是「黑幫頭子」,她被打得最重。經過兩三個小時的毆打和折磨,下午五點來鐘,卞仲耘已經失去知覺,大小便失禁,倒在宿舍樓門口的臺階上。但是,依然有一些紅衛兵在那裡踢她的身體,踩她的臉,往她身上扔髒東西,大聲咒罵她「裝死」。有人叫來了校工。把卞仲耘搬上一部送垃圾的手推車上。另外四個人還在繼續被鬥。劉致平一度被強迫跪在手推車旁邊。胡志濤看到手推車上卞仲耘兩條胳膊紅腫,布滿一條條傷痕,眼睛張開,瞳孔已經沒有反應,嘴巴還在吐氣。她告訴紅衛兵,卞仲耘有生命危險,應該送醫院。
   
    紅衛兵對她吼道:「黑幫,你不好好改造,也是這個下場。」 後來,有工友把那輛手推車推到學校北門旁邊。馬路對面就是郵電部醫院。那時天色還亮。有紅衛兵說這樣把卞仲耘推出學校「影響不好」。手推車停在北門邊。卞仲耘的身體用大字報紙蓋著,上面壓了一把大竹掃帚。手推車在校門口停了一兩個小時。七點多鐘,有學校「文革籌委會」的人打電話請示中共北京市委,卞仲耘終於被送進郵電部醫院。醫生檢查時,她已經死亡多時,屍體已經僵硬。那天和卞仲耘一起被打的另外四個人,也被嚴重打傷。他們看著老同事卞仲耘被活活打死,身心傷害極其深重。
   
   
   ●卞仲耘兩名女兒在母親被打死後的遺體前痛哭。
   鄧榕企圖改卞仲耘死因為心臟病
    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堯被通知到了郵電醫院。他看到的是妻子遍體鱗傷的屍體。特別是卞仲耘的頭部,腫得很大,而且全是烏青色。當時女附中的權力當局接見了王晶堯。王晶堯不認識他們,請求他們寫下了名字。他保存下來了,有七人名字,六人是紅衛兵學生。第一個名字是宋彬彬,該校高三學生,紅衛兵負責人。王晶堯第二天到西單商場買了一個相機,在醫院的太平間裡攝下卞仲耘的最後的照片。保存至今。為卞仲耘的屍體處置,王晶堯和大女兒見到了師大女附中紅衛兵的負責人之一鄧榕(鄧小平女)。鄧榕身穿軍裝,腰繫皮帶,臂纏袖章,一副紅衛兵的典型裝束。鄧榕要醫生作屍體解剖。用意在證明卞仲耘死於心臟病而非被打死。王晶堯反對解剖屍體。死亡原因如此明顯,他不要讓妻子慘死後還遭受切割。鄧榕轉而凶狠地責問卞的大女兒:「你們什麼態度?」然後,就離開了。結果,屍體沒有被解剖。但是由於紅衛兵負責人的要求,在醫院開具的卞仲耘死亡證書上,死因一欄,填的是「死因不明」。
   
    三十四年後,鄧榕出版《我的父親鄧小平—文革歲月》一書(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2000年)。書中,鄧榕不但沒有提到卞仲耘的死亡以及她的有關參與,而且根本沒有提到她曾是師大女附中的學生。
   
   
   ●師大女附中是北京的重點中學。卞仲耘是
   1941 年老黨員,1949 年就在校任教,備受
   稱讚。死時50 歲,四個孩子。1957 年照片。
    女附中陶洛誦和張敏的見證
    原師大女附中初二學生張敏,是卞仲耘校長被毆打時的現場目擊者之一。二○一○年,張敏以敏一鴻的筆名發表了《卞仲耘之死案鈎沉與省思》。她回憶一九六六年八月四日上午,在各班級開完班級批鬥會時,通知全體同學第二天一定要到校,說明第二天的日程已經排定。如果說八月四日顯示出一部分學生被授予處置另一部分學生的絕對權力,八月五日則顯示出一部分學生被授予處置某些校領導的絕對權力⋯⋯有同學掄著帶釘子的破舊桌椅腿,打在卞校長身上。我離她最近時,大約兩米。看到鐵釘刮破她的衣服,她穿著象牙白色柞蠶絲短袖衫,鐵釘扎進皮肉,再拔出來,留下一個紫黑點,不是想像中的鮮血淋漓。誰決定用這樣的方式打校長?
   
    最近看到宋彬彬說卞仲耘被群毆時她在現場,沒有參與,還作了勸阻,對此說法,我部分存疑。以我對當時情況的瞭解,如果劉進、宋彬彬、馬德秀(編按:劉宋馬三人聯名寫第一張大字報。馬德秀後來一路順風當了上海交大黨委書記、全國人大代表。她的紅衛兵履歷一片空白。)一同或者其中任何一位,當時大喝一聲「不要打了!」以她們標誌性的地位和影響力,一定有很多同學會跟著制止打人,卞仲耘當天有可能保住性命。但我在場的大操場毆打全過程,沒有人出來喝阻。
   
    另一位見證者陶洛誦二○○七年六月在《師大女附中學生陶洛誦二○○七年證詞》這樣寫道:幾天以後,八月五號,我親眼看到,在學校裡,三個校長,兩個主任一字排開跪在操場的高臺上。紅衛兵勒令他們說:「我是黑幫,我是牛鬼蛇神。」有幾個女學生提著棍子不時打他們。校長卞仲耘當晚死去。紅衛兵頭目第二天在學校的大喇叭裡恐嚇:「任何人不許往外說,誰說出去誰負責。」
   
    文革前學校學生裡有些人入了黨,後來改名為宋要武的宋彬彬就是黨員。她爸爸是宋任窮,是東北局書記,總管東北三省。校領導和老師對家庭有勢力的孩子另眼相看。文革初期,我們學校由鄧榕傳達她爸爸鄧小平的指示,我看見白老師(共青團負責人)與鄧榕並肩而行,鄧榕滔滔地說著什麼,白老師謙恭的態度就好同對待首長一樣。
   
    宋彬彬是紅衛兵的頭頭之一。八月五號卞仲耘、胡志濤、劉致平校長和梅樹民、汪玉冰主任跪在操場高臺上被打的時候,宋彬彬正好站在我身後。我聽到她說:「煞煞他們的威風也好。」我們學校是「紅八月」打人風的始作俑者。她後來去了美國。她對八月五號發生的毒打和打死人,至今還沒有表示過道歉。
   
   
   ●鄧小平女鄧榕1966-8 也是女附中的紅
   衛兵頭頭,卞校長死後,她還企圖篡改
   死因為心臟病,迄今沒有反省道歉。
   宋彬彬的道歉聲明邏輯錯亂
    在道歉聲明裡,宋彬彬說:女附中的文革,是從六六年六月她參與貼出第一張大字報開始的,大字報傷害了許多老師。所以,她先要向師生們道歉。說到暴力致死卞校長的八五事件,她說「我和劉進曾兩次去大操場和後院阻止,看到圍觀的同學散了,以為不會有事了,自己也走了。因此,我對卞校長的不幸遇難是有責任的。」
   
    宋彬彬認為自己對卞仲耘的死「是有責任的」,不過,她的責任,不是對紅衛兵暴力的領導責任,不是對八月五日批鬥會的組織責任,而是因為她參與貼出第一張大字報;因為「擔心別人指責自己『反對鬥黑幫』,所以沒有也不可能強勢去阻止對卞校長和校領導們的武鬥」,從而沒有「保護好胡志濤、劉致平、梅樹民、汪玉冰等校領導」。
   
    這些話,讀來相當奇怪。宋彬彬和劉進勿需「強勢」,就已經「阻止」成功,因為,一經「阻止」,「圍觀的同學」就「散了」。這說明,宋彬彬和劉進在學校是很有號召力的,但那些掄著「帶銅扣的皮帶」和舉著「帶著釘子」的木棒的同學呢?他們也散了嗎?宋彬彬和劉進還以「保護人」自居,似乎其他人沒有命喪黃泉,就是他們保護得好,而卞仲耘死是她們沒有保護好——這是哪門子邏輯:一個暴力組織紅衛兵的頭目,兼任施暴對象的保護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