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郑恩宠
·勿忘王若望先生
·台湾第三大党主席是律师、法博士
·71岁陈泱潮找到真理路
·读美国两年制大学不错选择
·逸风:《再谈访民》
·批评区政府不敢批评韩正的上海访民
·习近平何时取得律师资格取信于民?
·谁不年轻化谁就失败
·大批法官辞职中国希望
·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就入狱
·中共还有多少明天和未来?
·与上海沈佩兰谈了五小时
·崔福芳请杨邵刚律师晚了十年
·考证习近平法学博士真与假?
·张凯律师总统梦应是中国人的梦
·“两会”前维权律师继续发声
·郎咸平儿子在上海读法学博士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赵威的官方律师还收9千元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习近平绝不会让法官年薪30万
·取消电视认罪关键看习近平
·人大发言人答维权律师被逮捕
·习近平不听政协律师委员声音
·律师政协委员提出ABC提案
·我与80律师敦促3千人大代表释放被捕律师
·政府工作报告绝不解决访民个案问题
·《民法典》都无维权还能成功?
·联合国12成员谴责镇压律师、异见人士
·司法改革胜算并不大
·律师出境受阻上海访民不受阻
·709逮捕律师案习近平如何收场?
·上海冯军案牵出重重黑幕
·起诉政府、领袖是律师天职
·为陈满洗冤去世律师们
·德总统会见维权律师、人士
·律师举报上海高院法官
·中共建嫡系律师队伍心急如焚
·德总统会见莫少平、尚宝军律师
·德总统会见李和平律师妻子
·37岁张凯律师被关押9月获释
·《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副主席是中国人
·律师组团《问题疫苗索赔》公告
·德总统是基督教牧师批专制
·709后律师继续在公民维权一线
·德总统访华我待遇得改善
·北京政治犯成功聚餐一线希望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北京两律师江苏办案被殴习近平耻辱
·中国先拒绝西方导致西方拒绝中国
·奥巴马对习近平谈人权问题
·709陈泰和律师在美呼吁关注疫苗事件
·访民要老老实实向香港青年学
·被捕律师家属给奥巴马信
·强硬制裁朝鲜习近平活棋
·贺卫方与马英九同龄命运不同
·律师大会爆丑闻有人退出主席团
·贺卫方:取消共青团的财政供养
·鲍彤:国务院内有大量违章建筑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当局害怕律师家人说明律师有力量
·上海成非法集资中心上海帮将亡
·陈光诚:一个律师相当一个团兵力
·全国律师会秘密召开
·入狱律师家人要坚强些
·南非德克勒克律师36岁从政
·入狱律师谢阳妻是教授博导
·德克勒克律师53岁任总统
·实习律师李姝云取保候审当局骑虎难下
·打黄菊牌非上海重要报刊
·当局对709家人有缓但无实质变化
·入狱律师不能自由请律师何世道?
·吊一律师证当局多一个团敌对势力
·律师界不看好司法改革
·美听证会:律师用生命鲜血谱写中国未来
·美欧谴责中国大规模镇压律师
·诉司法部6律师上诉北京三中院
·纪尊律师获刑受助百姓前来声援
·先锋律师谢阳
·上海检察长弟弟出事?
·中共“天网2016”以防人亡政息
·上海杨卫国卷款10亿失联
·上海“贪官”翁懋被砸死涉杀人灭口?
·对中央巡视组不要期望太高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举报上海检察长港商坚持不懈
·习近平大谈网络开放能否当真?
·我与102律师谴责济南司法局
·滕彪:主张和平非暴力
·股市是赌场房产泡沫必破
·取消手机漫游费阻力重重
·习近平真反腐九成官员都会被抓
·上海虹口区人大副主任案发
·习近平能否推动宗教自由?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张赞宁律师赞法轮功批江泽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转载来源:
    香港《开饭杂志》2014年2月号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作者: 鄭恩寵


   
   
   
   更新於︰2014-02-05
    個人集權和黨政不分造成中國普遍的政府公司化。政府在經濟活動中壟斷一切,各級官員謀利最大化。中國政體一定要實行大部化減少機構、五級政府改為三級、省份增加一倍才合理。
   
   
   
   ●作者主張中國行政層級由五級改為三級。
   減少衙門。重慶忠縣一個黃金鎮,竟然蓋
   起如此鋪張又難看的辦公樓!
    二○一四年,習近平最頭疼的內政問題是什麼?在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六十條《決定》中,涉及的改革三百項。官媒透露,至今啟動了二十九項,但還處於方案的論證中。在「全面深化改革決定」的全文中,儘管寫上「加快轉變政府職能」幾字,卻隱去了中國「政府公司化」的要害問題。近來央視新聞聯播中,幾乎每周要重複一下「亡黨失政」的警句。
   
    「政府公司化」導致政經一體
    中共建政後的計劃經濟時代,一九五○至一九五三年實行財政「統收統支」,一九五三至一九七八年,實行「劃分收支、分級管理」,財權上收下放隨政治運動而反復無常。
   
    一九八○年開始財政「分灶吃飯」,第一次使地方政府有財權和經濟建設責任。一九八五年實行「劃分稅種、核實收支、分級包乾」,一九八八年引入包乾制,地方政府財權再度擴大。一九八五至一九九二年地方政府預算外資金從一五三○億元增加一倍多至三八五五億元。
   
    隨著地方政府財力擴大,中央財力的占比縮小。一九九三年底國務院發布《決定》(九四改革),實行分稅制,結果中央財政喜氣洋洋、省級財政穩穩當當、地級財政搖搖晃晃、縣級財政哭爹罵娘,鄉級財政地動山搖,地方政府大面積破產。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為彌補收入不足,就把手伸向了社會、企業、土地和公用事業,伸向了公民的私有財產,各級政府全面「公司化」。
   
    政府不僅成為國家利益的代理者,也是為自身利益的「經濟人」。形式之一是「蘇南模式」,是「政府超強干預」地方區域經濟發展的模式。有的政府變成了「企業家政府」,比如長三角經濟發達區,為保護當地財源,出現「保護經濟人型政府」,一切行政手段都是為了維持當地政府的「公司化運營」。
   
    表現其一,計劃時代的政權結構原封不動保留下來,到中國特色市場經濟時代,為「政府公司化」提供了政治制度保障。
   
    其二,「政府公司化」為各地所謂「經濟奇跡」發揮重要作用,一開始就以經濟主體所有者的身份,介入微觀經濟、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
   
    其三,中共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以來的改革,是各級「政府公司化」的一把金鑰匙,使政府與經濟緊捆一起,組成利益共同體,放大了政府干預經濟、社會的權力。
   
    政治體制怪胎下全面腐敗
    造成中國各級政府全面「經濟公司化」的成因是現行政治體制。首先是上級集權。雖然經分稅制改革,經過了「省直管縣」、「強縣擴權」、「鄉財縣管」,但上級集權的格局未發生變化,上級政府仍是下級政府權力的來源。
   
    二是個人集權。中共黨政領導者在經濟活動中起著說一不二的作用,建設項目安排、資金分配、人事安排都掌握在領導個人手中。
   
    三是黨政不分。趙紫陽領導的中共十三大提出黨政分開,「六四」後,鄧小平還稱一個字不能改。但從現狀看,各級政府只不過是中共運作權力的一個工具。
   
    人們不得不反思,中共改革後提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國策,是以「黨天下」為前提,催生出過度「政府公司化」的怪胎。八十年代出現的黨政軍機關經商、辦企業,「官倒」盛行一時,後雖經「明令禁止」,但謀自身利益的政府衝動從未停止。到九十年代提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這種衝動再度被釋放,「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掩護下,在「徵地拆遷」、「經營城市」、「推向市場」的偽裝下,走向全面的腐敗。
   
    所謂「經營城市」就是把城市作為資產加以經營,在有限增加公民福利的同時,實現各地政府利益最大化;所謂「推向市場」就是將一些本該由政府辦的公益事業、學校、公立醫院、幼兒園、公共交通、公園等推向市場。所謂「徵地拆遷」,實質是各地政府缺錢。各級政府主要通過這三大舉措,將自己變成了當地最大老闆和牟利的機器。
   
    下級政府為完成上級政府壓下的經濟指標,將指標層層加碼,不計成本,不惜代價,把一切能動員的資源全部動員起來,去完成「政治化」的指標。
   
   
   ●章詒和(右)、資中筠(左)在香港書展。
    體制改革要實行:大部減級增省
    各地政府「公司化」後,凡有利於增加稅收和收費,提高官員收入、福利、減輕政府責任和工作量的決策,出台快、落實及時;而服務於社會、百姓有需要增加政府支出和操心費力的決策,就議而不決,不了了之。久而久之,人們對政府的任一項改革都持懷疑和警覺,就怕政府又以「改革」、「調整」、「完善」等名義,向自己口袋伸手。即便是執政黨正確的政策,由於民眾本能的防範,勢必影響政府改革的速度與效率。
   
    縱觀中共政府自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今三十五年的七次政府改革,無一例外失敗。諸多原因之一,始終將政府行政體制改革的重心放在橫向機構調整,而縱向減少政府層級的改革,卻至今未擺上議事日程。
   
    橫向機構越改越多,僅中央:黨、政、軍、群、副部級以上的國企、大學 、文化等事業等單位就多達三百個以上。王岐山驚呼:這些單位要巡視一遍就需十年,而按王的年齡只幹一屆中紀委書記就得退出。
   
    目前中國的五級政府,若不減為各國通行的三級政府體制,就不可能建立規範、穩定的財政轉移支付制度。五級政府,五級財政,中央各部委至少掌握了二九○以上的專項轉移支付權力,從鄉到縣,再到市,從市到省再到北京,都在「跑部錢進」。中共政府無論橫向或縱向,都無法受到有效的監督,體制性的腐敗將導致「改朝換制」,很少有人會懷疑早晚這一天會到來。
   
    解決中國問題關鍵之一是實行政府「大部、減級、增省」,「大部」是減少政府辦事機構,設立大部制。「增省」是增加省級單位,將目前三十一個省級政府,增至六十五或七十個。「減級」是將五級政府減為三級政府體制。
   
    目前,全球國土面積前十位的大國中,有八個是聯邦制,只有二個實行單一制,其中之一是中國。人口前十位的大國中,有六個是聯邦制,四個是單一制。即便是實行單一制,除中國之外都實行了地方自治,包括財稅體制的地方自治。中國自古是單一制的大一統國家,行政、立法和稅權都沒下放,現今中國的政府體制還沿襲這一體系。當政者一再拒絕普世文明,以中共黨文化來「代表」中華文化,用以抵抗海外的先進文化。
   
    歷史經驗:中國模式不敵普世論
    歷史上的德國,曾經用德意志的特殊文化來抵抗英法普世文明。在十九世紀初,英法思想傳入到德國,德國的政要、知識精英們用本國文化來抵抗英法的文明。從俾斯麥到希特勒,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德國趕超英法,都是按這一德意志文化對抗英法文明的道路來設計和實行。當德國富強到超英法時,不到百年,就從四分五裂並落後的封建割據狀態變為統一、強大的歐洲大國。然而,德國所走的是一條走向戰爭及無法持續的道路。二戰後德國人痛定思痛,整個民族匯入世界主流文明,將英法文明與德國自身基督路德新教傳統融合,當代德國文明是成功綜合了西方文明的各種異質元素。近年,歐洲經濟低迷時,德國卻一枝獨秀。
   
    土耳其的前身是奧斯曼帝國,二十世紀發生了土耳其革命,走上了一條全面歐化文明的道路,實行了政教分離,走上了現代化的道路。但欠缺的是上層建立了西歐那樣的文明制度,而底層依然是的穆斯林文化的天下。值得人們反思的是,文明與文化是有區別的。一國要走上現代化的的路,必須接受普世文明,但不可用普世文明來全面替代本國的文化傳統。
   
    在這方面台灣、韓國、新加坡是成功的,全面接受了普世文明,又沒有消滅、替代本民族的文化,將外來的優秀文化與本民族的文化傳統有機融合在一起。
   
    當前,習近平雖不敢公開承認中國各級、各地政府幾乎已經全面「經濟公司化」,但這卻是習近平最頭痛的問題。何時才能啃下這根硬骨頭?
   
    當今中國思想界存在「兩論」之爭,一種是「普世論」,接受普世文明並將本民族文化傳統和海外先進文化相融合,走向現代化;另一種是「中國模式」或稱「中國道路」論,即所謂的中共「理論、道路、體制」三自信。但無論如何,都回避不了中國政府已經全面「公司化」的問題。
(2014/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