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故乡的紫薇洞]
槟郎文集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乡的紫薇洞

   故乡的紫薇洞
     槟郎
   
     圣地般的美丽紫薇山,
     儿时的牵着小手探险,


     山顶上的双井口往下望,
     秘密被黑咕隆咚所掩。
     牛背上依依不舍地来去,
     那早已消失的难忘的童年。
   
     浪涛拍打着巢湖北岸,
     凤凰山与岠嶂山拉锯战,
     中间便有了调解的紫薇山,
     在大力寺水库的西南面。
     牛儿自由地在坡上吃草,
     邻家孩童嬉戏在乡野乐园。
   
     王乔洞的两头都露天,
     穿通在山凹里的岩脚间。
     月牙形的洞壁上无数的
     无头佛像密密地列展,
     唯有一座完整的观音笑
     对两小无猜的童真的情缘。
   
     逛过王乔洞又爬山巅,
     两个洞口如井无法下探,
     便各对一个井口冲下叫喊:
     妹和哥长大后永不离散!
     誓言深藏进紫薇洞里,
     山神也回声担保着祝愿。
   
     而今游子重游紫薇山,
     已经开发成著名风景点。
     我茕茕孑立于王乔洞,
     如旧的观音默默不与言;
     走进紫薇洞的山脚新入口,
     昔日的回声已烟消云散。
   
     洞穴如长龙曲折弯弯,
     上千米的画廊雄奇幽险,
     有一截河要坐拉绳的小船,
     天外飞瀑下铁索桥寒。
     忽逢婀娜的“仙女迎宾”,
     莫非你又化为石笋的怀念?
   
     三十多年前的美少女,
     分别在辍学与升学两边。
     在她花轿远嫁圩村后,
     第三个女胎被强制流产。
     那结扎她的手术台怎么啦?
     从此与人世阴阳相隔远!
   
     紫薇洞里找到井口通天,
     我眼泪模糊地看到奇幻,
     两个洞口你我各冲里叫喊:
     哥和妹长大后永不离散……
     浪涛拍打着巢湖北岸,
     牧牛孩童嬉戏在乡野乐园。
     2014-2-6
(2014/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