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文集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赫蒂彻的小情人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
   
   穷小子,我的雇工,
   比你大十五岁的寡妇,
   如何赢得你高傲的春心?
   虽然我拥有财富和门第,
   但二十五岁的男子汉,
   你那厚实的胸脯多么诱人!
   
   小穆罕默德,你的身材
   迷人,你的嘴唇诱人。
   细眼看着你男大十八变,
   我的眼神贪婪又欢喜。
   还有比你更好的仆人吗?
   来吧,富婆的家交你打理。
   
   易司马仪高贵的子孙,
   贫苦的孤儿,失学的儿童,
   但你不缺少智慧和诚实。
   请接受我作为你的新娘吧?
   将你的童子身钻入我怀,
   那你就由奴隶变成男主人。
   
   梅开二度,寡妇的幸福!
   我的小丈夫,我的新主人。
   让所有的打工仔嫉妒你吧,
   你的爱情创造这份奇迹,
   它比渗渗泉水更甜蜜万倍,
   天房的妇女嫉妒得发疯。
   
   你为啥还愁眉苦脸呢?
   就为我们的种族崇拜偶像?
   就为社会分裂互相斗狠?
   就为执权柄者腐败与昏庸?
   麦加的艾敏,如何安慰
   这高贵的心灵,人中龙凤!
   
   这个家显小了,因我
   富足,因这个民族而欠缺。
   那你就出门去散散心吧,
   那神奇的希拉山洞的隐修
   会给启示,只要你快乐,
   这个家永远是你温柔的靠枕。
   
   怎么啦,我的小情人,
   为何匆匆又慌张地回来?
   什么?天使加百列召唤你,
   要你作为安拉的使者,
   将这个蛮荒的世界拯救?
   哦,那我就是你第一个教徒!
   
   给了我二十五年幸福,
   给了你一个多难的使命,
   那唯一的真神啊!我走了,
   在天国祝福你的伊斯兰事业,
   祝福替补我床榻的少女们。
   你这人类英杰中的第一达人!
   2014-2-25
(2014/0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