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曾节明文集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现在形势已经非常明了:日本为了恢复其政治大国地位,必欲与中国一战:
     2014年军费预算,是安倍内阁上台后第一次完整、独立编制的政府预算案,本年度预算案中,军费开支近5万亿日元,增长2.8%,为18年来最高增幅,其军费开支已经追平二战战胜国英国和法国,此预算案中,第一次单列“夺岛部队”的预算——这就是说:对中国开战的钱,日本 已经掏出来来了!正应了古话:“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为什么日本非要恢复世界政治大国地位呢?因为“二战”后,日本以天皇为首的战争集团,从未象纳粹那样受到彻底清算,纳粹德国整个烟消云散、希特勒集团的一切标志物都消灭了,当年日本帝国的皇室今犹在,当年的国旗、军旗依然飘扬。。。可说是帝国人还在、心不死、魂未散。从极端利己的民族主义出发,日本对中国大陆,一直抱有英国对欧陆式的遏制心理,容不得对岸强大:当年蒋介石国民党治下的中华民国获得“黄金十年”的快速发展,日本人坐不住了;当共产党红色中国因“邓改开”而实力急剧膨胀时,日本人再次坐不住了。。。日本人之所以坐不住了,从经济的角度看:因为先天不足,岛国的潜力无法与大陆大国抗衡,大陆大国一旦获得持续的发展,毗邻岛国的优势就会沦丧。
   
     为什么日本为了 恢复政治大国地位,就非得与中国开战不可呢?因为“一只巴掌拍不响”,日、中双方对外扩张的矛盾,今天已经到了针尖对麦芒水火不容的地步:
     一则,日本要恢复其世界政治大国地位,首先就必须恢复东亚霸主地位;政治地位离不开军事实力后盾,为了重新称霸东亚,日本就必须在军事上压倒中国,必欲把中国的军力,遏制于琉球、钓鱼、台湾、东沙以西的沿海和中国内海海域;
     近年来,日本举国的主流民意,转向支持重整军备、对外扩张(可叹央视军事评论员还在自欺欺人瞎咋呼:“一小撮右翼分子”。。。),此种民意下产生的安倍晋三军国主义复国政府,当然一日千里地把国家望整军经武、逼迫中国的方向推;“中国通”安培晋三深知中国的弱点:发展虽快,但内忧重重,已近临界点。。。试图以战争点穴的功夫,引爆中国内部危机,再次把中国分疆裂土内乱的火坑,于是实施钓鱼岛“国有化”。。。
     中国方面,习近平上台后,迅速扭转了胡锦涛“对外和谐,对内紧套”一手硬一手软的后清徽商汉奸路线,改为民族主义挂帅的内外“亮剑”路线;习近平携GDP超德赶日“世界老二”的威风和能量,企图以御外扬威的突破性政绩,获取对内集权和铁腕改良的权威,以挽救和中兴共产党政权;因此,一改对外“韬光养晦、共同开发”的弱势,代之以“亮剑”、出击!于是海空强势“亮剑”,两栖演习,逼退菲律宾,收取黄页岛,在西沙,则先下手为强,剪断越南钻井油台电缆。。。在钓鱼岛问题上,调兵遣将,与日本强势对抗。
   
     习近平为什么务必要取得御外扬威的突破性政绩?因为非此不能抓牢军权。习近平必欲集权的姿态现在已经很明显,集权靠的是实力,唯有抓牢枪杆子,才能够集权成功。为什么江泽民老而不死、经营多年、机关算尽,始终树立不起牢固的权威,终不能象邓小平那样一手遮天?就因为江泽民对外没有外战的政绩。
     为什么习近平必欲集权?因为胡温十年已经证明:“寡头共治”(中共曰“集体领导”)式的多头专制,潜伏者政权内讧瓦解的巨大风险:“寡头共治”能够防止个人祸国的危险,却对专制的弊端毫无修错能力,其纠错机制比个人独裁还等而下之,此种“谁说了也不算”的多头专制,很难防范统治集团内野心能者的阴谋行为,从而诱发政变。此种巨大的危险,薄熙来、周永康事件已经敲响了警钟。为了扭转这种亡党的局面,不愿意民主化抛却红旗的习近平,唯有学习普京重新集权。
     此外,胡温十年毫无修错能力的下三滥庸人多头专制,导致民怨沸腾、社会危机四伏、国家病入膏肓,为了挽救共产党的统治基础,习近平亟需铁腕以推行系列改良,以缓和社会矛盾;而铁腕,也得来自集权。
     现在只有外战胜利的政绩,才能够最有效地获取重新集权的权威;迄今为止,习近平的内政树威工程,进展差强人意:由于大力钳制言论、打压公知、镇压公民运动,习近平所行的废劳教、反贪腐的形象效果打了折扣,“松计生”由于只跳小步舞,亦未能彰显大气;而审判薄熙来、拿下周永康集团,因为投鼠忌器,生怕触动共产党专制统治根基,而一味避政治抓经济,对阴谋政变讳莫如深,反倒让相对清廉的薄熙来添彩增辉——对更为敏感周永康集团问题,甚至现在还在保持沉默。
     总之,由于害怕危及到共产党的专制,内政立威,“敏感”之处太多,牵涉的利益太多太大,现在是举步维艰,而要想继续进展,得有更高的权威更多的集权才行;而只有外战的政绩,能够迅速地提供这种权威。
   
     因此,中、日双方都没有退让的余地:安培晋三退让,则选民唾弃,政府立马在右翼大潮中垮台;习近平屈服,则威信扫地、政敌反扑、改良碰壁。。。难保不在内斗中提前下台,结局比胡温等而下之。
   
     本来,“一只巴掌拍不响”,安培晋三若碰上假烈士真汉奸子弟江泽民、或只敢杀喇嘛的胡维稳,必然无往而不利、四海升平,却偏不料上来一个内外“亮剑”的习大大,诚可谓狭路相逢、棋逢对手。这就是天数!
     中日战争不可免,即便不在甲午年爆发,也必在习近平任内爆发!
     
      那么,战争一旦爆发,胜负前景如何呢?中国异议人士和外国媒体普遍认为:中日一旦开战,必然是一百二十年前清、日甲午战争的翻版,以中方耻辱性惨败收场。海外异议人士草虾君最近还列出了“历史惊人相似”的清单:
     “丁汝昌(清帝国北洋水师提督)-丁一平(中共国北海舰队司令员)
     盛宣怀(清帝国铁路大臣)-盛光祖(中共国铁道部长)
     李鸿章(清帝国首辅大学士、直隶总督)-李克强(中共国国务院总理)”
     但通观中外史可知:惊人相似的历史,却不会简单重复;中日战争前景很难预料。
   
    单从海军军力上分析:中、日海军舰艇数量比为1090:143、战机数量比为620:250、核潜艇数量比为8:0;数量上中国占优。
     但是,日军拥有先进的预警飞机,而中共国没有预警机;没有预警机,空战就象瞎了一只眼睛;日本的潜艇静音技术大优于中国潜艇,日本的飞机、军舰技术、性能、质量都优于中共国军机军舰;用于岛屿攻防两栖坦克,中共国的96A式坦克性能远逊于日本的“10式”坦克。。。总之,中共国除了数量占优以外,无论是士气、技术、人员素质、训练水平,日军都占优。
     因此,局部小打,日军的胜面较大。
     但另一方面,中共国二炮部队和核潜艇的威胁又不容低估,中打,双方的胜负难料;大打,容易招致美军介入,对日方而言,则本土受到中国导弹的攻击,因此,大打的可能性很小。
     我原先通过中国海军司令员的名字,认定中国必败,因为海军司令“吴胜利”刚好等同“无胜利”,名字反映出天意。但近来夜观天象,却见王气盛于西南方,日本不利;昨夜以中日战争为问起卦,但见卦象混沌,迷惑难解,顿感天意难测。
     以中国海军“吴胜利”观之,应当日本获胜,但日本却不利;难道在解放军不能取胜的情况下,有什么意外的因素出现吗?这就是天象神秘难解之处。
   
     不管中日战争胜负如何,均对习近平的执政造成重大影响:若中方大败,则习近平任不满届,结局黯淡,中国发生政变、陷于内乱的可能性很大;若中方不败,则习近平虽难有大作为,应可实现政治平稳着陆;若中方胜出,则一洗对日甲午惨败的国耻,习近平权威超越邓小平,习氏铁腕改良必然成功,习十年将出现超越邓江胡温的相对“盛世”;但习身后,中共退出历史舞台之命运不可逆转。
   
   曾节明 成稿于2014年元月二十二日凌晨于零下十四度纽约上州
(2014/0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