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曾节明文集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性和运势
·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经济繁荣遮不住李光耀的独夫民贼本质
·习近平“反腐”的实质和前途
·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一)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二)
·高官寡头为什么迄今不敢打出自由民主的旗帜对抗习近平?
·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中共不可能真学新加坡模式
·中国的症结是专制,习式反腐只会使专制更高效,更彻底
·东北“人少致贫”的事实,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计划生育理论的根本谬误
·计生维护者巨谬之一:混淆资源和财富的概念
·以减少人口数量的方式来提高人口素质,是南辕北辙
·世间不存在不侵犯人权的“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的所谓资源和环保依凭,根本站不住脚
·只需三项政策,可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解读徐文立(之三):徐文立体察儒家安邦思想的不足之处
·解读徐文立(之四):徐文立对中国明清政治解读的偏差
·解读徐文立(之五):徐文立对满清“尊儒”的误读
·解读徐文立(之六):徐文立对满清“经济成就”的误读
·“邓计生”已导致中国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国二十年内的大趋势
·兴衰成败天注定
· 中国经济文化重心,为什么会在北宋之后转移到长江流域至今?
·改朝换代的天意体现在何处?
·纪念“六四”是为了胜利
·尊崇理学导致的外交僵硬,是中国三次亡国的要因
·将来推翻中共的,会是什么人?
·警惕中共当局利用“港独”破坏香港民主化
·再探宋教仁案暨其启示
·倾覆中共政权的方式
·曾国藩,一个杀人犯缘何成了圣人?
· 洪秀柱的启示:重建大陆中华民国是推翻中共后的上上选
·6月18日,中南海狙击香港民主化战役遭遇滑铁卢
·试看相:从曾国藩到洪秀柱(修正版)
·由满清灭明战略看中共对台战略
·台湾的统独选项暨中共对台战略前瞻
·由刘邦、朱元璋、吴三桂、洪秀全等之成败看颠覆中共政权之道
·生存才是最高的“天理”
·蓝营二十年内仍占优,洪秀柱有胜机但需调整
·中国今后五十年的趋势:合久必分,最终联邦制
·理学无道,滥杀造业,历史报应几人能参透?
·同性恋者应保护但不宜鼓励
· 为什么中国人中恨恶本国传统文化的特别多?
·中共垮台后,惟有国民党能够凝聚起大陆人重新建国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善本)
·2016年的总统选战,是国民党死里求生的荣誉之战
· 极权的主要精神基础:无神论+理想主义
·暴力救市暴露:中共政权依旧是实行新经济政策的列宁式政权
·暴力救市的中共习政权岌岌可危
·就陈泰和律师被抓,致桂林市国保支队教导员赵柯公开信
· 安大略湖仲夏游感悟:国民党要继承檀香山精神
·无神论是一种愚昧的形而下宇宙观
·攻击“民运组织不民主”是共特的一贯伎俩
·中共国进攻台湾的可能性
·中共对互联网正作重大调整,民运应该及时应变
·以个人私德否定反对派事业,是完全荒谬的
·抗日阅兵仪式的困境,反应出中共不久于人世的前景
·南京国安线人徐不良十九年别动律
·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惯用伎俩之三:贼喊抓贼
·本人电脑今天被黑客攻陷
·论建政风水选取:赵构的顺势和蒋介石的逞强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飞碟之谜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南极基地之谜
·惆怅的圆满——读柴玲自传有感
·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反华势力
·去纽约市两天小记
·天津大爆炸和《开罗宣言》的双双登场预示了什么?
· “六四”学生领袖在屠城中全部幸存是天意
· 八十年代与现今时代异同点
· “八九”民运的策略教训
·习近平当局的“特赦”鲜有意义、毫无诚意
· 习正恩重开“特赦”意欲何为?
·江泽民快了——多位大佬死去是中共快落幕的标志
·体制内谁是敌友?1989年和今天的异同
·为什么毛泽东的流毒远比希特勒的流毒难以清除?(二)
·为什么毛泽东的流毒远比希特勒的流毒难以清除?(二)
· “反法西斯阅兵”的反效果,反映出的中共亡党危机
·对战争罪行的认罪态度,日本为何远不如德国?
· 习近平欲裁撤国保系统预示着什么?
· 由姓名断谁是当年打入天安门广场指挥部的内鬼
·民国复立之兆:“九三”阅兵式搞成怀念民国的民间盛会
·谁是真正的反动派?
·《红楼梦》是一本荟萃东方独特价值的天书
·唯一具体预见中国“六四”之变的预言
·为什么大陆民众仇美远甚于仇俄?
·习近平救垮共产党
·中国的北龙劫运即将结束
·取代中共政权的新政权将是什么政权?
·也谈孤独
·危机深重前所未有,中国亟需废除计生接纳移民!!
·卦象显示“邓计生”必被彻底废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今年是甲申三百七十周年,三百七十年前的甲申年(1644年),是中国第二次亡国的转折年,建立在中国第二次亡国基础上的满清,对中国历史进程影响极其深远,贻祸至今,满洲的征服,塑成了现代中国民族、社会、国家多重积弊的基本模子。因此,“甲申亡国”的教训,(即民国正史所称的“甲申国难”),深有探讨的必要。
     为之,笔者最近写了《“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揭示了“甲申亡国”(满洲征服)比“崖山亡国”更深的亡国性质;十年前“甲申”三百六十年的时候(2004年),我在中国桂林写成《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全面剖析了明朝崇祯帝种种大错,驳斥了多年流行的“明亡于万历而非亡于崇祯”的崇祯无辜论。
     其后又悟:“甲申国难”之责,非只在崇祯一人:崇祯大错,其所亡的只是明朝;若无李自成的接踵再错,我堂堂中华之锦绣河山,又岂会陷于通古斯满人之手?明亡清兴的诸多问题,中国史家向来争执不休,莫衷一是,但对“李自成差一点就成功了”的看法,却是高度一致的。因此,要反思“甲申亡国”,必要检讨李自成惜败的教训。

     李自成“差一点就成功了”,是客观史实,1644年四月二十六日(农历三月十九日)进北京之前,李自成拥有建立新朝统一中国的天时、地利、人和、种族等几乎一切有利条件,而这些条件,关外的满清国、以及关内的中国其他政治势力都不具备,但就在李自成竟在进北京后的短短四十多天内,把这些有利条件迅速败光,并把明亡的果子,拱手送到敌国满清的手里!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旧史语焉不详,1944年郭沫若写成《甲申三百年祭》,以马克思主义的史观,把李自成的失败,归咎于大顺政权进北京后的腐化堕落,即所谓“背叛了农民阶级”、“背叛了农民革命”;由于迎合了共产党的口味,郭文名躁一时,倍受毛泽东推崇,迄今在大陆仍颇具权威。以致于迄今许多中国人,包括诸多民运异议人士在内,都因郭文的影响,认定李自成之所以失败,是因为进北京后“腐败了”。
    但其实如何呢?姑且不论马克思主义史观真理与否,单就史实来推敲,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就根本站不住脚。
     研究甲申历史,最权威的史书莫过于已故历史学家顾诚先生的《南明史》,该书以“言必有据”、“无一字无出处”写作要旨为,“力求在史实上考订准确。有些问题难以下结论,只好暂时存疑,同时在正文或注解中指出疑点所在。”此书直接引用的地方志达237部,从东北、西北到东南、西南,县志、府志、州志、省志应有尽有,为了弄清史实,顾诚不惜以病弱之躯,多次亲往历史发生地考察。
     《南明史》以大量的史料证明:大顺军占领北京之后,一直军纪严明,对百姓基本上秋毫无犯;大顺军军纪开始败坏,是山海关战役大败之后的事;这也就是说,李自成的失败,根本不是因为腐败;
     那么,李自成的失败是否因为“背叛了农民阶级呢”、“背叛了农民革命呢?”更不是。《南明史》以大量的史料证明:李自成进北京后,一直对官绅、地主实行“追饷”的政策——即以严刑逼迫前明官僚、士绅、地主等有产阶级缴纳粮饷,以支撑新政权,对老百姓是免税免饷的,李自成言行一致地践行了“闯王来了不纳粮”的承诺;这就是说:大顺政权据有北京后,并没有背叛共产党所谓的“人民”,恰恰相反,李自成的“剥夺剥削者”政策,倒是坚持了共产党所推崇的“革命”本色!
     那么,李自成到底输在哪里?
   
     认真研读《南明史》可以看出:李自成大顺政权之所以迅速败亡,是因为战略、军事、政治同时三重大错,其中起决定作用的是战略、军事失误。
     首先是战略大错。战略上重大失误,其实早在李自成集团夺取关中之前就酿成了:1643年,李自成军占领河南全境,在襄阳召集文武要员讨论下一步的建政方略(即“襄阳大会”),会上争论激烈,出现三种主要主张:
     以左辅牛金星为首者,主张渡黄河北上,经河北直接攻打北京;
     礼政府侍郎杨永裕则主张先攻取南京,截断漕运,坐困北京,然后伺机北伐;
     兵政府从事顾君恩建议:先取关中,作为建政根据地,再由山西进攻北京;顾君恩认为:直接攻打北京太冒险,因为北京作了两百多年的明朝首都,必然城坚难下,直接进攻北京一旦不克,退无归路;顾君恩也反对进军南京方案,认为:南京地处长江中下游,即使得手也“难济大事”,“是为太缓”。
     李自成最后采取折衷路线,采纳了看似四平八稳的顾君恩方案。这反映出他缺乏洞察全局的战略眼光。牛金星之流的贪鄙浅见故不足取,顾君恩貌似稳健的方案,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就是全然没有考虑关外满清的因素,全然无视满清乘虚而入的巨大可能性:
     一则,建鼎关中而后北伐的方案,打破明朝的抗清关防既有体系、逼迫明朝君臣北向投靠异族,潜伏有满清乘虚而入的高危;
     二则,关中地势一马平川,极有利于擅长驰骋攻击的满清八旗军,河北、河南也都是平原地形,一旦满清介入,幽燕沦丧,清军必长驱直入,而关中难保;
     因此,顾君恩的先关中后北京方案,是一种高风险方案,它比牛金星的直捣北京方案好不了多少。
   
     而杨永裕的建都南京方案看似“太缓”,却能够最有效地应对满清乘虚而入的局面:
     一则,北宋以后,厉经女真人、蒙古人的大屠杀大破坏,中国经济文化繁荣区,由黄河流域转移至长江流域,三吴交汇的长三角地区,迄今为止都是中国经济文化人才的最发达的地区;当时以“钱粮浩大”、人才济济的长江中下游作为建政根据地,要比依托贫瘠的关中有利于政权的稳固、力量的壮大,道理是显而易见的;
     二则,明朝由于迁都幽燕多年,军事力量的重心移至长城内外已久,长江流域军力薄弱,进军长江中下游,既容易成功,也可以避免打破明朝行之有效的抗清关防系统,避免刺激明朝君、臣北向投敌、以最大限度地防止出现满清乘虚而入的危局;这样,还可以赢得充裕的时间巩固大顺政权;
     三则,长江流域属于水网地区,对以骑兵为能而不习水战的清军构成地形上的巨大困难,因此,李自成若得在长江流域站住脚跟,满清即使入关窃据了中原,也很难征服江淮地区,宋金对峙之势再成、中国避免彻底亡国的可能性很大。
     因此,杨永裕的建都南京方案,是一种低风险大收益的方案,杨永裕的战略深具远略;李自成不采纳杨永裕的真正稳健方案,而采用顾君恩高风险方案,完全是战略上的大失着,它反映出李自成对满清介入可能性的全然失察。
   
     那么,是否李自成不了解满清方面的信息,铸成了此种战略大错呢?非也。大顺军入北京之前,满清(后金)军队先后五次深入长城以南,一度攻取北京附近的州县、大肆烧杀掳掠,波及及华北五省。。。在华北转战多年的李自成,不可能不知道这些情况;
     顾诚《南明史》第三节:“吴三桂叛变与山海关之战”(2)中明载有:
     “次年(1644年)正月,蒙古鄂尔多斯部来告大顺军已占领陕西,多尔衮立即于正月二十七日派使者往陕北同大顺军联络,信中说:“大清国皇帝之书于西据明地之诸帅。。。兹者致书,欲与诸公协谋共力,并取中原。。。。。。”
     满清乘火打劫的野心,在信中表露无遗,大顺榆林守将王良智及时派人,将此信息报告了正在进军北京途中的李自成;因此,李自成对于满清的乘虚入侵中国的野心,是不可能不知情的。
     虽然早就得知满清入侵的情况、也知晓满清入寇的野心,李自成却未有任何应对满清介入的方案和部署,这只能说明是战略头脑的昏聩了。
   
     其实当年“襄阳大会”时李自成面临的形势,与“陈桥兵变”后赵匡胤面临的形势很相像:
     刚刚建立北宋政权的赵匡胤,北面有北汉政权的威胁,北汉身后是虎视眈眈的强大辽国,西南和东南分别有后蜀、南唐等割据政权;赵匡胤就根据此种形势,与谋士赵普同时想出了“先南后北”的统一建国方略,先对北汉采取守势,向南出击,削平软弱腐败荊南、湖南、後蜀、南漢及南唐等诸割据政权,最后才集中力量攻取盘踞山西、河北的北汉(由宋太宗赵光义完成);而且赵光义在灭北汉时,针对辽国的介入作了周详的准备,事先在雁门外晋冀长城沿线倚险部署重兵,狙击辽国援军。
     赵匡胤为什么采取“先南后北”的战略,就是深知“先北后南”是高风险操作:先打北汉,很容易招致辽国介入而困难重重;在南方未平的情况下,一旦攻北时辽国倾巢出动、乘虚而入而致宋军失败,契丹人必长驱直入无险可守的河南,立足未稳的赵宋政权必成丧家之犬(就如丢失北京后的大顺一般)。。。而“先南后北”,才是“进可攻,退可守”的稳健建国战略。
     在李自成集团中原大胜后,明政权实际上已经“北汉化”,此时与其北进缴崇祯的械,不如让崇祯和明朝的抗清关防系统,代为阻隔满清的入寇,自己博得时间巩固大顺政权——扫平腐朽的南明、不得人心的大西(张献忠)来得明智;但李自成偏偏选择去推倒替自己阻隔满清的屏障崇祯,选择在自己立足未稳的时候,去直接面对强大、凶悍、野心勃勃、蓄势待发满清!
     李自成的建国战略,何其愚也!
   
     其次是军事大错。纵使取了“先北后南”的高风险下策,李自成仍不是没有成功的机会,但此种成功的机会,又因为他军事上的大错,迅速地丧失了。
     李自成北攻的军队有四十万人马(号称百万),攻取北京后,即停止进军,没有乘热打铁第一时间派重兵进迫山海关,及早迫降吴三桂、高第等关辽系明军,代之以能干的亲信将领,也没有及早在山海关、长城一线部署应对满清介入的重兵,以致于“八百拖出一吊二”——拖出来一个吴三桂大问题;大概李自成事先认为:进了北京,就大功告成了,吴三桂不是问题,满清也不是问题;这是军事大错之一;
     非但没有及早乘热打铁进军山海关,李自成农历三月十九日攻取北京后,竟于三月下旬遣大将李过统三十万大军望渭南进发,对张献忠采取进攻姿态——在攻破明朝抗清关防系统,直接面对大敌满清威胁的时刻,竟把主力调离北京,去对付构不成威胁的张献忠,这是比没有第一时间收取山海关、构筑抗清防线更大的错误!
     由于李过大军的离去,李自成驻京部队仅剩十万兵马,而占据山海关的吴三桂部则有五万兵马,且都是身经百战的前抗清部队——明朝最精锐的部队,战斗力李自成精锐“老八队”之下;这直接导致了吴三桂叛变而被迫东征时,顺军未能迅速攻克山海关;这更导致了当满清介入、清吴联手时,顺军处于数量上的劣势——当时多尔衮亲统十四万大军“问鼎中原”,满清几乎是倾巢出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