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曾节明文集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善本)
·徐文立和49年后中国首次自发的民主游行
·“和理非”为何成死路?因当今中国和平转型的条件已不存在
·印度给了习近平权威致命的打击
·人民币对美元真实汇率已跌至50:1!同胞请兑换美元自救!
·论文明的适宜地区及中华文明的劣质化
·洛杉矶中领馆枪击案的大预兆
· 从九宫卦看中共国运数
·郭文贵以反间计断掉了中共的最后希望
·中共炮制伪高智晟声明,意在抹黑唐伯桥、打击郭粉
·郭文贵正在促成对中共釜底抽薪的断根式打击
·由贞德被焚骨扬灰,看英国的绅士传统
· 美国真是帝国主义吗?
·“二战”中的美国作用基本负面,是一个可怜的工具
·台湾国民党为什么要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国民党为什么被中共牢牢克制?
·中南海紧急观察:习王受重挫!
·共特盗用我的line账号,行骗彭明之妹几乎得手!
· 印度不费一枪一弹达成阻止中国修路的目的,习近平威信空前扫地
· 警惕,台湾国民党已投共!国民党特务已变身共特!
·中共线民胡俊雄侵占孤军墓、虐待封锁梁山桥行径一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今年是“甲申国难”三百七十周年,由于“甲申国难”教训十分沉痛而又为国人普遍忽视,故笔者深觉有深挖探讨追溯的必要,以求正本清源,以史为鉴的效果。
   
     “甲申国难”,意指1644年(甲申年)满清入关,中国惨遭当时的外族——满洲族征服,而彻底亡国史实;“甲申国难”的概念,始成于南明史家,终清一朝民间史家沿用,中华民国正史承袭之;也就是说,对于满清入主的本质,明代、清代民间、中华民国主流史家,均认为是中国亡国;只在中共颠覆大陆民国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后,满清入主中国史,才被官方篡改为,三百多年前在语言、信仰、习俗、生活方式都与中国人大相径庭、且依然在关外独立建国的满洲人“统一了中国”。


   
     “甲申国难”中,中国不仅亡国,而且比上一次——近四百年前蒙古征服导致的亡国,亡得更加彻底、更惨烈、更屈辱。1279年蒙元消灭南宋而灭亡中国后,没有强迫华人改着蒙古服、改留蒙人发式。。。征服中国的蒙古人,没有兴起文字狱杀戮敢言文人、独立思想家、忠实载史史家。。。蒙古人没有闭关锁国、没有抑制工商业、没有驱逐传教士。。。终元一朝,中国航海术先进、外贸发达、宗教自由、中西方的交往比宋朝还密切,中亚、西亚、欧洲人大批移居中国,马可.波罗等一批“色目人”,甚至可以在元朝长期做官。。。由是观之,蒙古人对中国的殖民统治是相对优容的、开明的,蒙古人丝毫没有触动中国人的精神气质和文化内涵,也没有扼杀中国进步的活力:蒙古人既不想蒙古化中国人,也不愿被汉人同化,蒙古统治集团,更象是一个与被征服的中国人保持距离的外国代管势力。
   
     但1644年入关灭亡中国的满洲人,却与蒙古人大相径庭,除开征服中对关内人种族大屠杀比蒙古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外(军事征服和“薙发易服”二重屠杀华人总数超过两千万,蒙古对华屠杀总数约一千八百万),还厉行远比蒙人阴毒残酷的种族压迫和文化灭绝主义极权暴政:从入关次年(1645年)起,满洲征服者即下《薙发令》,强令关内人民改从满人发式、服装,对不从者一律屠杀,狂叫:“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为了消灭汉人的民族特征,满清统治者竟征服战争屠杀的基础上丧心病狂地实施二次大屠杀,不惜以流血漂橹的方式强行满洲化,消灭了自周以来延续了两千年的华服(汉服);
     为了消灭华人独立人格以防滋生反清思想,从顺治二年起,清殖民政府即兴起文字狱,此后大兴文字狱一百五十余年,贯穿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四朝,残酷杀戮敢言文人、独立思想家、忠实载史史家、甚至诗人。。。“杀尽了汉人的骨气和廉耻(鲁迅语)”;
     在残酷摧杀独立人格的同时,满清统治者大肆毁书,且采取比秦始皇焚书远为狡诈的方法,即“寓毁于编”,乾隆下令搜缴全国古书,编撰《四库全书》,采取“抽、删、毁、改”等法术,以消除前代文化中一切不利于、或有可能不利于满洲殖民统治的成份,于是《扬州十日记》、《南山集》、《三辽朝记事》等等统统在中国长期消失,直至两百多年后方从日本传入。。。以致鲁迅慨叹:“清人篡修《四库全书》而古书亡,因为他们变乱旧式,删改原文。”(《病后杂谈之余》
     在大兴文字狱、大肆禁毁古书的同时,清统治者大树儒家糟粕、大力兜售八旗奴隶制、家奴制歪风邪气,竭力利用剪裁过的理学愚弄汉人,但严禁儒家中的“华夷之辨”成份,从而在中国培植出特有的清朝奴才文化:以前的中国文化虽有奴性,但多少因恪于儒家的信条,君臣皆有所不为,有所耻戒,明朝士人阶层多少有一些独立人格,到清朝时统治者只有法术,而臣僚统统鹰犬化,君臣关系彻底堕落为主奴关系;
     为了防止汉人利用技术造反,自康熙朝起,满清统治者即严密控制火器,晚明的火器和大炮仅限于满洲八旗军使用,清廷严禁汉人民间研、制火器、鸟铳甚至弩机;号称“圣祖”的康熙将火铳发明家戴梓充军辽东,别有深意;为防防止汉人利用技术造反,清廷到了宁可抛却生产技术也在所不惜的地步:明末宋应星的技术巨著《天工开物》因清廷禁毁,在中国失传两百多年,直至近代国门被打开后才重新传入,此书对近代以前日本技术进步起了很大的改进的作用;在满清的刻意压抑下,中国包括军器在内的技术大步倒退,虽则明朝时中国的技术发展相比欧洲已有所落后,但中国技术大幅落后于欧洲,正是从清朝开始的。
     为了防止经济贸易上的活力带给汉人造反的优势,导致元末的造反局面出现,满清自初期起就开始闭关锁国:之前,明朝为了防倭患,也短时期实施过禁海政策,晚明时已全面放开,清朝的禁海政策,自康熙初年防郑成功时就已开始,直至近代被英国人打开国门才被迫结束,长达一百八十年,比毛共厉害得多:康熙时只准南京、宁波、厦门、广州四地对外贸易,后来满酋乾隆犹嫌南京、宁波、厦门有风险,因为朱元璋就是兴起于江左的,乾隆干脆封闭三地,只准广州“对外开放”,且在广州成立官督商办的洋行,严控贸易规模——反正历史上从未有兴起于广州的“真命世主;
     为了防止与西方人的接触唤醒汉人的民族意识,近代以前,清廷严控汉民擅自与洋人接触;同样,为了防止其间接统治的藏、疆、蒙少数民族的差别待遇唤醒汉人的民族意识,清统治者刻意不让觐见的藏、疆、蒙代表团经过汉地,而且几乎总是在塞外接见这些代表团。
     。。。。。。
   
     综上可见:满清对中国的殖民统治,完全是倒行逆施、残民以逞、愚民以逞的反动统治;当年蒙古人退归草原之际,好歹留下了一个充满活力、外贸繁荣的中国;而近代前夕的中国社会,却被满清摧残成了一个万马齐喑、停滞愚昧、封闭腐朽的社会。
     汉人之所以变成一个奴性深重、一盘散沙、民族意识和自尊心都非常淡薄的民族,其实满清两百多年的阴毒殖民统治已经铸就了基础,共产党的统治,只是雪上加霜、变本加厉而已。
   
     满洲的征服,非止客观上对中国民族异化,比蒙古征服深远得多;而且,以爱新觉罗家族为首的满洲征服者,主观上也怀有更高的亡华野心,这体现于两者之间不同的对华政策中:
     蒙古灭宋后,从未对汉人强行蒙古化,也从未对汉人实行文字狱、闭关锁国等愚民政策,因此,蒙古人没有灭亡中国民族的主观计划,蒙古对中国的征服,仅局限于政治上的粗浅征服,未触动中国人的精神气质和中国文化的内涵;因此,中国亡于蒙元,亡国的程度并不深——中国民族的表、里都没有亡;
     满清入关后,则以惨绝人寰空前(当然并不绝后)的程度对汉人及关内其他民族强行满洲化,并成功地以满洲族的发式、民族服装强行取代汉人的发式和民族服装,这等于消灭了汉族的外壳——这是消灭一个民族的第一步;万幸的是,清廷消灭中国人内涵的那一步——以满语取代汉语的一步,却始终迈不动,这并非清统治者不想迈这一步:多尔衮入关之初就以定满语为国语,并企图以满语培训官民,但因满洲(女真)族文化底蕴太差、人手严重不足而很快实行不下去。虽则消灭汉语以彻底失败告终,但满洲征服者通过文字狱、禁毁古书、阉割儒家、利用科举等一系列精神征服措施,有效地将中国的主流文化——汉文化加以劣质化,令明以后的汉文化打上了深深的奴才文化的烙印。
     因此,随着满洲的征服,中国民族不仅耻辱空前地亡其表,也部分地亡其里;中国在“甲申国难”中的亡国,比崖山灭宋的亡国,程度大大加深了。
   
     但一个奇怪现象是:尽管崖山亡国的程度很浅,“甲申”亡国的程度很深——亡得头发和衣服都被外族强行改了、亡国亡出了奴才文化。。。但“甲申国难”却知之者甚少,而那句“崖山以后无中国”的夸张说法,却广为传颂,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我以为,这主要与中国传统的儒家史家对蒙元、满清的不公正主观态度有关:
     由于蒙元统治者长期不实行科举制度、且给予儒家知识分子的地位很低,这等于是断了儒家士人的官路,儒家官本位文化熏陶出来的汉族知识分子因此愤不可遏,对蒙古人的统治竭尽丑化之能事;
     而满清统治者则相反,入关第二年就开科取士、大行招降纳叛、竭力满足儒家士子们的官瘾、甚至连多尔衮本人,都装出一副敬重孔孟、尊重儒生的假象,因此,大批进阶有门汉族知识分子,对更加邪恶的满洲统治者,反而极尽美化之能事。  
     而史书、史料就是由这些儒家官本位文化熏陶出来的汉族知识分子书就的,并以讹传讹地影响到后人。
     若本着“正本清源”的精神,公正地评价历史事件,则“甲申以后无中国”的说法,要比那句广为传颂的“崖山以后无中国”的说法准确得多。
   
     那么,是否“甲申国难”中的亡国,是中国历史上最彻底的一次亡国呢?非也,乙丑年(1949年)中华民国在大陆的亡国,比“甲申”亡国亡得更彻底,因为满洲的征服,仅部分地异化了中国民族和中国的文化,共产党对中国的征服,则深度地异化了中国人和中国文化。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元月十五日夜于阴湿纽约州
(2014/0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