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博讯:推特談“道歉劇”]
王藏文集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诗行合一2010)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一位中学生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自由亚洲: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自由亚洲:贵阳母女抗议强拆被打伤
·自由亚洲:贵州和北京分别有维权人士遭到当局传唤
·希望之声: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境况(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临时居所(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寡母李毫美与失学女儿吴文燕被强拆后只能在废墟上鸣冤控诉(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后随之抗议标语被强行烧毁(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受伤躺在床上(图)
·人权捍卫者王藏、吴玉琴、莫建刚、廖双元与残疾人李毫美(中)在强拆废墟上(图)
●《诗想录》
·《诗想录》(1-15)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朝圣的足迹(雪域藏地之旅)
·顶礼至尊空行母门措上师
·门措上师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丹增嘉措活佛
·丹增嘉措活佛略传
·顶礼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
·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简传
·顶礼大恩上师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
·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简介
·我忘不了去山顶挂经幡的小路上/黄颜色的小花星星点点
·与师兄们一起/挂完经幡/我抬头一望/多么美的天空
·它的眼神告诉我,这天已等很久
·太阳,化为一条/金色的河流/在尘世宁静流淌/我那颗渴望自由的心灵/沐浴其中
○○○○○○○○○○○○○○○○○○
·对王藏的批评节录(一)(2007年前)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川歌:中国当代年轻诗人素描
·川歌:谁是中国真正的杰出诗人?
·诗友诗歌中的小王子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厌恶呼吸》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生命程序》的解读
·张嘉谚/杨春光对小王子作品《向日葵》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跳舞》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用爪子抓破光线》的解读
·杨春光:能否打好或打起现代文化战争,这是决定中国在本世纪能否提早进入世界主流文明民主社会的关键!
·杨春光:海外与本土民运相结合突破网络言论自由禁区的最新之路
·杨春光:重谈诗歌干涉政治与反对犬儒主义写作
·张嘉谚:中国网络反极权的"个体先锋"诗歌写作
·张嘉谚:中国低诗潮(06年1月定稿版)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上)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中)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下)
·老象给黄土、小王子的信
·张嘉谚:谈谈我的网络写作
·张嘉谚:谈谈"个体先锋写作"
·陈仲义:近5年网络诗坛诗象观察
·陈仲义:除了中产阶级"下午茶",还有什么?!
·《对张嘉谚的一次特别访谈》
·张嘉谚:"诗性正治"论
·虎 嘯:民運的沉思
·张嘉谚:诗人的骨头
·丁友星:现代文化战争终于打响了
·廖双元:夜读《小王子文集》赞独创精神
·吴若海:游图云关中山堂赠小王子(外一首)
·网友送给小王子的两首诗
·无聊人:向死而生----给小王子
·楚狂:王者的狂与伤————献给我的精神兄弟小王子
·看一则网络红卫兵对小王子的攻击——这类爱国愤青的激情有增无减啊
·一网友对《厌恶呼吸》的解读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黄河清:口占寄小王子
·齐白石嫡传弟子慷慨赠送我的书法作品:苦难慈悲
·九曲澄:读王藏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廖双元大哥廖复元生日晚宴上。2009年最后一天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讯:推特談“道歉劇”

   推特談"道歉劇"/王藏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15日 来稿)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推特談“道歉劇”

   
   

王藏

   
   @wang_zang:共產極權屠殺了8千多萬以上國人,而計生暴政屠殺了近4億嬰孩,有些人或許覺得不極端,或許覺得極端但覺得是歷史數字而己。民眾言行抗擊一突破中共規則和惡法,他們就按捺不住指責民眾"極端"或"暴力"了。要怎樣對法律的無知對民間的險惡對民眾的麻木才能造就此類君子""非人""超人""聖人"呢?
   
    @wang_zang:一大有趣“怪像”:體制內既得利益者紅後代們一有點小牢騷馬上能獲得海內外“改革圈”各種解讀吹棒,不主以究責問制為討論點,比如近來的“道歉劇”,比如打擦邊球式小打小鬧被炒“意見領袖”——而長期堅定抗爭付出重大犧牲的人們,似乎“活該如此”,不稀奇不重要,如對李旺陽和更多底層良心人物等。
   
    @wang_zang:于国内语境而言,仍存包青天式、下硊式、奴隶式思维状态。于国际语境而言,一方面是极权渗透和邓氏极权迷惑性,一方面是“华约”与“北约”的冷战状态仍存,一方面是中国民众血利被海内外持续榨取,绥靖主义的风行。然而,如二战,还如雾霾地沟油毒食品生态毁灭恶化,苦果不会中国和中国体制外独自享受。
   
    ‏@wang_zang:坚定的人们因网络造成话语权力的不断争取,因苦难的加剧,会愈加主动,且不屑国内外“改革舞台”的双簧表演。命运,确实掌握在自身。顺便说句:在网络多媒体自媒体推特脸书谷歌+微博微信等现在进行时,极权怪胎机会主义式丑角们自以为的“主流”早被边缘化了。猴子的屁股毛贼的新装只会更红、更献丑。
   
    @wang_zang:談“道歉劇”(5):“高尚”成為卑鄙者的通行證。如果跑到受害人家道歉,及表達鮮明認罪傾向,對文革和現體制提出政治反對,我會相信一點真誠。但就算如此,“道德的真誠”並不能免除其法理上的罪惡,當文革罪惡仍在進行而沒有審判時,就因特權身份膜拜心理驅使而對其做出放大解讀,是無知、無恥的。
   
    @wang_zang:談“道歉劇”(6):討論核心點是還原真相、理清罪責、追究罪惡、嚴懲兇手、反對極權、抵制文革進行時。僅因道歉可以免除(放緩)責任追究,甚至還能樹立到“道德高度”,我只能說你活該受罪做奴。惡制不是空殼是由具體作惡之人執行鑄就的。如我微信曾調侃的:我姦你妻女再道歉,你別追究我,怪體制去。
   
    @wang_zang:談“道歉劇”(7):少拿人家處那(體制內)角色上不容易來說事,照此話語邏輯,紅後代們既要保既得利益又要做形象忽悠事業都不容易,權貴官僚都不容易,強姦犯都不容易,人家插你時給你點慰問算是因禍得福了?豈有此理。他們想認罪(不是道歉)任何時候都可以為真悔罪而“得罪”體制,問題是他們有嗎?
   
    @wang_zang:談“道歉劇”(8):極權怪胎知道分子歷來不為民間站台而替官方解憂,有的還忙著擦屎,以理中客和偽普世的名義搶占道德制高點。問題是苦難與罪惡不是“道德表演或遊戲”,而是與“罪有應得”和“善惡有報”有關的法律和社會正義制衡問題。你持續鼓勵體制內減輕強姦力度,為何不見你鼓勵民間反強姦力度。
   
    @wang_zang:談“道歉劇”(9):停留戀父%B hC速|中,如同“平反”,持續65年和25年來的“罪犯”和“法官”的倒置。還要迂迴和機巧多久呢,都退下懸崖跌入深淵了還要往後擠。退了就退了,還要以“啟蒙主角幻象”沒有主體性地在血淚汪洋炫耀“廉價善意”。網絡時代,底層屁民維權抗暴時代,話語權不再是人質掌握。
   
    2014.1.15整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http://boxun.com/news/gb/pubvp/2014/01/201401151626.shtml
(2014/0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