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徐水良文集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徐水良


   

2014-01-28


   

   
   
   辛亥革命和当代即将到来的民主革命,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在中国建立宪政民主制度。都有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的双重任务。所以,两者的口号相似,毫不奇怪。
   
   一百多年前的辛亥革命,其民族革命的任务,是结束满族贵族的民族专制统治,实现各民族的平等共和;一百多年后的民族革命任务,是结束外来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和共产党极权专制统治。
   
   这些年,本人强调论述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就是强调当代民主革命中仍然包含驱除马列和共产党的民族革命任务。包括日前与五毛们的激烈争论,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但是,辛亥革命时期,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几乎处于并重地位;然而当代革命,民主革命任务的比重,应该远大于民族革命的任务。我们只能在坚持民主革命的同时,在民主革命中完成驱除马列和其他极权专制文化的任务。不能抛开民主革命的主要任务,去搞单一的民族革命。
   
   而且,辛亥革命时期的民主革命和民族革命,主要都是政治革命。但当代民主革命,主要仍然是政治革命;而当代民族革命,却主要是在思想文化方面驱除马列主义的思想文化革命,政治上的任务比较小。政治上,主要是实行严格的政教分离,政治和意识形态及信仰分离的原则和制度,取消一切信仰专制,包括取消马列教和其他任何信仰包括一神教信仰的信仰专制,恢复科学和理性的地位,尤其是取消公权力实行的马列主义思想和信仰的专制制度,取消公权力对外来马列主义和共产党的偏袒和对传统文化的歧视和毁灭,恢复传统文化的精华,取消用国家经费和国家力量去支持马列主义及无数官方意识形态机构,包括对马列意识形态的研究和教育机构的偏袒和支持。所以,民主革命和民族革命,两者不能混为一谈,也不能与辛亥革命时期,混为一谈。
   
   一般思想和文化方面的革命,应该靠思想、理论、文化方面的自由争论和论战,去争取思想和文化方面的解放、进步和革命性飞跃,这种飞跃虽然也是革命,但不是政治上公权力领域内,推翻反动统治的那种革命,那是公共领域公权力的变革。而文化方面的革命,不能用政治革命的办法来解决。不能像毛泽东时代那样,名为文化革命,实际上却是极权专制极端残酷的政治迫害的那种所谓的“革命”,而是一种自由自在的思想学术讨论和争论。
   
   尤其是,当代的民主革命,包括其中的民族革命,在文化方面的主要任务,不是要复辟传统文化的落后方面,不是要去搞排外,恰恰相反,是要引进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制、法治、宪政、人性、人道、科学、技术、理性等等普适价值,是要在恢复和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精华的同时,吸收全世界先进文化。这个主要任务,不属于民族革命范畴,而是属于民主革命范畴。所以,我们只能在坚持民主革命主要任务的同时,完成民族革命的次要任务,而不能抛开民主革命,单搞民族革命。
   
   (注:本文是对莲子文章的回答)
   
   附:
   

莲子:民主革命还是民族革命?


   
   2014-01-28
   
   2013年10月6日,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在美国田纳西州发出了一个“民主革命檄文”。其口号是:“改革已死,革命当立,废除专制,再造共和。”从整体上看,这个口号是积极的,是应当肯定的。的确,中共本性邪恶怙恶不悛,早就不可能有什么改革。这本是从六四屠杀之后就应该看清楚的。今天提出,虽然已经是太迟了,但对于统一思想,仍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这里要探讨的,是这个口号的后两句:废除专制,再造共和。不是说这两句口号错了,而是这两句口号所包含的意义耐人寻味。一百多年以前,清末王朝摇摇欲坠,当时的人们为争取民族独立和百姓自由所喊的口号与此完全类似,也是要废除专制建造共和。在多次激烈抗争失败的基础上,终于迎来了辛亥革命。可是,辛亥革命胜利了吗?
   
   辛亥革命十五年之后,胡适把辛亥革命的意义概括为两层:第一是排满的种族革命,第二是建立共和的政治革命。当然,在第一个意义下,辛亥革命算是成功了。但是,在胡适看来更重要的第二个意义上,可以说辛亥革命是失败了,因为结果是共和并没建立起来。折腾了十几年,死了很多人,最后的成果是落到了一个主张尊孔复古的清末权贵袁世凯的手中。对此,包括胡适在内的很多人认为,辛亥革命的失败,是因为它不是一场发生在人们思想深处的真正的革命。所以,一个封建朝代灭亡了,却只是表面上政体的改变,人的思想观念并没有改变。
   
   这样的反思无疑是在正确的道路上。然而,胡适等人并没有真正弄清楚这个应该发生、却未发生的、在人们思想深处的真正革命到底是什么。例如,他们认为,中国需要一个彻底革命过的人生观。但是,这个这个人生观到底是什么却依旧说不清楚,更重要的是,其正确性似乎只是靠革命二字来保证——似乎革命过的东西就天然是正确的。再例如,他们鼓吹科学是获得真理的唯一法门、是能让人的心灵与精神解放的唯一力量,在我看来无非是因为近代中国的落后和所受的屈辱,因而很容易归咎并且非常迎合社会世俗的说法。所以,胡适等人的这套反思,不能说服同时代的像王国维这样的学者。
   
   当然,一个理论或一种思想能说服某个人或某群人,甚至成为社会大众的流行风尚,也并不能说明它就一定正确。我认为,恰恰是以胡适为代表的实用主义急功近利思潮,才使得近代中国人失去了对社会变革大方向的把握。民主革命需要两个条件,一者是平等的观念深入人心,二者是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的广泛发展。两者一个软件一个硬件,都不可缺少。在清末,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的发展或许已经符合民主革命的要求,但中国社会中,西方人那种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观念离民主革命的要求却相差很远,所以辛亥革命不能成功,所以才有后来袁世凯的复辟。
   
   几百年的清王朝都覆灭了,袁世凯的复辟又怎么能成功?但这就是当时的历史:封建专制制度不符合社会时代的要求,宪政民主却又画虎不成反类其犬。一百多年过去了,今天的中国与清末是何等地相似?不论满清还是马列共产主义,其本质俱是夷狄为君诸夏之亡。在这覆巢之下,人逐功利,国陷妖霾,朝廷腐败,内忧外患,连革命党喊的口号都是一样。真是又逢峥嵘甲午,可叹世道轮回。
   
   国人如果想跳出这历史的轮回,就必须总结辛亥革命的教训。否则,历史仍旧会重复。当年有个袁世凯,如今一个非常可能的前景就是:中共取消名号之后,一个太子党或红朝权贵成为新的表面民主制度下的新独裁——那猪头习近平不是曾经当面向普京表达了羡慕和模仿之意吗?其实,他更想做的,大概是一个成功的袁世凯——用表面的民主转型避免或者化解了对中共的清算,同时又保证了他那些太子党的狐朋狗友能够继续进行实质上的专制独裁。
   
   反共这么多年,大家苦苦等待的民主革命不能成功,原因跟当年一样,那就是民主革命的条件没有具备。从硬件经济上说,中国的资本家们是什么人?他们是反共的力量吗?不是,他们的主要成分恰恰就是权贵共匪太子党!一旦革命,他们就要被清算,他们怎么会支持民主革命?从软件文化上说,中国的传统文化被中共破坏殆尽,民主所必需的平等观念非常淡薄。不要说权贵欺负草根百姓,就是叫花子里都有欺负人的现象。所以,这方面差得就更多了。
   
   我这里并不是说民主不适合中国人,而是说民主是果而不是因。因果因果,我们要追求的应当是那个因。有了因,果自然就会有。反之,弃因求果,不仅得不到那个果,而且只会给自己造成灾难。就像刚才与台湾佬网友所谈的示现,可以说民主也是一种示现,既然是一种示现,那就是幻影。无论修行、做人还是做事,都不能跟着幻影跑。修行做人做事,做得好了做得高了,在别人看自然就成了菩萨的示现。你还以为菩萨自己在那里玩示现吗?
   
   所以,中国的思想界,海内外的民运们,应该放弃民主革命的提法,而代之以民族革命的提法。要大力弘扬民族文化,深批马列主义共产主义这些异端邪教。这不仅是把中国最广泛的民众团结于其下的一杆大旗,更是具有历史大局观的政治谋略,是打倒中共又同时为后中共时期的社会政治建设作准备的一招一石二鸟的高棋。没有民主,固然不会有民族凝聚力,但没有民族,民主就是儿戏。扯什么普世价值!离“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又相距几何?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的中国民主革命檄文中说:“民主革命的洪流,一旦发动,必将以冲天之势,雷霆万钧之力,荡涤一切反自由、反民主、反人类之污泥浊水,创建自由、民主、法治和均富的新社会。”这不过是这个时代政治酒桌上人人皆醉、人人皆说的醉话,东施效颦是不会成为美女的。
   
   所以,民主革命还是民族革命?这是独知们关于革命必须要弄清楚的问题。
(2014/0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