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薛明德
·荒原系列2008(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4)(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7)(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9)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0)(1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2)_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4)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3)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6)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55
·评艾中信谈新中国油画
·你们已经去了天堂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2)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4)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5)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6)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7)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8)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9)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0)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红绸裹尸”行为艺术--薛明德
   发表:2014-01-03 09:14阅读:12
   
   
   


   民主墙**人士、当代艺术家薛明德正进行一项非毛化的行为艺术(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字体大小- +
   方冰
   01.02.2014
   
   纽约 — 2014年的新年第一天,与纽约时报广场上喜气洋洋的如织游人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广场一角,流亡异议艺术家薛明德身裹红绸、横躺“祭坛”的名为“献祭”的行为艺术,传递了非毛和追求民主自由的信息。
   1月1日纽约时报广场游人如织。(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x
   
   1月1日纽约时报广场游人如织。(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星期三的纽约时报广场,头天晚上辞旧迎新的喜气依然洋溢在游人的脸上, 但在广场西北角,民主墙**人士、当代艺术家薛明德在助手帮助下,正进行一项非毛化的行为艺术。
   
   铺着白色绸子的“祭坛”上贴着许多写有“自由”、“民主”等词的小纸片;“祭坛”后树起了3幅 毛象。现年64岁的薛明德说:“***、王炳章等很多仁人志士还在监狱里,自由死了,自由远离中国人民而去,今天我在这里献祭,就是要抗议**的暴政。”
   铺着白色绸子的“祭坛”上贴着写有“自由”、“民主”等词的小纸片。(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x
   
   铺着白色绸子的“祭坛”上贴着写有“自由”、“民主”等词的小纸片。(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随后,薛明德在助手们帮助下,将自己裹在红色绸子里,横躺在石凳上,一位助手将一个黑色的镰刀斧头置于他身上,这一景象让人联想到纪念堂里的毛尸。
   
   游人开始驻足观看,或拍照,或询问;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用英文向游客解释这一活动的意义,并要求游客,如果他们愿意支持中国的民主化,请签上大名。被他问到的一位男性游客回答说,“我可不签”,但与他同行的一位女性游客却说,“我愿意跟他们站在一起”。 于是她成了第一位在白色绸子上签名的游客。著名网络人士温云超也签了名。
   一位助手将一个黑色的镰刀斧头置于薛明德身上。(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x
   
   一位助手将一个黑色的镰刀斧头置于薛明德身上。(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当天时报广场的气温在摄氏零度以下。裹着红绸的薛明德伴随着圣桑的《天鹅》音乐,朗诵着普希金的诗:“我之所以和人民这样亲近,是因为我曾经用我的诗歌唤起了人民的善心,在那残酷的世纪,我歌颂过自由,并且还为那些没落的人们寄予了怜惜与同情。“
(2014/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